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若雪对历史还是蛮感兴趣的,不然就不会挖出了那么多历史内幕。贰伍捌中文

吃完饭,若雪抽空去了一趟月竹城衙门处,本来衙役是要加以阻拦的,若雪亮出了黄金说是来买房的。凶神恶煞的衙役,立马变成了乖巧柔顺的猫咪。

若雪无语,恐怕这就是官场吧……

若雪买来的地契,位于城北的角落,即使她不愿意,也没办法,但是衙役告诉她这是本城最后一座宅院,她也认了,最开心的是价格出奇得便宜。到了城北,若雪才知道这个宅子是天陨家的偏宅,已经五六年没人住了。杂草丛生,地皮荒芜,一进门就给人一种大漠风光的错觉。

若雪抚额,这就是便宜没好货吧……

若雪心里又开心又难受,非常矛盾。

开心用那么少的黄金买到了一座还算大的宅院,但是失落的则是……

这么大个宅院,要她一个人打扫,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无奈,即便她百般不愿也无法改变她要一个人打扫的局面,整个下午把时间都放在了打扫上面,好不容易打扫完前院,天已经黑了,吃完饭若雪又去了一趟布庄,买了床褥和衣服,身在这个时代必须要低调,不能显地自己很特别。

穿上买来的淡蓝色衣服,若雪看着非常满意,不过很快就脱了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若雪从床上爬起,她可没有忘记还有后院没整理呢。

整理好自己后,吃了两个包子,扛着扫把,痞痞地走向后院。

为什么若雪这么不注意形象呢?

这不废话吗,在这个时代装淑女给谁看啊?

若雪昨日虽然没有打扫后院,但是草草看过,后院有一个偏房,正适合用来当仓库,现有的胶囊用来装东西怕搞错,又没有多余的胶囊,若雪身在古代,没有人提供给她空的胶囊,她只能出此下策。

昨天没有打扫偏房,因为实在没有时间,而在昨天睡觉之前,若雪考虑好了,把偏房当作仓库来用。现有的胶囊用来装东西怕搞错,又没有多余的胶囊,若雪只能出此下策,本来是想把偏房出租赚钱的……

只不过刚到后院,若雪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心里有点毛毛的。

转身想要离开,却没有想到一个身影闪过,若雪感到脖子一凉,发现有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

“什么人?”若雪看着眼前拿匕首抵在她脖子上的黑衣人冷声问道。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肯回答我几个问题吗?”另一个声音也不带一丝感情。

脖子上匕首似乎更加紧贴自己的皮肤了,若雪心里没由来地一股恶寒。

“好,只要你放过我!”

“你为什么会在天陨偏宅?”黑衣人不带一丝感情得问道。

“我昨天刚入城,买了这个偏宅。”若雪心里十分愤懑,难怪这栋宅院这么便宜,不仅荒芜,还会遭到暗杀?!

“你有没有看到过其他人出入过这间宅院?”

“没有!”若雪很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来找她的。

“你没有骗我?”黑衣人的声音忽然间冷了下来,匕首忽然加重了力道。若雪吃痛,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但还是咬咬牙回答他:“没有。”

“那么你是什么人?”黑衣人很好奇,眼前的女子倾国倾城,为什么会住在天陨家的偏宅。贰.五.八.中.文網

“我是若雪!”若雪有点害怕,一般杀手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似乎都会杀人灭口。

黑衣人冷声道:“既然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而且你和天陨家没有任何关系,那就去死吧!”

黑衣人刚想动手,却没有想到身下传来一阵剧痛……

闷哼一声,黑衣人捂着自己下半生的性福,缓缓得倒了下去,趴在地上滚来滚去。

若雪在刚才就卯足了劲,她可不想死,为了活命她只能看准机会,使劲往他老二那边踹……

看着滚在地上的黑衣人,若雪眼眸里闪过一瞬而逝的怜悯,这一脚下去,不废,也要残……

此地不宜久留,若雪转身就逃。

却不想黑衣人也甚是顽强,忍住剧痛,向她追来。

“混账女人……我要你的命……”黑衣人虽然跑的不快,但是他将手中的匕首运气投向若雪。

眼看匕首距离若雪越来越近,若雪绝望了,她转头看时,匕首已经距离她不到三尺,她跑步的速度远远没有匕首飞来的速度快。

她放弃了,转身呆呆地停下,眼前匕首就要刺中她的胸口,她闭上了双眼……

“轰”得一声,后院的偏房被气旋爆开。

“不要伤害我姐姐!!”从偏房里吼出一个声音,刺激着若雪和黑衣人的耳朵,黑衣人被这个声音吼得浑身一颤。

“啊……”剧烈的疼痛让若雪不不禁失声大叫。

爆开的偏房里,闪出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向若雪飞奔而来,将匕首一掌打开。

“你这个混蛋,敢伤害我姐姐,去死吧!”衣衫褴褛的男人,一掌劈向黑衣人。

黑衣人来不及闪躲,硬生生得被劈断了右手,鲜血直飙。

“你这个该死的杂种,我就知道你在这,这里算你运气好,下次……你就跟你那所谓的姐姐陪葬吧!”黑衣人眼里划过万分不甘,何奈,敌人十分强大,强忍住手臂的伤痛,仓惶得逃离了天陨偏宅。

待黑衣人走后。

抱着若雪的男子,喃喃道:“姐姐……”忽然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若雪,只感觉,眼前的男子好熟悉……似乎…就是那个人影……

若雪将男子搬到了自己的闺房,将他安置在床上。

仔细打量眼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为什么他会被人追杀?刚才那个黑衣人是谁?他为什么叫她姐姐?思索了半天,没有结论……

若雪撇了撇嘴,无意间看到他脖子上的令牌碎片上面刻着“陨”字,也没有太在意。

“算你运气好,碰到本小姐,如果碰到其他狼女,恐怕就要把你给吃了吧……”她帮眼前的男子简单得擦了擦脸,她发现其实他还是挺英俊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给人一种敦实的感觉。

若雪刚要离开,起身时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他捏住了,他说着梦话,嘴角喃喃道“姐姐,不要走……不要离开烈卿…”似乎是在做噩梦,他的呼吸陡然间急促,眼角滴出了眼泪。

若雪浑身一颤,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揪着她的心……

有些人,总能在你不经意间,打动你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根弦,最柔软的一根弦,若雪也是,所以她不忍心离开……

……

许久以后,男子终于醒来了,看到了坐在床沿的女子立马上去给了她一个熊抱。

若雪被突如其来的熊抱,搞地有些窒息。

“咳咳…快放手,我快呼吸不过来了”若雪感到他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男子一听立马放手,眼巴巴得看着她。

若雪获得了自由,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不过却被这个眼神看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姐姐,烈卿知道错了……”似乎感到眼前女子有些不满,立马说道。

“你叫烈卿?”若雪问道,不过好像忽略了她不是他姐姐的事实。

“是啊,我叫蓝烈卿!”男子答道,继而又眨巴地看着若雪。

“那个……姐姐刚才给你买衣服去了,你赶紧去洗个澡看你刚才脏成了什么样。”若雪撇了撇嘴,这娃脏的……

她刚刚的确在看着蓝烈卿睡觉时,出去了一趟买了几件淡蓝色的衣服,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而且潜意识中似乎她已经把蓝烈卿当作了自己的弟弟。

若雪看着蓝烈卿的眼睛,眸子里空明澄澈,丝毫没有受到世俗的污染,那么得纯洁,她明白,他其实还是一个孩子。

“嗯,我这就去洗。”蓝烈卿,“姐姐你帮我洗好不好?……”蓝烈卿声音越来越低,到后面就像蚊子在耳边喃喃一般,脸红到了耳根,不好意思得低下了头……

“什么?”若雪嘴角抽搐,她没有听错吧?居然要她女子帮他这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洗澡?

“姐姐,你不愿意吗?……”蓝烈卿抬起头,认真得看着她,眼里满是晶光。

好吧,她承认她输了,她受不了他晶光闪闪的眼神……

“好,姐姐帮你洗……”若雪满脸僵硬,十分无奈得答应……

……

若雪烧完水,将木桶装满水,唤来蓝烈卿,让他自己先在木桶里洗。

木桶上,白烟袅袅,层层的烟雾之间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男子泡在木桶里,男子修长的手指缓缓划过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原本乌黑的身体,经过热水的洗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淡化着。

“吱呀——”

门被打开了,来者正是若雪,若雪看到蓝烈卿只是泡在水里并没有搓洗,终于明白了蓝烈卿为什么要她帮自己洗了,原来是自己不懂怎么洗澡……

“姐姐?你来帮我洗了?”蓝烈卿略带点惊喜,他的确不会洗澡,很需要一个人来帮他。

“嗯。”若雪表面无情,拿起毛巾沾了点水,就使劲往他背上搓去。

若雪还是挺用力的,蓝烈卿可就惨了,吃痛忍着,好不容易等她搓完了背,舒了一口气。

若雪可没闲着,转到蓝烈卿身前往他腰间搓去,只不过蓝烈卿似乎受不了,腰间的话,很痒……

“哈……哈哈…”蓝烈卿双手乱挥,想要忍住,却没想实在是太痒了,一个不小心就将若雪扫进了木桶里。

若雪没有防备,就这样被蓝烈卿一个挥手带进了桶里,不是若雪体重轻,而是习武之人的力量太大了……

“唔……”若雪被扫进木桶里,没由来地喝了几口水,只看到一阵恶心,想要把水吐出去,没想到张开嘴,更多的水灌入了她的嘴巴。

不多时若雪便有点失去了意识,但是她却还是在水中挣扎,双手此时更加在蓝烈卿身上游走。

猛然间,若雪似乎握到了一个硬棒,而且这个硬棒似乎还在渐渐变大……

顿时若雪清醒了,在她手里的东西她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是对男人身体还是有一定的认知……

“哗啦——”

若雪猛然松手,从水里挣扎出来,想起刚刚的那种感觉,不由得脸变地通红。

“姐姐,为什么我感觉下面涨地难受……”蓝烈卿的声音有些闷闷地,似乎带着一股诱惑。

“呃……我怎么知道……”若雪有些语塞,明明是她将蓝烈卿搞成这样的,但是她能承认吗?她可是一个女人,就算女人再彪悍,也不可能那么直白吧,当然****除外……

若雪此时的脸不知道红到了什么程度,蓝烈卿见此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从水里走了出来,丝毫没有自己现在一丝不挂的尴尬,想要凑近若雪,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那么红。

若雪看到蓝烈卿没由来地从木桶里走出,华丽丽地将他看了个光。

她刚才摸到的硬棒的确是蓝烈卿的,只不过她看到时候才发现其实蓝烈卿很有料,那硬棒就在他的两腿中间挺着。

蓝烈卿的身材接近完美,两颗小葡萄挂在胸前甚是可爱,对若雪来说简直就是原生态的诱惑……

若雪看光了蓝烈卿之后,才把脸别过去,不是她好色,实在是蓝烈卿的这种完美的男人太让人诱惑了。

“咳咳……”尴尬一咳,“你快自己洗完,我先去做饭了”。

顺手将毛巾丢给了蓝烈卿:“就像刚才我给你洗澡那样洗,明白了吗?”

也不等蓝烈卿答话,若雪就逃开了,她怕她再呆下去就受不住他的诱惑了……

蓝烈卿也不知道他的姐姐到底唱哪一出,但还是乖乖听话回到木桶里给自己搓澡。

将身上的污垢下后,蓝烈卿只感觉一身的畅快,再也没有比洗澡更舒服的事情了。

“洗完了吗?”若雪在门外提着衣服问道。

“洗完了,”此时的蓝烈卿早就已经擦干了身子,“姐姐你进来吧。”

“才不要。”若雪不用猜就知道此时的蓝烈卿肯定光着身子,虽然说他的身子已经被她看光了,但是身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好意思再看?

“吱呀——”

若雪打开门将衣服甩进去,就闪,她可不想再尴尬一次。

蓝烈卿似乎也很喜欢淡蓝色的衣服,穿在身上走出门,蹦蹦跳跳地找到了若雪。

他有些欢喜地问道:“姐姐我好看吗?”

“真帅,”若雪由衷地赞叹道:“比林俊杰帅了不知道几个档次。”

“林俊杰?”蓝烈卿有些闷哼。

“呃……就是一个长得比你丑的人。”若雪说起话来也不脸红,虽然林俊杰也是帅哥,但是跟蓝烈卿比起来,他就是丑男……

“好了姐姐做饭去了。”若雪找了个借口开溜。

“好,我先到后院去玩了。”蓝烈卿屁颠颠地就跑去了后院。

看着蓝烈卿的背影,若雪有些犯花痴,嫁给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算亏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