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时隔数年,重返魔宫。

一望无际的北令海峡,奢华大船乘风破浪,逆流而上。

船尾的甲板上,一袭红衣的夭华缓步从船舱走出,往躺椅上一躺,慵懒闭眼,竟然都快记不得已经多久没这么闲情逸致地晒晒太阳了。

后方,另一艘大船紧追而来,并逐渐追上,一个一袭白衣的男子负手站于船头。

夭华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眯了眼地看去,这画面实在有些似曾相识,但又物是人非,何况此刻追上来这艘船上的人并非当年之人。看来,乌云那厮,她还真的是有些“想”他了,这样都能联想起当年他初带小云儿回来时的情形。那夜之后,她便再没有见过他,也查不到他的踪影,不知道他现在如何,是不是和明郁一样痛不欲生,没有这类消息还真让她有些不甘心。

“宫主,是唐门的唐大公子。”时刻谨慎小心伺候在旁的婢女,连忙躬身禀告。

夭华不语,直到眼看后方追上来那艘船上的白衣男子飞身过来,一下子落在她所在的船上,也就是她面前后,才不徐不疾一笑,“呵呵,原来是唐大公子啊,真的是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了。”一别数年,直到前几日他才意外得知她当年竟亲自返回过魔宫一趟,并且收到了一封有关有他即将成亲的所谓喜帖,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这种鬼。而这喜帖,虽然是假的,所谓的成亲也压根子虚乌有,可是她在明明收到这样一封喜帖的情况下还头也不回地离去,连现身都不曾现身一见,更别说问他了,从中不难看出他在她心里真的是半点位置都没有。但即便如此,在得知她回来的第一时间,他竟然还是想得到她一声亲口回答。

有关当年那张喜帖,夭华当时并不知道唐莫只是被他父母逼婚,他自己根本没有答应过,更没有送过什么喜帖,还以为他是真要成亲,并且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那么快知道她回魔宫一事,于是特意派人送请柬到魔宫还请她去参加,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不怒。至于现在,她当然已经清楚这一切是明郁在背后耍花招,算计唐莫,她当时故意派人给唐莫送的贺礼唐莫自然也没有收到。如果让明郁的这一切算计都得逞,那么今时今日她应该对乌云恨之入骨,回到他身边,然后与他一起回来这边,与唐莫之间也不再有任何关系。不过,可惜的是,他的满盘算计终究落空。

想到这,夭华又是一笑,思绪很快回到面前的唐莫身上,眸光若有若无一闪,后面的话便信口拈来,“怎么,这次又是来送请柬的?不知哪家姑娘这么荣幸,还是本宫这么荣幸,这次竟劳唐大公子亲自来送?”

“我只问你一句,你当年真的收到了所谓的喜帖?”不同于夭华的笑容款款,唐莫的脸始终紧绷。

夭华稍作沉默,脸上的笑意不减,“恩,收到了。”

“既然这样,你还……”

“还走了?连现身都不现身一下?不当面问问你?”后面的话,夭华衔接上去,替唐莫说完,语气几乎没什么变化,“你接下去是不是还想问,本宫心里是不是没有半点你,连收到请柬,听到你要成亲的消息都无动于衷?”

唐莫的手不觉倏然握紧。

夭华随即摆手,一边示意船尾甲板上的人都先退下,一边慵懒地翘起二郎腿,“其实,本宫不介意你往其他方面想,比方说本宫大受打击,一走了之。这次回来呢,是情义难舍,想好好争取争取,只是不知唐大公子愿不愿意给本宫这机会?”

唐莫已然握紧的手顿时越发一紧,但片刻后又松下来,“这么久不见,你真的比当年还没有心。”

“那唐大公子是愿意呢,还是不愿意?”夭华挑眉,眉宇眼梢都是笑。

半个月后,唐门上下张灯结彩,喜庆至极。

魔宫的花轿准时抵达,锣鼓开道声势浩荡。

顺利拜完堂,进入新房后,看着掀开她盖头的乌云,夭华怒了,“怎么是你?我要拜堂成亲的人明明是唐大公子!”

“你爹五年前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乌云薄唇微勾。

“我爹早多少年前就已经死了,五年前难不成是在地下十八层把我许配给你的?”这个男人,还能再腹黑无耻点吗?

“就不能他托梦给我?”真希望过往的一切都能一笔抹去,让他和她能够从头来过。话落,乌云拉住夭华的手,将夭华从喜床上拉起,搂入怀中,后面的千言万语最终都只综合成一句,“给我一次机会,就当是看在腹中孩子的份上,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夭华不说话,但也没有推开乌云,所有的神色都掩藏在平静的表层下。

数日后,与那边约定好的离开之日,清晨,返回魔宫的海岸边,夭华一个人沿岸边走。

唐莫不知何时出现,与夭华并排而行。成亲那日,整个唐门上下的人悉数被困,从而被人取代,魔宫送亲的人则都被阻挡在唐门外面。最后,喜堂还是那个喜堂,但喜堂上面的每一个人都已经不是唐门中的人,与她拜堂的人自然也不再是他,而是换成了乌云。

头盖,遮挡了她的视线。

但就算这样,他不信她会感觉不出异样。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答案呼之欲出。

想清楚这一点,他当时明明可以脱困,却并没有这么做,后面的一切更是证明了他的这个推测,第二天她与乌云一道从新房走出,现在还要一道回魔宫去,“这个,就当是我送你的贺礼。”

“本宫这么算计你,你一点都不恨本宫?”夭华没有接,从说出与唐莫成亲的那一刻就是为了引出乌云,她相信他得知她即将与唐莫成亲的消息后不可能出现,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好像什么事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一样,甚至还有脸在她面前说重新开始,真是好一个重新开始。

“还记不得我当时曾说过一句话,这次见面你比当年还没有心,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你说成亲一定另有目的。我之所以答应,就当是成全你,以后我不会再来见你。”

“时至今日,本宫才看清究竟谁对本宫真心。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不管日后发生什么,都不要再来找本宫。这份贺礼,本宫就姑且收下了。”

唐莫不再说什么,在夭华接过贺礼后黯然转身离去。爱上这么一个人,他以为他最终能得到她的心,可结果连她的心都没有摸到过,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如同水中捞月。而说她无心,她又偏偏对乌云有心,不惜用这样的方式来引乌云出现。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结局,他成全她,此生再不相见。

夭华继续沿岸边走,手中接过的贺礼把玩了两下后随手丢入茫茫大海,没有打开。

现在,就连唐莫也以为她喜欢乌云,用这种方式引乌云出来,选择与乌云在一起。那乌云呢?这场戏,他又信了多少?

将他囚禁在金殿,没想过与他告别,可他竟然出来了。用那样的手段报复他,可是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或者说表面上没有看到她想要的结果。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她突然感觉无所事事,不知道还要做什么,于是回来这边,确信消失的他一定会回到这个对他来说曾有过最美好回忆的地方,引他现身,忍不住想再最后报复他一次。

说她对所有人都无心,唯独对乌云有心,这其实算不上错,但那心只是报复之心。

当年,他在她自以为最幸福的时候,带他们刚出生的孩子离开她。今日,给他这样一个美梦,让他以为她真愿意与他重新来过,还让他知道她已怀孕,继而在他最开心之时绝然离开,让他永远别想再见到她与孩子一面,不知道他接下来的痛与她当年相比如何?不过,这一幕她是看不到了,也不想再看到。

朝阳初起。

夭华没有停,继续一个人走着,如同漫步。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比方说水俞与北堂宇,已经托付给容觐。魔宫,就留给于承,萧岩与萧黎的下落不明跟她无关,明郁已然得到他该有的惩罚,刚才的那一面就当是与唐莫最后的告别,这里已没有她放不下的,甚至没有值得她回忆的。

乌云拿了件披风,从后面一步步走近。过去的一切,不可能真的一笔抹去,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她突然决定与唐莫成亲,他不会出现,不会再站在她面前,至少不会这么快再站在她面前。那夜她在龙门峡谷上所说的每一个字,没有一刻不如刀一样刺痛着他,真的很痛。现在,如同做梦一样,不敢相信她竟然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们一同将过去的一切装入盒中封锁,不去提也不去碰,同时也让他将痛与悔都深埋入心底。

夭华听到声音回头,海风席卷起她的衣袍与长发,朝他他莞尔一笑,同时打开手中的通讯器,当着他的面离去,这就是她给他的最后结局与报复,永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