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交给我吧。”麦尔斯道。

“不要!”艾斯在怀里反抗,挣扎着,却挣不脱林天的束缚。

麦尔斯有点尴尬,仿佛自己正在拐卖小孩子,“艾斯,你这样的话,今天的魔晶可没有你的份了。”

“我才不要被关起来,再多吃的也不行!”艾斯悲壮道,一副不爱食物爱自由的架势。

“不要被关起来……”艾斯往林天怀里钻,可怜巴巴地望着这个将决定自己命运的家伙。

林天并没有立即将艾斯交给麦尔斯,疑惑道:“麦尔斯,这是怎么回事?”见艾斯一副“你不要卖我”的可怜模样,林天一下子懵懂了。

“你也看到了,艾斯的火焰太过危险,我们也是迫不得已。”麦尔斯解释道。

“的确。”林天下意识赞同道。在森林里,有什么比胡乱防火的家伙更为可怕。

“啊!”突如其来的痛觉,让林天大叫出声。卧槽,这家伙会咬人!就在刚才,艾斯仿佛下了重大的决心,咧开嘴,露出尖尖的小牙齿,使劲儿咬在林天的右胳膊上,死活不松口。

“啊呀、啊呀……”林天痛得乱叫,双手不敢乱动,持续的痛觉传遍了全身。现在的林天已不是木头疙瘩,受龙神帮助拥有了血肉之躯。此时,艾斯正在吸食林天的血!更糟糕的是,艾斯的温度在上升……

麦尔斯变了脸色,大惊,“不好!是元素契约!”

“元素契约?不会吧?”米尔疑惑。

“可惜了。”玛吉叹道。

“我该怎么办?”林天勉强站着,颤抖道。林天还察觉到,有一种力量从伤口开始蔓延,逐渐束缚自己,让身体有点麻痹了。

“别动,不能让他停下!”麦尔斯正色道,神情严肃。

就算想动也动不了啊?这算什么,这家伙在吸自己的血!还不能让他停下?那我算什么,林天有点恼怒。

“不行,痛死了!”林天反抗。

“真不能停!忍忍。”麦尔斯示意反抗无效。

也不知道艾斯的牙齿到底是什么做的,就这样轻易地咬破了林天的胳膊。接触了林天的血液后,艾斯的双眼由火红变成了血红,全身绽放耀眼的红色光芒,和刚才湿漉漉的样子比较,就像快熄灭的火炉被重新加满了碳。

“别起火啊!烫死了……”林天哀嚎。万一这家伙爆炸了怎么办?噔、噔、噔,心脏狂跳:刚才不该把这个活炸弹抓在怀里啊!

仿佛听到了林天的哭诉,艾斯的温度没有继续飙高,反而在降低,但光芒却更加耀眼。

麦尔斯、米尔、玛吉都自觉退到林天十米外,与围观的精灵一样,一言不发。

被强势围观了,卧槽!林天苦逼地看着麦尔斯等人:离那么远干什么?怕这家伙真爆炸了?

“轰”光芒闪耀,林天“扑通”瘫软在地,默念着:幸好,没有爆炸。

炸裂的不是艾斯,而是艾斯身上的光。耀眼的红色光芒在刚才的一瞬间转化成了金色的光束,一头没入天际,一头没入林天与艾斯的体内。

……

林天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一棵树,又起了风,狂风暴雨,雷霆肆虐,自己又变成了龙,呼风唤雨,驰骋在云霄之上。那种轻盈、自在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这梦,不错啊。”林天醒来,赞道。记得最后那一下,就像闪光弹一样,然后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你醒了?”麦尔斯站在床边。

“几点了?”林天撑起上身,被咬的伤口处还有一点点残留的痛觉。

麦尔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问,愣道:“嗯?时间吗?现在是中午了。”

才睡了这么一会啊,怎么觉得睡了很久一样。光束通过圆孔一样的窗,照在林天的脸上。林天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类似树屋的房间里。没有刀斧的痕迹,就像是树天然长成这样,让人称奇。

“艾斯呢?关起来了吗?”林天想要知道那个家伙的下场。

“你不知道吗?”麦尔斯反问。

“我知道什么?”林天不解。

元素契约,是元素精灵特有的契约能力。与元素精灵签订契约后,契约者可以借助元素精灵的力量,修炼魔法事半功倍,不仅可以与元素精灵共享法力,还可以凭借极强的元素亲和力,无需吟唱即可施放魔法。

艾斯是元素精灵,却并非诞生至元素之井。艾斯是突然出现在精灵之森的,那时还引起了一场小火灾,也是由麦尔斯将其抓住。此后,艾斯与精灵们生活在一起,也经常闯祸。

艾斯与林天签订的就是元素契约,而且是元素契约中的元素血契。元素血契是元素精灵与契约者联系最紧密的契约方式,完成的条件极其苛刻。

“那他去哪了?”林天听了大量解释,却没有得到最直接的回答。

“在你身体里面。”麦尔斯的回答出乎林天的意料。

林天一阵不自在,那明明是一个活人,一下子钻到自己体内了?“在你逗我”,林天的眼神是这样的。

“元素精灵本来就是纯粹的能量生命体,进入契约者的体内是最正常不过的情况了。现在看来,我的确抓不到他了。”麦尔斯有点无语。

“可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林天还是有疑虑。

“以后你就明白了,与元素精灵签订契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得了便宜卖乖,麦尔斯快要翻出一个白眼。

林天陷入短暂的思考。签订契约?整个过程,自己并没有做出任何类似达成契约的事,更像被盖了一个章,然后自己还不知道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且不管这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是自己赚大发了还是亏大了?看麦尔斯快要吃人的样子,更像自己是捡到了便宜,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以后一个巴掌就能扔出一个火系魔法?

“他能出来吗?”林天询问。

“大概会睡一段时间,具体多长,我也不清楚。元素契约,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麦尔斯耐心不足。

原来大家都不是很懂,林天无语,等一段时间吧。

麦尔斯出去了,林天继续躺下,睡。

元素契约是真的?

艾斯为什么那样做?

瑟琳娜醒了没?

自己接下来去哪里?

问题有点多,林天打算睡醒一觉再想。

……

南部森林某区域。

“先知,斥候回来了。”努尔道。努尔只是在提醒格兰姆,分出去的小队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系。努尔不明白,为什么要分出一个小队,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十分的必要。

“孩子,令我骄傲的战士。”格兰姆的眼神保持着常年的清澈。大部分兽人并不擅长思考,他们热衷于战斗,将思考的工作交给智者,他们只是选择相信。兽人几乎不会质疑他们的萨满,因为萨满有先祖之魂的引导,那是智慧的泉源。

“我明白。”努尔沉默。

“战斗早已开始,这里已然是战场,已沐浴兽人的荣耀。”格兰姆再次启示努尔。小队的牺牲并不是没有意义,战场是兽人荣耀的归宿。

格兰姆坚定地履行对先祖之魂的忠诚,即使自己也有不解之处,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努尔是一名优秀的战士,他还需要经历许多风霜。而那个年轻人,真的会成为部落的未来吗?噢,我怎么能够质疑。那个年轻人,让格兰姆觉察到自己的衰老。

“呼……”格兰姆呼出一口气。

……

诅咒之地。

“不管发生什么,都和我没关系了。”树魂显得很疲惫,疲惫来自灵魂的虚弱,即将陷入沉睡。

……

精灵之森。

林天在寻找,想要从每一个细节找到能够证明元素契约真实存在的证据。遗憾的是,除了那个已经愈合的伤口,林天找不到任何痕迹了。

应该从内在的变化开始观察?林天开始反思,闭上眼,在木床上继续躺好,感受自己的心跳、呼吸,以及流动的元素。

麦尔斯曾问起林天体内旺盛的自然之力,林天当时自称是树灵德鲁伊才唬住了麦尔斯。林天设想,是不是自己对能量的控制太弱,导致自然之力,也就是自然元素外放过多?

之前林天就可以通过控制体内自然元素,凝聚出天赋藤甲,还可以将身体部分木质化以提高战斗力,现在还可以施展魔法——自然之触。如果与元素精灵签订契约是真的,那么体内的元素一定有所变化。对,就是这个切入口。在厄利亚的教导下,林天学习了感应元素的存在,而要仔细感应元素的变化,还要花不少的时间。

“冥想,是这样吧。”林天嘀咕。盘坐起来,就像老道入定。如果林天此时的动作被其他的魔法师瞧见,一定会被鄙视这动作太过业余。因为,这根本不是这个世界魔法师冥想的动作。

时间流淌着,因为它从未停止……

“还有许多区别与自然元素的元素,轻灵的、沉静的、躁动的、柔和的……虽然和比自然元素比起来少得可怜,但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这和太极的道理一样吧,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林天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