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詹映雪不打招呼,直接跑来了这边找我。

若我说我不欢迎她,怕是真的要哭着回去了。

我说道:“逗你的,你来我高兴着呢。”

她说道:“你少骗人,听就不是真的欢迎我。”

我说道:“欢迎,真的欢迎,你来了我挺高兴,就是有点突然。”

她说话突然就严肃起来,不和我说刚才一样的语气了:“我来找你,为了我表哥而来。”

我说道:“我知道,我还以为是想我所以才来。”

她说道:“你可以过来吗现在?”

我说道:“可以。”

她说道:“如果你有事,那明天也行。”

我说道:“行了我过去。”

我穿好衣服出去了。

外边有些冷。

风呼呼的吹。

到了詹映雪所下榻的酒店那里。

她站在酒店门口等我。

我下车后走到了她面前,问道:“你站在这儿干嘛。”

她穿的还是单衣,这不到十度的天气,有点冷,风又大,穿那么少。

我脱了外套给了她,她明明冻得直跺脚,却说不用不用。

我说道:“把衣服披上!”

我把衣服给了她,硬着让她给披上了。

披上了衣服后,她嘴唇发紫,问我道:“你不是不想见我吗。”

我说道:“你来你提前和我说嘛,你又不说。”

她说道:“我有事过来办,顺便也见见你,跟你谈点事。”

我说道:“过来。”

拉着她到了旁边不远的咖啡馆,进了咖啡馆,一下子就暖和了,这里边温度一下子就回到了二十来度。

坐下后,詹映雪手还是抖的。

我让服务员上两杯热咖啡,越快越好。

服务员马上去制作。

我问詹映雪:“你说你大冷天的,站在冷风中干嘛呢。”

她说道:“等你呀。”

我说道:“你明知道这天气冷,干嘛不穿多一件衣服,不怕冻死。”

她说道:“我有一件很厚的外套,忘了穿救下来了。”

我说道:“你怕是在热带地区呆久了,不知道这边的冷吧。”

她说道:“我当然知道啊,我刚去北方回来,那边更冷。”

我奇怪问:“你去北方干嘛啊。”

她说道:“去了一趟老家。”

我更奇怪了:“你有老家?”

她说道:“是我爷爷以前老家。”

我问道:“上次我们去的时候,不是说已经没了吗,不知道在哪儿了。”

她说道:“我爷爷让我去找,去问,想把祖先的坟墓给好好整了。”

我点头:“我明白了,那找到了吗。”

她说道:“哪有那么容易,那边现在都在开发,要找好多个单位和部门,走好多的关系。”

我说道:“是啊,年代久远,几十年来一直都在发展,都在建房子,都在水泥化,以前荒郊野岭变成了城市,谁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有可能是铲平填平了,有可能铲去哪儿当泥土倒了。”

她说道:“听他们说,当时那个好像民政部门还是市政部门让人去管这个,然后那一批人怎么做的,现在还不知道,联系上了那些人,还要搞清楚他们当时怎么处理。”

我说道:“就为这个事去的老家。”

她说道:“是啊,然后我就顺道过来这里看看,今天刚下飞机。”

我说道:“顺道,是有事吧。”

咖啡上来了,拿着咖啡杯捂手,手暖了,喝下去,身体也暖了。

我让她好好捂手。

她叹气说道:“这里真的比我们那边冷啊。”

我说道:“那肯定比马来冷很多的了。这些天你都在马来吧。”

她说道:“是呀,回去了一趟。”

我说道:“一个姑娘家到处乱跑干嘛,有些事让男的去处理就好,你们家没有男的了吗。”

她说道:“有啊。但是我就是想去啊,也想去看看雪。”

我问道:“看到了吗。”

她说道:“没有。没有下雪,就每天雾蒙蒙的。”

我说道:“要在下雪天去才有的看。”

她说道:“你又不陪我去。”

我说道:“唉,我最近这边忙的要死要活的,哪有空啊。”

她说道:“我知道你忙,所以也不想打扰你,但是,我表哥这个事,我放不下心。”

我说道:“来找我,就是为你表哥,主要是为你表哥,对吧。”

她微微点头。

我说道:“我也说过了,不是说你表哥和你关系怎样好,我不愿放人什么的,但你表哥干的事,真的不是人干的,贪财和海鹰帮联合对我们动手抢劫,然后又想打垮我们吞并我们,几次三番都不收敛一点,一放走就要回来继续打。那干脆我们弄死他不好过?”

她说道:“我保证,不这样子了,他不会做了。”

我说道:“是你保证有什么用,那瘪犊子嘴上一套,暗地里一套,可他妈阴险了。”

她说道:“我真的保证,如果他再有下次,我,我让你杀了好了。”

我说道:“这一样吗?我杀你?干嘛杀你。”

她 拿了一张卡放在台面上:“这个。”

我看着这张卡,知道里边有钱。

我说道:“你要给我钱,你自己出钱救你的表哥,呵呵,好表妹啊。”

她说道:“那你要怎样才放人。”

我说道:“让你表哥自己出钱,出一大笔钱,然后再放保证金在我们这里,保证不打我们,如果打过来就不要要回去了,如果不打,每年就给一部分。”

她问道:“要多少。”

我说道:“詹映雪啊,现在不是我想要要多少的问题,是你老是帮他给钱的问题。”

她说道:“那不一样吗。”

我说道:“你不让他自己出钱,他不疼。”

她说道:“好,我让他自己出,那出多少。”

我说道:“回头这边我们商量一下好吧。”

她终于露出了笑容:“这么说,我表哥不会死了是吗。”

我冷哼一声:“难说,看他怎么个态度了。你也知道,我虽然是个老板,是领头人,但我上边有两个女老板,她们才是真正老总,我都听她们的。我现在和她们保证这样,到时候你表哥自己搞出什么幺蛾子,自己惹什么被整死,我可就没办法了。”

她说道:“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