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从枫城通往南冒险镇的路上,一个身穿白衣,背着一把长剑的少年正走在路上,这正是从枫城出发前往学院的易轩。

终于快要到南冒险镇了,易轩的心里舒了口气想到,从枫城出发一直沿着官道走到现在已有十天了。

这十天里村庄都没见过几个,不过行人却不少,因为这是从南冒险镇到枫城的唯一道路,那些去南远古森林的冒险者不能飞的都得走这里。

南冒险镇也是与枫城一样的性质,仙凡共居,冒险者落脚之地,只不过比枫城小得多,面对的北远古森林危险也小得多。

易轩进到南冒险镇后直接找了家客栈住下,经过十天的行走他需要休息一下,同时还要了解一下北远古森林的事,准备一些东西。

从枫城到云腾学院,向北而去,中间隔着北远古森林,以及诸多国家和恶劣的地形,十分遥远,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北远古森林。

北远古森林虽然只是远古森林的一角,也南北横跨了十万里更是向东面延伸出了几十万里,里面妖兽无数,凶险无比。

这些年经过无数修仙者的探索和猎杀。北远古森林的妖兽少了不少,修仙高的妖兽更是少见,差不多都逃往东和南远古森林去了,不过也不是易轩能轻易通过的。

除了这条路还可以从最东面绕过远古森林从最东面的东澜过经过,这个国家西靠北远古森林,东靠天玄大陆的无尽海,这也是不经过北远古森林的唯一通道。

当然,如果有大把的灵石也可以乘坐传送阵,在枫城就有这样的传送阵,不过易轩就是想得磨炼才自己出来的,当然不会直接坐传送阵。

因为这两人的行为周围围了不少人观看,不过却未有人来帮忙说话。

易轩正走在回客栈的路上,看到前面街道上围了不少人也走了过去,问了周围的人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位大叔,你放了这男孩吧,他偷你包子的钱我来帮他还。”易轩走出来站在男孩和大汉的中间说道,他看到这样的情况就忍不住出来帮忙。

“你是哪家的小孩,你有钱还吗,告诉你我那包子一个就值一千两银子。”大汉鄙夷的问道。

周围围观的人纷纷投出嘲讽的目光,一个包子一千两,这分明就是敲诈,也亏他说得出。

“好我给你,”说着易轩偷偷的趁人不注意从储物袋中拿出了几块非常大的金元宝,给那大汉看。

大汉看到这几个金元宝眼睛都直了,围观的人都纷纷用讶异的眼光看着易轩,要知道这金元宝的价值可不止三千银两,而一个不同人一年的生活开支也就几十两,这几千两大汉就算卖一辈子包子也不可能赚得到。

大汉咽了咽口水又突然说道“不,我反悔了,我卖了这小野种至少也值几千金元宝,你这几块金元宝根本不够。”说完大汉还一脸的理直气壮的样子,大汉想着这小子随便就能拿几块金元宝出来,绝对是个冤大头,不自己不再敲诈一些就亏了。

围观的人更加的鄙夷这大汉,银子虽好,但也要看自己够不够格不是,这少年不眨一下眼就拿出几块金元宝,肯定不是一般人,绝不是大汉惹得起的,给几块金元宝已经给他面子了,还得寸进尺,也不怕惹到那少年生气。

果然易轩听到那大汉的话眼神就变了,虽然他不在乎金钱,但是大汉这种人不是说说就行的了,不教训一下说不定会祸害更多的人。

想到这易轩一巴掌煽了过去,大汉的脸立马肿了起来,嘴角溢出了鲜血,当然易轩是没有出全力,不然凡人的身体根本不够他的一击。

大汉突然被打根本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在楞了几息之后才大叫起来“妈的你居然敢打我,巡逻队,快帮我叫巡逻队,我要弄死这……”话还未说完易轩有煽了一巴掌过去。

“你这种禽兽不打不行,根本不配做人。”易轩道。

大汉听到易轩的话更是鬼哭狼嚎的大叫,大喊着叫巡逻队,不久巡逻队出现了。

“小子,你在大街上无故打人,跟我们回去一趟。”说着就直接来到易轩身边就要押易轩,却被易轩一挥手就把他们击退了。

两个巡逻队的大吃一惊,知道遇到修仙之人了。

“小子虽然你是修仙之人,但这里是仙凡共居之地,你不能够队凡人出手,我们镇长同样是修仙之人,你还是束手就擒把。”其中一个巡逻队的人说道。

这巡逻队是镇长的人,维持着镇里的秩序,所以一有骚乱就会出现。

“真好笑,你们也不问问原因就要抓我,刚才这大汉殴打着男孩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出现。”易轩不屑的说道。

“这小孩偷盗东西,被打也是活该,不是我们管的事情。”那人平淡的说道。

“好,那我打这禽兽,打的又不是人,你们也没权利带走我。”易轩眼里快要碰出火来了,再也不想忍了。

“妈的小子,别太嚣张,我们护卫长一会就过来,但时让你生不如死。”那巡逻队的人骂道,显然刚才有人去叫他们所说的护卫长了,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过易轩,也不敢出手。

“在他来之前就由我先教训教训你们吧。”易轩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这帮人根本不把这男孩当人看,他也不想把这帮人当人看,忍不住要对他们出手。

不过易轩并未打到任何人就被人抓住了手,来人是修仙者,修为很高,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易轩想到。

这人是御剑而来的,显然不是他能对抗的。

“小兄弟,你未免太狂了。”来人抓着易轩的手说道。

易轩根本挣脱不了,只能任由对方抓着,“不是我狂,而是这些人根本不配做人。”易轩对视着来人道,他虽然打不过对方,却也不会怕对方。

“噢,这该怎么说呢,你们谁给我个说法,解释一下。”来人有点好奇,看着那些巡逻队的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