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开封的人,数年的时间所津津乐道的,只有孝贤亲王的婚事。

那场婚礼举办了三天三夜,京城所有酒坊里的酒水都免费,京城的人也全都跟着醉了三天三夜。

这三天三夜,没有禁灯令,烛火通宵达旦,夜晚亮如白昼。

直到许多年后,有人老去,临死的时候还会说:我这一生,能见到那样奢华的婚礼,便无憾了。

至于史书之中,更是将这件事情记入了晋国的历史之中,并将这件婚事,传颂为一件美谈。

赵国亡国的女皇成了孝贤亲王的妻子,一个曾经是被誉为亡国妖后的女皇帝,一个是晋国、乃至世间有名的铁血亲王,这样的组合让所有人跌破了眼镜,但婚后二人的一切,却让人们对亡国妖后的看法改变,更加赞赏这一对儿璧人的结合。

孝贤亲王府。

“哥。”狄战北脸上带着一丝儿僵硬的笑容,看着抱着自己儿子的男子,这是落依的哥哥,巫族的夜惊剑。

面对着自己的大舅子,狄战北多少有些尴尬,而且这位大舅子看起来神色十分严肃,对他总是带着几分审视,若是普通人敢这么看他,他早就把人抓起来了,可惜这个人不行。

夜惊剑将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妹妹重伤的时候,这个人谁都不让进,连他都不行,直等到这个外甥生下来,他才能进来看一眼。

夜惊剑皱眉,妹夫和大舅子之间矛盾更甚。

“哥,把箫儿抱过来吧!”

直到屋子里传来声音,夜惊剑才冷漠的收了视线,抱着咿咿呀呀的胖外甥走了进去。

等人走了,狄战北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呼……”

怎么办?他觉得这位大舅子比以前哪一次战争都难打……

“落依,身子可好些了?”

“哥,我很好,倒是你……”

夜惊剑笑笑:“我没事。”

想问问妹妹是不是幸福,但是一想到那场三天三夜的婚礼,夜惊剑就默然了。

聊了一会儿,夜惊剑便离开了,妹妹虽然换了个身子,但只要她好好的,他就能安心。

孝贤亲王府邸外,一辆马车静静的等在那里,见他出来,马车里走下来一个女子,女子一身黑色长袍,将她从头包裹到脚。

正是夜琉璃。

“回去吧。”夜琉璃笑着送上披风。

男人低头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马车晃悠着往回走,车内一片寂静,只夜琉璃,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已经帮你答谢了聂家的两位兄长,聂嵘旨没说什么,收了东西便请旨去镇守西北了,聂嵘伊倒是圆滑,说会留在京城,有什么事情多照顾,我这几天南下,去帮你谢谢聂家的老夫人。”

夜惊剑点点头,看着黑袍子下探出来的手,想握住,却又不敢伸出手。

夜琉璃假装没看到,将人送回广仁堂,转身离去。

几天之后,夜惊剑收到了一封信,是夜琉璃写给他的。

惊剑师弟:

请容许我在这么叫一次,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

看到你活的好好的,能寿终正寝,我也就满足了,好在复生术的诅咒,只应在了我的身上,我是个将死之人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我,便去寻找你所喜欢的人吧。

巫族,果然还是如预言之中那样灭亡了,不过,我心中的圣地,还是只有巫族一个地方。

此生,不见。

师姐:夜琉璃

那一瞬间,夜惊剑的泪水奔流而下,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发生的一切,他们一起学习巫术,一起在林间捕捉各种妖魅,那样的时光,真的很快乐。

“师姐,师姐……”他抖着声音,泪如雨下。

“哥。”身后,穿来温柔的声音。

花落依不知道什么时候立在他的背后,递给他一个瓷瓶:“地心火莲的莲子,千年僵尸的心脏,三足金蟾的涎液,这本是给狄战北用的,不过还余下一些,哥,这东西放在我这里无用,你拿去吧。”

夜惊剑抖着手,接过那个瓷瓶,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

“哥,去吧,当年琉璃姐姐离开之后,你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天一夜,这一次,就别再错过了。”

小人儿笑的柔美,怀里的小婴孩儿眨巴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嗯。”

夜惊剑点点头,也转身离去,这一次别离,相聚或许遥遥无期,但是花落依并不觉得悲伤,因为哥哥是去追求他的幸福,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是去奔赴死亡。

哥,你也要幸福啊。

她笑笑,搂紧了乖宝贝,带着绿萝转身离去。

京城内,其实还有一个流言,那就是孝贤亲王夫妇,都不会老的,同样不会老的,还有王妃娘娘的贴身仆从。

而后,便是一切杂七杂八的八卦了。

什么大将军聂嵘旨毕生未娶,什么皇帝的妃子又生了龙凤胎,尔尔。

“皇上,孝贤亲王府又多了一个小郡主。”

东方睿脸色恭敬的汇报。

狄墨点点头,看看这位忠心的北镇抚司指挥使,道:“孝贤亲王那里,就不必再去监视了。”

“是。”

东方睿应下。

“朕的妹妹,孝端公主,你觉得如何?”

东方睿愣了一下,脑海里晃过一个人影,嘴上却道:“臣,愿凭陛下做主。”

狄墨笑笑,挥了挥手,东方睿转身离去。

抬头看看,天空依然碧蓝,一切依旧跟以前一样,他还是皇帝手下的一条狗,没有任何变化。

“喂,你就是那个东方睿?”俏皮的女音将他叫住,回头看去,层层宫墙下,身材娇小的女子笑嘻嘻的看着她,亮若星辉的眸子,像极了另外一个女子。

而此刻,昭狱内。

蓝氏疯狂的叫嚷着,可惜已经不会有人再搭理她了。

“来人啊,来人啊,有鬼,有鬼啊,救命啊,有鬼!!”

衙役们翻了个白眼,哪里有鬼?他们怎么看不见??即便是有鬼,也是被你这个歹毒的妇人弄死的冤鬼吧?

没人搭理她,蓝氏绝望了,回头看去。

朱允儿趴在角落里,阴测测的盯着她,嘿笑着:“等你死了,灵魂,就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