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我想不会,可能两个人想要的生活不一样。”乔正凡若有心思的说道。

刘楚浩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打问到底,因为他和张姗姗也是在经历一场爱情甜蜜后开始不断的闹别扭,似乎他也有一个礼拜没有见到张姗姗,而两人在这个礼拜里只通过一次电话。

“如果你想上楼看看就去吧?”刘楚浩看着乔正凡深思的样子,不得不这样说,尽管他完全可以借着机会让张梦雨移情别恋。

“还是算了,让她冷静一下,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相信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乔正凡尽管心里想去,却碍不过面子。

“去吧,我在车里等你,以杜珂的性子,没半个小时以上是出不来。你先看看门是否锁的,然后尝试的去敲门,随机应变,如果有什么吃不准的,就给我发微信,我会在精神上、行动上支持你!”杜珂催促着,其实他也带着一小部分私心,想看看张梦雨对乔正凡的态度。但又不想让乔正凡为此伤心,总之此刻的他看去很像个事外人,其实心里很纠结。

“那、、、、、、我去了,谢谢你,好兄弟!”乔正凡带着感激说道。

说着,打开车门,外边冷风吹来,乔正凡感觉一点都不冷,整顿了下自己的衣装,然后慢步走向院内,顺着楼梯往上走着。

最近事情比较多,使得乔正凡没有太多时间感觉到爱情的危机,总觉得一场误会解释了就好,毕竟他和张梦雨也算一起患难过,两人各自的品性很相投,他一点不觉得自己和张梦雨的爱情都经受不起这样一场误会的考验。

当他想到那日亲吻张小舞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事情的最终误会点就在这,也许那天张梦雨真有可能看到他亲吻张小舞的画面。如果那样的话,张梦雨对他的误会,以及通过刘楚浩的口说出的恨意,都很顺理成章。

随着距离张梦雨的房间越近,他的心里无来由的紧张起来,看着前边依旧漆黑的房间,他有些犹豫。

楼道边的另一房间,灯开着,不知道杜珂和那个小女孩鼓捣什么,听见各种放东西的“稀里哗啦”声音和两人的说话声,由于只是早上六点,使得他们带来的声音格外响亮。

乔正凡最终勇气战胜怯懦,理智的走近张梦雨的房间,发现房门外边没有挂锁,心里就能像开启了明灯,特别是他之前挂着小吃袋的门把上还残留着他之前系过东西的痕迹。

“梦雨在家里,终于可以跟她面对面的解释了。”乔正凡心里一阵雀跃。

此刻的他,做好挨打、挨骂的准备,鼓起勇气伸起手去敲门,哪怕知道这种唐突的方式会吵醒张梦雨,但他觉得自己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于是他“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声音并不大,一般这种敲门的方式是不会引起对方反感的,当然,睡觉被惊醒的人除外。

他“咚咚”的声音响了一下,略作停顿,然后敲第二下,再略作停顿,比上次的停顿时间拉的略长再“咚咚”的敲起门,原本寂静的房间突然发出一道很不耐烦的声音:“是谁啊,大半夜的敲门学鬼呀!”

这道愤怒洪亮的声音远远比乔正凡的敲门声要大得多,使得乔正凡心里“咯噔”一声,再看看门,确定没有找错地方后才放心,可是房间里的声音明显不是张梦雨发出,让他不由的心慌起来,难道张梦雨已经搬家离开?

他想着这样的突变,带着不好意思的口气说道:“对不起,我找个人,就是不知道她在不在房间?”

“喂,你是谁,鬼鬼祟祟的敲姑娘我的门想图谋不轨,告诉你,老娘可不好惹!”

乔正凡听着这样带着粗鲁的声音,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时候,杜珂和那个小女孩从另一间房间走出,看到是乔正凡在敲另一家的门,被对方数落一时无言,还以为他找错地方。

”挫男,你睁眼瞎呀,我们在这个房间呢!”尽管杜珂相信乔正凡不会犯这种明眼瞎的错误,但不得不提醒道。

“公鼠,你们先忙,我找个人。”乔正凡显的很紧张。接着乔正凡向着这道门的窗户用开口道:“梦雨,你在吗?”

他说完,房间里一下沉默,接着那道声音响起:“你、、、、、、你就是那个骗人感情败类渣男,你等着,等老娘穿好衣服会会你!”

乔正凡听后显得莫名其妙,旁边的杜珂实在不忍目睹乔正凡这种行为,说道:“挫男,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乔正凡摇了摇头,还是说道:“公鼠,你要着急先回楚浩的车。”说着,看见张梦雨房间已经亮灯,能清晰听到房间里似乎有小声说话的声音,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张梦雨和对方的轻声话语,接着是里边刚才喊骂的女声,听去这女声的年龄不大,但却很粗鲁的样子,这让他想起刘楚浩说的张梦雨另一个妖孽闺女。

“正凡,到底怎么回事,感觉你太莫名其妙了,等会里边的狮子吼女孩出来揍你,我可挡不了!”杜珂注视着乔正凡的一举一动,越发的看不懂了。

乔正凡听到杜珂喊他真名了,他也喊道:“杜珂,等有时间再给你解释,我没事。”他说着再次对着窗户说道:“梦雨,你听我解释,我们之间一定产生了很大的误会,哪怕我不确定这场误会到底是什么,但你总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里边没有传出张梦雨的声音,倒是隐隐能听到啜泣的声音。但随之而来的是里边的声音:“渣男,梦雨不想听你的解释,你等着,看我怎么打断你的腿。”

乔正凡知道张梦雨这个妖孽闺女随时都会冲出,他依然没有退后的准备,正色的说道:“让梦雨出来说话,我不想让外人参与到我们两人的感情误会里。”

随着他话说完,张梦雨房间的门打开,未等他冲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睡衣的女汉子手握着一把墩布,在他猝不提防下狠狠的向他辍来。尽管他躲避及时,依然被墩布把扫在腿上,火辣辣的疼,显然下手时候根本没有顾忌。

以为对方得了好处就会收手,没想到对方拿起墩布头以横扫千军的架势再次扫来,直扫乔正凡的面部,嘴上还不依不饶的喊道:“臭渣男,今天非把你打成肉饼不可。”

乔正凡险险躲开墩布的横扫,本来是做好一副愿打愿挨的局面,可是被对方这样毫无顾忌的打来打去,即便他这样的好性格也不好忍受。

这个时候旁边的杜珂一看情况不对,也过来助阵,向乔正凡问道:“挫男,你到底把人家姑娘怎样了,怎么这么大的火?”

可是对方女孩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墩布带着嗡嗡的响声向乔正凡当头砸来,只见乔正凡左手一张,用胳膊挡了一下,只听见“咔嚓”一声,乔正凡胳膊不知道伤成怎样,那倒是墩布把一下断成两截。

一声:“莫愁,你别闹了!”张梦雨穿着跟杨莫愁类似的棉睡衣缓缓走出,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看向胳膊挨了一下的乔正凡,那张原本甜美的脸上的泪痕犹在。

“正凡,你没事吧!”杜珂急忙走到乔正凡跟前,感觉到乔正凡胳膊和肩膀的微微颤抖,当时就心急了,喊道:“正凡,快走,我们去医院看看。”

随着墩布把断成两截,杨莫愁尽管一脸义愤的表情,但依然感觉出刚才那一棍的力道,顿时也有点惊吓。

“杜珂,我没事。”乔正凡缓缓放下因为疼痛变的麻木的胳膊,目光却看向张梦雨:“梦雨,你比一个礼拜前还憔悴了,如果你知道我们之间是一场情有可原的误会,我想你是不会这么伤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