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许温澜这话说的委实不假,除了琴棋书画,吃喝玩乐那更是不在话下,其中玩乐尤为精湛,足以和他的琴艺相媲美。

萧梓穆和萧慕红久居宫中自然不知,萧慕白常年驻守渝城,赵兴文也是常年驻守韩阳,至于解纪明、孔长辉和师忠飞皆是因为科考才会赴京。

至于秉文,以往的十年满心都是复仇哪里会对乞巧节上心,霍文淑可谓是正经的大家闺秀,从前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苏浅乐就更不用说了,颠沛流离直到被夏初所救。

至于蓝羽樱,连乞巧节这个节日都是第一次听说,山上除了夏初便是白若霏和蓝曦林,别说过节了,连说都没人说起。

是以,连带着蓝羽樱也是潋着一双剪水秋瞳,盈盈向着许温澜看去。

唯有夏初一人神色有些恍惚,若不是上一世他央着萧言竣带他出宫游玩,他也是不知道今日原来西市有个乞巧会。

果然,许温澜扫了一脸期盼的众人一眼,这才满意的吐出:“乞巧会。”

“好玩吗?”师忠飞率先问出声来。

“你还记得你是一介莘莘学子吗?”孔长辉白了他一眼,恨他不争气。

如今这师忠飞和许温澜是越发相像,除了诗词歌赋,吃喝玩乐也是兴致勃勃。

“可我也是茗湘苑的老板啊,毕竟苑里时不时也要举办一些风雅的活动,也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啊……”师忠飞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看的孔长辉频频摇头连连叹息。

“那肯定好玩啊,京城百姓蜂拥而至,女子皆想拔得头筹,听说头筹的彩头会被织女赐福,赠予心爱之人定能长长久久,而男子外围也会设局相猜,总之热闹非凡,快吃快吃,吃完了我领你们去。”

众人被他吊足了胃口,是以这顿饭吃的速度倒是极快。

霍文淑看着身旁的苏浅乐面色怔怔却是未曾动筷,不由出声问了一句:“浅乐,你怎么也不吃一点。”

苏浅乐正在想着许温澜说的头筹彩头,被她出言唤回神来,这才笑着应了一句:“我不饿,出府的时候用了点心。”

她说完看向了对面的夏初,夏初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和身旁的萧慕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可惜了。”萧慕白见他精神萎靡,故意在旁叹息一声。

夏初瞥他一眼,虽然知道他是无病呻吟,还是配合的问了一句:“可惜什么?”

“若你换了女装,还可以去拔个头筹好赠予我。”萧慕白附在她耳畔低语。

夏初的眸子暗了一暗,上辈子她倒是真的拔了头筹,赠予了萧言竣,可结果呢……

“这织女啊,一年才见一回牛郎,你让我送这玩意给你,晦气。”夏初敛了心中情绪,对着萧慕白戏谑。

萧慕白一怔,倒是没想到话还能这么说,旋即一笑:“阿初说的是。”

“你们两能不能不要老说悄悄话,我很不高兴。”萧慕红拉了拉身旁夏初的衣袖,随即叉了叉腰。

坐在萧慕红另一旁的萧梓穆闻言呛了一呛,这萧慕红,居然将他刚刚心中所想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夏初听他咳嗽向他看去,萧梓穆面色羞赧,不愿抬头回视。

萧慕白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递了杯茶过去:“七弟慢些饮。”

说话间,许温澜已经推了碗筷开始催促众人,余下的人也是推了碗筷,夏初揉了揉萧慕红的脑袋,看了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便拉着萧慕红起身:“走吧,我带你去游街。”

萧慕红立马漾起一张笑颜,卸了叉腰的手转去牵他的手。

余下的人听了这话纷纷离席,三三两两的向外走去。

“出来了出来了……”随着夏初一行人走出了饮味斋,门口聚集的百姓纷纷互相招呼着。

虽然刚刚随着萧言竣的离开,走了一部分人,但是仍然有一大部分等在此处,没有四大才子聚首,好歹还有三位不是。

萧梓穆因着刚刚萧慕红的话,心中余波未定,倒是率先拉了许温澜走在前面带路。

许温澜回头看了蓝羽樱一眼,见她跟了上来,这才安心的在前面边走边给大家介绍了一番乞巧的风俗。

牛郎织女的故事大家自然是耳熟能详,许温澜却是另辟蹊径,说了另一个典故,他指着周边一些跪拜尊像的男子道:“解大人,这些人拜的可都是你。”

解纪明也不管他看不看的到,先是瞪了他一眼:“本官看这些人书卷气颇浓,姿态虔诚,许公子莫要乱说。”

秉文对着许温澜现出一副你活该的模样,这么多人,你非得挑着那块臭石头调侃。

许温澜却是‘啧’了一声:“他们拜的那尊像名唤魁星,是北斗七星的第一颗星,故又被称为魁首,他掌管考生命运,左右着文人的前途。传闻状元郎便是魁星下凡,是以又被称为“大魁天下士”拜的可不就是你么。”

众人听的津津有味,师忠飞更是接茬对着解纪明戏谑:“难怪解大人总是偏爱独处,甚少与我们为伍,实在是我们凡人不配啊……”

余下之人听了哈哈大笑,笑得解纪明那张素来面无表情得脸都有了赧色,他对着师忠飞啐了一口:“活该你落第,有这工夫不如多背点书!”

萧慕红见他们笑的前仰后合,自己却是听得一知半解,她指着远处一群为牛庆生得人问道:“那里又是在干什么?”

众人随着她指得方向看去,许温澜在旁解释:“传说西王母用天河把牛郎织女分开后,老牛为了让牛郎能够跨越天河见到织女,便让牛郎把它的皮给刨了下来,驾着它的牛皮去见织女。人们为了纪念老牛的牺牲精神,便在今日有了为牛庆生的习俗。”

萧慕红嘟囔着嘴:“这老牛真可怜。”

“传说而已。”夏初宠爱的揉了揉她的头,接着转向许温澜道:“你怎么不去说书,故事一筐接一筐,在这么逛下去乞巧会都开始了。”

许温澜被他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来已经逛了许久,怕是在不快点便当真要错了过去,随即对着众人招呼了一声。

“大家得紧着点走了,前面拐两个路口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