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等你知道他是什么的时候,再来问我,而现在知道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为什么选我?“

“因为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和坚韧的性格,以及无比的勇气。w/w/w.⑵⑸⑻zw.cōm那天如果不是我束缚着你,我怕你早就把那几个小丑宰了。所以我把哈奇送给你,雪狼只能顺从真正的勇士!”克拉特说到这里,眼睛里淡出柔和的光芒,就像亲人那样注视着南迦。南迦听到后,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突然心里感觉这个老人和斯克林一样都那么值得信任。

”只要我带着就可以吗?”南迦手里握着项链,总觉得这个没那么简单。

“是的,这件事我不会骗你。“克拉特坐直了身体,神情严肃的说到。看到南迦收起项链,克拉特深深的吐出口气,感觉像是放下了背负很久的重担。

“好了,去吃晚餐吧.明日就要上路了,看你一定也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说完后站起身,拉着南迦往门口走去,顺手把项坠塞到他的衣领里,并叮嘱不要让外人看到。这时他摸了下南迦的长弓说:“铁匠打造的手艺不错!”沉思了一会接着问道:“云豹的晶石留下没有?“南迦听到后,从怀里的小兜内拿出那颗云豹晶石交到他手中。克拉特在手心里把玩一阵之后,诡异的笑了一下,摘下南迦的猎弓之后说道:“晚上我研究一下,明天在来拿!”说完后把长弓放到他的桌子之上,转身出门而去。南迦对此感到不解,随即想到“反正无法破坏,随便他吧。”想完后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哈奇从楼梯最右侧的房间夺门而出,高速的向自己冲来,蓝妮在后面叫着它的名字,紧跟着跑了出来。南迦未见过哈奇如此慌张的样子,赶忙搂着哈奇的脖子,问它出了什么事。然而南迦发现了哈奇的变化,头上那浓密的毛发被一条丝带扎了起来,就像村里的孩童扎得冲天小辫,脖子上缠着一条红色的纱巾,浑身挂满了色彩斑斓的卡子,看到哈奇现在的模样.南迦不禁笑了起来,连克拉特也强忍住笑意,憋的脸有些发红。哈奇见到他们的反应之后,很是恼怒,皱着眉头,使劲抖动自己的身体,想甩掉身上的零碎。

“不要啊,哈奇,好不容易才打扮成这样呢。“蓝妮见到哈奇的反抗,着急地说道.

“咳咳,南迦,这个我就帮不了你啦,我们的蓝妮公主想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克拉特说完后,转身迅速向楼下走去。

南迦看到哈奇这可怜的样子,本想告诉蓝妮让哈奇跟自己离开,但是看到蓝妮那美丽的脸庞上,那对笑意盈盈的眼睛,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也许现在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她和斯克林一样,都有一双善良的眼睛。南迦摸着哈奇的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它,想了半天说出一句最具有诱惑力的话,“晚上多给你点肉。”蓝妮看到南迦没有制止她,高兴的领着哈奇往她的房间走去,估计还要继续妆扮吧!南迦看着哈奇一步一回头地看着自己,也只好故意不去看它。直到看着哈奇被关进房间后,南迦才转身下楼,去找斯克林,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wˇwˇw.②⑤⑧zw.cōm从楼上下来,看到大厅里有众多来回忙碌的身影,但见不到斯克林,连老神棍也不知道哪去了。

“南迦少爷,大牧师刚才吩咐:如果你下楼,就请你在这边稍微等他一会,晚饭马上就可以准备好.”说话的是下午跟斯克林在一起的那个骑士,跟南迦差不多的身高,但明显要比他强壮不少,也许常年练习剑技的缘故,使他看起来充满了爆发力,一头金色的头发,稍微有点深陷的蓝色眼睛,看起来非常迷人,硬挺的鼻子下红润的嘴唇,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穿着同蓝妮样式一样的盔甲,

“叫我南迦就可以了。”南迦头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少爷,感到非常的别扭。

“嗯,好的。我叫卡尔,您猎杀云豹让我敬佩!“说完后,卡尔右手护住胸口,轻轻的对南迦弯了下腰。卡尔这个动作另南迦感到惊慌,赶忙扶起了他。嘟囔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个完整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曾经生活在两个极端的人群,昔日自己最讨厌的骑士能对自己弯腰,让南迦颇为紧张。最后急的满脸通红,也只能对卡尔报以微笑。

随后南迦便与卡尔聊了起来,并知道了那天被救的经过。随着话题的增多,听着他讲一些比斯帝国帝都的一些琐事,趣闻。不知不觉的也和卡尔熟络起来。正在南迦听着来劲的时候,一个严肃的声音打断了他们:“好了,卡尔,一名骑士不应该把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去叫公主下楼,晚饭已经准备妥当。”卡尔听到后,对南迦耸了一下肩膀,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南迦少爷,我对他的言行表示抱歉,他没有严格遵守骑士的准则!”南迦抬头看着面前这位骑士,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高大魁梧,留着半寸的短发,一张四方脸上一对黑色眼睛,非常有神。浓黑的眉毛,但眉头总是不自觉纠结。身上的盔甲明显有别与他们,不知经历了多少生死才在上面留下无数的划痕!

“我是殿下近卫骑兵队队长,罗本。卡尔他是我的部下,如果他有过错,是我的失职。”罗本严肃的说着。看着罗本这么严肃的说着这些根本微不足道的事,弄得南迦不知该如何应对.

“好了,罗本大叔,我饿了,快点开饭吧。”蓝妮的声音及时出现,帮南迦摆脱了这个严肃的中年人.

“是的,公主,请您这边走.南迦少爷,请您在稍等一会,克拉特大牧师说今晚你和殿下与他共餐。”之后又转向卡尔说道:“卡尔带南迦少爷过去。”南迦看着罗本带着蓝妮走向长桌,抬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松了一口长气。随后跟着卡尔向另一侧的圆桌走去,边走边听卡尔说道:“罗本队长就是这样,总是非常严肃,什么事情都严格按照骑士准则,不过他是一名合格的骑士。他曾经带领不到五十人的骑兵队,在边境抵御塞班将近四百人的士兵,最后只有他一人身还!直到现在他还一直在责怪自己,当时应该与自己的部下共同战死。“卡尔介绍完自己队长,脸上浮现出崇拜的神情。这时罗本的声音响起,“卡尔,如果你那么爱说,晚饭吃完后,朗诵十遍骑士准则!”卡尔听到后,苦着脸向他们那边跑去。看着卡尔的样子,南迦突然觉得他们活的非常开心,也许是因为他们有着可以相伴的朋友。

“罗本大叔是位真正的骑士!”听完卡尔的介绍,想着那场战争的残酷,南迦也不禁评价了一下那位严肃的队长。这时哈奇偷偷从蓝妮那里溜了过来,蹲坐在南迦的腿边,微垂的耳朵显得一点精神都没有。看来它刚才遭受的待遇不是很好.不过好在除了脖子上那条纱巾别的零碎都被拿掉了,看来公主也只是展露一下女人爱美的天性而已,只是她的审美观有待提高。“哈奇,过来跟我一起用餐.“哈奇听到蓝妮的叫声,耳朵迅速的抖动了几下之后,身体不自觉的往南迦身上靠去,看来勇猛的哈奇也有克星。

“蓝妮公主,哈奇习惯和我一起吃饭,等它吃完饭再去陪你。”南迦看着可怜的哈奇,也只好这么说着。蓝妮听到后没说什么,只是吩咐卡尔把一盆炖肉端了过来。

南迦等了一会之后,老神棍才从外面进来,刚一进屋就扯着脖子喊到:“南迦,带着哈奇过来,尝尝我从帝都带来的酒。”南迦看到他身上铺满了灰土,跟在身后的斯克林身上也是。不过他的怀里多了一个上面细长,下面短粗的酒瓶,只是上面布满了泥巴,显得非常邋遢,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挖出来的?

“牧师也偷东西吗?”南迦走到他俩面前轻声的问到。

“不,南迦,这是导师从帝都带来的,为了保持酒的香醇,所以埋在土里。”斯克林赶紧解释,看来他对牧师的教义看的很重。

“哈哈,南迦,这可是好酒,在大陆是喝不到的,这个可是精灵族的手艺。”老神棍把最后一句的声音压得很低。斯克林把酒放到桌子之上,让南迦先坐一会,他俩需要换身衣服。老神棍临走时也不忘告诉南迦,“不要偷偷喝酒,要等到我回来。”

“我不会跟你一样。”南迦在心里肯定的说。

看到他俩上楼之后,南迦注视着餐桌,上面摆放着三套餐具,每套餐具都分一把餐刀,一把餐叉,一把餐勺,还有一个小碟子。桌子的中间只有四道菜,一道盘子上一叠对折小薄饼和一些条型寸长的肉,肉看起来非常的滑腻.第二道上面摆了几根火腿和一些土豆泥.第三道上面看起来是一些鱼的眼睛,和几个很小的蛋.而第四道是一些蔬菜和水果。南迦看着这四道菜,真不知道有种什么感觉,不由心想,难道贵族天天就吃这些么?就连哈奇看了几眼之后,都毫无兴趣,低头继续吃它的炖肉。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克拉特和斯克林也坐了下来,克拉特坐下之后,手伸进斗篷里面掏了半天,拿出两个非常精致的杯子,因该是黄金所天,拿出两个非常精致的杯子,因该是黄金所制的。摆好杯子之后,克拉特拔掉瓶塞,把两个杯子倒满了酒液,把一杯推到了南迦面前。南迦看着酒杯里面淡黄色的酒,感觉也没有什么特殊。真不知道克拉特为什么还当成宝贝。

“斯克林不喝么?”南迦看到老神棍把另一杯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好奇的问着。

“恩,我现在还是见习牧师,不可以喝酒的.你与导师喝吧。”斯克林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杯子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南迦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不由的猜想,难道牧师的东西都是在怀里放的么?

“来,南迦,不用管他,咱俩喝.哎,珍藏了好久哦。”老神棍说着轻轻端起酒杯,放到自己的唇边,先是用力的嗅了几下味道,之后缓缓的嘬了一口,含着酒液,放下了杯子,满脸的陶醉。顿时抖平了满脸的沧桑。南迦看着他喝酒如同对待珍宝,也学他轻轻的端杯,生怕把酒弄撒。先闻了一下毫无气味的酒液之后浅浅地嘬了一口。学着老神棍含在口中慢慢体味,但是南迦感觉入口除了酸好像没有什么味道。怀疑的看了看老神棍,见他平坦的脸越来越堆积,直到最后“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酒后大吼:“我的叶麦酒怎么酸了?”

听他说完,南迦开始后悔相信他。因为他把酒咽了下去,这时周围的人都在强忍着笑意,不发出声。连斯克林也低头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克拉特看到南迦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脸又有点发红,搓了搓手说道:“呃,可能埋的时间太长了,有点酸了,嘿嘿。南迦,你的脸别那么黑啊。”说完后手又伸进怀里面去掏,半天掏出来一个很小的瓶子,样子跟这个大的一样,只是小了好多倍。克拉特为了表示歉意,亲自把南迦杯子里的酒倒掉,又从怀里拿出两个新的酒杯,满上酒后推了一杯过去。“在尝尝这个,我珍藏了将近二十年的红栗酒。”

南迦看着杯子里红色的酒液,这次他可学乖了,准备先看看老神棍的反应在说。克拉特也许觉得刚才有点丢脸,端起酒杯之后一饮而尽。南迦看着他满脸回味的神色,也干了杯中的酒,入口甘甜,咽进去之后散发着清凉。酒液异常的润滑,与罗格大叔那里喝的酒大不相同。

“好酒!”由衷的评价了一下。哈奇听到南迦叫好,也伸直了脖子闻了闻他的酒杯,闻完后摇了摇头,又蹲坐下去。“嘿嘿,那当然!知道这瓶酒有多贵重吗?那可是..”克拉特兴奋的介绍着,但话没说完,脸上又浮现出那种落寞。南迦看他情绪有些转变,就没有追问。斯克林看到自己的导师情绪不高,放下手中的面包去给他倒酒。

“斯克林怎么光吃面包?”南迦看到斯克林放下的干面包,才想起除了自己他俩都没有食用桌子上的食物。

“不止是他,你看看那帮人。”克拉特接过话,用眼神瞟了一下对面那群骑士和蓝妮公主的桌子。

“他们,怎么?”南迦回头看了下那些骑士的餐桌,他们每个的人的面前都只有一杯清水和一条干面包。南迦非常不解的扭头看着老神棍。

“这是他们的准则,牧师要遵守教义准则,骑士要遵守骑士准则.如果连自己的准则都无法遵守的人,怎么可能服从自己的国家,如果连服从都做不到,怎么做一名骑士来保卫自己的家园!”南迦看着他,突然感觉此时的老神棍身形无比高大,连身体周围都淡出了一圈圣洁的光芒.显得面容无比神圣。南迦看到他此时的样子,确信他是某一领域的强者。又想起初次与他相见时,欧奇那群骑士的作风.南迦被这群比斯帝国的骑士们所打动.也许只有这样的骑士,才是他心目中真正的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