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庞然的洪荒之气弥漫四周,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压抑,在这种压抑之下连呼吸都是显得困难了许多。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大阵呈八边形,足足有一个篮球场般大小,而其中竟是刻画了非常复杂的阵纹,让人眼花缭乱。

大阵中心,三名老者静静的站立,旁边一位浑身隐在盔甲包裹之下的将军双眼正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这群少年。

眼光冷冽如剑,所有人都在这双眸的注视之下情不自禁的避让,不敢直视。

“是他!”秦海轻声说道。

尽管过了这许久,他仍然记得当时这个军人的背影,给人以山岳一般的压力,让人发自内心的臣服与仰望。

“谁?”狗子轻声问道。

“校场的那位将军。”

就在狗子正欲开口继续说话之时,秦海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环绕四周,这种感觉就像被一条冷血的眼镜蛇盯着一般,让人心中感到深深的不安,在这种不安之下,甚至连呼吸都是多余的。

瞬间如坠冰窟的秦海身子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这是发自内心的臣服**,是实力的差距。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等阶的修为。”秦海在心中自问,他已然知晓现在那位将军正在冷冷的盯着自己。

不过,片刻过后,那种感觉就像一盏熄灭的油灯,瞬间消失了光亮一般。那种发自心底的畏惧消失了。

冥狼缓步走上前去,对着站立的四人拱手行了一礼。

将军微微点头,而后看向身旁的三人,“三位可以开始了。”

三名老者皆是须发花白,一身的青布麻衣,浑身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浑然如邻家老翁。

其中一名老者看了看眼前的这群少年,眉头微皱,神念传音道:“什么时候我白虎大部也轮到需要这般稚子上战场的地步了。”

闻言,将军微微欠身,并不作答,一旁冥狼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另一位老者看着将军道:“你确定要把他们送去离原,这一去怕是难有几人能回啊。”

老者的这句话被玄功所包裹,并没有传出声来,就连一旁的冥狼也是没有听到。

将军闻言,手指微动,沉默半晌,用着同样听不见的神念道:“不见血,誓不归!”

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可抗拒的意味,这三者的身份将军非常清楚,但是他似乎仍旧不为所动。

第三位老者微微一声叹息,道:“二位兄长不必多言,将军的性格老夫也是略有了解。动手吧!”

闻言,另外两位老者也只得一声无奈的叹息。

将军拱手行了一礼,而后便退出大阵。

“雏虎营少年听令,进入大阵!”冥狼沉声大吼。

见此,三名老者对视一眼,身形一动,分坐三方。

轰!

突然,三名老者的身上爆发出一股霸气绝伦的气息,玄气出体,形成一道光幕将三名老者的身体笼罩其中。

“祭!”

一名老者大吼,而后在他身前一块通体黝黑的古玉浮现,另外两名老者亦是如此。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三块黝黑的古玉浮现的瞬间,一股时空的气息弥漫整个大阵,在这一刻,大阵之中的空间都开始渐渐扭曲起来。

“安!”

老者再次大吼,而后黑玉离开三名老者,在玄气的操控之下落入大阵地面的三个凹陷之中。

轰!

猛然间,大阵地面一片浮光升腾,空间瞬间扭曲,大阵之中符文旋绕,光耀刺目。

古老的吟唱自三位老者口中发出,开始时声音低沉而有力,渐渐地,吟唱声越来越大,有如千万人同时吟唱一般,一重高过一重。

此时,大阵之中的少年渐渐感觉到眼前的时空开始模糊,身体开始虚化,都在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相对于猛虎族与青狼族的少年来说,那些公子小爷们则是显得淡定的多,这样的传送他们体会过,所以不至于有过于激动的反应。

突然,三位老者停止了古老的吟唱,而大阵之中的时空之力也是达到了顶点。

轰!

光华大盛。

瞬间过后,此处再也没有少年的身影。

大阵之中三块凹陷处的黑玉碎裂成一堆粉末,微风拂过,缓缓飘散。

……

秦海只是感觉自身已经完全被时空的力量所分解,成为一颗颗细小的元素被一股大力推动着前进。

在这样的大力推动下,没有丝毫的抗拒之力。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透明的如同一道浮光在一条通道之中快速的穿梭,通道之外是漫天星辰闪耀,点点星光甚至穿过他的身体,继续射向无尽的未知处。

“这便是时空通道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海感觉到睡意昏沉。身边同样是一道道浮光,秦海看到狗子,看到公鸡,阿牛…看到杨受对自己贱贱的笑着,甚至看到天羽,那双冰冷的眼神之中是无尽的杀意。

无间,无量!

这便是时空的真正含义!

感受不到时间,感受不到空间,有的只是无尽孤独。

突然,时空通道一阵轻微的抖动,秦海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实质化。

一道光亮透过空间通道,而后光华大振,一闪而没。

吼!

一声兽吼传入秦海的耳中,而后便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喊杀声如洪涛巨浪轰击着他的耳膜。

“我去,怎么回事。”猪头一声大吼,将秦海拉回现实。

四周的空地上不断冒出雏虎营的少年来,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

只见四周全是一头头体型巨大的洪荒猛兽,森森鳞甲,獠牙锋利。

残肢断臂,血肉如泥,刀戈剑戟,人间地狱,这是一个不知厮杀了许久的战场。

突然,一柄长枪猛的秦海耳畔飞过,没入身后一头高达两丈的青狼眼中。

鲜血喷射,在空中形成一片血雨。

青狼一声悲号,锋利的巨爪不停的抓刨着地面,泥土飞溅,片刻过后,青狼眼光逐渐暗淡,轰然倒地。

秦海身前,一个血人身形一闪,再次投入厮杀。

“战斗!”秦海一声大吼,噌的一声,朴刀出鞘。

那一抹青狼的鲜血终于让秦海真正的回过神来,他知道,很可能时空通道出现问题了,不然,传送阵不可能设在这么一个战斗的地方。

秦海的这一声大吼也终是将被吓傻的雏虎营少年们惊醒。

噗!

一个青狼族的少年被一头铁熊一掌拍中,瞬间化成一蓬血雾。

铁熊一声怒吼,看向秦海,庞大如同房屋般的身躯移动,巨掌横扫而来。

秦海一声大吼,双脚猛蹬地面,身子飞跃而起。

铁熊巨掌自秦海脚尖处横扫而过,一击落空,旋即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转头便向着身旁的熊二咬去。

噗!

一声利刃入肉的声响自巨熊的天灵盖上响起,一柄朴刀已然没至刀柄处。

铁熊疯狂的摇摆两下之后轰然倒地,秦海奋力拔出朴刀,鲜血自铁熊脑袋处喷射而出。

“猛虎族,三人一队,互相护卫。”秦海一抹脸上的鲜血,大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