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蛹石长什么样子,我们从来都没有看过,这里看样子里面还有很深,不知什么是尽头。二·五·八·中·文·网

我们在这里也是凡人而已,我们也需要体力,现在更需要水,需要食物不是吗?

这里去哪里找水跟食物,以前不觉得那么重要,现在觉得那是命。柳柳唉声叹气的说着。

我们再往前走走看吧!因为我们只能往前走了。离上离说着,又看着冰儿。

还可以走吗?不如我背你吧!看着冰儿快要虚脱的身体。

没事,我可以的,看着冰儿跟离上离总是这么亲亲我我的。

公皙南墨就是觉得很不舒服,也不知是怎么了,总是找茬羞辱冰儿。

看着前面有两条路,既然我跟冰儿是你们的障碍,总是托你们的后退,那就在此分开吧!

走拿条路你选吧!魔君王大人,离上离说着。

你……那也好,免得连累我们。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或许本王早就找到蛹石,蹬上了三十三重天,拿到上古之心换回白泽了。

公皙南墨说着,明羽我们走,说着就往右边的路去了。其实是个山洞,很深的山洞。

冰儿跟离上离则走了左边的路,进了左边的山洞。

哥哥我觉得你最近对那个侍女冰儿是不是太过分了些。她只是个侍女而已为什么总是这么针对她呢?

有吗?本王不觉得,本王总觉得她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一心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真在这边吗?我觉的不是左护法就所有的东西都在左边。离上离怀疑着说。

你不相信我吗?可我相信我对它的感觉,冰儿微笑着。

穿过了低矮的山洞来到了一块很大很大的另一个山洞,不过这个山洞是透天的,还下着雪,可掉落到地上确变成了花朵。

各种颜色的花朵,美极了。就在那,在那里,花丛中那个仍然在闪着光的东西,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琉璃盏。

太好了,冰儿拿起失落已久的随身法器琉璃盏。看着它,抚摸着着它,对不起,我找到你了。眼泪低落到了琉璃盏里。

这时琉璃盏发出了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让本就明亮的山洞更刺眼了。

冰儿被琉璃盏发出的光跟魔力所围绕,白矖变回来了。

一身白色衣服,垂到腰间的黑色发髻。明亮的双眼显得更加有神,腰间的千羽回来了,真的白矖回来了。

而唯一不同的是,白矖没有了之前白矖的容貌了,因为被白泽偷走了。可现在确也不是白泽的容貌。

而她的形也被白泽偷走了,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变的外向活泼了。

虽然是白矖的样子,但是容貌变了,性格变了。贰.五.八.中.文網你会在意吗?

可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适合我,性格也很适合,或许以前的白矖太压抑了吧!现在这才是真的白矖呀!

为什么?我觉得你应该是白泽的样子不是吗?当年可是她换了你们的脸。为什么?

当年我本来是跳进轮回隧道里去投胎为人,可却被白泽关在了自己的法器里。还被她扔进了这无间地狱里。

我被关在琉璃盏里经受着烈焰焚身之苦,整整七百年,我用尽所有办法,才从里面出来,可魂魄确被困在里面。

因为没有原身即便转世投胎为人的我,也活不活二十二岁。白泽她是想让我永远的消失。

永远的消失,为什么?你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难道当年你知道了白泽的事,所以才被她陷害吗?

不知道,当年我奉了女娲娘娘的命令去无间地狱办一件事,后来就遇到了受伤的神兽白泽。

再后来我就跟白泽成为了好姐妹,再后来,我又奉女娲娘娘的旨又去半了一件事。

没想到确招来了杀身之祸,白泽调换了命书,调换了我跟她去往的方向。

紧紧是因为爱吗?如果她真的爱公皙南墨也就算了。可是不是,从我一开始救她的时候就掉进了她设计好的陷阱里去了。

我只是她利用信任的工具而已,她用我的容我的形骗了好多的人,为的就是今天。

万年一变的上古之心,它会变,漂亮的人拿到它,它会继续漂亮下去,如果被心存不轨的恶人拿到手你知道后果吗?

当年我无意中看到了史书,知道吗?是史书,记录着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或许这也是我受罚的原因吧!也或许女娲娘娘早就算到我有一劫,这才是我投胎人间受十世轮回的主要原因吧!女娲娘娘是为了救我,不是在惩罚我。

那白泽为什么又……她想要什么?要当主宰吗?

不,她是要当什么主宰,她是要毁了所有的生命。她要毁了所有的生命……

那她也不会存在不是吗?她为什么这么做,这太荒唐了,离上离不敢相信着。

她是为了报复,白泽虽为神兽,可是当年她的种族可是被当做魔兽对待的,大开杀戒,种族也只剩下她一个。

她不甘,所以她要报复,她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可能她的母亲还活着。她本来是个善良的姑娘,可是因为她的娘亲整天给她灌输复仇的思想,所以她才会变成现在的阴谋控。

真的要把上古之心交给白泽吗?让她来毁灭所有的生命体。

当然不是,我们要阻止她,这只是一个过错,是该受到惩罚,但是不是所有的人。

糟了,蛹石一定在那个洞里,因为我见过它。不好,上离我们快走。

怎么了,着急去找公皙南墨的冰儿突然停下来了,问怎么了上离,为什么不走。

没有你真的是白矖,因为只有白矖才会叫我上离。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上离哥。

当然,上离哥,我依然是,白矖说着又变回了冰儿。我就是这样,上离哥。

两个人高兴的拉着手快速的跑出山洞,朝着公皙南墨那边去了。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公皙南墨知道了所有的事,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熟人。

龟伯你怎么会在这里,明羽看着正在抱着一块石头的龟伯问着。

是蛹石,看着它手里抱着的东西公皙南墨说,又问龟伯,你是谁,到底是谁。

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也就不在隐瞒了。龟伯说着就变了原形,一只超级大乌龟兽,是龟趺。

已经灭绝的物种魔兽,怎么会还在呢?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是还有很多呢?不过你们没有机会知道了,因为白泽大人会让一切都结束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白泽大人,白泽她怎么样了,她怎么会跟你们是一行人呢,住嘴,不然本王要你好看,把蛹石给本王放下。本王可以饶你不死。

你,还真的以为你现在还是什么魔君王吗?现在连法力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说大话。

你就永远的困在这里慢慢的等到末世来临吧!你真的好傻好傻。龟伯说着之后哈哈大笑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本王说清楚了。公皙南墨问着?

哥哥你还不明白吗?我们都中了毒,也中了别人下的陷阱圈套。而那个幕后者就是白泽,我们只不过是她用来的气息而已。

不,本王不信,白泽不是这样的人,她善良聪慧,不会的,你胡说。

我看你还真是天真,真的傻到家了,真的白矖在身边你却从未爱过,而假的那个确爱的死去活来。是你傻还是你太傻了。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那我就告诉你真相好了,龟伯说了所有的事,所有关于白泽跟白矖的事。

龟伯施法显现了之前所有的经历过程,画面清晰的不能在清晰了。

所有的点点滴滴,白泽所做的一切坏事,对白矖所做的事都清晰的显现在自己面前。

公皙南墨整个人简直都傻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知道白矖在,就是七夜,可是在他心里确有隔阂,却是被人陷害的。

没有好好爱白矖,确又放不下白泽,两个女人确都进了他的心。现在确又伤了他的心。

没想到那个爱他七百年,跟他共度美好时光的女人却是装出来的,为的都是阴谋。

而白矖为了他,在自己的法器里整整度过了七百年的折磨,而他确做了什么?整整七百年他都没有认出她不是白矖。

龟伯带着蛹石走了,丢下公皙南墨还有明羽一行人。

天啊!我们都被白泽给骗了,那白矖护法真的就……太可恶了,这个白泽她要做什么?要毁了所有人吗?这到底是为什么呀!柳柳不解的说着。

公皙南墨摊软的坐在了地上,不能接受这一切是真的。不敢接受,他都对白矖做了什么呀!

明羽,离上离叫着,走了过去看着地上的公皙南墨,问,他这是怎么了。

明羽把一切的事对离上离说了,又觉得白泽这次一定会……

白矖已经不在了,早就告诉过你,知道事实真相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现在怎么样,白矖在你心里你就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因为在你心里爱的人只有白泽。所以你现在伤心难过只是不能接受你的白泽变了是吗?

离上离躲在公皙南墨身边说着,而公皙南墨瞪着离上离。你早就知道是不是,看我被耍你高兴了吧!

我吗?天啊!怎么又变了呢?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我就是要看你出丑我就高兴。

你,公皙南墨被激怒了,对离上离出手打了起来。

可是公皙南墨中了毒,可确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反而确更加的厉害了,毒解了,眼看就要打伤离上离了。

冰儿居然有法力,替离上离挡了过去。拦住了公皙南墨的袭击。

你又是谁,是他们一伙的吗?那好,本王一个不留。

说完公皙南墨确对冰儿出手了,冰儿几次闪躲,他不想伤了公皙南墨。

可公皙南墨确对她每每下死手,一招都不留情。最后公皙南墨恢复了所有的法力。

而冰儿依然闪躲,最后不敌公皙南墨,还是被公皙南墨打伤了。

吐了血,还没等她从地上爬起来,公皙南墨又出狠招,简直就是想要打死她。可又被冰儿躲过了,没有伤了她。

可白矖依然躲,公皙南墨依然招招狠毒的攻击着冰儿。几招下去冰儿又被打伤,可还是不还手。

白矖不能在躲了,快还手,不然他会打死你的,快出手,离上离在一边说着。

这时冰儿,变身白矖,使用出琉璃盏,才躲过了公皙南墨致命的一击。

白矖,白,白矖,你没有死,冰儿,冰儿是白矖。你,你一直都在。公皙南墨看着眼前的人,随不是以前白矖的模样,但是她就是白矖。

收回法术,白矖又变回了冰儿,看着公皙南墨,是我一直都在,可你依然没有认出我,不是吗?你身上的毒解了。

说完冰儿带着离上离飞走了,公皙南墨看着飞走的冰儿他没有追,只是看着。

不,不可能,她,不会的,本王都做了什么?怎么会认不出她呢?本王伤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