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场大战终于是落下帷幕,萧浅似笑非笑的望着身前匍匐在地的霍云。

此时的霍云再也没了之前的娇狂之气,如同死狗一样趴伏在地上,似是在祈求着萧浅的怜悯。

“三弟,这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置?”萧凡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道。

“就是就是,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萧潇也是在一旁附和道。

萧浅双臂抱胸,轻轻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

霍云听了二人的对话,原来苍白之极的脸庞竟然黑的如同锅底一般,心中有着无尽的怨毒。

“起来吧,我不会杀你的。”萧浅皱眉沉思了一下,如是道。

虽然对于之前霍云嚣张的态度极为不爽,但这里毕竟是荒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霍家的高手潜伏,所以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哼!”霍云脸色阴沉的爬起身来,恨恨的盯着三人道:“今日之事我记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

说着便欲离开,但萧浅一听这话,忍不住轻轻挑了挑眉。

“慢着!”

萧浅轻轻笑了笑,悠悠的道:“我只是说不杀你,没说放过你啊!”

霍云脸色阴沉,回过头来冷冷的注视着萧浅:“你想怎样?”

“好说。”萧浅眼皮也不抬,轻声道:“之前的赌约也是你定下的,难道身为霍家之人,也准备出尔反尔吗?”

闻言,霍云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若是今天他真的按照那赌约,也就是跪下给萧浅磕三个响头,喊上一声爷爷的话,恐怕不但是他自己的名声尽毁,家族也是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我霍云自然是认罚,但还望大人有大量,就此揭过可好?”霍云面色铁青,虽然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咬牙求情道。二五八中雯 zw.cōm

“赌约也是你一手定下的,现在却玩不起了,霍家之人可真是让人失望啊……”

萧浅无奈的摊了摊手,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他皱眉想了想,笑道:“绕过你也不是不行,首先你得拿出点诚意来!”

萧浅心中暗笑,既然不能杀你,那就狠狠的宰你一次,你那一阶神通落石拳不是很牛逼吗?归我了!

见到对方口风松动,霍云如蒙大赦,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荷包,丢给了萧浅。

萧浅接过,握在手中轻轻抛了抛,别提,还挺沉的。当即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这可还不够,我可是对你那一阶神通落石拳眼神火热呢!”

霍云闻言一张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但他并没有莽撞行事,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当下咬牙切齿的的又是掏出了一本略显古朴的书籍,恨恨的丢给萧浅。

萧浅眼神火热的接过,上面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落石拳”!

当下眼皮也不抬,将之轻轻揣在怀中,冷声道:“还不滚?”

霍云没有再说什么,连滚带爬的逃离而去,但离开时那阴狠的目光却是人人都可以感受到。

“大丰收!嘿嘿。”萧浅冲着二哥萧潇咧嘴一笑。

“你小子,够狠!我喜欢。”萧凡也是笑了起来,竖起了大拇指。

“啊!不好了!”就在这时,一旁的萧潇突兀的惨叫了起来。

“怎么了?”两个大男人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

“是玲珑兔!它有危险,我能感受到!”萧潇险些哭了起来。

萧浅眉头一皱,竟然有人敢动他的东西,简直找死!冷哼一声,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栖身的客栈之中,一行十余人紧紧的将大门包围住了。玲珑兔娇小的身躯软倒在地,胸口位置一条骇人的伤口,鲜血淋淋,隐隐的还能够看到里面森白的肋骨。

玲珑兔的气息十分微弱,在地上喘着气,乌黑的眼睛眨动间楚楚可怜。

当先一人,身材如猿猴般精瘦。他冷冷的俯视着地上的玲珑兔,向前走了两步,其腰间一块刻着‘青’字的玉佩左右摇晃,霞光盈盈,竟然是一件防御宝器。

此人正是城中暗杀团副首领,黑豹。

黑豹近日闲来无事,于是便顺水推舟接下了马严的暗杀任务,打算找点乐子打发打发无聊时间。

“大人,那个名为萧浅的小子并未在此处,据说是往城西去了。”一名暗杀团成员禀告道。

黑豹不由疑惑了,难道有人走漏了风声,让他小子逃了?不可能啊,组织一向严谨,怎会出现这种情况?

正当黑豹疑惑间,一个身着黑衣的冷峻青年迎面而来。

黑衣青年的目光在场中扫视一圈,顿时每一个人都感到全身发冷,那是一股让灵魂都感到恐惧的气息。

黑豹等人不禁后退了一步。那十几个杀手急忙打起精神,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看着萧浅。

萧浅没有多说废话,更加没有理会黑豹等人,而是蹲下身来。望着玲珑兔那骇人的伤口,他的脸色逐渐铁青,这是他送给萧潇的第一件礼物!

“玲珑兔!”不远处的萧潇望着玲珑兔的伤势,哭的一阵梨花带雨,就欲冲上前去将它抱入怀中,但却是被萧凡紧紧拉住了。

萧浅轻轻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看向黑豹几人的目光缓缓变冷,道:“你们伤了我的兽宠,给你们两个选择,全部被我杀死,或者所有人留下一条手臂滚!”

“放你娘的狗屁,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也想杀我们!”

一名脾气火爆的大汉登时就跳了起来,挥舞着大刀,狠狠向着萧浅斩来。

这一刀威势十足,气势逼人,要是对付一般的一阶战士,不定能够将人分尸两半,但是眼前的可是萧浅,不是什么一般的一阶战士。

萧浅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右手缓缓抬起,没有任何曜气凝聚在手中,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抬起手。

下一刻,那脾气暴躁的大汉大刀临近,还没有等那大汉洋洋得意,萧浅便已经抓住了大汉握着大刀的手掌。

微微一用力,咔嚓一声,大汉手臂的骨头被萧浅无情的捏碎。

“哐当!”

大刀猛的掉落在地面上,冷汗不断从大汉的脸上流淌下来。

“你们呢?是让我杀死你们,还是自断手臂离开?”萧浅的目光看向了黑豹。

黑豹看了看身旁的一众手下,发现众人早已经吓得浑身哆嗦,就差掉头逃跑了。心中暗骂手下无能,他也只能咬牙,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在下黑豹,不知兄台名讳。”

陈风没有说话,而是双手抱肩,面色阴沉的望着众人。

黑豹的面上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苍白,心中冷冷哼了一声,但还是笑着说道:“刚才是在下多有得罪,我们并不知道这头玲珑兔是兄台的兽宠,以为只是一头普通的妖兽,伤了兄台的兽宠实在是抱歉,黑豹这就给兄台赔罪了。”

马严这个混蛋!不是说只是个毛头小子吗?怎么这么厉害?黑豹心中不由骂开了。

光是眼前黑衣年轻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令人心悸的气息,就不是他们这一群人能够对付得了的。自己等人还是乖乖赔罪道歉吧。

一众手下见状,也是拱手向萧浅道歉,但萧浅只是缓缓摇头。

道歉能够让玲珑兔的伤势好起来?

自己虽说性格和善了一些,但骨子里还是有着深深的执拗!这可是给萧潇的第一件礼物,意义非凡!

这件事情不可能简简单单就此了结的。

黑豹望着萧浅那铁青的脸色,知道自己不出一点血是不可能顺利脱身的了,咬了咬牙,从腰间取出一柄二阶凡兵,递给萧浅。

“这柄长剑虽然只是二阶凡兵,但绝对是上层品质的宝剑,送给兄台就当做我等的赔礼了。”

萧浅接过长剑,略微一掂量,便做出了让黑豹等人目瞪口呆的举动。

只见萧浅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捏着剑尖,双手轻轻一用力,二阶凡兵的长剑应声而断。

“叮当!”

两节断剑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如同两记重锤,狠狠敲击在黑豹几个人的胸膛之上。

黑豹嘴角抽了抽,面色变换了数下。

如果说之前萧浅的凌厉出手算是立威,现在的这一手完全把他们震慑住了。二阶凡兵轻轻折断,这份实力恐怕二阶强者也不一定做得到吧?

只是让黑豹等人想不通的是,萧浅看起来如此年轻,难道修为已经超越了一阶战士不成?

黑豹对待萧浅的态度愈发恭敬起来。

“这位小弟需要什么尽管说来,只要我等能够拿出来的,我等绝对不会有半分怨言。

“哦!真的吗?”

萧浅似笑非笑的看着黑豹,淡淡的道:“如果我要你们所有人身上的荷包,你们愿意给吗?”

黑豹只是略微一犹豫,便很是果断的将自己怀中的荷包掏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萧浅。

萧浅不动声色的接过黑豹的荷包,略微一查看,心中顿时大喜。这黑豹还真不是一般的富二代啊!整整三千多枚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