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洞内攀附着类似于纱网,棉花团的东西,一层卷过一层,需要手不断的扒开才能走过去,于是走了一路扒了一路,云满毛了,伸手想给直接揪成两半,发现这些东西竟顽固的很,他只能给丢在地上,狠狠地剁上几脚泄气,我倒觉得不错,从岩壁边抽过来点缠住掌心口子,没想到摸在手里的触感,丝质轻而细长,貌似痛楚都减轻了不少,

视野忽地变大了,走出密道口,这里的岩壁到处攀附着纱网,银亮银亮的,最亮的并非白色,而是黄,整个视野里都充斥着金碧辉煌的色泽,照亮了每个人的脸,

十几层阶梯往上,近前呈现出一面超大型的祭台,祭台前整齐排列摆放着约莫百十来个黑漆漆的大箱子,只有几十个箱子开着,有的已经被搬空,或者空了半箱,有的竟还是满的,里面全部都是黄灿灿的金币…

金币…

丘特着了魔般的双手捧满了金币,疯狂的跪在祭台前大笑,“…,我有钱了!!,

我有钱了!!

我可以享受了!不用沦为人卑贱的奴隶,终于换我可以去玩弄别人,有至高无上的生活,住在华丽的大房子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了…!!”

爷爷说,丘特已被这些金子迷失了心智,

那个黑衣人也在,就站在石阶下方,距离丘特不远,

“丘特,那些东西不属于你…”

他好像根本听不见任何人的话,满眼充斥着都是贪念和**。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要不…小雾咱们也顺手去滑点…反正不碍事的…”云满捂在我耳边小声说,生怕被爷爷听见,活动着俩爪子扯着我朝前慢慢的挪,移到石台下,脚刚踏上台阶,胳膊就被人握住,接触的那股冷劲儿,我下意识的就想甩掉,没等我甩,他已放开,回头去看距离太近,还是只能仰视到他的脖颈,下意识觉得这人会不会真不是人…

又冷又苍白的…感觉。

“不能上去。”

云满在另一边使劲的拽我,“为什么不能上去,难道那些金子还能吃人不是…”

“小雾…下来!”

先前爷爷的目光都定在丘特身上,这会儿察觉到我和云满的举动,气的抖索着胡须,“你们俩都给我下来!”

我回头说,“爷爷,拿两个没关系的,就做纪念,你看来这一趟多不容易啊”

“上面不能去,你仔细看看…”露娜指着祭台。

我望过去察觉石台上莫名积累了一层厚厚的黑渍,散发着一股熟悉的异味,

意识到什么,我忙拉着云满去撤离。

“小雾,你干嘛…不要了嘛?”

“本来就是留个纪念的,不能为了纪念把小命给搭进去…”

云满突然摸了摸鼻子,皱眉道“咦…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我也闻到了一股有东西被烧焦的糊味,正在疑惑费解时,耳边忽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是丘特…

我们回头往祭坛看,竟窥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逐渐升腾起黑烟,在缭绕的烟雾下,浑身上下看不见任何火焰,却如同被烧焦了般,整个人都在石台上融化,顷刻从头到脚化为了一滩黑水,慢慢凝固成了同祭台上一般的黑渍…

云满拉着我‘砰的’一下摔倒在地,连着带动我差点又一次压倒了他,后背不慎磕在了石阶旁,貌似正好戳中我的脊梁骨,这下我总算是深刻的体会了把何为戳中脊梁骨的痛楚了,疼的我嘴巴都抽了,斜躺在底下还震震盯着祭台上的变化,若非之前已经历了那些诡异的事儿,我还是不能相信,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在众人面前给离奇的化没了,用手捂着嘴,胃里鼓捣着,这回云满倒是替我吐出来了。

爷爷说,“受了诅咒,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

爷爷无奈的叹息,“他碰了箱子,那箱子大概不能碰。”

反了会儿劲,我让云满拖着我,把我拽起来,刚离开石阶,就听见突突声,转身忙往回看刚刚躺倒的地方,后背磕到了一块微伸出来的凸点,离开时,它正往里凹进去,才发生了异动,原来那十几层的石阶并非一体死物,竟然是灵活的物体,第一阶梯动了之后,第二阶动,再是第三阶…第四阶…陆续动了下去,而后发生了奇妙的变动,原本最上层的石阶居然从上往下开始凹了进去,露出了一个往下的入口,就在祭台的最下方…

众人盯着这个突然冒出的洞口傻了会儿眼的功夫,我身边的那个黑衣人就已经在密室打开的同时毫不犹豫踏进去了,我一骨碌翻起了身,对于这等稀奇的事情,还是由我亲手不小心给开启的,我怎么能耐得住不进去看个究竟,于是还没等爷爷的吼声回旋到耳边,就已经转身跟在他身后顺着台阶一路小跑了下去。

一步一步往下踏,跟上那个人之后,步子就放缓了,本来这里温度就冷,但到这里温度下降的似乎更为厉害,都有种想躲进褥子的冲动,

拐了个弯,被一股刺眼的亮光险些闪瞎了眼,起先用手挡着眼睛,等到慢慢适应了才放下手,

这里不同于上层的几箱珠宝,闪着金光,我们走进了一个完全纯白纯白的空间,同时…

居然在下着雪…

我几乎以为又是出现幻觉了,甩了甩头复睁开眼,看见的任然是身处一片粉妆玉砌纯白到银亮刺眼的世界,

脚下踩在积雪传来清脆明快的声响,面前白茫茫的一片,漫天纷飞的雪花,像无数的精灵在空中漫舞,一团团、一簇簇的飞落下来,又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絮从天空翻滚而下,远远眺望而去,诺大的空间看不到尽头…

是不同于外面世界里的雪,雪瓣很大,几乎落下来的每一瓣雪花都能看的极其清晰,下雪天是见过不少,却从没清晰的探见过它们的形状,那雪花洁白如玉,晶莹剔透,每一瓣雪花落下来,似为六角雪瓣,仔细探去实则都是不一样的结构而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