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舷凝荷抱着无音琴,嬉笑望着茗楒和弘宫复,挡住他们两人去攻击楼旬铎。他俩人心知这琴乃上古神器,一旦找到其真正的主人,实是神哭鬼泣之境,心中忌惮,只是和舷凝荷对峙,无不担忧地瞧着她右手按在弦上的青葱五指,深怕那无根手指一拨,不知又有怎样的突变。但舷凝荷只是笑,跟着楼旬铎身后走,琴弦始终不拨。纣宫简余光之中也颇是惊恐,见她离楼旬铎身后不远,他也不敢硬追。

其实纣宫简他们三人任何一人法力魔幻都不比舷凝荷弱,若论单打独斗,胜负确是难料,而是忌惮他环抱的那把琴,又不知她师承来历如何,竟弹出那般神鬼难测的音律来。总之,舷凝荷的身份背景如同那把无音琴一样,着实让在场的黑暗精灵王族十分猜忌顾虑。

楼旬铎因为身上不含灵力,蓝魔法诸般招数在心中也只是有心无力,根本挥展不出,只得在巨大的殿门石雕,跟纣宫简玩躲猫猫一般,从这个雕塑跑到那亭台,心中兀自在想:“章哲簿自从胁我到那艨艟战舰上就没在出现过,会不会在暗中观察?王木昀适才还在和茗楒风流,此刻却连个踪影也无,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翁歌苔见弗魅和离废拦在身前,倒也不惧,也不急着动手,目光只是游离在楼旬铎身上。她倒并不惊疑舷凝荷是何许人,只是忆起适才楼旬铎适才召唤懿铟神珠梦境,囚禁二十七灵力高强的女巫灵魂,经舷凝荷无音琴琴音与那懿铟神珠梦境遥相呼应,竟破了七星北斗阵,将二十七具女巫灵魂就此永世禁锢在那对冥界男女的画布之中,不禁令她想起二十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浩劫,在那场战役浩劫中,无数黑暗精灵都死在懿铟神珠的梦境里,森森白骨至今仍是历历在目。翁歌苔此时心下亦是起伏不定,一摇牙,双手一扬,疾风密雨地向弗魅和离废攻去。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弗魅和离废两人不住地后退,弗魅在兰爵帝国纵横半生,鲜少遇着这般强劲的敌手,此时就算联合离废,仍是一步步向西面退去。待离楼旬铎越来越近,弗魅恍然明白,翁歌苔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是想劫持楼旬铎。

楼旬铎往那西面方向走,朝那大青铜鼎跑去,其实是想救下朝孟窦。他心中思虑:“朝孟窦虽是无恶不作的魔界中人,但倘若因为我而在欧尼古城出了意外,将来这笔账魔界多半也会迁怒落音城,给他们出师有名,不知要酿成什么苦果了。”待跑到那青铜鼎下,往上一看,哪里还有朝孟窦身影?

纣宫简此时见翁歌苔渐渐逼近,已是明白她心中所想,左掌猛挥,无声无息的朝楼旬铎打了过来。楼旬铎举目四顾,仍是不见朝孟窦,也不见王木昀,心中只是惊疑不定。舷凝荷在和纣宫简见招拆招,蓦地里琴音一拨出,激起假山旁水池一层波浪,无数雨点挟着劲风向弘宫复和茗楒飞了过去。弘宫复侧头避让,还是有数十颗打在脸上,竟是隐隐生痛,他喝了一声:“好一个妖女,报上师承来!”手中青蛇杖抖动,挥舞如风,从半空中往舷凝荷头顶盖下。舷凝荷身如飞燕,避过对方青蛇杖,又疾向纣宫简攻去。

弗魅和离废越斗越是心惊,他俩不知道楼旬铎身上灵力在婚宴现场已经尽数传给舷凝荷,心中惊疑他为何不还击,只是傻头傻脑的乱跑,实是险象环生。弗魅只觉周身笼罩在翁歌苔灵力气流之下,离废在翁歌苔掌风激荡之下也是举步维艰,竟似渐渐凝聚成胶一般。

楼旬铎自修习蓝魔法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激烈的场面。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纣宫简和弘宫复不但招数精巧,内劲更是雄厚无比,不断向舷凝荷包围袭击。楼旬铎暗暗心惊,心中挂念王木昀的去向,又更担心舷凝荷安危,左右彷徨无计。舷凝荷初时七成守御,尚有三成攻势,斗到二百余招时,渐感体内真气不纯,唯有只守不攻,以图自保。

舷凝荷身负的香菱神功本来用之不尽,愈使愈强,但这时面对数个强敌攻击,每一招均须耗费极大内力,竟然渐感后劲不继,这又是自练成香菱神功以来从未经历过之事。更拆数十招,寻思:“王木昀怎么还没有动静?”

当下向弘宫复急攻三招,待要抢出圈子,不料茗楒手中那把桃花扇子已如铜墙铁壁相似,封了退路,数次冲击,均被挡回,已然无法脱身。突然见到身后浓烟滚滚从宫殿东面数个窗格冒出,不多时火苗隐隐,从正南门燃烧起来。舷凝荷心中一喜:“王木昀……”转而对翁歌苔笑道:“好姐姐,倘若懿铟神珠梦境和无音琴一旦结合呼应,你难道就不怕么?”

翁歌苔心下大惊:“倘若懿铟神珠梦境和无音琴一旦结合呼应,有如一体,这等心意相通的功夫,适才已经见识过了,不过此时没有冥界那对男女在场,却不知又如何?”

她哪知适才那冥界男女是幽冥中极为出类拔萃的画家词人,那少女朱淑真在冥界苦等数百年之久才遇着自己意中人沈周,两人思想情感在跨越数百年的时空始终依靠梦境相互倾诉交流,其实已是对梦境有着异乎寻常的造诣,楼旬铎心中只要召唤懿铟神珠梦境,朱淑真和沈周二人立即意会,此般心灵感应说来甚是玄妙,专心致志以练感应,心意有如一体,亦非奇事。

众人见火势越来越猛,不知是何缘故,以为楼旬铎帮手已经到了,均是暗暗心惊。原来王木昀在他们聚精会神会战,无暇他顾之际,悄悄救下朝孟窦。王木昀要报在落音城时朝孟窦对他言语侮辱之仇,两人在宫殿内斗得死去活来。朝孟窦只是躲闪,顺手杀了无数宫女,心想:“我纵然胜了你王木昀又有何益?我不如将这宫殿杀个尸横遍野,索性也将这宫殿也给烧了,到时候这笔账终究要落到落音城头上去。”

其实这宫殿只是精灵王国无数宫殿中的一座较为奢糜罢了,大多数精灵王国高手都在欧尼古城腹地,当时章哲簿将楼旬铎掳来这里之后,就已经将驻守此地的诸大高手调离,去准备和落音城一战了。是以这里多是宫女丫鬟,朝孟窦所到之处,自然是血肉横飞,惨叫连连了。王木昀知道对方功夫强于自己大多,无法阻止他的兽性,想要出来去落音城搬救兵,但又给对方挡住,万分无奈:“我当初不知他功夫这般强悍,否则岂有将他从石柱解下来之理?不如索性将这大魔头沉入那青铜鼎的沸油之中烫死煮熟了好!”

翁歌苔望着熊熊烈火已经将宫殿烧得大半,烈火窜到云层上,实是惨烈,她原本以为今日懿铟神珠志在必得,不想却弄得这般下场,心下却心如止水,心道:“这样看来,纵然数位高手同来,亦未必能攻破楼旬铎和舷凝荷两人心意相通所组成的梦境了。难道终究无法获得这近在咫尺的懿铟神珠梦境法要么,今日也要命丧此地?”她一笑,突地身形如同鬼魅,一把将舷凝荷抓在手中。

楼旬铎大惊,朗声道:“你放了舷凝荷姑娘!我死不足惜,然而冤屈却须申雪。”翁歌苔自然听出他‘,然而冤屈却须申雪’的言外之意:“他楼旬铎和舷凝荷都是冤屈的,翁歌苔倘若胡来,自然背负日后落音城与欧尼古城因此而挑起的战争,背负无数因战争而家破人亡的一切罪责。”翁歌苔转念一想:“楼旬铎骨头甚是刚硬,既是落入我手,决不肯以一言半语为自己辩解,也决计不会吐出懿铟神珠梦境法要实情,即便他愿意将法要写出来,谁能保证他不篡改,模糊其意?果真得到那么一部赝品,我翁歌苔又如何辨得真伪,怎敢修炼?”

翁歌苔言念及此,缓缓放下舷凝荷,说道:“妹妹受惊了……多承见谅!”茗楒却借机用桃花扇向舷凝荷扫来。两人对战。纣宫简等三人见舷凝荷手上拆招化劲,同时吐声说话,这等内功修为实非自己所能,不由得更增忌惮。三人认定香菱神功并非兰爵帝国这等凡尘国度所有,这舷凝荷神功越高,为害世人越大,眼见她身陷重围,无法脱困,正好乘机除去,实是无量功德,当下一言不发,白魔法魔幻灵力加紧施为。

弗魅和离废却暗自防着翁歌苔,以防她突然暴起发难,他们知这女人功夫深不见底,是以一直以来都凝神应战,不敢说话分神,即便停战之时,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不敢稍有松懈。

忽听楼旬铎说道:“你们须当知晓,懿铟神珠梦境固然重要,倘若如翁歌苔所言兰爵先帝将梦境植入我脑中,改日我将头颅献给你精灵王国便了。如此纠缠下去,兰爵帝国难免和精灵王国结下了深仇大恨……”

翁歌苔听他如此一说,心里一惊,心想自己急于得到那懿铟神珠,却忘了楼旬铎所说的重要关节,当下手上化解弗魅和离废的来招,喊住弘宫复等人。诸人停战,翁歌苔原原本本的述说当年兰爵帝国如何处心积虑要摧毁精灵王族;兰爵先帝如何与月巫王族前任女王玉嫜子私通幽会,以致玉嫜子此时弃下月巫王族和兰爵先帝远遁他乡;懿铟神珠梦境当年又如何杀死囚禁无数黑暗精灵的故事一一说给弗魅和离废等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