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自苏洛来到东都,住进了独孤家,已过了三月有余。东都迎来了又一个寒冬时节。

冬日里的京城早已飘起了鹅毛大雪,遍地雪白,处处寒气袭人。城内的数条河流都已被冻住,只有那东来河日日有人清理浮冰,那又是另一番光景。

冬日清晨的独孤家,连寻常的丫鬟仆役也起的稍晚,只有那轮值的亲卫不惧风雪,依旧在尽忠职守。

此时在苏洛的小院内,正有两道身影上下翻飞,剑影纵横,彼此间丝毫不让,斗得难分难解,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倒是为这沉寂的冬日添了些多姿的意味。

那两人便是苏洛与墨雪。自那日与墨雪比剑之后,每隔几日,两人便会在这小院再比一场,渐渐便成了那约定一般,风雨无阻。

而二人更是将原本的木剑换成了未曾开封寻常用剑,以便更好的发挥。

独孤家对着苏洛倒也用心,这三月来苏洛的寒毒已解了大部分,平日间的行事已是无碍,只是修为仍旧动用不得,却是已能正常修行。

只见墨雪横剑一挡便架住了苏洛来袭的剑势,顺势一带就反守为攻,斜斜一剑刺向苏洛怀中。

那剑本是刺向苏洛胸腹,不料未到半途却是剑势一变,直取苏洛下盘。

苏洛倒是未曾惊慌,身形一侧,长剑便回得身来,竟是以剑为刀,向着袭来的剑势一斩而下。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可那墨雪的剑势却是诡异至极,苏洛长剑未到,剑势再变,就如在蜻蜓点水一般向着空处一点,就此折转而上,直刺苏洛面庞。

苏洛却是没能料到此种变化,可此时旧力已老,新力未生,形势已是危急。

那剑势来得及快,眨眼便到了眼前!情急之下,苏洛忽然福至心临,以剑为刀斩下的剑势不变,就这么直直砸在了地上,而其却是借着一击之力,毫厘间躲过了那诡异的剑势,就此远远退开。

比剑到得此处,苏洛自知今日又再次败在了墨雪剑下,正要做那寻常所做之事,便是举剑认输,来日再战。

可墨雪却是得势不让人,见苏洛举剑,却是长剑未停,瞬息便掠至苏洛身前,再次举剑刺来。

苏洛无奈,只得苦笑一声,侧身避开,脚下却是不停,兀自一点,便凌空而起。

苏洛跃至高处,手中长剑向下一指,便直刺墨雪眉心。身在空中更是腰身一拧便旋转起来,来势极快。

墨雪见苏洛再出奇招,若是寻常人等,怕是要先避其锋芒。可墨雪却是不闪不避,换作双手持剑,就这么举天而起,用出了独孤家的焚天剑诀—焚天式。

虽然墨雪未用修为,剑招中没有那焚天煮海的气息,可剑意却是挡者披靡。二五八中雯 zw.cōm一剑出,便要将那天也焚掉。

“当!”两剑相撞,墨雪仅是退后几步,半空的苏洛却是连人带剑横飞出去,眼看就要撞上院中那颗梧桐。

便在此时,墨雪眨眼就到了苏洛近前,伸手一把就抓住了苏洛衣领,轻飘飘带了回来,仍在了地上。

苏洛只能撇撇嘴,心中却是无奈至极。这小魔女寻常便是极难对付,整个睚眦必报的性情,今日又是与她斗得难分难解,堪堪过了六百余招才分出胜负,怕是真的惹恼了她。

那墨雪当然不知苏洛如何想,不过却是真的恼怒到了极点,这几月来苏洛精进之快,世所罕见,无论何等剑招,其仿似一见便会,硬生生将自己逼到此等境地。

若不是自己逼着老爷子亲自传了好些剑法,又从好友那寻了些来,便再也抵不住这小子的精进,说不得就要败下阵来,又岂能不气。

“苏小子,你是不是学着了什么高深的剑经,赶紧给本姑娘老实招来。”墨雪鼓着脸蛋,说得咬牙切齿。

“墨雪,我每日便是在这小院内,最多便是出去游玩一番,你又不是不知,哪里来的高深剑经。”苏洛闻言苦笑,实则心里倒是有些惊异。

“莫非天生剑体真有如此天资?不若你切块肉下来,我拿去着人看看,如何?”墨雪说着说着便有些笑意,只是那笑意在苏洛看来,委实有些让人心惊的意味。

二人正说着话,小院里的另一扇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却是憨牛儿伸着懒腰出了房门。

这憨牛儿自那日得了归去来授予的伏魔罡气,这数月来勤修不缀,仅仅三月便是进了二境,即便日日在其身旁的苏洛也是暗自咂舌。

墨雪倒也追问憨牛儿精进原因,只不过被其一句家中所传就此带过,加上整日忙与苏洛比剑,倒也未曾注意。

憨牛儿出了房门,见二人又在比剑,也不似初来时那般小心,只是懒懒看了一眼,便没了心思,自顾自的要去弄些吃食。

“笨牛!你倒是懒得可以,又是这日上三竿才起床来。”墨雪见这憨牛儿像未睡醒的样子,便大声呼喝,而这笨牛也是墨雪在一顿胖揍了憨牛儿之后为其所取。

憨牛儿原本性子憨厚耿直,又在军中呆过,更有那混不吝的倔强脾气,可对着墨雪这小丫头却是着实不敢招惹,实在是被整治怕了。

听见墨雪喊自己,憨牛儿一个机灵,便清醒过来,当下赶紧回话,说道:“墨雪小姐,叫我何事,有事我一定给你尽心尽力。”

“跟苏小子打了许久,本小姐饿了,你去抬些吃的过来,别忘了将我的青莲汤端来。”墨雪倒是毫不客气,张口便吩咐憨牛儿。

这憨牛儿哪里敢说个不字,一溜小跑便出了小院,临去还给了苏洛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只留下苏洛坐在原地苦笑。

其实这数月以来,墨雪时常来此与苏洛切磋比剑,三人间早已熟络起来,知晓其性烈如火,就是这般风风火火的着急性子,倒也不会真去计较一二。

苏洛眼见墨雪进了屋内,也就不在外受这寒风吹拂,也就随着进去,等着憨牛儿的吃食。

“苏小子,听闻这东来河今日有那花会,好看极了。本小姐今日心情不错,便带着你与那笨牛去开开眼界,如何?”墨雪见苏洛进屋,便开口说道。

苏洛闻言,却是有些犹豫,神色不定。这哪里是带他们去开眼界,分明便是这小魔女自己想去,来找两个跟班罢了。

上次不明其中玄机,跟着出门逛了一次庙会,就是手中那些大小物件便已将两人淹没其间,他与憨牛儿哪里又顾得上玩耍。

见苏洛有些犹豫,墨雪便鼓起了嘴,神色明显不愉,说道:“去,或是不去。”

说着话,还将手中的茶盏捏的咯咯作响,这威胁的意味便在其间灿烂明亮起来。

苏洛哪里还敢犹豫,只得赶紧点头称去。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点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不一会憨牛儿便抬来了早饭,在墨雪的一再催促下,三人迅速吃完,便出了小院,要往哪东来河去。

刚要出独孤侯府,远远便传来一道声音:“你们二人这是又要带着墨雪妹妹去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