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程鸢向单位请了假,开始到处找房子,她要搬出邵阳跟田晴的世界,远离他们的甜蜜。贰伍捌中文邵阳和田晴不住的问她原因,她以离公司太远,上下班挤公交不方便为由勉强糊弄了过去。b市的房租很贵,她身上也没有多少钱,跑了一上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她遇到了沈晨,沈晨听说她在找房子,就推荐她去自己住的地方看看。

“可是,我身上没有多少钱,你住的地方应该很贵吧,我恐怕租不起。”她低着头,小声的嘟囔着,跟同事提起自己的境遇确实让她难以启齿。

“我住的地方不贵,一个月也就四五百块钱的房租。”他轻轻地一笑,看不出丝毫的尴尬。

“怎么会,她们说……”

“说什么?”

她望了一眼他镜片后面睿智的双眸,明亮而友好。

“她们说你很有钱,是个青年才俊。”

“呵呵,她们随便说说罢了,再说谁规定有钱就不能住贫民窟了。我从十七岁辍学来这座城市打拼,一直住在那里,那么多年了,那里见证了我所有奋斗的痕迹,即使后来生活改善了,我也不愿意再离开了,毕竟抱着曾经的回忆活下去也是幸福的,即使那段记忆很苦涩。”

她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春风得意的青年,在他身上却看不出曾经苦涩的过去,也许人都希望将痛苦深埋,在人前显现出幸福的样子吧!

“你想现在跟我一块去看看房子吗?”

“不打扰你工作吗?”

“我今天休班。”

“那就麻烦你了。二·八·中·文·网”

沈晨所住的房子是一座四层的民房,每一层都被划分为一个个的小隔间,好像专门是用来出租的。在这里租住的一般都是一家人,整个院里有很多孩子跑来跑去。房东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很慈祥,她不厌其烦的带程鸢去看一间间空着的房间,让她挑选。最后程鸢选择了一间窗户开在后面,能看见夜市的房间。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就在你隔壁!”

“啊?这么巧。”

沈晨取出钥匙,打开了她房间右侧的房门,那是一间不大的房间,但布置的却很淡雅温馨。满墙郁金香图案的壁纸显得高贵而大气,淡紫色的窗帘下是一张白色的书桌,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列列的书,书桌上一瓶紫色郁金香的插花甚是吸引人的眼球。书桌的左侧是一张双人床,右侧是一个淡紫色的衣橱。阳台上放满了他栽种的郁金香,散发出阵阵香气。

“你很喜欢郁金香?”

“恩,你知道郁金香的传说吗?”

“我以前在网上看过,在欧美小说、诗歌、散文和绘画中,郁金香常被作为:胜利、美满、爱情的象征。在郁金香的王国荷兰流传着一则关于郁金香的故事:传说有位美丽、善良的少女,被三位英武的武士所追求,他们分别献上传家之宝-王冠、宝剑、和黄金向少女求婚。少女不愿做出伤害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的选择。于是就求助花神将其化作一株美丽的花-郁金香。因此世界上就有了花朵像王冠,叶片似宝剑,球根如黄金的郁金香花了。不过,郁金香有很多的颜色和品种,因此也被视为“博爱”的象征。”

“不错,其实不同颜色的郁金香有不同的象征意义。”

“那分别是什么呢?”

“红色郁金香表示我爱你;紫色郁金香表示忠贞的爱;黄色郁金香表示没有希望的爱;白色郁金香表示失恋……”

“那这么多颜色的郁金香你更喜欢哪一个呢?”

“哪一个?我也不清楚,可能都喜欢吧。”

“呵呵,那你可真够博爱的。”

“如果真要选一种的话,可能是紫色吧。,你呢,更喜欢哪一种?”

“我?呵呵,可能是黄色吧。天不早了,我也该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就得搬过来。”

“那我明天去帮你搬家吧。”

“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去上班吗?”

“明天,我还是休班,反正在家也没事,你以后会成为我的邻居,我可要对你好一些。”

“好吧,那谢谢你!”

邵阳房中的灯光依旧是那么温暖,可是从明天开始,程鸢就再也不会感受到了,她默默收起那只晴天娃娃,放在了行李箱不被注意的角落,也许不见更容易忘记吧。十一年默默地守候,十一年放在心底里细心呵护的那个人,随着她的离开从此走出她的世界,她不再会为了两个人活着,从此又成为十一年前那个孤独的自己,远远看着两个幸福的人舞蹈。不!这一次她要远远地走开,不看不听,他们的幸福与她无关。

新房间里,沈晨正在忙着帮她打扫房间,那温暖的笑容,亲切的话语像极了邵阳,那一瞬间她仿佛感觉邵阳还在她的身边,她使劲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下,努力的告诉自己:他是沈晨,邵阳已经离开你了,你必须忘记过去,重新学着生活。沈晨陪她一起去夜市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还特意送了她一盆自己种植的黄色郁金香,说是给房间增加点温馨的气氛。

“程鸢,这些照片都是你吗?好可爱。”

程鸢回头看了一眼沈晨,他正抱着苏澈送她的那本影集津津有味的看着。

“恩,对。”她低声回了一句,眼睛却始终没离开那本影集。

“这好像应该是偷拍的吧,这个人一定跟你关系不错,而且很在意你,是你的恋人吧”

“不是,那是……”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她与苏澈之间的关系,是同学?但是那感情远远要胜于同学;是男闺蜜?可是他们好像并不是无话不谈,她甚至并不是那么了解他;是恋人?可是我们开始过吗?最多不过是离别时的牵手,还有他印在她发饰上的那个浅浅的吻痕而已。

“他只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而已。”

在大脑中搜索了好久,最后她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呵呵,感觉你很幸福,有这样一个人关心你。”

程鸢呵呵一笑,心里酸酸的。

在新房间的第一夜程鸢感觉到孤单的可怕,窗前再也没有晴天娃娃的“叮当声”陪她入睡,她紧紧地裹了裹被子,望着窗外无边的黑夜,悄无声息地落泪。伸手取过桌面上的影集,抚过一张张照片,心里越发难受。她好想念苏澈,有他在一定会逗自己笑的,可是现在这个男孩在哪里呢。自从离别后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过,一封邮件,一条消息也没有,彻底淡出了她的世界。也许他现在已经找到了那个心爱的姑娘,把她彻底忘记了,毕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