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竹林幽幽,清风徐徐,晨曦微露,隐约中似有琴音回荡,恍若仙境。

林中竹屋,拂袖轻抚,一曲终了,女子望向窗外,幽深双眸波光点点,身后,青衣小婢轻步端上一杯清茶,担忧的看着她,“小姐,今日为何起的这样早?不再歇息会儿?”

女子转身,皓月明眸,浅浅一笑,颠倒众生,接过清茶漱口,轻轻抚上微微有一丝曲线的小腹,嘴角微暖,“许是过了疲乏期了,早早便醒了,瞧着屋外空气清香,正想出去走走呢。”

“小姐,您怀着身子呢,屋外还有些凉……”

“无事,只是近处走走。”

女子缓步走了出去,小婢赶紧寻了见披风跟了出去。

深吸几口清新之气,目光越发幽深,“外面,早已天翻地覆了吧?”

“小姐……”

婢子应了一身,满脸心疼,犹豫了片刻,小声道,“因着无白师太的箴言,倒也还……”

“倒要好好谢谢她了。”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随了无白师太来静心庵的叶依依,自来以后便幽居在庵后的竹林,转眼一月时日已过,如今腹中孩子已三月,得了这一月清养,身子倒是比之前好上不少。

叶依依轻抚小腹,这孩子倒也乖巧,平日除了多眠倒也未有其他不适。

只是,这样安静的日子怕是要结束了。

再有几日,便是宫宴的时候了,陛下定会宣自己进宫,十年前……就是在那宫宴之上,她失去了孩子!失去了一切!

今生,她绝不会让旧事重演!

“小姐……”

直到坛儿惊慌的声音惊醒叶依依,才发现自己双拳紧握,掌心留下几道血痕。

“无事。”

叶依依拭去手中血色,正欲转身回屋,却见坛儿身子猛然定住倒了下去,刚欲出声,一把寒刃架上玉颈,阴冷男子声起,“不许出声。”

叶依依身子一僵,护住小腹,声音清冷,“你把我婢女怎么了?”

“闭嘴!”

听的叶依依出声,男子声音俞冷,寒刃一动,叶依依脖颈一疼,顿时嗅到一丝血腥味,再不敢出声。

男子手肘推了她一下,“带我去竹屋!”

叶依依看着坛儿一眼,并未挪步,男子声冷,“她只是晕了,若你不听本……我的话,你们两个都得死!”

叶依依咬着嘴唇,一边领着男子往竹屋去,一边思索着,竹林幽深,莫说人,便是野兽也不见一只,她只能自救了!

眸光微动,她想起前些日子让坛儿出去买的东西……

刚进竹屋,叶依依还未有所动,下颚一痛,张嘴,一颗略带腥臭的药丸从口而入!

“你给我吃了什么!”

叶依依怒喝一声,挣脱开来,抬头正对上一张白银面具,只露一双黑目及鲜红雕唇,此时对方也瞧清了叶依依的容貌,嘴角竟有一丝的停滞,不过此刻已然愤怒的叶依依是丝毫没感觉到。

叶依依猛的扑到一边,使劲掐住喉间,想要将那药丸吐出来。

男子上下打量了叶依依几眼,冷冷一笑,“没用的,那药入口即化。”

“你——”

叶依依回头怒视,恨不能生吃了他,可男子丝毫不在意,径直坐下,嘴角含冷,“一个时辰内,药不会对你有任何损伤,只要你按我说的做。”

叶依依一愣,紧拽着丝巾,眼底微颤,他,难道知道自己怀有身孕?

想到这里,叶依依不由得后腿了几步,警惕的看着他,“你要我做什么?”

“你……”

“殿下,前面有一间竹屋!”

男子话还未完,屋外不远处传来一道唤声,男子身子一动,消失在叶依依的眼前,一道细声入耳,“你将来人打发了,我便给你解药。”

叶依依还未回声,几道黑色身影豁然出现在竹屋之前,叶依依定了定神,转身,看了过去。

那几位黑衣人似也没想到这竹屋之中竟然有人,还是一位天仙般的女子,不由都停住了脚步,半响后,从几人身后,走出一位紫袍玉冠的男子,叶依依转眸瞧去!身子瞬间僵在原地,一片冰冷!

是他!

慕凌彻!

叶依依想过无数次他们见面时候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眼前一幕,来不及收回的恨意染的双眸泛红,慕凌彻也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浅浅一笑,“原来是小郡主。”

叶依依紧握双拳,冷冷的盯着他,“不知太子殿下为何会在这?”

慕凌彻目光微动,笑容如春,“有一歹人欲行刺本宫,本宫追入竹林,便到了此处,不想却扰了郡主静养了。”说着目光飘过叶依依小腹,拱手道,“本宫这里给郡主赔罪了,不知……郡主可见着了?”

“除了你们几人,未见他人,殿下请回吧,这里没有殿下要找的人!”

叶依依毫不客气的拒绝道,心中翻涌的滔天恨意实在让她无法与他虚以委蛇,她索性“哐当”一声将门狠狠甩上!

门外慕凌彻不由一愣,他堂堂太子殿下竟然被一女子摔门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况且以前这叶依依见了自己,莫说摔门,便是连大声跟自己说话都不敢,这……忽然想起近月来京中谣言,看来那是真的了?

才导致这叶依依性情大变么?不过……她这幅模样,倒还真有那个女人的几分模样。

想到这里,慕凌彻眼中染上几分深意,他虽为太子,父皇最宠爱的却不是他,如果他能得到叶大将军扶持,再加上那个女人在父皇心中的分量……

“殿下……郡主这般恼怒,说不定那人就在屋内,我们……”

“闭嘴!”

慕凌彻瞪了那黑衣一眼,深深的望了竹屋一眼,“十个那人也抵不过她一人!就算放过那人又如何,如今我们已知他死穴,逃得了今日,逃不了明日!”

“是,属下愚钝!”

黑衣躬身请罪,慕凌彻抬头看着竹屋,拱手道,“今日打扰了小郡主,他日定亲自赔罪。”

说完,一行人转身离去。

直到外面彻底的安静下来,叶依依才捂着胸口慢慢缓过来,抬头寻望,却不见人影,直到走到屏风后才发现一个身影趴在自己的床榻之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