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姜幼伶低下头,扯开睡衣的领口看了一眼。

发育的挺好啊,原本的A罩杯都已经长到了C,难道在他眼里一点异性的魅力都没有?

是怎么能抱的那么坦然的。

林妄就连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都要脸红好一阵子。

哪里像他。

姜幼伶越想越觉得生气。

在他眼里,自己大概永远都是个小丫头罢了。

刚才的那点旖旎心思完全被打乱。

姜幼伶倒在床上,拽着被子,愤愤地闭上了眼睛。

不再想其他的。

迷迷糊糊间,隔着一道房门,隐约听到外面传来了水流声。

她隐约冒出个念头。

这大半夜的,他怎么又洗澡了?

-

大半宿都睡不着的后果就是,第二天姜幼伶直接睡到了大中午。

昨晚翻来覆去折腾到了三四点。

外面天都要蒙蒙亮了,她才终于来了点睡意。

中午十二点。

姜幼伶被客厅外嘈杂的声音吵醒。

她打了个哈欠,被吵醒后有点起床气,拿了件开衫披着,趿拉着拖鞋往外面走。

房门被打开,外面的动静更大了。

是昨晚在酒店待了一宿的林妄酒醒了,此刻跑到她家里来。

江屹北给他开的门。

林妄手上还提着两袋外卖。

昨天一不小心喝多了。

奶柚那么辛苦的把他扛到了酒店,还给他开了间房。

他打算来认错。

结果门一打开,竟然是个男人。

而且还是那样一张帅到惨无人寰的俊脸,林妄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男人个子比他还要高上一些,半掀着眼皮,用那双桃花眼凉凉地盯着他,神情慵懒又散漫。

不过这张脸,林妄是认识的。

然后两个大男人在门口对峙。

林妄惊呆了:“你怎么在这里,奶柚呢?”

江屹北挑了下眉,高大的身形懒洋洋的抵在公寓大门口,神情散漫:“还在睡。”

“……”

林妄一看到他,就想到自己曾经受过的屈辱。

这个江白莲。

特别会装可怜。

还不让自己追奶柚!

他小声哼哼了两句,心里莫名的冒出了点危机感。

此刻看到姜幼伶从房间里走出来。

林妄直接从江屹北面前走过去,询问道:“奶柚,他怎么会在你家?!”

姜幼伶抓了下头发,因为起床气的原因,还有点不高兴:“这是我哥,你不是认识吗?有这么惊讶?”

林妄一噎:“我知道他是你哥,可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姜幼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回来就回来了呗,你紧张什么?”

林妄:“……”

能不紧张吗?

万一他还是不让自己追她怎么办。

林妄把手里的外卖放在茶几上,清了清嗓子:“就知道你还没吃午饭,给你带了点吃的。”

姜幼伶点了点头。

林妄眼神非常防备地盯着不远处那个白色的身影:“他什么时候过来的?看你也不像是起了床的样子。”

姜幼伶转身往房间走:“昨晚。”

林妄:“……”

林妄跟着走到了房间门口,结果奶柚把房门甩上了,他被挡在门外:“他昨晚就在你这了?”

女孩的声音从门内传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林妄扫了一眼沙发,上面还有个毯子,像是昨晚有人在这上面睡过。

看来是这家伙,昨天睡了沙发。

林妄心里憋了一口气,很快又自我恢复。

算了。

反正他也只有睡沙发的待遇而已。

倒也不担心其他,毕竟在三年前他就已经认定了这两人之间的兄妹情。

林妄双手环胸靠在房间门口,还在跟她聊:“今天去学校看看吗?你上次不是说要去学校熟悉熟悉环境。”

姜幼伶换了一身衣服,拉开了房门,像是这才想起来:“今天没空,我们得去一趟商场。”

林妄注意到了“我们”两个字:“你要买什么?”

姜幼伶又走进了卫浴室,拿起牙刷挤上牙膏:“我哥没地去,暂时在我这住几天,去买床单被套,生活用品。”

林妄:“……”

这下子真的是不平衡了。

他皱着眉头,声音都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你不是说你不跟男生合租吗?”

林妄转过头,看向客厅。

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衣,袖子向上挽起,露出一截精瘦的小臂,慵懒的靠着沙发,像个玩世不恭的少爷。

还真把这里当他自己家了。

凭什么他就能住?!

姜幼伶洗漱完毕,从卫浴间走出来,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他又不是男生。”

坐在客厅沙发的江屹北眼皮动了动,偏过眸来:?

林妄也:?

姜幼伶走到客厅,看了一眼外卖袋子,理所当然道:“这是我哥。”

她补充道:“哥哥不在男生的范畴之内。”

“……”

这话落下后,另外两个男人心思各异。

姜幼伶没空管他们的心路历程,抬头看了一眼江屹北:“屹北哥,吃完饭去商场?”

“行啊。”江屹北散漫地扯了下唇角,视线落在旁边的林妄身上,笑得温柔:“听小奶柚的。”

林妄:“……”

三个人简单吃了个饭,便打算要出门了。

林妄自己呆着也没什么事干,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

姜幼伶也就随他去了。

于是,原本计划的两个人逛商场变成了三人行。

他们先去了一趟超市。

姜幼伶今天穿了件蕾丝短款上衣,牛仔短裤,露出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扎了个丸子头,少女感十足。

她推了个购物车,往生活用品的区域走。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她有意无意的避开江屹北。

林妄则是走在她的旁边,试图要接过她手里的推车,有些跃跃欲试:“奶柚,你要不要坐进去,我推你。”

姜幼伶无情拒绝:“我又不是小孩了,不要。”

林妄指了指旁边的一对情侣:“你看人家都是这样的啊。”

姜幼伶想都没想,拿起旁边的拖鞋看了一眼码数:“不要。”

女孩子安静又乖巧,看着货架上的东西,男孩子则是在她旁边时不时的逗弄,故意惹她生气。

两个人在前面打打闹闹。

这就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喜欢?

江屹北双手抄在裤袋,眉眼深邃而又沉寂,就这么盯着两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