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连续好几日不断的采药、熬药、试药最终还是没能化解这场瘟疫,不知怎的,慕芸仙心中有一股莫名的难过,这种难过似乎令她全身酸软。②⑤⑧鈡雯?

也不知怎的,突然开始头晕眼花,不由一紧“难道我也染上瘟疫了吗?”

就在这时,焚心猛然翻起又吐了一口血,之后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焚心?”慕芸仙立马扑到焚心床前,可是,她已经感觉不到焚心任何的气息了,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焚心会一直吐血?

“血?……”

突然眼前一亮,所有人都中了瘟疫,偏偏自己没事,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自己的血抗和别人的不同?

或许、说不定、只要她把自己的血引到药里或许就能治瘟疫了!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不管能不能救人,她总要试一试,找了一把小刀往手上一划,随后将血引入药中。

就在他割开手腕的瞬间,一股莫名的异香随即溢出,那种香似乎不是来自血腥,而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灵香,所有人几乎被这股异香吸引,唯独只有慕芸仙自己察觉不到半点异常。

异香瞬间弥漫整片大地,所有人群骚动,一直窥视暗中的黑袍潜使同鬼王准备出击,魔君苍劫同逆千殇察觉后也纷纷向这边靠拢。

没想到这场瘟疫居然以嗜血毒为引,可见这散布瘟疫之人心肠之歹毒到何种地步!

无奈这嗜血毒连莫子涵也束手无策,之前给五猖灵骨解毒还是用慕芸仙的命做赌注,若非他耗损百年修行,她命危矣,恐怕炼魂鼎也会被受牵连。

这一次,居然用同样的方法扰乱人间,此人到底是谁,用这么恶毒的方法莫不是在针对自己?

莫子涵凝眉深思,此人居心叵测,居然连天机阁都查不到,看来他应该将自己的修为往高境界再提几成了,只是耗损百年修为,居然也算不出此人的底细了?

某个部位突然又震了一下,莫子涵摸摸胸口,伸手从衣服里取出封存慕芸仙灵力的两颗银铃铛,铃铛居然震响个不停,似乎是被一股莫名的异香牵引,这异香分明是!

“小芸!?”莫子涵只道“不好”,迅速往慕芸仙身边飞去。不是被孟钰萱接去皇宫了么?为何会在这里的?

他知道‘痛苦之源’能控制鼎力滋生邪恶之念,但小芸的灵力和鼎力全部封存,按说是不会对‘痛苦之源’控制,可为什么会有她的精气?

总之在师父没有赶过去之前,徒儿你一定不能出事!

另一边,夏龙吟、江墨生、追影还有其他太白的弟子正为病人解毒,忽然被一股莫名的异香吸引,意识告诉自己这有可能是瘟疫的一种,却任谁也难以抗拒这股香带来的清逸。

夏龙吟迎头嗅着这味,似在深情回味,却万般诧异,缓缓道:“这股异香来的如此突然,虽然嗅不出邪气,但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也嗅到过。”

追影用扇子挡着鼻子,冷酷异常:“像你们这种没任何抵抗能力的人,最好不要被异物吸引,否则,谁也说不准接下来你们会是怎样的死法。”

“对啊,追影师兄说的对,大家快施法做护体屏障,以免染上瘟疫!”弟子立刻合力摆出一个剑气屏障。

一旁默默不语的江墨生突然一震:“我记起来了,这味道曾经在太白也出现过!”

“哦??”闻言弟子们一震,诧异之极。

弟子们道:

“想必在我们太白仙山出现过的定不是什么邪物,适才嗅到这味也没什么事,反而,我觉得我的真气有所提升耶?”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

“我也是。”

……

“既然如此,说不定这异香的源头便能解这瘟疫,我们便寻去看看吧,或许,这是能解这场瘟疫的唯一办法。”夏龙吟道。

大家一至认为“好”,便嗅着异香而去。

慕芸仙用自己的血作为药引居然真见效了,亲自一碗一碗的给病人喝了药,先是焚心好起来了,之后有人陆陆续续好了起了,但他们并不知那药是慕芸仙割开手腕滴了几滴血做成的。

附近村里的病人听到这里有解药,便都来讨药救命,慕芸仙自是很高兴给人解药了,并同焚心亲自给那些病重的人送去。

一来二去,汤药用完了,那些没有得到解药的病人便祈求或者催促慕芸仙配解药给他们喝,焚心也一旁催着慕芸仙配药。

焚心把慕芸仙拉到房间道:“芸仙,现在我们有个这个药方,不久便能化解这场瘟疫了,若是缺什么药材你便管我要,我焚心别的没有,就是不缺药材,恩?”

慕芸仙皱了皱眉头,她当然愿意做解药了,之前试药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再失了些血,显然自己已经透支了,不禁暗语“天哪,还有多少人没喝到解药啊,本姑娘我真的没多余的血放了!”

焚心也看出慕芸仙一副病容憔悴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道:“若你觉得累了,便把药方给我,让我来做余下的任务吧,大家多亏有你才能得救,如今你是焚心的救命恩人,见你这般劳累,焚心看着实在于心不忍,我……”

打断焚心接下来有可能很肉麻的话:“好了,我只是有点困”打了个哈欠“这解药别人做不来的,你先出去一会,等我配好药材,会叫你的。”

是的,她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一觉了,担心道:“我留下来帮你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修医的,总能帮到你。”

微微一笑,嘴唇勾起一层虚白“不用了。”

焚心还是很担心,却只能出房间并关上了门,外面病人的情况真是刻不容缓,若再耽搁一会,便不知有又多少人丧命。

焚心出去往大药锅里放药材,有些好起来的村民便也帮着加柴火,好大几口锅都煮着药材青烟直起,到处都可以闻见一股草药味,

药熬的差不多了,就差慕芸仙说的药引了,半天不见慕芸仙出来,焚心焦虑不堪,走到门前正要敲门问药配的怎么样,无意从门窗看见慕芸仙正拿着一把刀割自己的手腕。

“滴答……滴答……”一滴滴鲜红的、散发着令人神清气爽的液体不断流入碗中,慕芸仙的脸已经从虚白变的惨白。

焚心惊的瞪大了眼睛,几经想冲进去阻止她,可外边这些病人该怎么救?若能解救这场瘟疫带来的所有苦难,他便也能出道,算的上一位真正的医仙了。

焚心正在纠结中,没想门突然开了,为了不让人发现药引是自己的血做的,便把血凝聚成一粒粒药丸,涂上之前做好的药泥,便不被发觉了。

慕芸仙带着药丸见焚心立在门外恍恍惚惚的“愣着干嘛,快给人喂药啊!”

“哦!”取过慕芸仙手中的药,酌量放入熬好的汤药之中,有好起来的村民帮助,不一会瘟疫便被控制。

而慕芸仙不知不觉靠在墙角‘睡着了’。

眼看瘟疫被控制了,所有人的瘟毒也解了,可就在此时,一个个已经好起来的村民突然间血蹦,爆炸成一片碎血,一团黑烟穿梭半空充满了邪气,每每暴击一人便觉痛快淋漓。

焚心自认还是有些修为的,幻剑持目以待,对着空中那团黑烟道:“医仙焚心在此,哪里来的妖魔为祸人间,还不束手就擒!”

“哈哈哈哈,狂妄小儿,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那黑烟说着便袭卷向焚心,焚心不甘示弱,持剑与其纠缠。

那黑烟简直神出鬼没,变化无常,焚心根本捉不到它的影子,突然胸口沉重一击,焚心被黑烟击飞重重撞在墙上“噗……”

村民吓的四散而逃。

“哼,自不量力!”那黑烟也不在爆杀人了,而是冲一旁昏睡的慕芸仙飞去,这时有个细腻的声音喷出:

“慕芸仙你可让我好找,今天我便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妖孽,你不准动她!”焚心挣扎着起身控剑直刺那团黑烟,那黑烟突然幻出一人影扬臂一挥,反过来刺了焚心一剑。

刺的焚心满嘴鲜血,气恼的挤出两个字“妖孽……”。

这下没人阻碍她了,黑烟一聚直往慕芸仙身上冲,盘旋在慕芸仙身上却怎么了进不了她的身体,不可能的,明明自己也是慕芸仙的一部分,为何连自己的身体都夺不回来!

她就偏偏不信,强行占据慕芸仙的身体却不想被一股真气弹飞,撞跌在地立马现出一个女子的模样,一身黑裙轻装,黑纱遮面,正是“白莲”的邪恶面“黑莲”。

黑莲蒙着面,而且浑身都是邪气,焚心自然没有看出眼前这个女子竟然同慕芸仙一模一样。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没想到这次本使不光引出了白莲,而且连黑莲也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黑袍潜使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笑的歼邪无比。看到一旁被刺伤的焚心,或许是因为焚心身穿白衣,又或者他喝过慕芸仙的血,黑袍潜使误认为焚心便是他要找的白莲。

迅速拿出昆仑镜往焚心身上一照,脸色一沉:“你不是她?”没等焚心有所回应,一面昆仑镜已经将焚心的身体烧了个大窟窿。

“呃啊……”一团火苗散飞,焚心焚心而灭,魂飞魄散。

黑莲一脸鄙视道:“你可以再毒一些么?”

“那要看你怎么做了?黑莲,你本该就是我的,苍劫只不过是据为己有而已,是我从昆仑山把你带回来的,若非我,你早被白莲遗弃,即将面临消失!”

“若黑莲没有记错,从昆仑山救我之人乃是云中道长,莫非阁下便是自取灭亡的云中道长?”

“自取灭亡?呵,这个词用起来不恰当,应该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黑莲,你是要本道亲自收你呢?还是乖乖回到白莲体内呢?”

深沉道:“回去,谈何容易,我刚才拼命回去,却怎么也占据不了她的身体!”走到还在昏睡的慕芸仙身旁。

黑袍跟来见他千方百计想要找的白莲居然是她,脑子一震,双目瞪珠:“她是慕芸仙!白莲居然是莫子涵的徒弟慕芸仙!不好!”

“怎么,道长认识她?”

“认识,岂止认识,她……”话说一半突然咽回去“黑莲快,我助你进入她的身体,记住,等完全占据以后你要为我所用。”

沾沾自喜:“那是自然。”

黑袍用昆仑镜将黑莲强行打进慕芸仙的身体,随后慕芸仙便清醒了过来,眸中血光一闪,道:“道长,我们成功了。”

“不好,他们来了,我们快走。”黑袍说完,正欲离开,却见慕芸仙突然一震,手脚不听驱使,似乎黑莲和慕芸仙互相争斗了起来。

黑莲想要占据和控制慕芸仙的身体,却一惯遭反噬,黑袍见状诧异之极,明明同体,却为何排斥,时间不多了,持昆仑镜再次照向慕芸仙。

居然没有没应?

这时鬼王也来助黑袍一臂之力,本就失血过多,体虚身空的慕芸仙更无一点还手之力,身体也慢慢不受控制。

这时,天空突然震起一道晴天霹雳,天色突然阴沉下来,风电交加,整片大地开始混乱。

逆千殇同苍劫一并而来,“小芸仙?!”逆千殇见慕芸仙被夹在鬼王和黑袍法力之间,又气又恼,一股光柱“嗖”一下护到慕芸仙身上,苍劫见状也是帮上一把,怎么着也不能让黑袍得逞。

慕芸仙被夹在几道法光之间,整个身子几乎要被裂开了,头发跟衣服被几股气流冲击的凌乱不堪,她的眼前已经看不清任何人了,只有一片刺痛的黑暗,猛然痛的大吼一声,随之一声惊雷响起,乌云密布,一颗红星闪闪发光。

逆千殇本要阻止黑袍的,不料一发功就被慕芸仙吸引,见她如此痛苦,想收功却根本停不下来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莫子涵从慕芸仙头顶逆下一道白影,掌心催动一股真气击向慕芸仙的额头,只见慕芸仙全身黑烟缠绕,眨眼黑莲被击出慕芸仙身体。

逆千殇、黑袍、苍劫、还要鬼王瞬间被一股强波震开,黑袍和鬼王趁机迅速逃离。

与此同时,莫子涵将宝灵珠投向那颗蠢蠢欲动的赤红星,星光一乍,整片天好似开了一个‘洞’,乌云尽散,赤红星消失不见。

夏龙吟、江墨生、追影等几人不知何时已到了此地,目睹刚才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似乎只看到慕芸仙那不为人知的可怕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