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眼看着那车还有两三米就要撞上来了,路人都开始惊呼。

可忽然那车的后胎就一起炸了,车身一个摇摆,车就往一边冲,直接撞在了路边水果摊上。

摊主早就跑一边去了。

已经有人开始报警,还有人拿出手机录像。

庄皎皎折回去,车里的人此时都惊呆了,下来也不行,不下来也不行。

正好有巡逻的交警过来。

好几个路人都证明,这车虽然撞了水果摊,可事实上是想撞庄皎皎的。

并且是看到人家走到了马路上才忽然冲出去的。

而交警在车副驾驶座上看到一瓶二锅头……

这就有嫌疑了。

当即把人带下车。

庄皎皎当时就自己报警。没多久,就在酒店里见到了派出所的人。

把赵拓那边的案子一说,警察也有数了。

他们也知道,这边住的不少人都是外地剧组的,很多也有来头。如今牵扯了帝都的大企业,自然要打个招呼。

赵拓飞机落地刚回到了赵家,还没跟赵随说话呢,就听说了这件事。

挂了庄皎皎电话就炸了。

赵随已经听了个只言片语,只当庄皎皎是遇见车祸了。

还没问,就被赵拓炮轰。

一听老二要给老六下毒,赵随血压都上来了。

急的许默舟忙去打电话叫家庭医生来。

赵英已经跑出去了。

当然去找赵开,可赵开现在怎么可能在这里?

庄皎皎现在回不来,录完了口供就要回去工作,不过她没有受伤,也不耽误事。

那人本来是伪装自己喝多了,既然来办这个事,也多少做了些身份的。

要是没有赵拓那事,一时半会的或许查不出来,没出事就算了。

无非就是赔偿水果摊老板就行。

可一旦牵扯那边的事,就经不住查。

帝都这边,小秦作证,主要是那装着乌头碱提取液的瓶子上,是有赵开指纹的。

这可是绝对,几克就能致死的东西。

当然不能不重视,尤其是盛世集团的名声特别好。

上头也很重视,算是重点扶持的企业,尤其这几年他们跟军工都有合作,做的精密仪器什么的都特别的好。

国际市场打开之后,国家不光扶持,还要保护。

已经不光是交税的问题了。

如今出了这事,尤其是正值赵随和赵拓交接位置的时候。

还有上头那一家一直扶持赵家的领导也是支持赵拓。

毕竟虽然因为他们家的官职,这些年,赵开赵合赵拓赵英都是去拜访过的。

毕竟是对他们家老人有过救命之恩的人家。

可要说叫那家看上眼的,也就是赵拓和赵英两个。

说实话,前几年,人家对赵拓也不是很满意就是了。

但是如今仔细研究过,就知道赵拓是有本事的。

那家人正直不正直另说,但是确实扶持了赵家很多年。当然赵家也给了不少好处。

但是再深的恩情也有结束的时候,那家想着,扶持出赵家新一代掌权人就好了。以后当然还是好好相处。

但是那家的领导人也要退休了。以后的事,就都随缘也算善始善终了。

如今听了这种事,自然也是大怒,直接给赵随打电话。

“老赵啊,你不能心软,一个家里的兄弟闹成这样,你要是放纵了,以后怎么办?咱们可都老了,家里没个规矩还像话吗?”这位老领导也确实是深有体会的。

他们那样的家庭也是一样啊,子孙们也要内斗的。

前些年,他下狠手收拾过一次。

赵随叹气:“都是我不好,没把那孩子养好。如今他做出这样的事,法律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老赵,你这是糊涂,这事顶多算个未遂,你还能怎么办?你好好想想吧。”那人挂了电话。

赵随一晚上没说话。

赵开暂时没找到。

警察已经挨个去找他情妇们了。

赵开是没找到,可孟秀莲很容易就被找到了,她在她娘家。

顺着那个凶手查,很容易揪出了孟秀莲的侄子。

孟秀莲倒是不承认,可她那侄子多年来仗着是赵开表弟,也经营个公司,有点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

哪里经得起警察审问,很快就漏洞百出的把事都漏了。

雇凶伤人,刑事案件了,当即就把人拘留起来。

赵开此时,银行卡已经全部被冻结,手机也不敢开机。

他本来在酒店,可此时也早就跑去他在城里的一处房子,这里没人知道。

只是他困在这里,现金是一分也没有。

还好他不止一部手机,想了许久,还是给万晓倩打电话。

万晓倩听说是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见面。

赵开怒道:“老子平时给你钱少了?现在有点事你就这样?”

“不是不是,亲爱的你别生气,我是怕啊。宝宝在睡觉呢。警察都来过了。”

“好了,你赶紧取点现金给我。多取一点给我送来。”赵开道。

万晓倩挂了电话,犹豫再三。却将电话打给了赵拓……

她笃定,赵开不可能翻身了,他不可能得到股权了。

她其实早就察觉,赵开不想离婚。

她还能做一辈子小三?情妇?

主要是,盛世集团是声势浩大,可他赵开没多少钱啊!

她跟他八年了,如今也就混个这样,一套房子,一辆车,一些珠宝。两家自己的小店。

存款都不多。

还跟他混一辈子?

摸摸肚子,她心里有了决定。

这是个好机会啊。

赵拓带人堵住赵开的时候,赵开震惊无比,随即大惊:“你把小倩和孩子怎么了?”

“自作多情,就是你那好小倩打电话给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赵拓说罢就是一拳砸过去。

“出息了,敢给我下毒?你怎么那么毒辣?妈的老子给你脸了?还敢对皎皎下手?”

他说着就闷头打,保镖们根本不拦着,就是看着门外不要有人来。

还好这是夜里十一点多,人少。

就算有人从猫眼看到什么,也不会出来的。

赵开被赵拓打的死狗一样。

坐在地上,鼻青脸肿的。

赵拓起身洗了手:“法治社会,我也不能弄死你。给你两条路。一条是进疗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