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林陌凡现在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进该退,现在过去万一那人还有战斗力,自己就是羊入虎口,若是不去的话,万一那人油尽灯枯,毕竟争斗了那么久,只要是个人总有累的时候,而自己现在正是以逸待劳,拼一下的话,好处说不定就得到了,说实话真要放弃真的很难。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但他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一瞬间便做出了决定,立马向那光芒处奔去,同时手里紧握着那枚玉佩,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使出怒破垂成,同时捏碎玉佩。一路疾奔,同时也望着那合为一体的三道光芒,发现并没有移动距离。

终于,穿过一道齐人高的灌木后,林陌凡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一个黑色锦衣的男子端坐在地上,四周坑坑洼洼,一片狼藉,除此之外再无他人,看来之前那个人肯定落败传送走了,三道光芒正是从他身上冲天而起,脸色苍白,宛若勾魂特使,林陌凡的到来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依旧是闭目端坐,继而缓缓开口,“剩下的两个小猪崽子,不一起上么?”

林陌凡一惊,接着另一土坡出的灌木一阵晃动,走出来一个杏黄衣少年,看他样子,衣着整洁,神采奕奕,没有经历任何争斗,想来也是伺机待发,体力留着最后一搏,那少年率先开口:“喂,我说,我们两个先一起联手把他解决吧,然后再分配!”

林陌凡闻言,点了点头。

“呵呵,无知者无畏!”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黑衣男子彭的一声冲天而起,直扑林陌凡!想来要以雷霆手段击杀一人,他也看出林陌凡是实力相对较弱的,成功几率很大。

林陌凡也没想到那人说出手就出手,脑袋还没完全转过来,下意识的使出了先前所想的怒破垂成加传送,没有任何花哨的一掌,结结实实的和那个男子对上了,另一边的杏黄衣少年也是无语极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能硬扛啊,但是,一旦不硬扛,落了下风,处处受制,落败也是早晚得,那个家伙一死,看来自己也得捏碎玉佩回去了,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实力差距真的好大啊。

林陌凡艰难的移了下步子,身体十分虚弱,但还是高声道:“看啥看呢,还不赶紧补刀,不然等他缓过气来,我们都得死!”

那个少年一听,立马跃下来,直奔那个黑衣人,趁你病,要你命,那个黑衣人双眼通红,但也无可奈何,刚才那一掌,自己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劲,哪知道一接触,对方惊涛般的力量瞬间爆发,直接遭受重创倒地不起,自己之前连战连捷,就算最后遇到一个棘手一点的人,也受了些内伤,但本以为最后能将三牌符收入囊中,哪知道在这一次,阴沟里翻船,折在了这里,不甘心啊!

深吸一口气,一拍地,一跃而起,直接一掌迎向那个少年,那个少年一惊,没想到对方一个半残废,居然还能反扑,连忙避开,结果那黑衣人只是虚晃一枪,实招在于双腿,直接一个横踹,虽然少年十字胸前防御,但是还是被踹飞出去,黑衣人一击得手,也没追及,撑在地上呼呼喘气,林陌凡刚才那一掌对他打击太大,身体一下子缓不过来。

“吼!”少年也是被打红了眼,自己居然连一个半残废都打不过么!这会影响自己以后修炼的心性,绝不可以!直接冲了出来,一拳当空,直射向黑衣人,一力降十会,硬肛正面,斩心魔,以己短攻彼长!

那黑衣不得不打起精神一拳迎上,奈何一个气势正盛,一个油尽灯枯,虽然两人一击之后都后退数步,但一个下盘稳健,一个却脚下虚浮,那黑衣人盯着眼前的黄衣人又转而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陌凡,阴毒的说了声:“我记住你们了,给我等着!”继而,一阵光芒笼罩下来,消失不见。

少年见到黑衣人传走后,一吐气,直接端坐在地上,大呼侥幸,要不是看他之前已然受了一些伤,自己是万万不能撑到现在,而且那个小子出力巨大,也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功夫,扮猪吃老虎。

一道身影在少年面前坐下,不是林陌凡是谁?少年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他的手段自己已经见识到了,虽然刚才跟黑衣人斗了一下,没废掉太多气力,但自己要取胜也没有底。林陌凡见到对方这个样子放下心来,自己修炼了感气之后,喜怒不形于色,脸上面无表情,对方肯定猜不透自己的虚实,不然自己也得落一个传送走得下场,现在虽说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可以诈一下对方,“你说,该怎么分呢?”

少年一听,声音冷冷的,抬头看了下林陌凡,发现他面无表情,似笑非侠的盯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冷颤,避开他的双眼,吞吞吐吐地说:“兄台有什么良策吗?”

林陌凡紧盯着那个少年,半响不说话,把我着时间,缓缓开口:“你说谁出力最多呢?”那少年一听,回答道:“当然是兄台你啦,那一掌惊天地泣鬼神!”

林陌凡之所以这么问,一来让他回忆起自己的牛叉,威慑一下,二来也是为了讲道理,按劳分配嘛,这个少年涉世未深,一般会有自己的主观对错判断。

“那我们先分金牌,你说这金牌该归谁呢?”

“当然是你的啦。”少年一笑,虽然脸上肌肉一颤,但这本来就是实至名归的,自己也不好争什么。

“嗯,好的。”林陌凡站起身来,拿过掉在地上的三个牌符,将金色的牌符放到自己的怀里,剩下金银两色,紧接着蹲下身子将银色牌符凑到少年面前,少年一惊,没想到对方会主动给自己一个银色牌符,连忙谢过。

“那剩下一个铜的?”林陌凡瞥了一眼那个少年,那少年没有多做思考,“当然是兄台你的,我有一个就很满足了,何况还是银牌符呢!要不是因为兄台你,我一个都没。”虽然是客套话,林陌凡也不推辞,将那个牌符也收入囊中,紧接着盘膝修炼,开始攒感气,虚张声势终究不是上策,要有与之匹配的实力,才能安稳。

林陌凡之所以这么分配,也是有打算的,如果自己直接把金银都拿了,虽然对方不会说什么,但万一起了觊觎之心就完蛋了,所以要杜绝这样的隐患,那给了银铜两个的话,那就真是自寻死路了,常人思维,强者得到利益多是公认的,但是现在自己得的和强者得的,差不多,那就开始怀疑了,俗话说,斗米养恩,但米养仇,就是这个理,给的少他觉得理所当然,给的多他就想要更多。什么都不给?那就是暴政了,对方会想,铤而走险拼一下,反正输了也就输了,因为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赢了就赚了。

现在给了银牌符,施恩恰到好处,应该说,不出意外是最好的策略。但是为了迟则生变,林陌凡还是就地打坐,赶紧回复感气才是首要任务。

少年见到林陌凡开始原地闭目养神,也不打扰,自己转身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开始养精蓄锐,他可不想在和那个人呆一起,气场不合,感觉上隐隐有一股压迫。他现在并没有在争夺的打算,一来好处有了,他本来预期是争取到铜牌符,哪知道最后是银牌符,已经很好了,何必在贪婪呢,贪心不足蛇吞象,迟早会死得很难看,这也是父亲教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