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帝少梵的眼神冷漠至极,薄唇轻启,突出冰凉的话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帮你们,帮你们结束痛苦。”

皇甫璟是听的箭帝少梵的话的。

他的身躯不受控在颤了一下,全身发凉。

帝少梵……

他,从没有打算救过皇甫家的人,而是,打算灭杀!

虽说在进了君王寖陵之后,两家联盟就算结束了,进墓之后算是竞争关系,能不能得到宝藏,都靠自己本事。

但皇甫家和奥维西斯家族好歹是有过联盟的人,就算是遇到了,最多不相救而已,而至于要出手击杀?

还是这般绝杀!

帝少梵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到底想干什么?

皇甫璟越想,心里越凉,开始为皇甫家的其他人担心。

帝少梵的势力太强大了,虽然他只带了几个人,但是这个几个人的战斗力他刚才可是看见了,一个人就能敌过好几个皇甫家的精英,而且都是高手,再偷袭的话……只要帝少梵有心,很可能灭掉整个皇甫家的高层。

这个想法让皇甫璟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了。

不行,他必须尽快找到皇甫家的人,通知他们小心帝少梵。

就算帝少梵没有打算偷袭皇甫家的人,但现在的帝少梵已经拔枪了,就绝对要对他保持足够的警惕。

冷忆看着帝少梵从崖下攀爬过去,最后走进了那条通道,里面走了一段又是墓道,也不知道将会通向哪里。

冷忆移开视线,朝着更高处走去。

帝少梵暂时没有危险,甚至是遇见他才是真正的危险,所以,她暂时不用担心他了。

她要想办法往前走才是。

至于皇甫璟……

冷忆对他的情绪是复杂的。

皇甫璟算是冷忆的恩人,从孩子到墓中,她欠了他太多的人情,她根本还不清。可是皇甫璟最想守护的东西她却不能帮他守护,甚至她就是摧毁的罪魁祸首之一。

她和皇甫璟的同行,应该是到此而至了吧。

冷忆并没有再同皇甫璟说要向前走去,而是独自走了。

算是,分道扬镳了吧。

皇甫璟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睛有些泛红,可能是下面的血色映红的吧。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缓过神来,而身边,已经没了冷忆的踪影。他侧目,看见冷忆冷漠的背影已经快消失在了楼梯上。

冷忆。

她是知道的吧。

知道帝少梵会杀了皇甫家的人。

皇甫璟心底一阵阵的沉,有些可怕的猜测浮上心头,但却又不敢肯定。

“冷忆,帝少梵,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从一开始就打算杀了遇见的皇甫家的人,那这就不是随意灭杀了,而是计划。

这样的计划意味着什么,皇甫璟甚至不敢多想。

他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的上了楼梯。

事情紧急,变得更加棘手,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尽快离开这里,然后找到皇甫家的人,告诉他们警惕的对象,和他们并肩作战。

或许他真的错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着冷忆跑进来,就该呆在皇甫家的阵营之中,为皇甫家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

他毕竟是皇甫家的少主啊。

可是,皇甫璟竟然还是不觉得后悔,一路走来,他陪着冷忆度过一次次的死亡关卡,这一段路会是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回忆吧。

是的,他不后悔。

因为若不是他跟来,冷忆一路险境,很可能已经丧命了。

他救了冷忆,他觉得值得。

只是,愧对皇甫家而已。

第六层,仍旧是偌大的平台,翻滚的浪花,逐渐呈现的画面。

皇甫璟慢冷忆一步跟上来,刚好看见水的颜色逐渐变成透明。

四大家族,梵音和帝少梵的队伍全都分别在下面的水影出现过来,这里又出现的画面,还会是谁?

这次开启的君王寖陵的墓中,难道还有其他的人进来不成?

怎么可能!

斛嘴那里过的就十分惨烈,四周根本不能藏人,四大家族的人那么精明,也断然不可能让别的人跟进来的。

皇甫璟果断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呈现的画面中,出现的那一对人,却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这是一队完全陌生的人!

他们的脸蒙了一大半,只露出眼睛,全副武装,就像是刺客一样快速的穿行在墓道之中。

他们的方位明确,在经过一处墓道的时候,却突然用独特的手法将四周的油灯全部灭掉。

瞬间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接着,便是凌乱的枪声。

枪声是两方的,对打的阵仗,枪战十分的激烈,却也很短,很快的就停止了。

黑暗中隐约听见撤退的声音。

“妈的!是谁偷袭?”

随着骂声,油灯被人点亮,墓室中出现了一些光亮。

“别追!”

一声沉稳的喝声响起。

暗处,一个高大的身躯缓缓地步出来,目光阴鸷的看着刚才发生枪战的那处墓道。

那里现在已经空空如也,没人了。

接着有更多的油灯被点亮,这里的空间也被照亮。

是一间墓室,里面有几十个人,全是莫家的人,莫玉锋也在其中。

他目光沉重的看着墓道的方向,脸色极度不好看。

他好不容易才躲过了那些怪物,这才刚到这间相对安全一点的墓室里休息一下,却没想到竟然遭到了偷袭。

在墓室中已经危机四伏非常恼火了,竟然还有人落井下石,该死!

与此同时,水下的景色分成了两个场景,另一个场景是那队偷袭的人,他们快速的奔走着,像是游击队一样,打一枪就立刻换地方。

而与此同时,他们也将手中的装备换了一批。

皇甫璟疑惑的看着他们,为什么要换装备。

“家主,是皇甫家的人偷袭的!”

莫家里,有人怒骂,他手里拿着一颗从死掉的人身上取下来的子弹,“这是皇甫家特制的手段!这群龟孙子,竟然敢玩偷袭!”

莫玉锋接过子弹,拿着手指中间,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冷冷的开口,几乎是咬牙切齿,“皇甫雄!”

“家主,皇甫家欺人太甚!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莫家人纷纷气恼的大吼。

这一次偷袭,他们被打的措不及防,可损失了好几个人,甚至好糟了几个长老。

莫玉锋的手指几乎将那些子弹捏碎一般,他的声音阴沉至极。

“我绝对不会让皇甫家的人安然走出君王寖陵!”

不死不休!

皇甫璟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出声,“不是皇甫家干的!”

他认得出来,那群人根本就不是皇甫家的人。

可莫家的人却不认识,他们遭到这样的偷袭,又以为是皇甫家的人,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那皇甫家多了莫家这样的报复,简直就是噩耗。

那群人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冒充皇甫家的人?

挑拨离间?

该死!

可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皇甫璟脸色极其难看的盯着那群奔走的人,他们像是黑暗中的影子一样,突然出现,要人性命。

“队长,下一个目标是谁?”

“欧阳家。”

领队的人玩味的开口,像是在玩一场游戏般恶意。

“皇甫家,薄家,莫家已经被偷袭过了。莫家和皇甫家已经有了仇怨,撞在一起一定不死不休,这次,欧阳家用谁家的名义来偷袭?”

领队的人顿了一下,邪恶的说道:“莫家。”

“为什么是莫家?”属下不解。

要是以皇甫家的名义偷袭,才更应该是理所当然才是。然后莫家和欧阳家,皇甫家和薄家,两大家族对上,势均力敌,定能拼个鱼死破。

“欧阳家虽然重伤,但仍旧有着不弱的势力,而且莫家对欧阳家并没有多大的防心,要是欧阳家突然出手,打莫家一个措手不及,莫家就得损失惨重。”

“队长英明!但墨家和欧阳家互咬,皇甫家和薄家就会保存实力。”

领队的人有恃无恐,“薄家和皇甫家的联盟太久了,也该动动了。帝少早已安好了定时炸弹在他们之间,只要时机一到,‘砰’,两家的联盟就会撕裂,而互相伤害。”

“不愧是帝少!四大家族全部分。裂,联盟破碎,到时候四家乱斗,谁也别想好过!”

“走吧,快点解决掉皇甫家,好去做最后的准备。”

“是!”

随着话音落下,这群人又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皇甫璟脸色惨白,他僵硬的扭头看向冷忆,张了张嘴,话却梗在脖子里始终出不来。

冷忆从见到那队人出现的时候,就清楚他们的计划将会全部被皇甫璟知道了。

此时,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趁着皇甫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杀了他,灭口,但是冷忆却连那个杀字都提不起来。

她将心底复杂的情绪全部压抑,俏脸上面无表情,一片冷漠。

她对视着皇甫璟,一字一句,清晰而又无情。

“我们的计划并不是君王寖陵的宝藏,而是四大家族的命。”

是整个四大家族。

冷忆的坦率让皇甫璟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化为飞灰。

他直直的看着冷忆,试图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别样的情绪来,可是失败了,那里除了冷漠就是无情。

事情败露,她面对他,却如此淡然么?

为什么连一点点的慌乱都没有。

皇甫璟苦笑,“你是打算在这里杀掉我么?”

四大家族,他也在其中,而且是皇甫家的少主,更是必死。

冷忆这么冷漠,是一开始就对他下了杀心的吧?所以现在要杀掉他,她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了断好了。”

皇甫璟猛地拔出手枪,上膛,手指扣着扳机,动作如流水般漂亮,一气喝成。

冰冷的枪口对着冷忆,冷忆却一动不动的站着,不躲不避。

皇甫璟咬牙,“冷忆,拔枪!”

冷忆直直的看着他,语气惯然的冷漠。

“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你杀我。”

她用的是陈述句。

皇甫璟却觉得胸口憋气的厉害,他一步靠近冷忆,说的咬牙切齿。

“你不动手,就会被我杀!冷忆,我的身手可不是你随便就能躲过的。”

“你可以试试,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身手快。”

冷忆的声音冷而硬。

她的气势逼人,冷漠异常。

皇甫璟被她激的就要直接扣动扳机。

扳机往后退。

在子弹即将发出的瞬间,皇甫璟的手指却猛地松了。

他有些挫败的扔掉手枪,恨恨地瞪着冷忆,声音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你敢赌,我不敢赌!”

冷忆虽然胸有成足般的笃定,但是不敢是不是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再远一点,皇甫璟也不敢用冷忆的命来赌。要是她没躲过呢?或者受伤了呢?

即使恨得牙痒痒,可皇甫璟竟然该死的没办法对冷忆出手。

冷忆微怔,下一瞬,却收敛了情绪,神情冰冷。

“皇甫璟,刚才是你唯一一次能轻松对付我的机会。以后你想拔枪,就没那么容易伤我了。”

她不会让自己死,但是却愿意受皇甫璟一枪,至少受伤来稍微补偿他一点吧。

明白冷忆的心思,皇甫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你补偿我的方式?冷忆,你够混蛋的!”

皇甫璟气急败坏的咬牙切齿。

要是敌人,他会残忍的直接杀掉,可若是冷忆,他连她受伤都舍不得。

“之后,各自阵营,生或死,各凭本事吧。冷忆,我是皇甫家的人,我会用尽全力保护皇甫家。”

皇甫璟最终沉重的说出了他的决定。

他不会杀了始作俑者冷忆,但是他会竭尽全力的保护皇甫家,而他不杀之人只有冷忆,两方开战,其他人照杀不误。

冷忆对皇甫璟的抉择没有任何的意外。

她迈前一步,靠近了皇甫璟。

声音有些沉,“在此之前,我就在自己心里承诺过,不管君王寖陵形势如何,我都会让你活下来。这是我欠你的,我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还。”

冷忆说的很霸道。

皇甫璟微愣,随即,笑了。

“可我会用我的身体挡在皇甫家面前,冷忆,你护不了我,除非,放过皇甫家。”

皇甫璟一生没有求过人。

但他现在却在服软,即使冷忆精心设计的一切,让人恨得牙痒痒,但他情愿服软让冷忆放弃皇甫家。

他不想和冷忆在战场上动手。

冷忆冰冷的眼神微动,片刻却被她给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