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几日之后,李晏来到洛冰的洞府,递给她瓶丹药。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轻声道:“好好疗伤吧。”

洛冰接过丹药,道了声谢。

李晏愣了愣,笑道:“我们之间还要这么客气?”

洛冰道过谢后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道谢觉得两人之间有点生疏的样子。“我先进去疗伤了。”说完急匆匆的走的。李晏看见她背影无声笑了笑。

几日过后,洛冰体内的最后一丝阴气也被焚烧了。跳下石床,顿时觉得浑身一阵轻松。长吁一口气,走出房间。李晏已经走了,桌上留下一个传音符。捏碎传音符,李晏的声音响起:“冰儿,师门传讯,我先走了。上次在落莽山脉问你玉佩的男子是赵倩的父亲,赵氏家主赵新,我想他应该会找你有事。”

打开洞府,外面也有一个传音符。捏碎,传来一熟悉男子的声音。道:“出关后来悦来客栈。”正是那日在落莽山脉问玉佩的男子。洛冰心中也有些疑惑,因为赵家主看这玉佩极为熟悉。

收拾一下洛冰便去了悦来客栈,刚进门口便有一小二过来躬身问道:“请问是洛冰仙子吗?”

“嗯。”洛冰点头,心中有些疑问,这人怎么会认识自己。二五八中雯 zw.cōm随意扫了下修为不过是炼气二层。便没有放在心上。

“洛仙子,赵真人在天字号房间,请随我来。”说完便向前带路。

洛冰猜测赵新应提前说过了,所以这小二专门候在这里。想清楚后便跟在小二后面。刚到天子号门口,小二正打算敲门,里面传来一道男声:“进来吧。”正是那熟悉的男声。

推开房门,赵新正坐在那里品茶。男子约莫三十来岁,身材欣长,举手间充满贵气,

“前辈。”洛冰行礼道:

赵新眼也不抬,道:“坐下吧。”

洛冰正想推辞一二,但看到赵新说了这句话后又不说话了,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坐下来,但也只坐了一半。

看到她坐下来,男子打量着洛冰,眼神有点迷离,确实和她有些相似。洛冰有些皱眉,这人太过无礼了。开口道:”不知前辈找晚辈过来有什么事。”被她这么一喊,男子回过神来。开口直接道:”我想你应该是我流落在外的血脉,但不确定,所以来检验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洛冰极为诧异,想了想,小说中从来没有提到过洛冰的亲人啊。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这怎么会出现啊。难道这个身子真的有亲人。

赵新认出洛冰是因为那个玉佩,小说中着玉佩露出来的时候赵新都不在跟前,所以自热也没有发生认亲这一幕。

道:”不知前辈从何看出晚辈有这个可能的。“

赵新冷淡的说道:”你那个玉佩是我的,且细看你和你母亲长的有点相似。“

洛冰沉默半响,开口道:”不知前辈想要怎么检测。“

”只需要你的一滴精血便够了。“赵倩开口道:

洛冰有些变色,须知精血是修士极为重要的东西,一时洛冰有些沉默,但看到赵新的脸色,也知道这事没有别的转换余地。洛冰心中有些纳闷,怎么觉得那男子一点也不像是见到自己血脉的样子,眼底一点高兴的神色也没有。但想到自己一阶散修,也没有什么值得赵氏图谋的东西。

半响过后,洛冰还是答应了。“好。”

赵新听到洛冰说好后便直接挥手从洛冰身上取出精血。洛冰脸色一变,难怪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答不答应,如果不答应的话,想来他也是会直接动手的。然后赵新从自己身上取掉一滴精血,赵新把两滴精血一融,片刻后分开,然后这两滴精血又回到各自主人的身体内。

“你是我的血脉,你回家收拾下,明天我会派人接你。”说完这句话后赵新就直接走了。

看着他毫不留恋的姿态,洛冰坐在凳子上思考,赵新这样子一点也没有像见到流落在外血脉的欣喜,全程一丝表情也没有,好像刚刚验证血脉的是别人的。如果一开始没有确定自己是他女儿,他冷淡一点也是可以的,但是验证之后更是毫不留恋的走人,洛冰极为的诧异。但想了半天,一点头绪也没有也只好起身走人了。

赵新回到家里,向着居住的地方走去。来到门口,赵新抬脚缓慢的走去,厅中一女子听到声音后转过头看,那女子的脸和赵倩极为相似,看着来人,高兴的唤道:”夫君。“

看着男子面色有点不好的样子,疑惑问道:”夫君,怎么呢?有什么事吗?“

赵新看向自家夫人,女子也不说话,温柔的看向男子。沉默片刻,赵新终是开口了。道:”我发现玉衣的女儿了。“

听到玉衣这个名字,女子不禁的向后退了一步,想起进屋中男子的神色,有点反应过来的盯向男子。赵新看到女子哀伤的看着自己,知道她已经猜到了。开口道:”她的女儿也是我的血脉。“

”不。“听到这句话,女子身体晃了晃。赵新想要伸手扶住,女子避开赵新的手,流泪道:”你还想要把她迎回家中。“

”嗯。“赵新有些不敢看女子的眼光,而后急切道:”沐凤,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知道,族中规定赵氏血脉不能流落在外,一经发现就要带会家中的啊。“

”她什么时候过来。“沐凤凝声说道:

看着沐凤冷静的目光,赵新低声说道:”明天。“

”好了,你先走吧,我现在不想要看到你。“沐凤指着门口说道:

“夫人。”赵新不想离开,但是看沐凤的神色又不敢不离开。最后还是慢慢的走了。等赵新一走出房门,沐凤的身子摊坐在椅子上,趴在桌上细细的痛哭起来。

结丹中期的耳朵极为的灵敏,就算细细的哭声经过房门的阻隔,赵新还是听的到。他的心里也有些哀伤,但是面上不露一分。

“爹,你怎么站在门口啊。不进去啊。”赵倩从外面进来,疑惑的看着赵新站在外面。

“倩儿,你进去安慰下你娘,我先走了。”赵新看到赵倩,把女儿推进去,想要沐凤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不要再伤心了。然后转身走了。

赵倩疑惑的看着赵新的背影,’娘怎么呢?‘转身推开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