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娘我们大概要多长时间才能到爹哪?”。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纳兰熙掀开窗布,看着路过的山水,以及随行的护卫。压下心中不安的情绪,对着母亲李韵问道。

“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可能得五天才能到。”李韵摸了摸纳兰熙的头发。她能感觉到纳兰熙似乎有一些异样,只以为是她担心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多想。

“五天啊,只希望这五天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纳兰熙看腻了,将头放在李韵的腿上,闭上眼睡着了。

“咚”纳兰熙刚闭眼没多久,马车不知道压在了什么东西上,颠簸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纳兰熙直起身子,发现原本应该在车内的李韵不见,忙下车寻找。

“娘你在外面干什么?”纳兰熙来到车外,看见李韵正和随行的仆人们一起搬运着食物之类的东西。而在他们前方是一群衣衫褴褛乞丐打扮得人。

“娘这是怎么回事啊?”再纳兰熙的心理,大唐国力强盛,人群们应该都是安居乐业的。却没想到在富强的大唐时代,也有那么多难民的存在。要知道这里离国都长安也就二十多里地而已,一边是歌舞升平的奢华,另一边却是食不果腹,流离失所。

“熙儿你醒了,娘看这群难民可怜,所以来给他们拿些吃得。”李韵一边分发着手里的干粮,一边和纳兰熙说道。“今年黄河决堤,黄河流域有近六十万的灾民啊,娘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能一路走到了长安城外。”

“那么多灾民,难道朝廷不管吗?”纳兰熙接过李韵手中沉重的布袋,拿出一个个白面馒头,分发给那群手比黑炭还黑的人群。这鲜明的对比让纳兰熙鼻头一酸,更加无法理解朝廷为什么不安置他们。

“那么多的难民朝廷哪里管的过来啊,就算皇上有心,想好好安顿这些灾民。但还是得通过下面的官员啊,一人一两的标准安置费,到他们手里还能剩多少啊,哎。”有道是强龙不安地头蛇啊,更何况皇上远在长安城,哪里能管的了地上上的事啊。

“小妹妹快给你一个馒头快吃吧。”纳兰熙身前还剩下几个没有拿着馒头的人,其中一个小姑娘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妹妹你快吃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你就说姐姐一定帮你。”那小女孩拿到馒头并没有像别人一样狼吞虎咽的塞进嘴里,而是拿着馒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哪。

“大姐姐,你快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看着纳兰熙关切的眼神,那小女孩一下子哭了出来,高喊着叫纳兰熙救救自己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不一上来就哀求她救救自己的母亲,或许她在这条路上求了太多人,直到她以为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了吧。

“你妈妈怎么了,快点带我过去。”听到小女孩哀求的声音,纳兰熙立刻问道。

“就在那边,姐姐你跟我来。”小女孩哭丧着脸,指了指身后的一处空地。地上一名中年妇人正躺在地上不停的颤抖,好像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这位夫人你怎么样了,哪里疼你告诉我。啊,这”纳兰熙来到小女孩母亲躺着的地方,开口还没有问完,她知道这名女人已经不行了。她的手脚上得了很严重的皮肤病,手脚都溃烂了。严重的地方似乎都能看见深深白骨,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在医疗条件那么差的时代,这样的病疼是不能治好的。

“娘你说话啊,快说话啊。你那里不舒服跟这位姐姐说姐姐一定能治好你的。”小女孩留着眼泪,紧紧抓着母亲破烂的手臂,试图让自己的母亲说出话来。

“小姑娘没用的,你娘她已经快不行了。”纳兰熙很不愿意和孩子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想让孩子提前有个准备。

“不,你胡说,你胡说!是你治不好我娘而已,我娘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找到能治好我娘的大夫。”小女孩听到纳兰熙的话,被触动到了心底里最不能被触碰的地方。顿时冲着纳兰熙大声的吼叫,不过她太小了,小到连吼叫都只能让人 感到悲伤。

“熙儿,这里怎么了?天啊!”听见声响的李韵赶紧跑了过来,她还以为是纳兰熙哪里伤害到了这里的灾民,赶过来一看。小女孩母亲身上的伤口,让她忍不住叫道。

小女孩见纳兰熙也帮不了自己,一下子低下身子想要将母亲背在背上。看来这一路上她的妈妈都是她这样一点又一点的背过来的。但是她毕竟太小了,再加上不知道几日没有吃过饭了,不管她再怎么使劲,她也再背不起自己的妈妈了。

“娘,月儿没用,月儿背不动娘了,月儿真是没用啊。”一次次的尝试都失败了,小女孩终于意识到,也可以说她终于让自己相信了,自己再也不能背上母亲一起同行了。她无力的坐在母亲的身边,一声声的悲戚引得四周的灾民与纳兰家的仆人都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小月儿,你不要这样,这样你娘会更担心你得。”李韵是做母亲的人,看见小女孩哭成这样,内心犹如刀割一般难受。她来到小月儿的身边一把抱痛苦的小月儿。

“啊,啊,啊”地上躺着的小月儿的母亲努力的挣扎着,手臂微微抬起指着小月儿。眼睛却望着李韵,眼神里满是哀求。李韵知道,那是小月儿的母亲想要自己收养这个苦命的孩子。

“你放心,我会收养小月儿的。我会将她视如己出,不会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李韵看着小月儿生母的眼神,郑重的许下誓言。

“啊,啊”小月儿的生母抬起的手臂终将落下了,随之落下的是她不舍小月儿的眼神。虽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都还是饱受着痛苦,但她嘴角上却挂了一丝奇妙的微笑。或许是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而高兴吧。这不就是一个母亲吗?不管自己受着多大的伤害,只要孩子好了,那就值了。

“娘”小月儿的母亲走了,山间回荡的都是她呼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