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岐京城下。

车水马龙,人潮拥挤,繁花似锦。

各种车驾看不到边,形形色色、天南海北的行人、小商小贩擦肩接踵。

即便是高大厚重的城门足有十丈宽,也前进的十分缓慢。

恒贤三人车驾上的社稷书院挂坠也不太好使了,只好随着人流往里进。

不过韩玉两人看着外面却满脸骄傲。

邓武回头问道:“先生,可曾见过如此繁华的城池?”

恒贤认真道:“还真没有!”

邓武哈哈一笑:“天下城池,除了大秦的京城咸京,莫能与之争也!”

韩玉也道:“现在还算好的呢,过些时日,圣泽天后寿辰,天下藩王、达官贵人入京,百姓不许出门,满城皆是钟鸣鼎食家之人,那才叫壮观!”

正说着话,旁边传来一道公鸭嗓子:“呦呵!是社稷书院的谁啊?让本侯看看!”

只见后面一辆马车赶了上来,车上坐着三个穿着白色宽袍大袖儒衫的青年,说话的是其中一个胖子。

看见邓武和恒贤三人,三个青年微微一怔,随即有些失望道:“无名小卒,无趣!”

“播更侯世子,你说谁是无名小卒?”邓武愠怒。

那胖子暼了他一眼:“你们是什么东西?说你是无名小卒都是本侯抬举了你!”

“我……”邓武脸色通红,重重放下窗帘:“莫欺少年穷,他日起风游苍穹!”

“噗……哈哈哈,傻鸟,当自己是天才妖孽吗?小书看多了吧?下层就是下层!”对面传来一阵放肆的狂笑。

邓武脸色更难看了。

“什么人?”恒贤好奇问。

韩玉小声介绍道:“是太学院的生员,那胖子的母亲给圣泽天后梳了十五年头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父亲被封了个播更县侯,他还只是世子,就总是本侯本侯的自称,见到老实人可劲的欺负,见到比他厉害的,点头哈腰的奉承,什么东西!”

恒贤点点头,富二代,哪个世界都不缺!

邓武看向恒贤,眼睛都红了:“先生,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才凝气两层,他凝气八层,我打不过他,也没有他的家世!”

恒贤拍拍他的肩膀:“你要相信自己!身世修为都是暂时的!你绝不是平庸之辈,失意只是一时走位不够风骚,迟早有一日,你将乘风破浪游苍穹!”

“走位风骚是什么?”韩玉和邓武异口同声。

恒贤眯起眼睛:“弱时借势、动脑子,强时,直接搞人,永远要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哈!那是必须的!”邓武立即精神奕奕。

“傻鸟,傻乐个蛋,社稷书院一群脑残……”外面又传来三个青年的笑骂。

韩玉和邓武再次大怒。

恒贤淡淡一笑:“想弄他们吗?”

邓武和韩玉对视一眼:“想!”

“很好!”

恒贤轻轻弹了下小手指。

“咻!”

一道剑气顺着窗缝缝钻了出去。

随即,

“咔嚓!”

外面传来一阵马车散架的轰隆声,三声惨叫也跟着传来。

邓武吃了一惊,连忙打开窗帘看出去,只见那胖子播更侯世子三人的马车被利器削成一堆烂木头,拉车的角马被拍晕,躺在地上,而三人脸上都多出两道血淋淋的剑痕。

附近行人、百姓瞬间乱成一团,不远处守卫的守城军也扑了过来。

韩玉和邓武两人脸色大变:“完了!完了!先生,彻底完了!”

“完什么了?”恒贤诧异。

韩玉脸色严肃道:“只是车驾碎了还好说,三人受伤了,就是刺杀事件了,等会如果大理寺官员来了,还好,如果神武司的人来了,就完了,他们比狗都灵敏,可以查出先生的!”

邓武也是脸色苍白:“先生还是走吧,快!”

“无妨!”恒贤靠在柔软的座位上,老子是来吃软饭的,还怕什么大理寺、神武司,公主的驸马,怎么说也属于皇亲国戚了!

“哒哒哒……”

这时附近官兵越来越多,前面人群已经被疏散入城。

三人的马车跟着入了城门,到了宽广、讲究的城内大街。

韩玉和邓武两人依旧不放心:“先生,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离开吧,虽然您的修为很高,但是神武司和大理寺都有高手的!

去年,一个元丹中境的超级散修进城,挡了长公主府大管家的车驾,还叫嚣着不认错,结果被神武司的肖统领,一掌毙了!”

恒贤仍旧不在意,反而问道:“你们知道五公主吗?”

“五公主?”韩玉和邓武对视一眼,伸出手指算了一下,“不太清楚当今的五公主是哪位,不过陛下有七个女儿,夭折了四位,活着的只有三位,排行第五的不知是谁?先生何意?”

恒贤说道:“随便问问,听说这位公主在大罗圣宗修行!”

“啊,我知道了!”韩玉说道:“你说的是那位长相最美的太平公主,据说她是德妃的女儿,就是在外面的宗派修行,不过……”

“太平公主???不过什么?”恒贤有些失神,姬邀月的封号是太平公主?

我媳妇太平公主?

韩玉压低声音,说道:“不过,她很少露面啊,上上一次好像是六七年前,她自己去外面小地方选了个夫婿,过了大周公主十六岁舞象之年必须选夫的大礼,

在京城引起了轩然大波,闹的沸沸扬扬,最终被陛下压了下来,还派礼部官员去定下了亲事!

不过圣泽天后为此事发了雷霆怒火,斥责了陛下和德妃娘娘,公主也被罚了俸禄!

上次出现,是两年前的中元节,公主外出观灯,倾城倾国,冠绝满城,圣泽天后侄孙东乡王世子、博阳王世子这对堂兄弟和几位王公子侄为了和她亲近,差点大打出手!”

“她和……谁亲近了?”恒贤问。

韩玉说道:“好像没有,回公主府去了,其实,这些事,也是我道听途说的,具体的不知道,先生,问的这么清楚干什么?”

恒贤笑了笑:“随口一问!你们说,我去公主府,好走吗?”

韩玉说道:“好走啊,就在皇城脚下的皇子坊,太平公主府,不过,先生不可靠近,皇族那是顶天的存在,很威严的……”

“哒哒哒……”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韩玉连忙拉开车帘往后看了一眼,一下子面无人色:“大理寺的人追上来了!”

邓武连忙道:“先生快走!”

韩玉摇头:“来不及了!”

果然!

“停下车马,车上的人出来!”

车驾停了,外面被人围住了,一道严厉的声音,沉声呵斥。

“完了!”韩玉和邓武身体颤抖。

恒贤无所谓的拉开窗帘,只见外面围了数十骑。

“骑”是二品灵兽金角马,“人”是一群青袍官员,个个面目威严。

说话的是领头的一个小官,见他看出来,再次呵斥:“没听到?”

“理由?”恒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