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抱歉,我失态了。”看着唐萱萱女人擦了擦眼中的泪,眼睛越发的湿润了,更显得楚楚动人。

“你就是唐小姐吧,我在后院听闻表哥的未婚妻前来特来相见,这段时日我虽身处后宅却也耳闻了最近的传言,表哥向来寡言少语,想必关于我的事情表哥也未曾告知过唐小姐,唐小姐心中恐有困惑。”

赵芸芸柔柔一笑子两人旁边坐下示意两人听她说话。

“我叫赵芸芸,外祖母乃是肃亲王妃的远房表妹,赵家也曾是永州的百年世家,我娘嫁给我爹之后生活也算是富贵安康合家欢乐,可后来又是是天灾又是战乱,不仅赵家没了,我外祖家也在战乱中无一幸存,徒留我一弱质女流无依无靠苟活于世,后来听闻云相之名想到年幼之时曾经见过的表哥,这才抱着一丝希望前来投靠,如今我是再无亲人了,只有表哥可以依靠,所以唐小姐千万不要多心,我只是一介无依无靠的孤女,只想有个容身之所,不再孤苦无依。”

赵芸芸柔弱的脸上满是哀伤,弱质纤纤、楚楚可怜,让人见了就觉心软。

可唐萱萱却一点儿都不心软,心中的危机更甚,这时带表哥表妹什么的不更危险吗!

很显然和她有同样想法的还有高清雯很是不满的看着赵芸芸,“不是!你什么意思你还准备赖上云相了!”

“我一孤苦无依的女子,除了表哥这儿我真不知该何去何从了,不过唐小姐你放心,我只求一安身之所足矣。”

唐萱萱头疼的捂住了额头,这是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啊!一个大姑娘家的住在安国公府,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但人至今也没有表露出对云晟之有什么念想,一个孤苦无依的姑娘家,和她的情形何其相似,她也做不出赶人的事情,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吐又吐不出来恶心死人却什么也不能给做。

只能勉强的笑了笑说道:“你本就是晟之的表妹,如今没有别的亲人了,依靠晟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没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

唐萱萱很想走了,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实在是不怎么舒服,却不想赵芸芸很有诉说的**。

“其实我看到了你我就知道为什么表哥会喜欢你了,为了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请求皇上赐婚,更大张旗鼓的下聘。”

只一句话就让唐萱萱想要离开的心定了下来,“为何这么说?”这倒是让她好奇了。

赵芸芸看着好奇的唐萱萱笑了笑,充满了回忆的诉说道:“其实表哥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变,从小就是这样,冷冷清清的,即使是面他母亲亦是不怎么亲热,感觉和所有人都有种距离感,我第一次见到表哥的时候真的是被他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给吓得很长时间都不敢靠近他。”

“原来云相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啊,我还以为他长大以后才变成了那个样子呢。”

高清雯显然也很好奇云晟之小时候的事情,听得津津有味的。

“可不是,那时候长辈们其实很担忧,他们很担心表哥这般不将任何人放在心里,连从小定下婚事的席家小姐也并没有特别对待,日后身边连个贴心的人都没有太孤单太辛苦了。”

赵芸芸点头,但其实许多人都想要靠近那个清冷好似根本就高近不了的小仙童一般的男孩子,只是大家被他那冷漠的态度给吓得不敢接近罢了。

“后来呢?”唐萱萱追问,她想要说的定然还有其他。

“后来,后来出现了一个人。”赵芸芸抬眼看着唐萱萱,眼神带着回忆,“那是表哥的贴身丫鬟翠羽。”

赵芸芸幼年之时,因为亲戚关系,曾经在安国公府住过一年,也就是在那一年,她看到了那个让全天下都为之敬佩的天下第一公子云晟之的幼年之时。

那时候的云晟之已经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了,身形颀长,已初具如今云相的风姿,对于当时的许多年轻姑娘来说只要看一眼就能让她们的心脏狂跳。

奈何云晟之如同雪山上千年不化的寒冰,天边可望而不可即的流云,只能远远的望着却根本不能靠近,即使是在安国公府做客的赵芸芸。

但是有一天云晟之变了,变得会笑有温度了,大家都很好奇,云家人也很好奇,一查之下才发现这一切的改变只因为一个小小的婢女。

云晟之从小就非常的独立,不亲近任何人,更不喜欢有人对他太过贴近,即使是贴身的小厮和侍女,但有一天他出门游玩却带回来一个身世凄苦被村里人吃绝户驱赶的孤女回来当侍女。

一开始大家没有将这侍女当回事,可大概是那孤女即便遭受了世间最大的恶意却依然纯善又阳光的态度带给了云晟之不一样的感受,云晟之那寒冰一样的心渐渐的软化了,知道关心他人,知道如何微笑,知道即使面对一棵野花也能心情明媚一整天,寒冰被捂化了。

可化的太突然,变化也太剧烈了,云夫人虽然为儿子变化而高兴,却也担心翠羽一个卑贱的侍女对他的影响太大了,要知道云晟之可是国公府的世子,整个国公府那么多人的未来全都在他的身上,怎可被一个侍女影响。

安夫人想要将翠羽调离云晟之的身边,奈何云晟之并不愿意放人,于是安夫人想了个法子要将翠羽嫁人,却不想她这般动作激起了正处于青春期最为冲动实时期的云晟之的激烈反对,拉着翠羽的手说出要娶她为妻子的这样的混账话来,母子两人差点翻脸闹的很僵。

最后还是安国公府的老夫人出面,将此事压了下去,冷静下来的云晟之也知道自己太过冲动了说了不该说的话,事后也和母亲道歉,也收回了他要娶翠羽为妻的话,但是对于翠羽的去留依然不松口。

赵芸芸没有说那时候的她有多羡慕那个被表哥所喜欢所庇佑的侍女,她觉得翠羽能得表哥的这番心意,这辈子也值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她再也没有起过这羡慕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