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那汉子抽出了佩剑,迎着方晓划来的剑光一挡。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两剑相交,振出一阵嗡鸣。紧接着响声不绝,方晓剑出如风,那汉子竭力招架。

“小子,你好狠!咱们无冤无仇,你竟下得了手!”那汉子惊怒交集,喝道。

“嘿,你们偷偷跟来,谁知有什么目的?受死吧!”方晓冷冷道。

“我们是‘通济行’的人,奉命来查你的行踪,好结交一番,根本没任何加害的意思。你发现就算了,不愿让我们跟着,说一声便是,用得着下此毒手?”

“是吗?你们是‘通济行’派来的?”

方晓装作颇为意外,迟疑着,收住了剑势。

那汉子被方晓攻得左支右绌,快喘不过气来,见方晓停下不打,大大松了口气,瞪着方晓面色复杂。

“你们真是‘通济行’的人?”方晓将信将疑地问。

“没错!骗你有何好处。”那汉子咬着牙答。

“干么不早说,现在怎么办?”

“……此事我不能作主,得回去禀报,让上头定夺。”

方晓沉吟着,点头道:“也好。”

“好”字话音未落,手中剑倏然挥出,掠过那汉子喉咙。

那汉子猝不及防,剑脱手掉落,捂住颈部踉跄后退,死死瞪视方晓,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看着最后一人死去,方晓面无表情地还剑入鞘,跳上骡车继续驾车前行。

他不担心因此开罪“通济行”,未来记忆中的他,见惯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拳头大就是道理,利益高就是真理。特别是“通济行”这种市侩的商家,杀他们几个人算什么?下次前去出售“坤牝丸”,照样对自己待若上宾。再说,“通济行”真的没有恶意么?查明他住处后的下一步,多半是图谋将炼出“坤牝丹”的大师控制起来了。

“给你们一个教训,让你们晓得我不是好招惹的。”

方晓没有毁尸灭迹。贰伍捌中文他能做的只到这个份上了,“通济行”会不会从他的行踪看出些什么来,不到他多想。

入山的路崎岖不平,越来越难行。最终狭窄的路径让方晓不得不弃了车,就近于山上觅了处适合存放物品的隐秘地点,车上的货物逐件搬去藏好,然后赶跑骡子,大车推下了山沟。

那些物品方晓约花了一两天时间转移回洞窟,日子就此恢复如常。

他一天天勤练不懈,偶尔回庄子去住住,领取家族发下的资源,跟族叔方永家的仆人熟络熟络。外出访友的方永迟迟不归,方泽昱也没借口为他另外安排住处。

光阴荏苒,蓦一回首,又将近半年。

方晓突破到了宝脏境。

炼体的固本、培元、养生三大阶里,易筋境、宝脏境同属培元阶。

说来修为达到了易筋境,已初步具备行走江湖的资格。达到了宝脏境,则勉强能在武林中立足了。

修炼如逆水行舟,愈往后愈难。如果把固本阶的武者说成未入流之辈,那培元阶的武者,不妨说成末流乃至中流。想要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得修到养生阶再说。

宝脏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惹不起厉害的,可欺负弱小的,亮出字号来,不至于完全被人无视。

凡域里武者为尊,武风之盛可谓不论老儿幼童大都会两手。能练至宝脏境的却不算多,一百个里头不一定出得了一个。

方晓晋级速度之快,传出去怕是举世震惊。看看方家的方春哲、方晨杰等同龄子弟,都是从小开始习武,日夜打熬身体,迈入易筋境后迟迟难以提升,空有大量时间、资源,不行就是不行。

倒不是以后一直如此,也许一两年后,也许十来年后……至少得经过较漫长的岁月积累、沉淀,他们才有机会更进一步。

觉醒了未来记忆及得到“易梭”辅助的方晓,表现堪称妖孽!

突破的那天,方晓不再像踏入易筋境那般失态。

虬肉境到易筋境的跨越,成了他少年生涯的梦魇。他为之狂喜的,岂是区区的易筋境?梦魇消散一空了,心境自然回复常态。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有未来记忆在引导他前行,经历过的事情,心中很难重起波澜。

功夫日益精进,购回的物资消耗几尽。

大方城“通济行”里,接待的人还是贾掌柜。

如方晓料想的一样,贾掌柜见了他,面上毫无异色,满脸堆欢的样子,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贾掌柜言笑晏晏,购下方晓售出的“坤牝丸”,卖给方晓指定的物品,欢声笑语中,恭送方晓走出店门。

方晓驾着辆同上次差不多的骡车离去,贾掌柜站在门口,眯起双眼望着人和车消失。

“通知他们了?”贾掌柜开口问身后的一个伙计。

“通知了的。”那伙计答。

“可有动静?”

“有,他们去这小子杀死我们的人那条路了。”

“很好,且看这小子如何应付。”

贾掌柜笑眯眯点着头。

那伙计露出疑惑的神气,“掌柜,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会不会……便宜了方家?”

贾掌柜转身朝里走,边走边摇头,“不会不会。这小子住在方家霸占的山里,却把‘坤牝丹’卖给我们,若说不知那片山林乃方家的地盘,不太说得过去,想必也不会是方家请他们去住的。由此可见,这小子和他的家人,不是潜入山中隐居,就是本身跟方家有什么关系。”

他语气一顿,阴笑接道:“不管是偷偷隐居,还是与方家沾亲带故,显然都跟方家不是一路人,否则用不着藏头缩尾,偷偷把‘坤牝丹’卖到我们这儿来。我让你通知那些家伙,正是要借他们的手,把这小子和他的家人逼出来。那些家伙同样见不得光,加上只是起了贪心,并不知晓‘坤牝丹’一事,等到闹出了人命,势必惊动他们长辈。嘿嘿,试想想,得罪了方家,大方城一带除了我们,谁敢夸口能保住他们?到时候不来投靠也不行!”

那伙计恍然大悟,“明白了,掌柜果然高明!”

贾掌柜若有所思,“有件事倒挺奇怪的,这小子此次所购之物,适合宝脏境使用。难道,他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不可能的……”

他连连摇头,“应该是事先买好了作准备吧,上次买的那批数量不少,一个人的话,可以用很久……”

不怪贾掌柜孤陋寡闻,实在是方晓的进境过于骇人听闻了。

归途上,方晓故意放慢骡车的速度,看看“通济行”有没有死心。

他防着“通济行”派出自己应付不了的高手来追踪,要是那样他宁愿放弃这一车货物,先设法脱身再说,日后再来讨还这笔债。

然而出乎方晓的意料,“通济行”没派人跟踪他,前方的路上,竟然有另外一批人截住了他。

当骡车穿行于一片树林,路两侧突然跳出八、九个人,前前后后堵住骡车。

看清楚那些人的相貌,方晓不禁十分意外。那些人认不出易容乔装的他,他哪会认不出这是些什么人?

“小子,滚下来。”

那些人一脸霸道,拿瞧着猎物的眼神望向方晓。喝话的那人名叫方峰,比方晓大上两三岁,是族内的同辈子弟。

“你们是什么人?拦路想干什么?”

方晓只能装作认不出,把声音压得低沉沙哑,喝问这一干方家子弟的来意。

“大爷们看上你的货了,识相的乖乖交出来,说不定饶你一命。”方峰挥动手中兵器,凶神恶煞地道。

方家子弟居然当起了强盗?而且摆明了要杀人越货那种?

方晓无语,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这些方家子弟一脸提防,提防的不是方晓,而是不让骡车跑起来。

“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叫你下车听见没?再不下来,马上杀了你。”其中一个嚷道。

要是方晨杰知道此刻他在喝斥的,是曾经打得他吐血的方晓,还有没有这么威风?

方晓简直不知说什么好。

这些方家子弟,有管家的儿子,有族中长辈的爱子,按说他们不愁吃喝、生活优渥,犯不着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吧?

他忽地记起了一些事,目光不停闪烁,问道:“‘通济行’贾掌柜让你们来的?”

方峰、方晨杰等人一怔,方峰立即恶狠狠道:“什么假掌柜真掌柜,大爷们看上你这批货了。要钱还是要命,自己挑!”

方晓知事情不能善了,嘿嘿一笑,提剑跳落地面。

见他下了车,这些方家子弟快步围近,方峰目露狠色,“杀!”

冲得最快的几个少年举起兵器,朝着方晓分头刺来,分明打定了主意要杀人灭口。

方晓哪放他们在眼里?凭他自废功力重新练上来的身手,不说现在高这些同辈子弟一个境界,即便是在虬肉境对上他们,也有信心轻松收拾。

他剑都没拔,连着鞘挥了一圈,包括方峰在内,三名冲得最靠前的子弟手腕挨了一击,武器拿捏不住,同时脱手掉下。

几乎与此同时,方晓还一人给了一巴掌。三人晕头晕地脑倒在地上,差些当场昏死。

后面的方晨杰几个,冲来得慢上一些,见状大惊失色,慌忙停住了脚步。

方晓身法飘逸,赶在他们散开逃走前,一个不落地每人赏了一掌,特别是看不顺眼的方晨杰,掌力震得他剩余的牙齿尽数脱落,顺手在背上一拍,让他多吐几口血。

晃晃眼的功夫,一干人倒了一地,先前的得瑟叫嚣,换成一声声的呻吟。

方晓回到车上坐好,悠闲地挥动鞭子,驱车向前。

“方晓……”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这一声低呼,令方晓霍然回头。

脸似猪头的方晨杰神色仓皇,捂上嘴把头埋到地面,一副后悔不该多嘴的样子。

方晓心一沉,稍为犹豫了一下,暗暗叹了口气,装成用目光搜索是不是来了其他人,让车子载着自己,一路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