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大黑食人鼠的眼睛之中蕴含的两个敞开的门。

这两扇门十分的特殊。

一道不断的释放着神圣的光芒,好像要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邪恶,还有所有的污秽全部都消灭掉似的,这是真正的神圣,如同它给出来的抉择一样。

「进入它,你将得到超脱。」

这是一扇象征着真正神圣的门,后面似乎也是一个无限光明的世界,进入到这个门,接受这一扇神圣的光明门,最后的,你就将直接成为神圣的光。

是啊。

多么诱惑的条件,成为光,得到永远的超脱,不用去顾忌那么多的事情。

如真如假,似是而非。

陈旭现在需要的是什么?

继续困在这个地方,不得出去吗?

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陈旭自己最不想要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样子了。

你可以给陈旭准确的任务,然后让他一步步的,或者干脆的就是付出一些代价,然后直接来完成任务,而不是像现在的这个样子,被困在眼前的这个梦境推理之中,不断的在无限恐怖系统的把控之中,一次次的持续着不同的任务,静静的等待着完成所谓的最后的攻略。

似乎就是这般清楚。

但是,同样的,展现出来的,也是这么麻烦的事情。

好干脆。

又是那么的让人纠结。

不是吗?

解脱?

超脱?

进入到属于光明的世界,然后真正的成为一束光,洒落在这个世界上,然后保持着永远一颗热爱的心,甘心情愿的奉献出一切的一切,似乎又让人感到是那么的不甘心。

陈旭盯着左眼这近乎神圣到,让他自身所有污秽,还有坏念头都完全消散的一扇门。

是啊,此时此刻的陈旭,忽然的感觉到,他全身上下都得到了特殊的洗礼,很简单,很纯粹的洗礼,就是散发出来的光,一点点的,将他灵魂之中的坏念头都驱散掉了。

比如说?

呃,看到沈太柔苗条的身姿会有那么一点点诧异?看着沈太柔的笑,好像也会有那么一点轻微的面红?

还有之前在那名为陵的火葬场之中的遭遇,一切的一切,连带着那所谓的食尸鬼血月之前所代表着恐怖的姿态,在一瞬间都变得是那么的清晰,并不是恐惧,而是单纯的想要救赎她们吗?

真的这就是陈旭自己内心之中,灵魂之中,真正的写照吗?

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些东西在这么一瞬间都完全的被驱散掉了,好像,陈旭变成了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什么都不想要,也从来都不想要得到,单纯的就是想要只身成为一道涣散的光芒,在另外的一个时间,重新的点亮,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不,陈旭就是一个寻常的人罢了,从获得无限恐怖系统之前就是,在得到了无限恐怖系统之后同样也是。

看到好看的女人,忍不住的会多看那么几眼,同样的,如果是面对沈太柔靠近交谈的时候,陈旭也会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紧张起来,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坏念头凭空生出来,但是绝对就是一点点,不会再多了。

嗯,就是一点点,绝对不可能多,陈旭是绝对不是一个圣人,但也不会是一个绝对的好人。

无欲无求?

所有的一切都被神圣的光芒给驱散掉?

呵呵,陈旭摇了摇头,然后强行的摆脱了这神圣光芒释放出来的,一点点特殊的吸引拉扯之力。

“我怎么可能变得无欲无求?别开玩笑了,我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呢,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家伙都在等着我出去呢,你现在给我谈解脱?”

陈旭嗤笑一声,果然的,光明有的时候,所代表的也也可能是极致的诱惑嘛,至少得,在眼前这个环境之中,既然还是以无限恐怖系统所占据的主导,那么便可以说明,所谓的充斥着光明的世界,也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样子的嘛。

“或许也是一个普通的幻想世界呢?”

陈旭想了想,似乎也并没有这个可能性。

幻想世界的概念,陈旭已经理清楚了。

无限恐怖系统让陈旭来到这样一个虚构推理的小世界,那么肯定就有无限恐怖系统自身的意思,以前所给出来的信息量可能并不是那么的大,但是眼前的这一个似乎是完全的不一样,所给出来的,似乎就是无限恐怖系统想要完全给陈旭阐述出来的大致世界观?

“我同样也是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幻想世界之中吗?我的存在难道是虚假的?”

看着眼前两道截然不同的光芒,陈旭陷入了一震沉思。

猛然的,陈旭剧烈的摇了摇头,随后沉声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虚假的?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存在着,我的身体是货真价实的**,生活的地面,也是可以稳稳的踩住的,凝望的天空也是那么深邃的,怎么可能是虚假的?如果只是幻想,那么是谁幻想的我们?我?们?吗?”

陈旭不敢相信,但是,似乎无限恐怖系统真的给出了一个让人震撼到极点的指向。

就是幻想的。

如同阿格耶芒·巴度还有马夫康斯这样的存在,其实也都是存在的,但也只是处于一个独立的,比较特殊的幻想世界之中而已,陈旭现在算是以另外的一种形态,来到了阿格耶芒·巴度和马夫康斯以前曾经所在的幻想世界之中,从而得知了许多不应该看到的消息?

对视。

似乎就是对视。

陈旭如果没有和大黑食人鼠对视上,绝对不可能忽然看到那么多的东西,大黑食人鼠就好像一个记录着时间与空间的集合体,在极为特殊的方式之下,它给出了陈旭一个近乎崩溃的答案,但是,这个答案拥有极为特殊的真实性。

眼前的这两道光,两道光后方所代表着的,不同指引的方向似乎就说明了这一切,准确的划分出了原本应该拥有的规则秩序。

是啊。

规则秩序。

陈旭缓缓的抬起手来,稍稍的触碰到一束光芒,忽然,一股刺痛感在陈旭的掌心之中蔓延开来。

温和的光芒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无数道光芒的强烈杀伤力,不断的刺激着陈旭那并不真切的灵魂肌肤。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陈旭愕然,他缓缓的松开手,一道光,似乎像是开过锋的刀刃似的,就这样被陈旭刚刚握在了手里面,然后等陈旭将自己的手掌松开的一瞬间,原本锐利的,宛如刀刃的光芒,忽然又软了下来,然后化作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张一息之间,扇动着自己的那一对白色的翅膀,缓缓的朝着那敞开的金色光门之中飞去。

飞呀,飞呀,飞呀……

似乎到了那只金色的蝴蝶飞到了敞开的光门的前方,忽然的,它好似有意的回过头来,盯着陈旭看了看,然后又很快的转过头来,朝着金色的光门之中飞去,蝴蝶进入到光门的一瞬间,四周的光芒忽然更加耀眼了,不,几乎就是达到了刺眼的级别,如果不注意一些,赶快的在那个光芒照耀的时候遮挡一下的话,绝对就会被这一道光芒给刺伤的,狠狠的将自己的眼睛刺伤的。

陈旭好像就被刺伤了,不过,因为刺伤,所以陈旭才看到了。

那蝴蝶扭曲成了一段字。

一段就算是陈旭也可以看的十分清晰,并且一瞬间会意的字。

「前车之鉴」

单纯的四个字就这样呈现在了陈旭的眼前,呈现在了大黑食人鼠那只极为独特的眼睛之中,只是单纯的看一下,那只眼睛真的好特殊,好特殊,真的,就好像可以呈现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似的,一瞬间,好像将另外一边的黑暗彻底的压下去了似的。

黑暗真的就无法扩散了吗?

还是说,从一开始,黑暗就必败无疑吗?

似乎这就是一种定论?

什么意思?

诱惑我?

还是想要让我知道,什么才叫做正确的选择?

陈旭摇了摇头,同时叹息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就这样吗?这样的恐吓了?”

似乎这道神圣的光辉之门,清楚的知道了陈旭现在暂时的选择,同事的,直接释放出了一个引导陈旭的蝴蝶,想要让陈旭快点走入到真正的世界之中。

“光的神圣,光的波及,光的不可想象,光的扩散,光的耀眼,光的消散……”

“和我陈旭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让我来一个选择吗?”

“呵呵,我可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家伙,而且我刚刚似乎在光辉的照耀下,内心之中的**非但是没有被削减,反倒是得到了扩散呢?”

陈旭冷笑一声,随后不去理会什么释放着光明的神圣之门,相反的,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右边的黑暗之门。

「入地狱之门,可以看到后续之事……」

陈旭指着大黑食人鼠瞳孔之内不断映照出来的地狱之门,朗声说道:“地狱之门,标为地狱,释放黑暗光芒,实则为地狱,危险四处溢出,这种坦诚更能让我感觉安心。”

“况且,我陈旭可是一个好奇心十分充足的家伙,对于这只大黑食人鼠后面的事情,我可是好奇到了极点的,我可是很想看一看,这只倒霉到极点的大黑食人鼠,还有它的那群几乎傻乎乎的队友,在沉入到黑暗之中,到底后面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还有这只大黑食人鼠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重新回到了这边的世界?”

“还有,关于幻想世界的问题,这些我都想要知道!我想要清楚的知道,我陈旭究竟生活在的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还是单纯的就是一个,所谓的神明的想象世界?我真的有那么的卑微吗?”

“这些,光明之门都无法告知我,或者单纯的就是不清楚吧?”

进入光明,沉眠于光明,将一切都抛之脑后,让一切都归还于虚无之中。

陈旭终于理解了一点吉尔伽美什的话,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意思了。

“老爸,你为何会失踪?难道你也曾经面对过这样的选择吗?继续沉浸在光明的幻想之中,还是投身于黑暗,然后发掘最后的真相?”

“呵呵,这算是怎么样的展开?难道我也要失了?不是吧老爸,我可还没有孩子呢,我甚至都还没结婚呢,怎么就能够消失了呢?”

陈旭露出了一点苦涩的笑容,越是感觉的久了,陈旭越感觉,自己的老爸不简单,那是十分的不简单,还有吾妻十里,包括吾妻十里的爸爸,似乎都不简单,单纯的无限恐怖系统的展开,似乎就可以注定一切。

所谓的推理,真的就是小游戏?

“小游戏”?

恐怕不会那么的简单。

幻界或许单纯的就是一个跳板,借助着幻界,可以让无限恐怖系统得到更加特殊的展开,不,幻界或许就是一个独立的幻想世界,而一但是幻界展开,那么就可以让两个幻想世界,所谓的幻界世界和陈旭所生活的“幻想世界”进行真正的融合!

从两个幻想存在之中都拥有所谓的拔魔师,陈旭或许早就应该猜测到这一点了,不过,还是不够准确的。

因为陈旭自己从来就都没有把自己生活的世界,居然单纯的就是一个幻想之中的世界?这么的可悲吗?

可悲到就算是死亡之后,都完全不清楚自己所存在的世界是什么地方?

还是说,死亡之后,迷迷糊糊的抵达了所谓地狱之门后面的真实世界,才会不断的打喊着。

“我的天哪,原来以前生活的世界都是虚假的。”

“我们到底是什么?”

“被囚禁在牢笼里面的奴隶吗?”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是谁创造了我们?”

“我们居然就只是一道特殊的幻想吗?”

……

而现在那个外面的世界,现在已经融合成为了什么样子。

陈旭不清楚,他没有出去过,对于一切的事情都不清楚,他只是在“死亡”,“消失”,“灭绝”,的边缘之内疯狂的试探着,试探着,或许自己可以发现最后的真相,或许看不到最后的真正,陈旭也会和自己的老爸陈凡君一样彻底的迷失呢?

“这一切似乎来的有点快,有意思的选择,有意思的门,有意思的世界,原来无知真的就是最幸福的?”

“这展开,真的是太狼狈了。”

“柔柔那边呢?还在等待着我回去吗?等待着我醒来吗?等着吗?”

“还有吾妻十里呢?会不会也是面临着和我一样的门?在两侧徘徊?希望你可以踏入光芒吧,无知的活着,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