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激射而出的长鞭如同蛟龙蹈海,猛然击打在林中的一块巨石上,巨石轰然粉碎,顿时化作尘土。贰.五.八.中.文網

楚云舒抖手将长鞭抛向空中,长鞭凌空翻腾,搅动空中水气变化,形成一片片云舞,缭绕在鞭身,真的像是探首云间的长龙,施云布雨。

长鞭在空中遨游了片刻后,缓缓落入楚云舒的手中。

看着刚刚凝练出的长鞭,楚云舒心中恬淡,无忧无喜。

将长鞭轻轻盘在腰间,隐去龙形,化作一条样式极为普通的玉带。

楚云舒又将怒刀祭出,刻意凝练了一番,最终将怒刀化作一柄长约尺许的短刀,只是样式依然惊人,就又用土木之气凝结成一把刀鞘,将怒刀藏入其中,悬挂在腰间。

如此一来,两柄神兵随时可以用来吸收多余的五行真气,打斗的过程不但变成了自身修炼的过程,也是锤炼神兵的过程。

天下武者若是知道了楚云舒的打算,怕是绝大部分都会疯掉。从来没有任何人采用过这样的修炼方式。

不过这也只是楚云舒神识修炼日短,在短时期内无法实现元神解体的目标,否则身体化实为虚,就是本源的五行真气,大可以无视人世间任何真气的伤害。

刚刚一路飘飞,楚云舒已经离开汴京开封数十里。

他看了看周围的葱郁林木,心神舒爽,一时间起了游兴,沿着林间小路漫无目的的行去。

清新的泥土、树木的气息令人神清气爽,鸟儿轻轻鸣叫着,整个林间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楚云舒得心神彻底融入到林间优美、恬静的环境中去,刚刚凝练两柄神兵所耗费的五行真气瞬间得到补充,体内五行真气再次得到提升。

行走间,远处林间隐隐传来阵阵音调极为诡异的笛声,若有若无,若非楚云舒听力极为敏感,可以听到百丈外的细微声响,就绝对无法发现这奇怪的笛声。

笛音虽然轻微,却像是少女凝脂般的玉手拂过心头,令人一阵阵气血涌动,生产无限绮思。

楚云舒心中暗惊,远隔数百丈,这诡异笛音竟然能够令自己这样修炼了多年乾坤决的武道高手也心血浮动,若是有人正面面对笛音,岂非要血脉?

心中惊奇,他循着笛音悄然飘身寻去,渐渐接近笛音之源。

林深处竟有一间院落,竹篱围成栅栏,藤蔓爬满了竹篱,极富韵味。院中竹木搭建的一座小亭和纯粹用圆木构建的木屋,宽敞而敦实,同样布满了藤蔓,充满生意。

笛音正从木屋中传出来。

除了笛音,还有男子低沉笑声。

楚云舒顿时明白过来,在这山林清幽之地。

不知道是何人凭借笛音,正在挑逗、迷乱某位落入他手中的女子。

想起秋离等女的遭遇,楚云舒心中涌起莫名杀意。贰伍捌中文

楚云舒毫不犹豫,身形如电射出,一掌劈碎木屋房门,冲入房中。

房中的一切,令楚云舒陷入少有的狂怒!宽敞的木屋中除了简单的桌椅外,就是一张木床,紧靠着西侧的墙壁,正对着房门。

一个长发披肩,容貌几乎可以用妖艳两字形容的男子正站在房门右侧床头丈许的位置,纤细的白嫩玉指轻盈跳动在金色长笛上。

笛音从长笛中源源不绝地传出,如水银泻地般涌进屋内所有人的耳中。

另外一个容貌丝毫不弱于长发男子的劲装青年站在床尾处,俊秀却略有些阴沉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笑,嘴里嗞嗞有声,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床上的女子。

令楚云舒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两名绝色女子端坐紧靠南墙的靠椅上,静静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幕。

在破碎衣物的遮蔽下,女子的修长**若隐若现,随着身体的颤动而耀人眼目,更加牵动人的心神。

楚云舒破门而入的瞬间,长发男子的笛音似乎受到了一丝影响,床上女子身躯顿时一颤,抬头望向房门方向。

凌乱的发丝划落脸旁,女子的脸庞彻底呈现在楚云舒的眼前。

异常明亮的棕色双眸,似乎挂着泪水的长长睫毛略向上卷曲着,挺直的鼻梁上满是汗珠,白皙面孔上线条分明的双唇,一切都那么熟悉。

“黛儿!!??”

看到女子的脸容,楚云舒顿时惊呼出声。

床上的女子竟然正是昨夜刚刚同楚云舒分手的姬雅黛!

看到楚云舒的身影,姬雅黛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喜,娇呼道:“公子,救我!”

呼声出口,体内真气一泄,加上猛然看到楚云舒,心中惊喜,姬雅黛的心神彻底乱了,被笛声趁势侵入。听到楚云舒“黛儿”两字出口,他顿时知晓了楚云舒的身份,浑身真气凝聚,双眼寒光爆射,整个人顿时如同一把出鞘的长刀,锋芒毕露。

他低啸一声,跨步向前,举手投足间极为潇洒自然,整个人像是漂浮在地面上一般,瞬间滑至楚云舒面前,双臂轻盈探出,双手捻指如同兰花,挥洒自如,轻轻弹向楚云舒双眼和咽喉。

此人一上来就同楚云舒近身搏杀,出手狠辣,毫不容情,也丝毫没有给自己留下余地,一旦落败,极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看到劲装青年的出手,靠墙端坐的两名绝色女子也同时动了起来,身形飘飞有若嫡尘仙子,瞬间飞临楚云舒的头顶,在楚云舒尚未想好如何反击劲装青年的进攻前,也使出了凌厉至极的杀招。

两名女子在空中的身形靠拢,分别腾出左、右手互牵,另外一只手臂衣袖飘飞,漫天旋动,散出浓烈的真气。左首淡黄衣衫的圆脸丰满女子发出淡淡粉红色的真气,而右首一身墨绿长裙、略显瘦削的女子的真气则呈现出淡黄色。

两人的真气在盘旋的衣袖中瞬间凝聚,竟化身为一名身材高挑,不着寸缕的貌美女子。

女子如同冰雕玉砌,身材、样貌几近完美,明亮的双眸饱含深情,俏然一笑风情万种,即使是姬雅黛这样的异域女子在她的面前也要自愧不如。

两名女子的真气幻化出薄如蝉翼的轻纱,轻轻围绕在女子令她们也心生嫉意的绝美身体上,将凹凸有致的衬托得更加惹眼。

在这样一个女子面前,人世间任何一个男人怕都要彻底失去理智,生出将她揉入自己怀中。

身着淡黄衣衫和墨绿长裙的两名女子身形凌空盘旋,随时可以凌空下击,对楚云舒形成了庞大的压力。

而由真气凝练出来的绝世美女,口中清唱着柔美动人的歌曲,披着轻纱,凌空纵身跃向楚云舒的怀抱。脸上挂着的笑容足以融化世间最寒冷的坚冰,动人的眼神迎向了楚云舒的目光。

在空中三名女子营造的迷人场面中,长发男子的笛音似乎威力倍增,令楚云舒一阵阵心血浮动,神识再不是往日古井不波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劲装青年的攻势突然变得更具威力。

不论楚云舒经过五行真气锤炼的身体如何强悍,他也没有任何把握任由对方攻击双眼和咽喉要害。

哪怕对方的攻击只是造成自己片刻的反应迟钝,对方这种级数的高手也会趁机变换手法,找到对自己身体伤害最大的方式连续攻击自己。

自己将错过解救姬雅黛的最好时机。

楚云舒紧闭双眼,再也不去看空中的三名女子,凭着对气机变化的灵敏感觉和超凡入圣的听力,扑捉着四名对手动作的任何微小变化。

腰间的怒刀和龙鞭倏地自动弹射到空中,怒刀横在楚云舒的双眼前,正拦住劲装青年犹如拨打琵琶琴弦般挥洒出的十指。

咔的一声脆响,刀鞘被对方真气彻底震碎,化作土黄色的五行土气,瞬间被怒刀吸收。

在楚云舒神识的控制下,怒刀刀身轻颤,两条火龙猛然腾身而出,飞扑向劲装青年的面门,而怒刀刀身猛然胀大,刀锋反转,横扫空中三女。

刚刚弹碎了怒刀刀鞘的劲装青年万没有想到怒刀竟然有如此威势,火龙的凶猛令他极为忌惮,双手拍出数掌,在身前布下层层真气,阻住火龙的进攻。而龙鞭象出水的蛟龙,瞬间膨胀,趁势从劲装青年的身侧穿过,猛然扑向床上的姬雅黛,在劲装青年和长发男子失神的瞬间将姬雅黛轻轻卷起。

像是被男人的手臂轻轻揽住了纤腰,姬雅黛任由龙鞭将自己酥软的身体托起,右手轻抚龙鞭冰莹的鞭身,忍不住一阵浑身颤抖。

长发男子再也顾不上吹奏长笛,端立的身形瞬间变化,像是翩翩起舞的舞者,拦向被龙鞭托起的姬雅黛,手中长笛轻盈点出,击向龙鞭鞭身。

长笛舞动所发出的声音,令楚云舒感觉到心神一阵烦躁,几乎无法有效地控制怒刀和龙鞭,砍向空中三女的一刀竟然威力大减。

面对凌空劈来的怒刀,由真气凝练出来的绝世美女娇笑一声,轻轻舞动手臂上的轻纱,在怒刀前布下了如同翻滚的云雪般的团团真气。

怒刀无情地砍在云雪气团上,噗的一声爆响,气团炸开,巨大的反震力将绝世美女震得腾身飞起,倒飞向空中两女。

两女脸上骇然,伸出双臂,将凝练美女的自身真气收了回来。

那如梦似幻的绝世美女顷刻间消失不见。在楚云舒的控制下,紧紧缠绕着姬雅黛身体的龙鞭猛然间再次伸长,龙首从姬雅黛的腰间传出,血红的双目紧紧盯着长发男子,口中猛地喷出龙涎,正击中男子金色长笛。

长笛孔洞全部被龙涎所封堵,长笛所发出的鸣音顿时嘎然而止。

长发男子心中一惊,生恐手中长笛受损,忙抽回长笛,退向一侧。

楚云舒的神识彻底恢复过来,心中的烦躁消失的无影无踪,龙鞭猛然向怀中收回。楚云舒冷哼一声,怒刀猛然涨至丈许长,威力无俦地一刀横扫而出。

金光闪亮的刀锋上发出一**红焰焰的火气,直逼两女的衣袖和劲装青年的指风。

灼热的劲风扑面而来,两女刚刚已经见识了怒刀的威力,此时感受到怒刀上火气的威力,生恐衣物被毁,急忙撤回了衣袖,在身前布下防御真气。

劲装青年指风同怒刀刀风相交,噗噗连响,指风竟被彻底化为乌有。

劲装青年心中大骇,面对怒刀的锋芒,也不禁后退了半步。

一刀扫出后,楚云舒再无犹豫,身后像是产生了无穷的吸力一般,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出,速度快逾闪电。

他将风影云行身法运至极限,如同根本没有抱着人一样,瞬间弹射出木屋,飞入林间,转身疾驰而去。

劲装青年和两女完全没有想到处于上风的楚云舒竟然突然退走,且走的如此干脆利落。

他们纵身追出门外,却只看到已经身在数十丈外的楚云舒的身影,眼见已经无法追得上了。

长发男子走出木屋,望着远处楚云舒身影,脸上神色凝重之极,望了望身边目瞪口呆的一男两女,沉声道:“还有人怀疑楚云舒有挑战宗主的能力吗?”

“虽然不知道他如何修炼的五行真气,但只看他手中的两样兵器,也知道他已经修炼到无限接近练气化物的境界。虽然还没有达到可以凝造生灵的境界,却完全可以通过神识操控凝练出来的物器。宗主也不过修炼到这个境界罢了。”

劲装青年沉着脸道:“就凭他这一手轻功,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他若是想逃,当今天下怕没有几人能够追得上他。”“她是个少见的好姑娘。”

姬雅黛的话轻轻飘飘地飘进楚云舒的耳朵,令呆若木鸡的楚云舒浑身一颤。

“原来你都看出了她对我的情意!”

楚云舒心中一阵酸楚,想起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顾箐虹,他忍不住悲从中来。

“你也许听说了,我青梅竹马的恋人林雨瑶已经弃我而去了。当初我始终认为,除了她以外,我今生也不会和其他任何女人在一起。”

“箐虹的确是个好姑娘,她跟在我身旁很多年了,做事尽心尽力,从不抱怨。这次在蜀境出了事情,冒着各种风险,她始终陪在我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