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上官局长?”宋廷军惊讶地站起来,“您怎么过来了?”

“我预感到你要找我,怕耽误时间,所以就提前过来了。二五八中雯 zw.cōm”上官局长笑了笑说,“这个中年女子叫谭冬梅,无影手的唯一传人。她出手速度极快,快到一般人根本看不清她出手的过程。监控视频必须放慢速度。”

“我们尝试过把监控视频放慢了八倍,还是没看出什么。这是珠宝店监控设备可以放慢的最大倍数了。”李强说。

“八倍?不行,太快了!”上官局长摇摇头说,“你找个播放软件,能把视频放慢十六倍以上的,应该可以看出点什么。”

李强马上安排人在电脑上装播放软件。宋廷军请上官局长和他带来的几个年轻人入座。

这时,陈红的电话响了。陈红拿起来一看,是杨姗打来的,拿起手机往会议室门外走去。

“上官局长就是为这事来的?”宋廷军问,“看来这个谭冬梅是一个高手,你想把她带过去?”

“这个谭冬梅我以前就认识,不过她不想受束缚,不愿意进我的部门。”上官局长说,“平时也不会做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没事就喜欢光明正大地偷偷东西,一般人还真抓不住她的把柄。”

“光明正大地偷东西?”宋廷军无奈地笑了笑说,“看来也是老顽童,喜欢游戏人间。可是如果项链是她偷的,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她身上找到项链。”

“我给你个建议,从珠宝店发生盗窃案到现在,凡是和她接触过的人,都搜搜自己身上,看是不是多了一条项链。”上官局长笑了笑说,“她就是和大家玩一玩,一条项链,她能放在眼里?”

正在这时,一个警员跑了进来,对宋廷军说:“队长,项链找到了,在珠宝店老板的衣袋里。”

上官局长笑着拍了拍宋廷军的肩膀说:“廷军,谭冬梅我要了!”

“销案吧!”宋廷军无奈地警员说,看着还在忙活安装播放器的警员,喊了一声:“强子,别折腾了,视频不看了!”

正在这时,陈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对宋廷军和上官局长说:“杨姗打电话过来说,杨宇清失踪了。他在失踪前留言,如果联系不上他,找上官局长去调查这件事情。”

“原来您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宋廷军看着上官局长问。

上官局长点点头说:“来之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只是预感到你这边会有事。能够让平民神探杨宇清自愿失踪的事,看来是大事,而且是警方不便出面查的事情。廷军,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查查?”

“这?”宋廷军有点犹豫了。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这件事情对宋廷军的吸引力太大了,何况杨宇清曾经多次帮过自己,如今他有了麻烦,自己应该去帮他。可是方厅长之前嘱咐过他,让他不要加入上官局长的组织。

“你是担心方厅长那边?”上官局长看出了他的心思,“放心吧,我跟他说一下,借调两个月而已。”

“那就谢谢上官局长了!”宋廷军说,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因为自从来到省公安厅,已经很久没有遇到有难度的案件了。

“上官局长,我也要去!”陈红赶紧说。

“那当然,你不去,廷军能安下心来做事吗?”上官局长笑了笑说,“你们下午把工作交接一下,我们明天去a市,先找杨姗了解具体情况。”

陈红羞红了脸,但心里却很开心,向上官局长敬了一个礼,响亮地回答:“是!”

回到机场,张道人带着大家围着灶台坐了一圈。

“大家对这个野人有什么看法?”张道人最先发问。

“小磊之前说,有可能这个野人就是秦婉蓉。”小丽说,“但是从猴子胸口的掌印来看,不像是女人的。而且秦婉蓉虽然爱好冒险,但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没错。”小美表示赞成,“而且如果真的是秦婉蓉,为什么不直接跟我们交流,却要躲躲闪闪?”

“我也觉得这个野人不可能是秦婉蓉。”张道人点点头说,“猴子受伤了。如果我们继续行动,它就会再次攻击我们。以它的速度和身手,而且它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只怕防不胜防。”

“张道人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先解决了野人,再行动?”范仁磊问。

张道人没有直接表态,说:“我要征求大家的意见。”

大家一时都沉默了。

“我认为猎人最有资格表态。”杨宇清打破了沉默,“因为出发前,猎人的幻象中出现了这个野人。”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猎人,硕大的墨镜遮住了猎人的大半个脸,没人能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我认为野人是我们找到秦婉蓉的关键。”猎人说,“只可活捉。”

“活捉?”孙猴子惊讶地反问道,“我觉得被它活捉的可能性比我们活捉它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瞧你那点出息!”范仁磊鄙视地说,“不就被它拍了一下嘛,害怕成这样?”

“你给它拍拍试试!”孙猴子不甘示弱地说,“就你那小身板,给它一拍就成烂泥了。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用脑子,懂不?”范仁磊没好气地说,“既然它这么想进山洞,我们可以设个陷阱,让它进去之后再活捉它。”

“小磊这个提议好。”林巧儿表示赞同。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支持。

张道人想了想说:“布个陷阱很简单,只要它进了山洞,就是瓮中之鳖。洞口外准备好六枝麻醉枪,一出来就射击,就算它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同时躲过六个特种兵的射击。今天是因为我们没有提前准备,不知道它在里面,才让它逃走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准备!”范仁磊一听到要行动就来了劲。

“还是明天吧。”张道人说,“今天它受了惊吓,应该不会再来了。安全起见,大家下午就不要行动了,在帐篷里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再安排。”

晚上十点,帐篷内。张道人把两个桃色盒子分别递给阿华和阿伟,说:“沙漠之鹰,每次可发射9发子弹,穿透力强,使用前装上消声器。”

“张道人,这是?”阿华有点犹豫地接过盒子。

“今天晚上必须处理掉野人!”张道人说,“我们四个人完成这件事情。”

“要不要先请示一下秦爷?”阿华试探着说。

“现在联系不上秦爷。”张道人说,他扫视了两人一眼,“你们不相信我的决定?”

“不是。”阿华连忙解释说,“不过,今天下午不是定好计划明天要活捉野人吗?”

“如果活捉到了野人,要处理掉的就不止是野人,而是这里所有的人。”张道人说,又补充了一句:“包括你们两个。”

阿华和阿伟听得后背发凉,他们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只得默默地打开桃色盒子,开始装配枪支。

“巧姑,我知道你能听到我们的谈话。”张道人对着三个女孩子的帐篷方向说,“十点半前,你找机会出来,我们在直升机那等你,不要惊动小美和小丽。负责警戒的大志和大勇会装作没看到你。”

晚上十点半,林巧儿轻手轻脚地爬起来,出了帐篷,悄悄来到直升机旁。张道人和阿华阿伟已经等在那里。

林巧儿正要说话,张道人说:“不要多问什么,我这么做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你的任务是帮我们找到野人的位置。我们先去山洞看看!”

说完,张道人带着三人拿着手电筒往山洞方向走去。

帐篷里,范仁磊躺在床上正在抱怨:“好无聊,我已经受不了没有网络的日子了!”

“你可以继续玩你的单机游戏,刷新纪录。”杨宇清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对他说。

“我已经破不了自己的纪录了。”范仁磊无奈地说,“我们要在这里呆一个月吗?”

“早点找到秦婉蓉就可以早点回去。”杨宇清说。

“可是我们去哪找?根据资料,她是瞬间消失的。”范仁磊说,“世界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一个大活人平白无故地就消失了?”

“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先例,目前最主流的科学解释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杨宇清说,“我希望不是这样,否则以我们目前的能力不可能找到秦婉蓉。”

“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听说百慕大三角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范仁磊突然来了兴致,兴奋地说,“有些船和人失踪了,几十年后又出现了,船上的人都没有变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怪猎人会预测秦婉蓉会回来,说不定就跟百慕大三角的事情一样,19年前进入另一个空间,未来的某个时候突然又回来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只能等。”杨宇清说,“但是既然资料有假,那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们并不清楚。”

“我觉得张道人好像隐瞒了什么事情,听他下午的语气,好像已经猜到野人的身份。你为什么不让我追问他?”范仁磊回想了一下下午的事情说。

“我们是帮他做事的,如果对找秦婉蓉有用,而且又能公开的信息,他一定会主动告诉我们。”杨宇清说,“既然他不愿意说,知道了对我们就没什么好处。就算我们真的知道了,也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知道了。毕竟,枪在他们手里。”

深秋的夜晚变冷了,范仁磊打了个寒颤说:“你是说,张道人隐瞒的事情,如果被我们知道了,他有可能杀人灭口?”

“不知道,我是猜的,也许没那么严重。”杨宇清想了想说,“他下午想除掉野人的意思很明显,但不想一个人承担责任,想征求大家的支持。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所以借猎人的口否定了他的想法。”

“好吧,虽然我聪明,但是说起玩心计,我自叹不如。”范仁磊感叹地说,“原本看起来风平浪静的讨论,经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你和张道人已经杠上了。清哥,你放心,我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你借猎人的口否定张道人,他既然帮你说话,那说明猎人也是我们这边的人。从下午的情况来看,我方已经赢了,因为张道人已经答应明天活捉野人。”

“我刚已经说,枪在他们手里。”杨宇清说,显然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赢了而感到高兴,“张道人既然把活捉野人的计划推到了明天,我们只能祈祷那个野人能挺过今晚。”

范仁磊惊讶地说:“你是说张道人会带人连夜把野人除掉?”

“想证实这点,只要看看巧姑在不在帐篷里就知道了。”杨宇清说,“要想在这深山密林中找到野人,只有巧姑能办到。”

“我去看看!”范仁磊一咕噜派了起来,就往帐篷外走。

“如果大智大勇阻止你,你要果断退回来。”杨宇清嘱咐道。

“我知道,他们如果阻止我,就说明巧姑不在帐篷里。”范仁磊说着拉开帐篷的拉链,走了出去。

刚出帐篷,范仁磊又打了个冷战,外面更冷。范仁磊紧了紧外衣,往巧姑和小美小丽的帐篷走去。

刚走了几步,突然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顶住了,范仁磊赶紧停了下来。

“大志哥,你可别拿枪乱开玩笑。”范仁磊颤声说。

“哈哈。”身后传来两声大笑,“你怎么知道是我?”

范仁磊感觉顶着后背的东西放开了,转过身来,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壮汉说:“大志哥,你走路没声音的啊?吓死我了!”

“你小子都猜到是我了,还会被吓到?”大志收起步枪说,“这么晚了你出来干嘛?”

“天冷寂寞,我想找巧姐问个事。”范仁磊笑嘻嘻地说。

“小色鬼!”大志没好气地说,“我是负责警戒的,要特别保护三位女同志的安全,谨防你们这样别有用心的人深更半夜摸进女同志的帐篷。有啥事明天再问!”

“大志哥,你这思想也太不健康了!”范仁磊咕隆了一句说,“那我去找张道人!”说着就要往张道人的帐篷方向走。

一只大手拦在了范仁磊面前:“也不行!张道人有交代,晚上他要静思,严禁外人打扰!”

范仁磊无奈地看了大志一眼说:“那我嘘嘘可以吧?”

大志笑了笑说:“当然可以,我陪你去!”

“啊?”范仁磊惊愕地交了一声,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大志说,“大志哥,你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吧?我不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回帐篷。

“小兔崽子!”大志看着范仁磊的背影小声骂了一句,“脑袋瓜里尽想些不健康的东西!”

回到帐篷,范仁磊看到杨宇清在闭着眼睛睡觉,说:“被你说中了,巧姑和张道人都不在帐篷里。”

“那就睡吧,明天的局面明天再想办法应付。”杨宇清闭着眼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