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大早,唐婉在菊香的带领下来到私塾。二五八中雯 ”

唐婉便站起身来,给先生和各位同学行了个礼,算是认识了。

石先生想考考唐婉的学问,便一反以前的教学方法,说道:“现在开始正式上课。大家翻开书,今天,我要讲的是《论语?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你们当中有谁能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含义吗?”

同学们纷纷举手,“我来,我来。”

“先生,我会。”大家都想在唐婉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不过,唐婉却没有举手。

石先生有些失望,不过他却发现以前一向不爱回答问题的赵士程却举起了手,颇感意外。“赵士程,你来回答一下。”

赵士程一听先生点到了自己,十分兴奋。“先生,弟子的理解是:孔子说,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立志要好好读书,不过,他却碰到了一位爱财的先生。他的先生定下的规矩是‘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说,交三十两银子的,只能站着读书;交四十两银子的,先生可以解答学生提出的任何问题,让学生做到没有困惑;交五十两银子的,先生还甚至可以作弊,告诉他明天小考的命题;交六十两银子的,先生会在课堂上讲一些好话,表扬他,让他耳朵听着觉得特别舒服;交七十两银子的,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受课堂规矩的限制……”

赵士程一讲完,同学们早已笑喷了。

石先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直摇头,叹了口气:“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不一样,就你这个水平,将来怎么能去参加科举考试呢?”

“还好,我没打算去参加科举的。”赵士程自己也笑了,“我爸说了,他只有我一个儿子,将来长大了得继承家里经营的产业,接手他的生意。我来读书,只要多识几个字就行了。考取功名,太累。”

“好吧。我看看同学们还有其它理解的没有。唐小姐,你来说说自己的见解,如何?”石先生道。

唐婉没想到先生会点名叫自己回答问题,她可是手都没有举的啊。不过,这个问题根本就难不倒她。她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答道:“这几句话的意思是:孔子说:‘我十五岁立志于学习;三十岁能够自立;四十岁能不被外界事物所迷惑;五十岁懂得了天命;六十岁能正确对待各种言论,不觉得不顺;七十岁能随心所欲而不越出规矩。’这是孔子自述了他学习和修养的过程。”

“好,好。答得非常精彩。你们啊,看你们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了,都还不如没上过学的唐小姐,你们应该感到羞愧才对。从今天开始,应该以她为榜样,虚心向她学习。”石先生对唐婉的回答赞不绝口。

……

然而,打架的事没有这么轻松就过去了。陆晓辉哭哭啼啼地一回家,再添油加醋地向母亲贾氏哭诉,他母亲顿时就火了。“这晚辈打长辈,这还有没有家法了?这学校是读书的地方,现在陆升之都欺负到我们晓儿头上,把我家晓儿打成这个样子,以后谁还敢去上学啊?他陆佃是族长,但也不能徇私枉法只顾着自己的嫡孙子们吧。不行,我一定要找他们讨一个说法去。如果这次还不去的话,下回他们就越发狂纵,没有管得了了。”

旁边的丫环道:“夫人,先让人给少爷看完伤再找他们理论不迟啊。”

贾氏这才回过神来,“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请医生啊。”

医生来了,仔细看过伤情后,道:“夫人,您家少爷没大事的,只是一点皮外伤。我给先他上点金创药,等下再开一张单子到药店抓几副药调养一下,过几天就会好的。”

“那就有劳先生废心了。”贾氏道:“这儿有几吊钱,你拿着吧。”

医生接过钱,收好。

这时丫环已磨好墨,医生便开了一副方子,交给贾氏。“夫人,您照这单子上的药抓个五剂就行了。”

贾氏接过处方,交由丫环去取药不提,然后自己带着陆晓辉便直奔陆佃家。

一进门就嚷嚷开了。“陆佃在吗?赶快出来。”

她的叫嚷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张嬷嬷从房子里闻讯出来。“哟,是贾夫人啊。有什么事吗?怎么在这儿大呼小叫的,要找我们家老爷有什么事?”

“这事儿你管不了,我是问陆佃在不在家,我家晓儿在学堂被人欺负了。他的孙子都把我家晓儿头都打破了,流了好多的血,你是不知道啊。那血流得把衣服都湿透了。我是来向他讨个公道的。”

张嬷嬷劝道“我说夫人啊,不要性急。有事慢慢道来。老爷在上房休息,你为这点孩子们的小事去惊扰他老人家,倒显得我们没礼貌似的。依我的主意啊,象这种小事,你就去找他们父母商量商量,了结了就是了。何必闹到这儿来呢?况且小孩子的事情,我看看也就是擦破点皮罢了,现在他人不是还站在这儿好好的吗?先问问清楚原因,该罚的罚,该打的打。我们大人就不要再掺和到这中间来了。”

“哼,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来教训我?受欺负的是我儿子,他陆珍是族长,就更应该管好他的儿子、孙子们。我不管是什么事情引起的,反正现在是我儿子受伤了,你们就脱不了干系。你叫陆佃出来,我就要一个说法。”

张嬷嬷一听她不听劝,冷笑道:“有其子,必有其母。我家老爷不在,你有本事自己去找他得了!”

“是谁在外面这么嚷嚷啊?”楚国太夫人与陆佃听得外面的动静问道。

“回老爷,夫人的话。”张嬷嬷道:“是贾夫人跟她儿子在外面的大厅。我听说今天早上啊,她儿子与陆升之、陆游他们因为唐姑娘的事打起来了。先是他们欺负唐姑娘,旁边人看不过才动的手。你说,一个刚刚死了爹妈的可怜的娃儿,一进我们陆家就遭自己家人的欺负,说出去我们陆家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啊?偏偏这娘儿俩还坐在屎上不知道臭,还要往火上奔,闹到老爷这儿来讨个说法。”张嬷嬷隔着窗户大声说道,也不顾贾氏娘儿俩个在外面听得个清清楚楚。

“我们先出去瞅瞅吧。”楚国太夫人与陆佃走了出来。

贾氏在外面听得脸都红了,一见楚国太夫人与陆佃便仍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大哥你可得为弟妹做主啊。你看看我家晓儿都被你家的两个孙子打成这样了!你一定要主持公道。”

“哦,晓辉啊,你快过来,让我看看伤得重不重?这两个小子也真是的。自己家里人,下手也这么狠啊,都打出血来了。我等下就让他们父母好好地教训一下他们。弟妹啊,你也先消消火。先坐下来喝杯茶水吧。我先替犬子们给你道个歉。”

“光道歉有什么用啊,我家晓辉都被打成这样了。”贾氏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这样吧。张嬷嬷,你去把他们两家的大人叫来。等他们来了之后,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你先喝杯茶吧。”陆佃发话了。

张嬷嬷一听老爷竟然这样判案,惊讶得有点说不出话来。但又不敢拂老爷的吩咐,只好心有不悦地去传话。

贾氏看着张嬷嬷远去的背影,抿了一口茶,有些得意忘形起来。“我说大哥啊,这学堂以前都办得好好的,从没出过什么事儿,今天要不是进来一个娘们又怎么会弄得他们叔侄打架呢?自古以来,我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学堂允许女的去读书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跑到学堂里去,更是挑拨他们叔侄的关系,我看这个规矩不能坏。”

陆佃听后,问夫人,“你去查查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楚国太夫人一听,便回道:“这事啊,是我定的,我看那婉儿挺聪明的,又识文断字的,自己也上进,想去学校读书上学,便自作主张,让她去上学了。这事你要觉得不妥当的话,那就让她回来就是了。”

陆佃没有再吭声。

没多时,陆宰夫妇与陆石夫妇便来到了堂前。一一给贾氏娘儿俩道歉,一家拿出几两银子算是赔偿,并且承诺回家一定好好惩处那两个小子。

贾氏看到白花花的银子,立即喜逐颜开,一边收下银子一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还让你们两家破费了。”

送走了这娘儿俩后,这事总算平息下来了。但对陆游与陆升之来说,这事还不算结束。放学后,陆游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李嬷嬷就来叫他了。“三少爷,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陆游一听,立刻头就大了。他心里明白,一定是早上打架的事传到母亲的耳朵里了。看来少不了要挨上一顿家法了。

他胆颤心惊地跟着李嬷嬷来到母亲的房间,看到唐婉跟丫环菊香也在那儿了。“母亲,孩儿给你请安了。不知母亲找孩儿有何事吩咐?”陆游还要装疯卖傻的。

“你这畜牲,还不给我跪下。”唐母一见陆游就气呼呼地训斥道,“我让你到学校读书,不是让你去打架的。你不仅以下犯上,还自侍武功厉害,把你本家的叔叔都打伤了,你,你……”

陆游虽然跪在地上,但并不心甘情愿。他分辩道:“母亲,请容孩儿解释。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今天早上一早,婉妹刚到学堂,他就跟其它人欺负唐婉没爹没妈的,是陆升之和赵士程看不过去才和他们几个打起来的,我只是帮了一下忙而已。我又没下重手,只是把书篓丢过去砸了他一下。就擦破了一点皮,至于如此大惊小怪的吗?他也是活该,谁叫他先欺负我们的啊。”

“你还要强嘴。看来我是不把家法请出来,你是不会服软的。李嬷嬷,去拿家法。”唐母一见陆游还要辩解,更加生气了。

一边的唐婉与菊香见状,也赶紧跪了下来。唐婉道:“姑妈,三哥说的都是实情。这件事情主要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你要责怪,那就处罚我吧。”

唐母将信将疑,问菊香:“你一直跟着小姐,应该都看到了。你说实话,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回老夫人的话,整个过程我都在场。他们说的都是实话。”菊香道。

唐母听了后,心中的怒气消失了一些,“就算你们说的都是实话,但你以下犯上,打伤了本家的叔叔,这就是大逆不道了。这样吧,我就罚你今天晚上不准吃饭,让你以后长点记性。”

“姑妈,您不要处罚三哥了,这件事主要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有什么后果也是应该由我来承担。您要罚就罚我好了。从明天开始,我不去读书了,这还不行吗?”唐婉带着哭腔说。

“你不去读书了?”唐母听唐婉这一说,感觉有些意外。本来,让唐婉去读书,那是老太太的主意,她当时心里就有些不太赞同。一个女孩子家的,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啊?女子进学堂本来就犯了规矩,如今弄得自己儿子都为她去打架斗殴的,书也不好好念了,将来还如何去科举成光宗耀祖?现在她主动提出来,正好合她心意。

她不露心思地道:“这样也好。你们几个都起来吧。游儿,看在唐姑娘替你求情的面子上,那就免了对你的处罚吧。你还不谢谢你妹妹。”

陆游与唐婉起来后退出了唐母的房间。

“妹妹刚才完全没必要为了我放弃读书的。不就几顿饭吗?不吃就不吃,又饿不死人的。”陆游道。

唐婉笑了笑,“其实我自己也不想去读了,我一个女孩子的,跟着你们一起上学,确实不太方便。”原来她一去上学,就听到了好些人在背后说闲话了。“我要是想读书的话,你们家的臧书房里多的是,我让菊香到里面去拿就是了,碰到有不知道的地方,可以向大哥、姑父请教的。这样还省得那些长舌妇们在背后嚼舌头。”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