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唐国君臣一路乘车赶到西门,上城墙一看,门外果然林立着一支大军。

“黄将军,你可是来救援江州的?”宋齐丘高声问道。

黄然挺枪上前,大声道:“李煜,我已投靠吴王殿下,劝你赶紧开门投降,否则城破之时,别怪黄某人不念昔日之情!”

李煜身体往后一跌,被几名内侍扶住,他脸色苍白的望着天空,久久不语。

“陛下,现在怎么办?”宋齐丘出声道。

“宋卿,就由你替朕写表向吴国投降吧。”李煜声音中透着一股恨意。

宋齐丘叹了口气,点头答应了。写降书是要留下骂名的,李煜让他来写降书,显然是对他的一种报复。

……

公元954年十月,唐皇李煜向吴国投降,唐国自此灭亡。

陆原接到降书后,并没有太过喜悦。

唐国早就只剩一个空架子,被他打下来十分正常,而且唐国虽然投降,但西边的楚国旧地已经不受唐国控制,他还需要自己去派兵平定。

不过这一战得了十几万降兵,倒是极大的提高了他手下军队数量。

前几天秦幽谕提醒他杭州城中的守军太少,容易形成隐患,陆原深以为然。

虽然他不相信自己手下哪个将军会背叛自己,但小心无大碍。

因此,他准备把这些新得的士兵全部划入羽林卫,由秦幽谕训练。

接下来,陆原决定让第五军和第二军继续西进,平定楚地。第一军调到金陵防守,辽国大军已经距离长江越来越近,他不得不小心防备。

处理完南方军情后,陆原靠坐在椅子上,轻轻捶打着肩膀,开始思考着火器的事。

最近工兵院的研究遇到瓶颈,问题还是出在火药威力上,火药配方始终无法取得突破,这导致神火雷的研究、更大口径的火炮以及空心弹等都不能够进行。

这让陆原有些焦躁,虽然他知道火药的最佳比例,但如果无法找到合适的配方,强行组合,很可能会在组合过程中产生爆炸。

陆原并不想拔苗助长,也不想拿这些研究者的性命去冒险,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耐心等待了。

另一方面,随着工兵院工匠们越来越熟练,火炮的生产效率倒是大大提高了,如今陆原已经拥有超过一百门火炮。

这也让陆原将目光瞄准了火枪,几天前,他便已经让祁广子着手研制枪管,相信很快就能够有成果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秦幽谕的身影出现在书房。

“陆郎,有北方军情。”秦幽谕扬了扬手中塘报,脸上挂着笑容。

陆原直起身,接过塘报一看,感叹道:“石崇信不愧是先生举荐给我的人才!”

“石将军这几场胜仗的意义十分重大,不仅极大的挫了辽人锐气,也会让我军面对辽军时不再有心理压力。”秦幽谕也忍不住称赞道。

陆原点头赞同。

忽然,又一阵脚步声响起,蓝柳依走进了书房。

她默默对秦幽谕行了一礼,走到陆原案前,递过一张纸说:“殿下,我的人找到了葛玄道长,再过几天就能到杭州了。”

“葛玄道长?”陆原猛然站起身,这可是不亚于石崇信打胜仗的好消息。

陆原拿着信纸看了下去,当看到信中的一个名字后,吃惊道:“怎么还有王溥?”

“是的,这次皇甫凝不仅救回了葛玄道长,还救了一批周国官员,王溥就在其中。”蓝柳依解释。

陆原又惊又喜:“不错,你这个手下非常能干,替我好好嘉奖她。”

“知道了。”蓝柳依低声应了一句,退出了书房。

秦幽谕等她离去后,开口道:“陆郎,你准备怎么处理那批唐国官员?”

“这事我还在考虑。”陆原抓了抓头说:“你可有什么好建议?”

“最好重用一两个。”

“我明白你的意思。”陆原微微颔首:“我们眼下正是统一江南之时,做这样一番姿态的话,确实有利于将来招降其他势力。”

“而且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秦幽谕提醒。

“也罢,你再让我考虑考虑。”

……

几天后,李煜乘坐着大船来到杭州,他如今被贬为虞侯,挂职羽林卫统领。

来杭州的路上,除了妻子周娥皇与他说话外,其他唐朝官员瞧见他后,都会绕道而行,仿佛他是瘟疫一般。

下了大船,在吴国官员安排下,他住进了一间馆驿中,等待着吴王召见。

然而几天下来,他迟迟没有受到召见,这让他十分不安。

后来,让一名随从出去打听了一下,这才得知杭州来了一批周国官员,吴王正在招待他们。

李煜在失落的同时,也有些庆幸。

说实话,他其实也还没做好与陆原见面的准备,某种意义来说,这场见面将决定他后半生的生活。

如此又过了两天,整日关在房中的李煜渐感烦闷,他实在忍不住了,走到大门口,想尝试一下能不能出门,

令他意外的是门外看守的军士并没有阻拦他。

在大街上走了一阵,李煜心情渐渐好转了些,进入一间茶楼,他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茶客们谈天说地。

其中有一桌茶客的话让他心情变得恶劣起来。

宋齐丘竟然被吴王封为工部尚书,而且当初背叛他的韩熙载如今也在吴国担任户部尚书,这让他十分愤怒。

丢下一粒金珠在桌上,李煜大步离开了茶楼。

他刚离开,一道矮小的身影一个箭步跃到桌旁,一把抓住金珠,用牙齿咬了一下。

“他娘的,这次发了!”确认是真金的珠子后,矮个子大喜。

“大力,快过来帮忙。”从茶楼后堂传来一道呼喊声。

“来了。”王大力将金珠揣入口袋中,向后堂而去。

走了几步,他将金珠又取了出来,将其塞进鞋子里,这才心满意足的向后堂走去。

……

李煜回到馆驿,刚一进门,发现一名官员从自己住所里走了出来。

这名官员他认得,几天前就是对方安排他住在此处,叫陈权,担任礼部主事。

“陈主事,你这是……”李煜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官只是来看看侯爷住的可还安好。”陈主事神色不变。

“朕...本侯住的很好。”

“那便好,下官告辞了。”陈主事迈步离去。

对方刚一走远,李煜便急急进入院中,在大堂找到周娥皇的身影后,急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周娥皇低着头,有些惊慌。

李煜勃然大怒:“是不是刚才那个吴国官员轻薄你了。”

“不是!”周娥皇急忙分辩。

见李煜一脸不信的样子,她小声开口道:“其实……其实……”

“其实什么?”李煜目光喷火。

“他是来告诉我,说吴王殿下后天会召见我们。”

“他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是韩熙载派他来的……”周娥皇声音越来越小。

“那个卖主求荣之徒,朕不需要他卖好!”李煜忿忿道。

周娥皇低着脑袋,默然不语,她就知道李煜会是这反应,所以才瞒着他。

一整个下午,李煜在房间乱砸东西,发泄着怒火,周娥皇不敢劝说,默默整理着被他弄乱的屋子。

次日,果然如周娥皇所说,吴王召见李煜夫妇入宫。

文德殿中,陆原隆重的招待了李煜,在他身边还坐着秦幽谕等三位贵妃,以示对李煜夫妻的尊重。

“参见吴王殿下。”李煜低沉着声音说。

陆原知道他现在心情必定不好受,微笑道:“请坐。”

李煜夫妻坐在左侧,周娥皇不时悄悄打量一下陆原,总觉得他有些面熟。

她的小动作被孙少清注意到了,她哼了一声:“怎么,周小姐以前见过我家殿下不成?”

“……不……不是。”周娥皇低下头,有些窘迫。

“其实,我确实与两位有过一面之缘。”陆原微笑着开口。

“哦?”李煜抬起头。

“三年前,在宣州和金陵交界处的一家荒郊野店,我当时刚从金陵天牢逃出,便是在那里与两位见过一面。”

李煜皱眉苦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想起来了,你当时坐在角落里。”周娥皇捂着小嘴,一副惊喜的表情。

“是的。”陆原微微一笑:“两位请尽管安心住在杭州,只要你们安分守己,我能保证你们过上安生日子。”

李煜怔了怔,开口道:“多谢。”

“多谢殿下。”周娥皇语气要诚恳的多。

“好了,咱们开宴吧。”

接下来吃饭的过程中,陆原吃的很快,一吃完他便离开了文德殿,让自己三位妻子招待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