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伊可欣抬头看着天空,太阳的光芒有些刺眼,刺得她的双眼发疼,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东方夜带着伊可欣走到了种满了百合的花房,站到了那芬芳的花海之中。

他取下她头上的围巾,双眼深深的看着她,包含了无数的深情,“可欣,还想要离开我吗?”

伊可欣抬起一双早已被泪水浸湿的眼。

“夜,我还能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吗?”

东方夜点头,而后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傻丫头,我要你一辈子都留在我的身边,只爱我一个。”

伊可欣扑在他的怀里,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落得更加猛烈了。

那泪,是喜悦的。

东方夜双手扶着伊可欣的肩,把她拉离自己的怀抱,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握在手里。

“这个东西以后可不能再拿下来了噢。”

“我的玉。”

东方夜笑着点了点头以后便把玉小心的挂到了伊可欣的脖子上。

“它怎么会在你那里,我以为掉了。”

“你把它落在医院了,是程杰把它找回来的。”

“噢……”

“以后你可要把它保管好噢,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伊可欣笑着点头。

她记得妈妈也曾说过同样的话。

东方夜再次把伊可欣拥入怀中,“可欣,我爱你。”

他低低的伏在她的耳边倾吐着自己的爱意。

“夜,我也爱你……”

********************

从那之后,伊可欣每天都在东方夜的监督下喝下无数补身体的汤药,更是被舒芬捧上了天,从早到晚围着她转,一会让厨房给她准备各种小吃,一会又拉着她的手跟她讲东方夜小时候的糗事,害得她都有些不习惯了。

这会,舒芬又抓住了伊可欣的手,笑咪咪的问她:“可欣,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吧?”

伊可欣傻傻的点了点头。

“夜儿有没有带你去看过教堂?喜欢哪一间?伯母这就给你们去定下来。”

“伯母……”

伊可欣面露难色,“我跟夜还没考虑婚礼的事情……”

听伊可欣这么一说,舒芬的脸色有几分难看,但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这个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他。”

“伯母,婚礼的事情先不急,我还没想好呢。”

“怎么?你不想跟夜儿结婚吗?”舒芬突然紧张了起来。

伊可欣摇头,“不是,只是……”

“只是什么?”

东方夜冷冽的声音在她们的身后响起。

“夜儿。”

“夜。”

舒芬跟伊可欣同时叫出了声。

“可欣,只是什么?”

东方夜端着一杯咖啡坐到了伊可欣的身边,声音显得有些生冷,但伊可欣知道他那是装出来的。

“我现在联系不到我妈妈,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还不想嫁。”

伊可欣当着舒芬和东方夜的面把心里最真的想法说了出来。

东方夜把咖啡杯重重的放到了桌上,然后冷眼看向伊可欣:“你再说一遍试试。②⑤⑧鈡雯?”

“我现在……我现在还不想嫁。”她怯怯的又说了一次。

话音刚落,东方夜就抓起了伊可欣的手,“回房我再收拾你。”

又是经过那条长长的,挂满了名画的长廊,只是跟以前不同的是,这一路上多了许多人,伊可欣不再感觉到害怕。

进了房间,东方夜狠狠的把伊可欣甩到了他那张超大号床 上。

“东方夜!”

伊可欣气愤的吼他。

她哪里又惹到他了?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干嘛?

东方夜什么话也不说,硕大的身躯直接压到了伊可欣的身上。

他冷眼看她,“有种你再说一遍试试。”

“我现在不想嫁!”

下一秒,东方夜的唇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她的。

灵巧的舌头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汲取着她口中的芬芳。

一阵缠绵之后,东方夜才放开了气喘吁吁的伊可欣。

“东方夜!你真的很没品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伊可欣把脸别开,不再看他。

而他却用自己的长指扣住了她的下颚,强迫她看着自己。

他说:“明天就举行婚礼!”

他的语气霸道至极。

“不要!”

“为什么不要?”

“不要就是不要,没有为什么。”

“没有理由,那么婚礼照常举行。”

说罢,东方夜再次低下头,想要吻她,却被她无情的躲开了。

“你在闹什么别扭?”

东方夜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我没有。”

“不是闹别扭,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嫁也要给我一个不嫁的理由吧?”

“不嫁就是不嫁!”

伊可欣大吼出声,然后迅速挣脱了他的怀抱,翻身下了床,再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隔壁的书房。

关门,上锁。

等东方夜追到书房门口的时候,他已经被严严实实的关在门外了。

“伊可欣,你给我开门。”他在外头大吼大叫,毫无风度可言。

十分钟过去了,书房门还是严丝不动。

东方夜气结,他真的有种想要踹门的冲动,又怕吓着她。

东方夜的声音引来了刚好路过的鹰管家。

“少爷,伊小姐这是怎么了?”

“这没你的事。”东方夜没好气的瞪了鹰管家一眼,继续拍打着书房门。

“少爷,这个给你,你看了就会明白了。”

鹰管家神神密密的交给东方夜一个文件袋。

东方夜烦躁的一把扯开文件袋,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扫了一眼之后,东方夜的整个身体瞬间僵住了。

他也瞬间明白了伊可欣为什么突然说出不想嫁的话了。

他把鹰管家给他的东西紧紧的攥在手里,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难受。

可欣,你要让我拿你怎么办?

之后,东方夜不再敲书房的门,也不再大声叫嚷,而是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房间里。

坐到窗边,他燃起了一只烟,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同一时间,伊可欣也一样坐到了书房窗边的地毯上。

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白茫茫的景色。

夜,不是我不想嫁,而是我不能嫁……

夜,请你原谅我好吗?

两人静静的坐在属于各自的空间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直到晚霞映红了天边。

晚饭的时候,两人同时出现在了餐厅,一顿饭下来,谁也没有跟谁说话,默默的吃着晚饭。

搞得连舒芬都顿时失去了胃口,想要问问伊可欣这是为了什么,却在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之后,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一顿饭各怀心事,伊可欣目光显得有些呆滞,而东方夜的目光显得是那么的淡漠。

晚饭过后,伊可欣礼貌的跟舒芬说了一声之后便回到了房间,把自己深深的埋进大床里。

伊可欣走后,舒芬抓住了自己的儿子。

“夜儿,可欣她怎么了?”

东方夜淡淡的回了一句:“没什么。”

“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跟妈妈说。”

东方夜点头,跟着起身也回了房间。

看着床 上被子那个小小的隆起,东方夜沉着眼静静的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进去。

他轻轻的的搂过她,让她的头枕着他的手臂。

尖肖的下巴摩挲着她头顶的发丝。

此时,伊可欣也不再反抗,不再抵触她的怀抱,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抱着。

“夜,对不起……”

说着,眼泪就顺着眼解滴落了下来。

“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

东方夜低下头,轻轻的吻去她眼角的泪。

“夜,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可欣,他过的很好……”

“真的吗?”

东方夜点了点头,“嗯……”

“可欣,相信我,我会再次让他回到我们身边的。”

“可以吗?”伊可欣似乎不太相信东方夜所说的话,抬起一双大眼看向他。

“可以。”

东方夜打开床头的抽屉,然后拿出了下午鹰管家交给他的东西,交到了伊可欣的手里。

“你看……”

“这是……”伊可欣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照片吗?

为什么照片里的影像如此奇怪,她看不懂。

“这是你在医院里昏睡的时候,医生给宝宝拍下来的照片。鹰叔叔今天下午去医院里拿回来的。”

听完东方夜的话,伊可欣的手重重的抖了一下。

嘴里默默的念着:“宝宝的照片?”

东方夜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给她指出宝宝在照片里的位置。

他告诉她,宝宝不会怪她,宝宝在天堂过得很好,他还有爷爷和外公的照顾,肯定会笑声不断的。

他还告诉她,等她再一次怀孕的时候,宝宝的爷爷和外公会亲手把宝宝还给他们,让他回来陪着他的爸爸妈妈。

听完东方夜的话,伊可欣扑进了他的怀里,手里紧紧的捏着那张宝宝的照片。

她相信了他的话,她相信总有一天,宝宝会再次回到她的身边。

“可欣,现在肯嫁给我了吗?”东方夜挑起她满脸泪痕的小脸问道。

他本以为她打开了心结之后就肯点头,谁知……

伊可欣摇了摇头。

“宝宝一天不回来,我就一天不嫁。”伊可欣倔强的说道。

原来如此。

东方夜瞬间满头黑线。

“可欣,怀孕以后穿婚纱就不漂亮了噢。”

东方夜还记得这话是伊可欣自己说的,当时她还为了这个事情跟他纠结半天,如今她又来了。

“我不管。”她嘟起一张红通通的小嘴,“我就是要等宝宝回来。”

东方夜现在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他跟她说宝宝会回来这样的话,而用别的方法,说不定她现在已经被他给说服了。

“可欣……”

他装得一副可怜象看着她。

而伊可欣却没有为之动容,她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好吧,只能这样了。”

东方夜邪魅的勾唇,淡淡一笑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吻上了伊可欣的唇。

一手捉住她的两只小手,高高的举过头顶。

一手则是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游移着。

不一会,伊可欣身上的衣服就被东方夜给拨了个精光,露出一副娇美的躯体。

他放开她的唇,而后把头埋到她的胫间,亲吻着,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轻舔一下,弄得伊可欣全身颤栗起来。

“夜……你想干嘛?”她轻喘着。

自她从昏睡中醒来以后,东方夜就没碰过她,如今……

她有一丝小小的期待,又有一丝小小的害怕。

“你说呢?”

东方夜挑眉,眼神里充满了狂热。

伊可欣明白从他眼神之中传达出来的讯息,瞬间涨红了脸。

“夜……”

她低低的喊着他的名,就像是无声的邀请。

接收到她传达出来的讯息,东方夜变得更加狂野了,整个身体也在一瞬间烧了起来。

他放开她,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褪去之后,再一次覆上了她的身体。

这时,窗外下起了大雪,洁白的雪花飘落在窗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

房内风光绮丽,一室旖旎,随着声声低沉的喘息,屋里的温度越来越高,让窗户的一边泛起了薄薄的雾气。

不知过了多久,当两人在清晨的阳光中沉觉睡去的时候,伊可欣做了一个极其美丽的梦。

她梦见自己和东方夜并肩坐在百合谷的小屋旁,静静的感受着的满谷的百合花香,不远处的草地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光着身子的小孩子,笑咪咪的嘲着他们爬了过来。

她伸手把那个可爱的孩子抱进自己的怀里,逗得那孩子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孩子笑咪咪的看着她和东方夜。

孩子说:“爸爸、妈妈,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