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伴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一个身影走进了唐府。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和叶明溪想象的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完全不同,”这身影高挑而瘦削,一身盔甲更称出他的好身材。剑眉星目,嘴角虽带着淡淡的笑,但眼神似乎是天生的散发出一种冷酷与杀伐果断。他的鬓角有些许斑白,提醒着旁人这人已到中年的事实,但他面容却依然十分俊朗。而若不是他通身的气势只能在战场的鲜血中磨砺出来,叶明溪都要怀疑走进来的不是前身的爹,而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了。

“夫君!”黎柔喜悦的轻呼一声,拉了身旁的唐景秀一下,“还不快上去拜见你爹!”叶明溪默默地看着,心想着这黎柔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吸引爹爹的注意啊。

但唐坤朗却并没有先往女眷这边走来,而是走到了一个穿着类似管家的人面前,低声嘱咐了几句,大概是在交代他随身亲卫的安排。那管家也在听完后,径直出府去了。这时,唐坤朗才向叶明溪一行人这边走来。

“爹爹!”唐景秀也在唐大将军,唐坤朗向走来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娇声叫道,同时像只刚出笼的小鸟般向他扑了过去,巧妙的表现出她身为女儿家的娇憨可爱。听到唐景秀这一声,叶明溪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叶明溪也只是暂时默默观望着,站在清铃旁边假装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哦,景秀啊,”唐坤朗却并没像叶明溪想象的那样给自己的二女儿一个拥抱,只是淡淡的看了唐景秀一眼,“又长高了吧。”“嗯嗯,”唐景秀也识趣的没再对父亲做出亲昵的动作,或者撒娇,而是乖乖的在唐坤朗面前站定。叶明溪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爹爹面前,唐景秀真的就像个乖乖女了。想必,这就是亲情吧,叶明溪有点感伤的想。

“爹爹,景秀一直都很想您,我…”唐景秀正准备和久久未见的爹爹好好聊聊天,但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竟被爹爹打断了:“溪儿呢?”“啊?”唐景秀觉得自己有些没回过来神,怎么回事?“老爷,小姐在这儿。”是清铃在回答。等她明白过来爹爹刚才是在找唐明溪那个傻子时,已经看到爹爹带着刚才没露出过的暖暖的笑容,向唐明溪和清铃走去。

什么?!唐景秀觉得自己要气疯了,又是这样!分明,分明刚才还好好的,爹爹还问候我呢…为什么他又去找唐明溪那小贱人了!那小贱人明明是个傻子,凭什么受如此宠爱!唐景秀心中有些疯狂了,她怨愤的盯着唐明溪,目光仿佛要在她身上灼出一个洞来。二五八中雯 zw.cōm

和唐景秀怨恨的心情不同的,正是被唐坤朗关注的叶明溪同学。叶明溪感到有些晕乎乎的,果然,前身记忆没有骗人,这唐大将军果然对唐明溪十分关心啊。但她心中在喜悦同时,也不免有些黯然,毕竟,这份爱是给前身的,自己得到的温暖,就像偷来的一样。

但叶明溪也无法多想,因为唐大将军已带着灿烂的微笑走到她的跟前。真的是灿烂,因为这笑容竟冲淡了不少唐坤朗眼中的戾气,而让他看上去愈发的温和。“我的小溪儿真可爱,穿的就像个小花朵,来,让爹抱抱,”听着唐坤朗用极其宠溺的口气像对一岁小孩儿说话一样对自己说话,并轻轻的像对一块易碎的珍宝一样把自己抱起来,叶明溪表示,感到内心中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这么温和,是怕惊吓到身为“傻子”的我吗?她不得不抑制自己的情绪,以防自己过于激动被发现不傻了。

怪不得那二小姐唐景秀如此怨恨前身…叶明溪感动之余心想,是个傻子,修炼废材,却还是嫡女,受尽爹爹宠爱,这种条件,不被嫉妒才见鬼了…不过我也明白他们为啥要给我穿这么丑了,是想让爹爹嫌弃?不过这么恶趣味的衣服,爹爹还说我像小花朵,真是…叶明溪觉得自己心中暖洋洋的,前身真是有个好父亲。

“小可爱,你哥哥估计一会也到家了,今天我们可要好好的给你过生辰。走吧,去前厅,我要好好打量你。”唐坤朗好似完全忘了唐景秀般,旁若无人的摸摸叶明溪的头。真是把我当小小孩儿看啊…叶明溪有些凌乱,不过依前身的智商,也确实算小孩儿了…但同是女儿,为什么唐大将军对唐明溪如此宠爱,却对唐景秀那么淡然?莫非这就是嫡庶之间的区别?还是…叶明溪突然想到,刚刚唐坤朗进唐府时,在看到唐景秀的同时,也看到了黎柔。回忆起当时爹爹的眼神,叶明溪心中一跳:那眼神十分的漠然,不仅不像看到了自己心爱之人,连夫妻之情也算不上,简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全无半点感情。所以说,爹爹不爱黎柔,也同时不是特别喜欢唐景秀?那唐景笑也是因为天赋才被爹爹关注?他爱的还是自己的娘亲,秦姝婉吗?叶明溪表示自己有些凌乱了。

但在叶明溪还在胡思乱想时,唐坤朗已拉着她往府中走了好一会儿,同时也不管她是傻子听不懂的事实,一个劲地絮絮叨叨,全然没有了刚才将军的气势和威严,而完全的变成了一个话唠的父亲了。而絮叨的内容,却又让叶明溪心头一跳:爹爹竟把军中众人闹得笑话说出来听,而且当事人,可不是普通的士兵,而都是将领级的人物啊…

不过叶明溪也清楚,也只有爹爹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开他们玩笑,因为爹爹名头上是将军,但实际上真的有战事来临时,他立刻就会从唐大将军变成唐大帅了。不过可惜的是,这样可爱而温暖的父亲,前身从没有真正感受到啊…叶明溪忽然觉得,前身好像比自己更悲惨啊…

“对了,”正走着,唐大将军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头,只见他拉着叶明溪端详了半晌,又向一个跟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侍卫招招手,那侍卫并不是唐府里的,而是一直跟着唐坤朗的亲卫,刚刚那管家出去后,他便进来府中又跟着唐大将军了。“迢遥,把我给溪儿带的那件裙子拿过来。”那个侍卫,也就是云迢遥轻微的颔首,“是,将军。”闻言,叶明溪在心中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爹爹还给自己带…裙子…了?为何违和感这么浓呢…不过,自己总算是不用穿这堆乱七八糟玩意儿了,叶明溪欣慰的想,爹爹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我这衣服不对了。

但对于此时在后面走着的黎柔母女二人来说,这句话让两人的心情更糟。唐景秀恨恨地咬着嘴唇,心里更怨愤了。而此时黎柔的脸上则隐隐多了一抹狰狞的神色:你还是忘不了她吗?明明已经是个死人,却还霸着正妻的位置和你的心不放,坤朗,现在,你心中仍然没有我么?黎柔的目光转向了叶明溪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但目光却更阴沉了。

“将军。”是云迢遥。叶明溪装作懵懂的样子看去,只见他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立在唐坤朗身侧,神情极其的恭敬。这么恭敬啊…叶明溪越发好奇自己这个爹爹的为人了。“嗯,”唐坤朗答应了一声,接过了那个盒子,同时拉着叶明溪的小手笑道,“小溪儿,爹爹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大概女孩子都喜欢衣裙吧,爹爹也不会挑选,回来时路过珍奇阁,就给你买了…”唐坤朗好像不好意思般的笑笑,“最贵的那套…爹爹不会挑衣服,再加上珍奇阁那个怪规矩,我琢磨着这么贵也难看不到哪去,就买了。一会让清铃小丫头给你换上看看。不过,我的小溪儿什么样都好看。”

爹爹这性子…叶明溪没发现自己已经无意中自动代入了唐明溪的心理,真正的把唐坤朗当做自己的亲人,把清铃当做自己的好伙伴。爹爹真真是豁达潇洒的脾气啊…叶明溪心想,不过,那珍奇阁,倒是什么?“怪规矩”又是什么?叶明溪觉得自己还是所知甚少,她心想:看来这次生辰过后,等爹爹和哥哥走了,就要去这皇都里走一番了。

又走了一段,前方景致忽然变得大气而壮阔,看来应当是主厅到了。主厅包含议事堂,练兵场,还有坤姝轩——这是当年秦姝婉还在世时,唐坤朗和她一同居住的地方,从名字就能看出唐大将军对自己这位妻子的浓浓爱意。唐明溪小时,曾与唐凌江一同居住在这里。那时唐大将军发誓此生唯姝婉一人,再不复娶。所以其实那时整个将军府虽大,主子住的地方确是只有这坤姝轩。但后来秦姝婉逝世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但肯定不是爱情,让唐大将军唐坤朗又娶了两门小妾,就是黎柔和华敏。此后,府中便多了柔芊阁与敏嫱阁。唐明溪和唐凌江再大些后,又多了明溪轩和凌江院。再加上唐坤朗连年驻守边疆,唐凌江体弱长年累月在岚华山休养,两人都不在府中长住,坤姝轩与凌江院也就毫无人气了。

“清铃小丫头,”唐坤朗拉着叶明溪在坤姝轩门口站定,“明溪轩太远,你带溪儿就去她小时候在坤姝轩的房间换上这衣服。记得路吧?”“是,老爷,我记得,我这就带小姐去,”清铃脸上有隐藏不住的欣喜,看到小姐终于在黎姨娘她们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她实在是高兴。叶明溪瞥见了清铃掩抑不住的神色,心下对清铃仍然是孩子心性颇为无奈,这小丫头,到底还是个孩子,与自己差的这几年岁数,可有不少东西要学呢。果然,叶明溪在清铃捧着装衣服的盒子,同时拉自己往坤姝轩里走时,假装无意扭了下头,就看见了黎柔怨恨二人组。

看来爹爹走后哪几天通常是前身最不好过的时候了…叶明溪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现在自己有多能拉仇恨,估计不是黎柔拉着,唐景秀早就爆炸了吧。这是命啊…心里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前身有这么多幸福,却没办法享受。但唐景秀也无法让人同情,她的本性一直都是叶明溪厌恶的那种人。说起来,自己还是对唐景芸更有好感些。但在对她和华敏彻底了解前,也止于好感。叶明溪自嘲的在心里笑笑,没办法,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就无时无刻不能不小心着。进门前,叶明溪又回了下头,冰凉的眼神扫过了唐景秀的脸。

看着那个废物进到坤姝轩中去,唐景秀本该极度的怨恨,但她没有。这一切都源于那个幻觉一样的眼神,那个傻子兼废物,唐明溪的眼神。那不应是个只有三,四岁小孩心智的人该有的眼神。那一眼让唐景秀三伏酷暑却如坠冰窖,彻骨的寒,那眼神里似乎什么都不包含,只有一丝傲然与不屑。这一定是个幻觉,唐景秀安慰自己,自己肯定是看错了。果然,当她再看过去时,那傻子的眼神又回到了一片茫然的样子。果然是错觉吗…唐景秀松了一口气,不过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呢…自己怎么会怕那个傻子!笑话!唐景秀定了定心神,抬起头,眼眸中又出现了刚才的怨气。只是她刻意的忽略了,自己刚刚,出了一身冷汗。

“小姐快来!”往坤姝轩里走了一段后,左右看看,似乎没有旁人,清铃欢快地唤着叶明溪,而叶明溪也放松了些许,却仍提着警惕,因为如果自己突然一秒从傻子变正常的样子被别人看见,那可就不好办了。这里毕竟不是明溪轩,不熟悉,还是警惕些的好。所以叶明溪还是收敛着神色,却快走几步靠近了清铃,在她身边低声说起话来,而不是靠的很近的人,仍会以为叶明溪只是在低着头与清铃一起慢慢走着,“你这小丫头,别急着高兴,这里不知道有没有旁人,我们对坤姝轩不熟悉,还是先别放松。”清铃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拉紧叶明溪的手,顺走廊向叶明溪小时候在这里的房间走去。

就在两人进入房间后,从走廊上一间杂物房中,竟钻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赫然就是齐娥。只见她拍拍身上的灰,不满地嘟囔着:“真是无趣,一个傻子有什么好看的!夫人怕是多心了罢!不过刚才那小丫头那么高兴,还叫那傻子过去,不过那傻子究竟还是个傻子,怎么会知道那丫头在说什么。不过那小贱丫头高兴的样子还真是欠教训。哼,你们好日子过不了几天了。”恶毒的诅咒一番后,齐娥顺走廊旁的小道走侧门出去了。

“清铃,看到了吗?”在房间的门后,透过门缝看到了齐娥出现,咒骂,离开的全过程,叶明溪平静的向清铃问道。“看,看到了,小姐…”清铃吓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小姐警惕性高,自己,自己险些就闯出大祸了!“这次记住了就好。咱们将军府中,处处要留心,不然,就只能任他人搓圆捏瘪。”叶明溪仍是淡淡的说,她不责怪清铃,毕竟清铃还是个孩子,但她需要记住这些教训。“小姐,清铃知错了,您惩罚清铃吧!”清铃闷闷的说,带着羞愧的音色。“为什么罚你?错一次,以后改就行,但不能在同样的地方做错两次。你还小,记住时时留心,在任何时候,警惕都不是件坏事。”“小姐…”清铃还是情绪有些低落,这也让她忽视了叶明溪刚刚脱口而出的“你还小”。

“爹爹不是让你给我换衣服吗?”叶明溪拍拍清铃的肩膀,笑着说,“快来,我可等不及看看这‘最贵的衣服’到底长什么样了。”“好,小姐,”清铃恢复了平常可爱的笑容,将盒子递给叶明溪,“您快看看吧,肯定很漂亮!”

盒子呈深棕色,不知是什么木料,散发出好闻的香味,盒身上有许多精致,好看异常的花纹。综合这一切,叶明溪判断,连这只是用来装衣服的盒子也是用了上好的木料打造而成的。怪不得最贵…叶明溪有些无语,她将盒子举起,发现在盒身一侧有一个精巧的开关似乎是用来打开的。谁知,叶明溪手指刚刚触碰到开关,竟突然被吸住了!叶明溪手指一痛,她隐约听到开关处传来一声“血脉符合”,盒子就啪的一下打开了。但还没等叶明溪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缓过神来,就又被盒子里的东西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