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刘苏从卫生间走出来,扶着墙向前走,尽管医生一再交代,要及早起来活动,但肚皮一直坠坠地耷拉着,让她不敢轻举妄动,顾曦颜说得没错,现在比刚生完孩子还要难受。

凌展驰从后面快步走过来,扶住了她!

刘苏的大部分体重都依靠在了凌展驰的身上,此时此刻,她希望这条走廊长一些,再长一些……

路过自己的房间,刘苏没有进去,一直向前走,便是一个较为开阔的公共区域,成半圆形,沿着弧度摆了几株绿色植物。顺着玻璃窗往外看,医院外面的路上车水马龙。

“凌先生,凌太太,你们可以去看小宝宝了。右转直走第三个房间,606房。”由远及近的护士带着温和笑容。

凌太太?刘苏咧嘴笑了笑,觉得这个称呼实在讽刺,她几时真正的当过凌太太?凌太太的孩子不是凌先生的?

“我扶你过去吧。”凌展驰轻声说了一句。

“嗯。”刘苏听到可以去看孩子的消息,好像并不是太高兴的样子。

在凌展驰的搀扶下,站在监护室门口,护士把孩子推了过来,&nbp;“如果明天一切指标还是正常的,他就可以和你们在一个房间了。”

那是一个男婴,满脸都是红彤彤的,紧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刘苏呆呆地看着那孩子,他是为了挽留爱情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如今呱呱坠地,爱情却消失无踪。

刘苏的心里泛起一阵悲凉,护士还没有把孩子推回去,她便率先转过了头,一步一步往回走去。凌展驰急忙跟在她身后,不知为何,“孩子的情况还是挺好的,你不用太担心,他的眉毛……很像你。”

刘苏对凌展驰的话置若罔闻,像谁?不像谁?反正那只是她自己的孩子。

昨天晚上,苏岑说本来浩二要跟着来b市的,最后又觉不妥,所以只好作罢。浩二?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妈妈一直觉得浩二是适合自己的,可自己偏偏……

“有件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苏岑当时正在舀鸡汤,舀到碗里,慢慢地吹着,“我跟浩二说了……关于孩子的事情。”

正躺得好好的刘苏,忽然撑起了胳膊想坐起来,“您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呢?”

浩二知道了,一定会瞧不起自己,苏岑把她在浩二面前最后的那丝尊严和骄傲都剥落了下来。

“所以他想来看你……和孩子。”苏岑舀了一勺鸡汤,递到刘苏的嘴边,“他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不是独身主义就是心有所属……”

“妈,您别说了。”刘苏一把抱起碗来,把鸡汤一饮而尽,即便浩二是在等她又如何?“您还指望他回头来找我吗?”

凌展驰一直跟在刘苏的身后到了病房,看着她坐到床上,慢吞吞地躺了下去,一句话都不说,她的生活,被她自己搞砸了,孩子?她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生活的嘴脸,就又把一个孩子带到了这里。

关上门,站在走廊上,苏岑正从外面走过来,凌展驰迎上去,“刘苏……她好像没有什么精神似的,是不是得问问医生,检查检查……”

“医生说她有些产后抑郁的倾向。”苏岑看着凌展驰,她并不想隐瞒什么,凌展驰一直是刘苏的心结,打不开,理不清。

“抑郁?”凌展驰有些吃惊,以刘苏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抑郁?

苏岑刚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停住了,“是啊,谁也想不到的……”

7天之后刘苏从b市回到了a市,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屋子的人忙忙碌碌,凌展驰指挥着桂姐把房间重新布置了一下之后,走下楼来。

刘明胜看着一直不在状态的刘苏,一脸的疑问,生个孩子,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凌展驰在刘苏面前蹲下来,“我现在抱你上楼,你得好好休息一下。”

刘苏不答应也不反对,任由凌展驰把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抱起她上了楼。

孩子的婴儿床就在大床的旁边,而刘苏依旧是一副漠然的姿态,看也不看那孩子一眼,便转过身去闭上了眼睛。

楼下的刘明胜正对着苏岑质问,“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这样呢?”

苏岑一边示意他小点声音,一边给刘明胜倒水让他吃药,“所以,你就别折腾了,咱这后半辈子也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平安安吧。”

刘明胜刚想说话,一眼看见凌展驰下了楼梯,“都是你这个混蛋害的!”

刘明胜一向不是文雅之士,凌展驰无心他的谩骂,对着苏岑说,“我已经联系了心理咨询的专家,现在她这种状况可能需要专家的介入……”

“她只是一时萎靡,又不是错乱,你用不着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刘明胜的拐棍把地板戳的“咚咚”之想,刘苏生了孩子不能办酒宴不说,现在居然还要请心理医生,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你的面子就那么重要吗?”凌展驰毫不犹豫地喝止了刘明胜,那个口口声声把刘苏当作掌上明珠的父亲,此时竟能如此“心狠”。

“你……”刘明胜被凌展驰点中了心事,有些恼羞成怒,“……别得意!”

“你是想说我得意不了几天了吗?刚好我也劝你,如果有精力就好好养养身体,免得到时候承受不了后果。”刘明胜进攻的步伐他现在基本了如指掌,他连他的进攻都不怕,何况是威胁。

“我也奉劝你最好不要掉以轻心!”刘明胜的牙根都是痒的,恨不得此时就把凌展驰打得一败涂地,满地求饶。

“同样的错误我决不会再犯第二回。”凌展驰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你看看这个,如果银行知道了,会不会天天追在你后面催贷款呢?”

那是几张被折过的纸,刘明胜打开一看,便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不过是我临时复印的,如果你想看更详细的,我明天就可以送来。”凌展驰扬了扬嘴角,那不过是刘明胜资金流向的部分明细,其实刘明胜的手脚已经做足了全套,连银行都睁只眼闭只眼的任他蒙混过关,“不知道这资金和项目名不副实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内奸,有内奸……”刘明胜捏着那两张纸的手因激动又开始哆嗦起来,他一定要把内奸揪出来严惩不贷。

“你也不必费心,他既然为我效力,我自然会保他平安。”凌展驰再次堵住了刘明胜的后路,因为顾曦颜的担忧,因为刘苏现在的状况,让他压制住了硬碰硬的念头,如果这能让刘明胜悬崖勒马,他倒不在乎用什么手段。

凌展驰说完,把心理医生的名片递给苏岑,“我和医生说好的,刘苏随时可以去找她。”

走出那个院子,凌展驰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发现路对面站着浩二,正隔着那条路看着他。

凌展驰熄了火,拎着车钥匙,浩二的消息可真是灵通,他们前脚到刚到,他后脚就跟来过来。

“她……怎么样?”浩二看着凌展驰径直走到自己的面前,开口问。

“怎么不进去?”凌展驰一直不太喜欢浩二,第一因为他是日本人,第二他过于严谨刻板。

“我进去不太合适。”浩二迎着凌展驰的目光,理智告诉他要保持起码的礼貌,不管凌展驰和刘苏之间发生了什么,法律上他们依然是夫妻。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想起刘苏的模样,凌展驰心里也不怎么好受,现在好像没有人完全顾及她的情绪,“她需要有人和她说说话。”

“那你呢?”浩二的目光里遏制着些恼怒。

“我?”凌展驰皱了皱眉头,他自然要忙着随时应付刘明胜的反扑,况且自己越是在刘苏面前出现,她越是会倍感压力,“我现在应该是他们的敌人。”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把名胜集团击垮?”浩二很多时候都觉得凌展驰过于自信。

“你觉得呢?”凌展驰倒是没想到浩二会对着这个问题感兴趣。

“目前的情况好像是你占取了主动权,”浩二一向波澜不惊,此时也是一样,可一听就是还有后话,“那如果我站在他们这边呢?”

“你?”凌展驰丝毫没有任何准备,浩二加入?如果他是为了刘苏倒是可以理解,但凭一个珠宝设计师?几斤几两?“浩二先生,你是设计界不可多得的奇才,可这毕竟不是去参加比赛。”

“做设计师的浩二在你们面前自然没有什么份量,”浩二停顿了一下,“但宫井集团应该可以。”

浩二的话音一落,凌展驰吃了一惊,宫井浩二的“宫井”难道就是宫井家族的那个“宫井”?“你……不会的!”

“那可说不准。”浩二又看看那个院子,有时候明知不可为,却要为之,“你也是至情之人,应该懂得。”

凌展驰审视了浩二几秒钟,如果说刚才刘明胜的威胁是强弩之末,那么浩二的却实实在在,虽然他的资金目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只是一旦他把矛头指向自己,那也是早晚的事情,“那我们只好期盼着刘总能想明白。”

“他会想明白的。”浩二笑着向凌展驰弯了弯腰,穿过那条马路,敲开了刘苏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