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方面,正如钟达所想的那样,想要调查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所做的所有事情简直难如登天;另一方面,群众们的消极配合也成了此次调查的一个“拦路虎”。

现如今的生活压力导致群众们不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帮助警察破案,尽管这件案子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命,按照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有时间回答警察的问题还不如去工厂多做几个小时的工呢,还能多赚几十块钱,他人的生死终归是他人的。

而且,根据部分群众反映,被害人朱峰平时一向独来独往,别人对他的生活习惯以及这段时间做了哪些事一概不知,所以就算有的群众想要帮忙也是无能为力。

因此,警方的调查陷入了一潭死水,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妈的,老子才拿这么点儿工资,还要吃这么大的苦。”一个刑警当着钟达的面忍不住抱怨道。

钟达望了望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和乱糟糟的头发,心中一片愧疚。

“好了,好了。”由于队长的身份,他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低声下气,“别叫苦了,各行各业都不好做。”

“钟头儿,可是我们现在根本看不到希望啊,难道就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耗在这里吗?多憋屈啊。”那位刑警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

“好了。”钟达散了根烟给他,“知道弟兄们这几天都辛苦了,咱不是没有办法吗?谁让查案是咱们的职责呢……”

说着说着,钟达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并从中抽出两张百元大钞。

“喏,给你,去外面的饭店炒几个菜。”他亲切地朝其他几个刑警挤挤眼睛,“今天咱们吃顿好的。”

这位刑警有些犹豫,钟达却直接把钱塞到他的手里。

“怎么了?不敢要?放心吧,这是我的工资,是正规渠道的钱。”

大家哄的一下笑开了,办公室内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只是诸多刑警不知道的是,钟达的心中还是沉甸甸的。”

“怎么说呢?”小杨边嚼着一块五花肉,边说道,“小孩看起来不太精神,病怏怏的感觉。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呆滞,而且会莫名其妙地望向一个地方。”

“怎么会这样?会不会跟他爸爸的死有关。”小王忍不住插了一句。

“谁知道呢。”小杨耸耸肩,“小孩的脸色不太好,苍白苍白的,而且不太爱理会人。我跟他说了好几句话,他都没有理我,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搞得我尴尬死了。”

小王笑起来:“估计是你长得太丑,小孩都不愿意看你。”

听到这话,其他几个刑警也笑了起来。钟达没有笑,甚至他脸上本来的微笑也逐渐收敛了,他隐隐觉得这个小孩身上有一段故事,也许对此案的侦破有一定的作用。

“小杨,”钟达再一次开口了,“小孩被送到哪一家孤儿院了?”

“就是‘天使之家’孤儿院,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想去看看他。”

“钟头儿,去看看他可以,不过那小孩有点怪,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小杨说道。

“不会的,钟头儿长得比较帅,那小孩肯定愿意搭理他。”小王又忍不住调侃一句。

小杨气得踢了他一脚,大家又笑起来。钟达没有理他们,直接放下筷子走了。

把车开出警局大院后,他没有直接去‘天使之家’,而是先去了一家百货商场。

等他走出百货商场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些吃的和一个玩具汽车。

他把手上的东西扔进后座,然后坐进了驾驶室。一阵引擎的发动声之后,他却不着急踩油门,而是盯着挡风玻璃若有所思。

足足一分钟之后,他回过神来,踩下了油门,汽车朝着一个方向疾速前进。不过这个方向仍然不是‘天使之家’的方向。

他觉得,在去‘天使之家’之前,自己还必须去另外一个地方见一个人。

景煜照例还是坐在柜台前望着门外的马路,偶尔翻看两眼账本,往往看不了几行,他就会把账本扔到一边,然后继续盯着马路。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自己悠闲地坐在一边,看着别人忙碌着。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急停在自家门口。他一开始还以为生意来了,看了几眼之后,他立马认出那是钟达的汽车。

他刚准备起身去迎接他,钟达就心急火燎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景先生,这次恐怕又要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钟达飞也似的跑到景煜的面前。

“怎么了?去哪儿?”景煜问道。

“跟我去看看被害人的遗子,也许会有发现。”钟达很干脆地表明心中所想。

他原以为景煜会犹豫要不要跟自己去,没想到话一说完,景煜立马就答应了。

“好,那我们快走吧。”

钟达感激地拍了拍景煜的肩膀,然后带头走向自己的汽车。坐上驾驶室,他却发现景煜没有跟过来,而是在柜台前写着什么。

“我出去有点事,你晚饭自己先解决吧,抱歉了,雪如小妹妹。——景煜”写完,景煜就把便利贴粘到墙上,然后锁门离开了。

“你刚才在干什么?”发动汽车后,钟达随口问道,“写什么呢?”

“哦,没什么。”景煜不想多说,“对了,以后不要叫我景先生了,就叫我景煜吧,‘景先生’三个字听起来怪怪的,我又不是什么大老板。”

“哈哈哈……”钟达大笑起来,“我以为你会喜欢这个称呼。”

景煜也笑了。

两人在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大概二十分钟后,他们就到了“天使之家”孤儿院。

看样子,小杨说得没错,这家孤儿院看起来的确不错,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

几座洁白的高楼挺拔耸立,高楼前面是一大片空旷的水泥地,水泥地两边是争奇斗艳的花花草草,好不美丽的一幅画面!尤其是想到这里面住着一个个“折翼的天使”,钟达就愈发觉得这个地方是神圣而又美丽的。

回过神来,钟达发现景煜已经跑去门卫那边询问着什么了。他笑笑,也跟着走了过去。

“等等啊,小伙子,”门卫大爷接过景煜递来的烟,礼貌地笑笑,“我得去跟院长说说,才能让你们进来。”

“行,我明白。”景煜点点头,表示理解,“那麻烦您跑一趟吧。”

“不用大爷跑一趟了。”钟达赶过来,并从口袋里拿出警官证递进门卫室的小窗口,“门卫大爷,你看,我是警察,我们过来了解点情况。”

“警察?”门卫大爷将信将疑地接过那张警官证看了看,最后把警号登记下来,才让一个年轻的门卫带着他们进去。

在年轻门卫的带领下,景煜和钟达很快就到了孤儿院的院长办公室,并在院长的帮助下找到了朱峰的遗子——朱一强。

诚如小杨所说,朱一强看起来病怏怏的,脸色苍白,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走起路来也是虚虚晃晃的,似乎随时都可能跌倒。

景煜有些好奇,更多的是一种怜悯。

他走过去,蹲下身子扶着朱一强,轻声问道:“小朋友,我们是来看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朱一强并不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们。

只消一眼,景煜就怔住了。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浑浊,呆滞,毫无生机。这个处在最活泼好动的年纪的男孩看起来竟如此颓丧、萎靡。

景煜不由得想问,这个男孩,他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