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谢谢你们。”萱三娘感激的道,“狂煞,我此时此刻,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们能洗脱东方太一的罪名,保全性命,稳定人心,以免造成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狂煞当知事情后果严重,若太乂真人仙逝,天下众派定会趁机动乱,重新争夺正道首席之位,所以太乂不能命殁,即点头答应,道:“放心,我知晓轻重。”

萱三娘露出满意笑容,暗自逆转筋脉,只见其身上爆出七处血花,血洒当场,正是那七枚“折仙针”所打之处。

“姗儿!三儿!”

“娘!娘!”

“你为什么如此?你不是挡下了那七枚折仙针了吗?”太乂扶着她坐倒于地,心痛无比。

“缚仙索虽柔韧,挡上了折仙针,但留不住它,终是打入我身体,只是打偏了穴位筋脉。我逆转筋脉,把它逼出来,不想挨它折磨,也算是一件幸事了。”萱三娘强忍痛楚道,更是想以身相试出解救“折仙针”之法,好让太乂化解自身的“折仙针”。

天魔仙君呆滞住,没有上前去,因为她爱着的人是太乂,而他自己是自作多情。

萱彤、东方敏函得知娘亲,一时间无法接受,而此时更是乱了思绪,只知轻喊着“娘”。

“姗儿,你为什么这么傻?”太乂不禁老泪纵横,悲痛无言以表,只恨世间门户之见,“是我的错,不该让你来受啊!”

“我已经替你受下了所有罪责,我心不悔,谁叫我爱上了你呢。”萱三娘强挤出笑容,费尽气力道:“不能因为我,毁了你的大业,唯有如此,你方可稳定天下不乱。其实啊,人至年迈,先走者是讨巧,反倒是留下来的人,要承受孤苦……煎熬和寂寞啊……”

话音由高到低,由强到弱,人已气绝,撒手人寰了。

太乂只是紧紧抱着她,悲痛至极,潸然泪下,万般无助,只恨没有回天之术来救她。

天魔仙君心如刀绞,强忍着悲痛,深爱这么多年的人啊,今日却是终止之时,心间那番苦与痛,该向谁诉?怨恨的仰望上苍,暴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世间不公之事,为什么要我来领教?”

萱彤、东方敏函悲泣着,刚刚见着面的娘亲,一转眼又失去,永远失去了,可惜还未好好团聚,说上几句家常话……

“看看看看,好好一个人就这样被逼死了,多么可惜啊!”周领先走出人群,惋惜一叹。

众正道人士虽无人多说什么,但心里是极度反对正魔之间存在一星半点关系,尽管萱三娘以命独揽罪过,众人还是无法释怀心中芥蒂,均是缄默不言,站在正道立场。

周领先实是忍无可忍,便想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邪魔之人,人人得而诛之,况且是大罪大过之人,死不足惜!”人群中传出一句话来,众人四下打量,不知出自谁人之口。

天魔仙君本就怒火中烧,打探人群,却未能分辨出是何人所言,若不然定要揪过来,将其碎尸万段。

不光天魔仙君未能觉察到说话之人何在,就连“神修为”的极雪也不能确定是谁,可见此人修为极至。

周领先四处打量一眼,心下已有数目,原来此言是乃千里传音所致,将声波传送至人群,与众人之声波共鸣,又凝结声波之律发出声调,从而形成了这句话,真是用心良苦,或许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之人并非碧琼,而是此人。

此等本领,挑拨离间最为好使,较为庆幸的是,此人没有将声疲集中于一处或是某个人身上,否则后果是可想而知,被冤枉之人都不明白怎么一回事。

冰女扫视一眼众人,冷冷的道:“是谁发表的高见啊?不妨走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

众人你一眼、我一眼,你推我让,猜忌之声混成一片。

“你们啊,门户之见太过看重,若非如此,也不会促成这个结局。”周领先不理会众人眼光,自顾自的说道:“像老夫这般,曾经的感情会让你们更难以接受,老夫年轻的时候爱上的可是鬼婆娘啊,你们说说,比起正魔之恋,我这人鬼之恋是不是不幸多了?”

众人一阵哗然,替他的不幸而心存同情,又为他的来路感到迷茫,不知是善是恶。

花零暗自一笑,原本模糊的记忆,此刻在脑海一闪而现,莫非他就是几百年前的那个侠士,与鬼城的黄婆爱得死去活来?灵机一动道:“我怎么没看出来您老有不幸事呢?反过来想想啊,人鬼殊途,你都能与鬼婆娘有不解之缘,该是莫大荣幸,一般人还真是没有这福分呢,连阴阳都不能相隔你们!佩服啊,特别钦佩!”

“别把重点放在老夫身上,老夫不过是举个例子罢了。”周领先认不出她来,但从话语中听出,她必然知晓鬼城一些事,得找个机会私底下与她谈谈,不知那黄脸婆这么多年来可好,接着又道:“诸位别误会啊,老夫主要想说的是,抛下门户之见,大爱无疆,小爱无限,世间感情事不必有界限,免得苦了有情人啊!”

“老人家此言差矣,我倒是听不惯了!我呢?我又该置于何地?”天魔仙君忍着悲痛道,对他所言大是不满,气火难掩,“门不当、户不对,终是悲剧收场。倘若三儿她在我身边,肯定不会有今天这个结局!老人家为太乂说话,口口声声说放下门户之见,实则并未放下门户之见,结果只是徒增伤悲!”

“哦?你的意思是怨老夫没有替你说话咯?老夫只是就事论事,反过来,若是你处于太乂立场,老夫自然也会为你说句公道话。”

“公道?公道又在哪儿?人人打着魔道得而诛之口号,何人又肯为我道无辜者申冤洗白?倒是这些沽名钓誉之辈,干着令人不齿之事,你说说,所谓的公道真的公道吗?”

“公道自在人心,没有因又何来果?”

“原来你这老家伙与他们蛇鼠一窝!”天魔仙君顿时火冒三丈,提起魔功,举掌拍去。虽说他与碧琼一战中受了伤,但此掌劲不弱,浑厚有力。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自居正道人士,虚伪无耻。怒火爆发之下,当是手下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