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元清舞看了他一眼,手一摊,猛翻白眼:“我不会!”

“穿衣不会便罢了,这脱衣也不会吗?”南宫离的声音厉了,觉得元清舞是故意和他抬杠。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行,臣妾脱!”元清舞一咬牙,眸中迸出几分恨意。

南宫离正惊讶,只听得“哧剌”一声,布帛被撕碎的刺耳声凌然地刮过耳边。

他身上的衣服霍然被撕开一道口子,露出雪白精瘦的胸。

南宫离脸色霍变,“引湘,你这个粗野夷女!你要死啊!”暴喝的声音从喉管迸出,额上血管蹿动,似要爆裂开来。

元清舞懒懒地双手抱胸,清亮的水眸如月下灵狐,一派狡黠。

听到南宫离喝斥她,她故意扁起嘴,眸子里蓄起缕缕雾气,氤氲着,委屈吧啦:“皇上,不是你让臣妾脱的吗?可你没说怎么脱啊?”她那无辜委屈的模样似乎随时都要掉下眼泪,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好似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

南宫离什么气都烟消云散了,他倒不知她扮猪吃老虎,顺杆上爬的本事不错,竟然将小心思算计到他的头上。

今天他生的气比一年都多,似乎她身上就自带暴躁因子,随时随地都能惹怒他,让他哭笑不得。二五八中雯 zw.cōm

他厌恶这样的自己,容易被她牵制,情绪被她掌控,在她面前,他轻易就剖露自己的内心,这不是好事,可他沉重的心告诉他很快活,比任何时候都快活。

他心一动,倾身就吻住那粉嫩的小嘴,让她不能再幽怨地控诉。

高大的身影覆盖下来,粗粝的大手也随之抚到她尖削莹白的小脸上。

在离她的脸还有一寸距离时,换气的瞬间,她软糯的鼻音带了一丝怯弱,“别打我!”

南宫离剑眉飞扬,呵,这小东西不仅这时候能分心,还以为他要打她?看来,是他不够努力,凤眸幽暗,他加深了这个吻,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侵入她的口腔,横扫她的味蕾,勾住她的丁香小舌嬉戏。

他要让她的眼里只有他,满心也只想着他。侵城掠地的同时,他粗糙的手抚着她柔滑的脸,温柔缱绻,仿佛那是他最深爱的女人。

直到她明亮的秋瞳里倒映着他俊美无焘的面容,森冷沉骛的,冷峻的眉宇中染上一抹情~欲,除其之外,再无其他,他才满意了,冷魅的唇角一勾,绽放惊心动魂的美,泠如深月,美似芍药。

元清舞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约法三章都忘到爪哇岛去了。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她直想骂,“奶奶个熊,又被非礼了,还要**!”

不过南宫离也不是禽兽,抱着狂吻一顿,就放过了被凌虐得红肿破皮的唇,改为紧紧抱住她。

元清舞软成了一滩春水,瘫在南宫离温暖的怀里,大口喘息着,眼皮却沉重地快要阖上。

今日他身上的香气十分浓郁,莫名好闻,分明有催眠作用,她迷迷糊糊,脑袋一团浆糊。

南宫离厚实的手轻柔地抚在她的背脊上,见她眼下生出淡淡的青翳,眉眼中也绺上一缕灰白,心下抽痛,语气也越发柔缓:“睡吧,孤在这守着你!”

“嗯!”淡淡的嘤咛传来,她终于抵御不住强大的困倦,脑袋一晃,蜷在他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南宫离柔和的凤眸立刻犀锐起来,眼底深处如万丈深渊般沉冽深漩,叫人难以捉摸,他浓灼的目光盯着元清舞看了许久,还是不放心,伸手拂了她的睡穴。

樱色如水的唇,微微嘟起,波光潋滟,犹如泛着泠清光泽的碧湖,他俯身吻上,唇齿相交,辗转反侧,狠狠一番掠夺,看她樱唇红肿,脸若彩霞,才放开了,替她盖好被子。

窸窣一阵响,他下床穿了鞋,霍袭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恭身行礼道:“皇上,姑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南宫离面色阴郁地点点头,任由霍袭伺候穿衣。

他今晚翻了元清舞的牌子,一切都是做戏罢了,他心中料定元清舞不会出卖他,对他毫无警觉,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竟不想去别的妃嫔寝宫。

他厌恶她们的谄媚逢迎,眼里掩饰不住的贪婪,对他百依百顺,不过是出于畏惧,或者想从他这里讨要恩典罢了。

可元清舞,他从来没有在她眼里看到过什么,除了倔强还是倔强,清亮明澈,即使向他讨要什么,也是为别人求恩典。

他真是有些奇怪,引傲天那狼子野心之人,勾结外邦,意图篡位之人怎会生出这无欲无求的女儿。

他看不透,若她在演戏,未免心思太深,太会隐藏。若真是如此,即便他对她有了一丝不舍,也绝不会容她。

南宫离攥紧了手,她最好不要装,不要变,不要背叛他,不然……他一定会杀了她。

原本她只是一颗牵制冷傲天的政坛棋子,可今天他改变了主意,甚至取消了许多要加诸她身上的痛苦,他都已经决定好了,只要她不背叛他,阴傲天的势力连根拔除之时,他仍然愿意让她留在他身边,给她荣华富贵,护她一世无忧。

深月冷如钩,夜色苍茫而幽深,夜风凉得渗人,呜咽着,呼啸着,如一条冰凉的小蛇钻入衣襟,冷飕飕的。

一处残破荒凉的宫殿,朱门红漆尽落,露出青黄的木料,门槛处的深漆斑驳得如同凝固的血。

这样一个恐怖阴森的宫殿,常年封闭荒败,是没有人踏足的,所以谁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这私会。

“喵”的一声,枯黄的草垛里滚出一只肥圆的黑猫,可它只是呜咽两声,就寂没了声息。

圆滚的身体上赫然插着三枚银芒寒簇的飞羽,在深月的映射下,泛着凌冷的光,幽幽的,骇人不已。

“莫怕!”低沉好听如大提琴的声音响起,高大的男子将瘦弱单薄的女子抱在怀里,温柔地抚慰她。

蜷在他怀里的女人更深地往他怀里缩去,小手如水蛇般紧紧攀附他精瘦的腰际,柔情似水,“衍之,哪里有你在,哪里就是我的天堂!”

“嗯!”淡淡而略带疲惫的回应他闭上眼,将优美的下颌搁在她的发梢上,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原本他该欢喜的,可为何总是静不下心,脑海中闪现着元清舞的娇嗔,发怒,皱眉,淡漠,所有的表情,情绪,仿佛在他脑海中扎了根,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