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她知道了!

杨慎思脑中反反复复,只剩下这一个声音在来回轰鸣!

叶子襄疑惑地道:“‘阳刻风水’……《鲧土真经》……这都是什么?”

他直觉地认为这不是肖文静随随便便能脑洞出来的东西。

叶子襄自己想不出,便转头咨询同伴,先看向顾家兄弟。

顾迥 顾遴:“……”

好吧,这两兄弟对风水一无所知,对智慧也一无所知

他又转头看杨慎思,却被他瞬间惨白的脸色惊得微微一怔。

“你……”叶子襄皱眉道,“你知道。”

他用的是肯定句,杨慎思苦苦一笑,抬手抹了把脸,动作粗鲁,不复杨律师素日里的优雅稳重。

“我知道。”他承认道,“‘阴刻风水’是她带在身上的东西,‘阳刻风水’……就在我身上。”

“什么!?”

顾家兄弟异口同声地叫出来,他们虽然还是不知道“阳刻风水”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吃,但那是在肖文静的幻境中出现的东西不是吗?为什么也会存在于现实?!

“我不知道我在哪里露出了破绽,”杨慎思叹息,“或是‘阴刻风水’给了她提示,她和‘阴刻风水’之间的联系明显强于我和‘阳刻风水’之间。”

叶子襄沉沉地看了他片刻,直截了当地道:“你接近她是有目的的。”

又是一个肯定句,杨慎思无心再隐瞒,也无心向非肖文静以外的其他人解释,他简短地道:“人和人相遇大多数时候都有目的,只要结局是好,何必在意最初的错误。”

叶子襄一瞬不瞬地注视他,杨慎思坦然望回去,两双澄澈又深邃的黑眼睛,谁也看不透谁的心。

“我不会让你伤害她。”

“不,没人能够伤害她。”杨慎思苦笑道,“你还没发现吗?你的弟子,我的委托人,她在这一年时间里成长得太快了,她已经把我们远远抛在了后面,看看她吧,她并不知道‘阳刻风水’对‘阴刻风水’意味着什么,但她潜意识的创造出《鲧土真经》。《鲧土真经》对应的应该是《大禹真经》,这是道统之争,又比我最初的目的要光明正大得多。”

他喃喃道:“她变得比我想象中更强大。”

…………

……

第九轮比赛结束了,主持决赛的裁判第九次站出来宣布打分。

肖文静的分数一枝独秀,程嘉仪已经没有希望再追上来,除非出现奇迹,第十轮过后,肖文静就要成为本届风水师竞技大赛当之无愧的冠军。

七长老又有人举牌了,程嘉仪的支持者顾不得那么多,假装什么也没看到,继续声嘶力竭地为她加油。

可他们拦不住别的选手议论纷纷。

“这次又是哪位长老?”

“太多了,看不清。”

“我看到了,除了哀长老好像都举了,钱长老打的分数还挺高。”

“我也看到了,九分!”

“哇啊,差一分就满分了呢!”

“这一轮其实没有什么风水谜题,为什么这么高分?”

“你懂什么,道统之争,肖文静选手在幻境里居然弄出了道统之争,还这么有理有据,长老们当然要站在她这边。”

…………

……

是的,在风水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得上“道统之争”更为正义。

“当年,我师父得到‘阳刻风水’的力量,本该成为一位大风水师,却因为不满委员会的统治,与整个风水界为敌。”杨慎思涩然道,“这是我师父选择的道路,这是他的道统,我继承了他的道统,从得到‘阳刻风水’的那一天起,就发誓不会成为风水师。”

他从怀里取出一枚印章,叶子襄见过肖文静的“阴刻风水”印章,与“阳刻风水”印章相比,似乎大小、形状都没什么两样。

杨慎思翻过印章,所有人都看到底部的篆字是“阳刻风水”四字,这就是与“阴刻风水”印章最大的区别。

“既然你不想成为了风水师,”顾迥忍不住插话,他决定用全新的眼光来看这位老搭档,心情复杂地道:“为什么又要接近肖文静?”

“因为‘阳刻风水’与‘阴刻风水’是相伴相生的,”杨慎思在这短短片刻功夫已经镇定下来,“我不能成为风水师,她可以,我有义务辅佐她。”

“只是辅佐她?”顾迥松了口气,笑道,“那你是为了帮她啊,吓我一跳,这是好事嘛。”

连叶子襄的脸色都和暖了许多,盯着杨慎思的目光也不再如冰似剑。

顾遴,顾遴盯着“肥皂泡”里的肖文静,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

杨慎思苦笑,心想,不,这不是好事。

在以前他也不觉得隐瞒肖文静的行为是错误的,他背着她做了不少事,甚至为了训练她,激励她,他为她安排好最后的敌人!

是的,程嘉仪不是别人,正是杨慎思第一次来见委员会长老时带着的那个蒙面女子,那是他精挑细选、悉心教导了七年的弟子,是他早早为肖文静备下的踏脚石!

而程嘉仪能够进入决赛不是因为她一层层通过考核,而是她和肖文静一样,独自闯过了“终极秘境”的关卡!

杨慎思想,以前他总以为肖文静是不知道的,所以他瞒着她不要紧,她依然……依然会爱他……

可现在他明白了,因为他的隐瞒,因为肖文静敏锐的直觉,他在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成为一个隐而不发的威胁!

她把顾遴设置为骑士,把叶子襄设置成自己的道统之争的对象,而不是他,他只是一个在背底里搞阴谋诡计的小人!

但即便如此,在她的梦里,她也依然爱着他。

杨慎思百感交集,目不转睫地盯着肖文静的“肥皂泡”,看着那里正在凝聚成形的最后一道风水谜题。

他想知道在肖文静的故事里他和她有什么样的结局。

而不管那结局如何,在真实的故事,他绝不会允许她继续误会下去。

他会等她醒来,然后告知她所有的真相,驱散她心底全部的阴霾。

他等着她,醒来。

…………

……

“肥皂泡”里第一个凝聚成形的人像是俞况。

俞况对面前的一对年轻男女道:“我非常欣赏你们两个,有意选你们其中的一个做助手。”

他指了指左边的叶子襄,道:“你对风水一道有深厚的底蕴。”

又指了指右边的肖文静,道:“你的风水之道却和我自己非常合拍。”

他在两人之中来回看,摇头晃脑地道:“因为你们都这么优秀,我实在犹豫不决,所以最后想了一个办法。”

肖文静和叶子襄无语地看着他。

“捉龙大会!”俞况掏出两张邀请函递给两人,“你们一定要来啊!”

好吧,于是国学大会后,肖文静必须又要参加俞况举办了的捉龙大会。

她带着顾迥和顾遴一起去,路上顾迥要来邀请函反复查看,好奇地问:“捉龙是什么意思?”

肖文静摇摇头,她也不明所以,可能到了才知道。

捉龙大会的聚集地不再是市区内的展览馆,而是本市郊区的一处荒僻的废地,顾迥特别借了辆越野车,车子仍然颠得难受,肖文静胃都快被颠出来了。

车开了不知多久,终于抵达一块平坦的荒地,从车窗内向外望去,荒地上已经能看到不少人。

肖文静他们下了车走近,发现俞况已经到了,叶子襄也到了,他似乎除了他们还邀请了不少人,看打扮都是年轻的风水师们。

俞况站在空地的高处给众风水师讲话,大声道:“本市的城北要建新城,我是负责规划的设计师之一,发现城北的荒地内隐藏着一条龙脉,今天的活动就是:‘谁能先找到这条龙脉谁就能成为我的助手,参与新城的建设!’”

参与新城的建筑,那就是进入官方层面了,底下的风水师们听到这里,也不管能不能选到自己,发出响亮的欢呼声。

俞况等人群静下来,又道:“所谓的龙脉当然不是什么能当皇帝的风水,而是天地生气最充盈,对生物最有利的风水,所以古时候的城市大都建在龙脉上,现在虽然不会这么提,但是也可以做为规划时的参考。”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就在这里等着,大家各凭本领,开始吧!”

风水师们齐声答应,纷纷散开来施展各自的本事,一时只看到一堆罗盘,有高科技用电子讯号定位的,也有人烧符跳大神。

叶子襄一言不发地走开,掏出一个小小的古铜色罗盘,一个人向北走。

肖文静根本就没想赢,所以一点也不赶时间,跟在后面慢悠悠地走,顾迥随口问:“你手上那条钻石手链是谁送的?”

肖文静微笑着,不肯告诉他。

最后肖文静随便找了个方向跑开,顾遴追了上去,顾迥犹豫一阵,转身去追另一边的叶子襄。

顾迥几步便追上了叶子襄,气势汹汹地道:“老叶,你不厚道,你害得我家楼盘上工人重伤,差点害得我爸爸破产,这些年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没少干吧,你,你这是犯罪知道吧!”

叶子襄说:“哦,你家破产了吗?”

顾迥被他噎得无话可说,怒道:“早看出你这家伙冷冰冰灭绝人性,坏事干多了早晚遭天打雷劈!”

话没说完,天空中劈下一道响雷,叶子襄急叫:“小心!”

他拉着顾迥在地上滚了一圈,雷劈到地面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隙。

“我操!”顾迥吓得口不择言地,“晴天白日的为什么会打雷!?”

雷声不断,两人被劈得抱头乱蹿,不知不觉从空地跑到树林边,一道响亮劈断了树干,顾迥躲闪不及,被树干砸中,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另一边,肖文静和顾遴也发现了天空中的异象,阴云滚滚而来,刹时间就遮暗了天空,白昼变成黑夜,云层中电闪雷鸣。

两人惊惶失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肖文静突然觉得口袋里的“阴刻风水”印章在发抖,连忙掏出来变成罗盘,发现气流飞速地向着某个方向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

天空中开始落雷闪电,两人附近的树木被劈得滚倒在地,顾遴连忙拉着肖文静闪开,大声问:“怎么办?”

肖文静看到指针又在同一个方向停了停,道:“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急步跑过去,路上遇到几个被劈晕过去的风水师,手里的罗盘无一不被劈成了碎片,甚至连俞况也倒在路边。

肖文静过去察看俞况,发现他只是晕过去了,想把他拉起身,又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这时她心中已经隐约有了点直觉,顶着霹雳跑到高处,站在崖边往下看。

“阴刻风水”罗盘不怕雷劈,她用点穴分金之术察看附近的地脉,以道路为水,土丘为砂,果然找到一条隐约的龙脉,阴云恰好笼罩在龙脉上空,龙脉之外晴空万里。

她想,天打雷劈是为天罚,难道是有人在损毁龙脉?

她第一个猜是叶子襄,放眼望去,龙脉的远处逆鳞的地方果然有一道白色的人影。

肖文静带着顾遴向那个方向跑去,一路躲闪着不断劈下来的闪电,由远到近,远远看到叶子襄的背影,他不知从何处找到一个铲子正在挖地。

顾遴冲上去一把将他推进坑里,肖文静怒道:“你疯了,龙脉关系到全市人的福祉,你那什么狗屁道统之争有几百万人的生命健康重要吗?

叶子襄在坑底狼狈地翻身坐起来,还不肯示弱,冷言冷语地道:“道统之争比什么都重要。”

肖文静被他气得要死,威胁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为了我的道统,是不是该趁荒郊野外没人的时候活埋了你?”

叶子襄冷笑:“你试试?”

顾遴和他扭打起来,从坑里打到坑外,又从坑外滚进坑里,满头泥土,闪电不时劈到旁边,把两人电得鸡飞狗跳。

“你这个疯子!”顾遴怒吼,“我不会让你毁损龙脉的!?”

叶子襄被他压在地上卡着脖子,咳嗽着道,谁说我要毁损龙脉?

顾遴的手停住了。

叶子襄一把推开他,翻身爬回坑里,在坑底摸索了一阵,拔出一根木头楔子。

说也奇怪,就在他拔出桃木钉的瞬间,雷电止住了,阴云消散,天空又恢复晴朗。

肖文静傻呆呆地看着叶子襄手里的桃木钉,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他,这是什么?

叶子襄“呸“一声吐出一口带土的唾沫,冷冷地指向坑边,“擒龙钉,有人以为靠这个就能擒住龙脉,却不料差点引发地龙翻身。”

肖文静顺他所指看去,土堆旁边果然有一个昏过去的风水师,头脸已经被雷劈焦了,手边还散落着几枚类似的擒龙钉。

肖文静跳下坑洞,仔细察看,确认叶子襄果然是救龙而不是擒龙。

“对不起。”她诚恳地道,“是我误会了你,道统之争很重要,但道法自然、维护自然天地,遵循天地至理又高于一切,是你赢了这次比赛。”

…………

……

“好!”观众席顶端的哀长老忽然起立,手举属于他的小圆牌,牌面上写着亮晃晃的“十”这个数字。

满分!

“‘道法自然,遵循天地至理又高于道统之争’,”哀长老满意地道,“仅凭这句话,肖文静选手就有资格成为了本届风水师竞技大会的冠军!”

他话音刚落,“轰”一声响,场上的两个“肥皂泡”破裂成无数片细小的、五颜六色的碎屑,消散天地间。

肖文静和程嘉仪睁开眼,懵懵懂懂地站起来。

“我宣布,”哀长老扬声道,“本届风水师风水师竞技大会结束,冠军——肖文静!”

冠军——肖文静!

场边的杨慎思、叶子襄、顾迥、顾遴兄弟同时涌了上来。

冠军——肖文静!

你终于成为一位真正的风水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