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夏若飞当时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沈天放必须死,而他也不能暴露是自己杀了沈天放。

而且当时也容不得夏若飞多想,一个金丹中期、无限接近金丹后期的高手,困杀阵也未必能困住他多久,夏若飞这边稍有松懈,对方就很可能破阵而出。

所以,在短暂的时间内,夏若飞能想到的,就是利用灵图空间来躲避沈天放所说的烙印。

经过这么多风风雨雨,夏若飞对灵图空间还是十分信赖的。

事实也证明,灵图空间果然没让他失望。

沈天放身亡之后形成的那道五彩光芒,在困杀阵内居然畅通无阻,不过它徘徊了半天,却根本无法发现躲藏在灵图空间内的夏若飞。

夏若飞从五彩光芒出现开始,就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不过,让夏若飞有些郁闷的是,那五彩光芒找不到目标,就一直在这个区域徘徊着,搞得夏若飞就只能躲在灵图空间中,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本来这试炼塔三层的任务,就差一只蜃兽就完成了,而且距离破纪录还有一个小时,可以说时间是相当充裕的,可是因为沈天放突然发难,夏若飞从开始的逃窜到利用阵法困住沈天放,再到最后将沈天放成功击杀,就已经用掉了半个多小时。

本来时间就很紧了,但现在外面那道五彩光芒就像是一条恶犬一直在徘徊着,夏若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间溜走,却啥也干不了。

他就算是没有办法破纪录,也不可能冒着被打下烙印的风险,在这种时候离开灵图空间的。

所以,尽管夏若飞内心十分焦急,但他依然只能呆在灵图空间中,密切注意着外界的情况,那到五彩光芒没有消失之前,他肯定不敢离开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夏若飞的心情也越来越焦急。

那到五彩光芒是不断变淡的,但是能量的消散也需要时间,而现在夏若飞最缺的就是时间了。

他就这么焦急地等待着,眼睁睁地看着五彩光芒一点点变淡,时间也一点点地浪费掉。

终于,当感知镜视野中显示的破纪录时间还剩下十分钟不到的时候,那道五彩光芒终于彻底消失了。

夏若飞出于谨慎考虑,尽管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但他依然等了半分钟左右,直到精神力已经无法再感知到任何的能量残留,他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忙心念一动离开了灵图空间。

而此时,距离记录时间,仅剩9分钟了。

夏若飞小心翼翼地踏上外界的土地,没有发现任何异状,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看来,沈天放身亡时释放出来的烙印能量,是真的彻底消失了。

而看着感知镜视野中倒计时的时间已经变成八分五十多秒,夏若飞也不禁泛起了一丝苦笑。

从一开始的时间充裕无比,到现在几乎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任务,其实就是沈天放一念之间的事情。

如果沈天放当时没有起歹念,他们已经顺风顺水完成任务,每个人都会获得破纪录奖励,现在早就开始探索试炼塔第四层小空间了。

但是现在,夏若飞收起困杀阵,再去寻找蜃兽的踪迹,就算他运气非常不错,在短时间内找到一只中级蜃兽,他也还需要布置阵法,把蜃兽引入阵法之中,再耗费时间去用乌黑厉芒的攻击一点点耗死蜃兽,这么多的工作,怎么算也是不可能在九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完成的。

所以,夏若飞其实已经不怎么抱希望了。

然而,很多时候人生就是大起大落的,当你觉得完全没戏的时候,往往就会有峰回路转。

夏若飞本来觉得就算自己运气再好,也要花个几分钟时间,才有可能找到蜃兽的。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低估自己的运气了。

就在夏若飞决定收起困杀阵,准备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困杀阵一阵震动,他忍不住下意识地释放出了精神力去查探,同时也是习惯性地一边四下环顾,一边扫了一眼感知镜的视野。

就在他刚刚转了不到半圈的时候,感知镜的视野中突然就出现了一行字:发现中级蜃兽。

紧接着,夏若飞就感觉到一阵斗转星移,周围的环境开始发生剧烈变化。

夏若飞不禁目瞪口呆,连自己陷入幻境了都没有去管。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有一只中级蜃兽,居然在夏若飞已经对破纪录不抱希望的时候,自投罗网闯入了困杀阵之中。

还有这样的操作?夏若飞也觉得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这次的幻境威力明显比之前几次遇到的中级蜃兽制造的幻境威力要大得多,夏若飞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沙滩上,不过几米远外的大海此刻像是沸腾了一样,很快,一个上百米高的巨浪就朝着沙滩拍了过来,后面还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巨浪。

这蜃兽居然制造出了一个超级海啸的幻境。

显然,这只蜃兽因为猝不及防陷入了困杀阵之中,慌乱之下也是一下子爆发出了比平时强大得多的能量,释放出的幻境虽然不如之前那只濒死的蜃兽不惜自身损耗制造的幻境那么恐怖,但声势也已经非常吓人了。

好在夏若飞在这试炼塔三层空间中,已经击杀了几十只中级蜃兽,对付幻境方面他已经有了很多的心得。

所以,在短暂的错愕和难以置信之后,夏若飞很快就回过神来了。

他首先就是熟练地掐了几个印诀,马上激发困杀阵最大威力的无差别攻击,同时他紧守灵台,紧闭双眼,完全无视那几十层楼高的巨浪已经从头顶压下,直接按照记忆的路线两步就退回到了一个重要阵眼之中,确保自己不会被阵法释放出的乌黑厉芒误伤。

紧接着,夏若飞就直接在阵眼处盘腿坐下,一边运转大道决功法,一边闭着眼睛控制阵法持续发出攻击,对于耳边传来的巨大无比的海浪声完全无视。

幻境的局限性就是这样,一旦被困者完全没有被带入这情境之中,那威力就一定会大打折扣。

夏若飞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压根就不睁眼看,少了视觉这个重要的感官,其他方面听觉、触觉、嗅觉的影响也相应都减少了很多,再加上大道决功法确实非常神奇,在运转功法的时候,他不自觉地就进入了那种玄妙的状态,对外界的负面影响很大程度上都能够屏蔽掉。

由于不知道蜃兽的具体位置,所以,夏若飞只能根据刚才那一瞬间阵法震动的方位,结合感知镜查探时发现蜃兽的大致方位,集中乌黑厉芒朝那个方位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至于其他方位因为不能确定蜃兽有没有变换位置,所以也不能完全无视,只不过攻击力度没有重点方位那么强。

实际上,这困杀阵在刚才和沈天放的较量中,已经有所损伤,所以威力多多少少有些下降。

而那蜃兽的具体方位不明确,夏若飞又只能发起无差别攻击,这样无形中也分散了攻击力。

这就导致这样的攻击,比前面几十次击杀中级蜃兽的时候,阵法发出的攻击都要弱了几分。

夏若飞无法探明蜃兽的情况,不知道在这样连绵不绝的攻击中,蜃兽有没有受到伤害。

当然,他也不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前面几十只蜃兽已经给夏若飞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所以尽管他在幻境中就如同睁眼瞎一般,但依旧还是有办法进行一个粗略判断的。

夏若飞的判断依据,主要就是蜃兽制造的幻境的情况。

困杀阵的无差别攻击一开启,夏若飞就感知到那个海啸幻境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震动。

而随着攻击的持续,海啸幻境的震动也愈发剧烈,又过了两分钟左右,夏若飞明显感觉到这幻境的一些细节都已经开始变得失真了,即便他睁着眼睛,也能感觉到这幻境和真实世界的区别了,这说明幻境的迷惑性已经大大下降。

这让夏若飞内心也是微微一喜,他的经验告诉他,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蜃兽已经受到一些伤害,自身已经无法维持幻境的完美运转了。

夏若飞也十分清楚,蜃兽的身体比起之前对付过的星兽来,是要脆弱得多的。在加上困杀阵乌黑厉芒的特性,也决定了蜃兽哪怕只是被擦破一点儿皮,后续产生的灼烧火焰也绝对能给蜃兽造成持续不断的伤害。

所以,夏若飞对于击杀蜃兽,还是信心十足的。

目前唯一制约他的,就是时间了。

感知镜视野中的任务提示栏显示,想要破纪录的话,他还剩下四分钟左右的时间,如果四分钟之内不能搞定这只送上门来的蜃兽,那他的任务虽然也能完成,但破纪录就没戏了。

困阵仍然在运行,但对这道五彩光芒,却似乎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这五彩光芒在阵中肆无忌惮地飞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此时,灵图空间山海境,正用精神力透过灵图空间观察外界情况的夏若飞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这沈天放刚才那番话还真不是唬人的……还好我想到了这样绝妙的方法……”

刚才沈天放那番威胁的话说完之后,夏若飞就已经在迅速思考对策了,虽然沈天放也有可能是虚张声势,但夏若飞却不能拿自己的命去赌。

毕竟一旦赌输,那就意味着和天一门不死不休、永无宁日。

所以,夏若飞在最短时间内,想出了一个当下来说最稳妥的解决办法——躲进灵图空间内。

虽然夏若飞不知道沈天放那类似诅咒的威胁到底是会如何实现的,也不知道自己躲进灵图空间中能否有作用,但这已经是目前能找到的最好方案了,毕竟他跟沈天放必然是不死不休的。

因此,夏若飞在发出最后一击的同时,就直接心念一动,进入了灵图空间中。

灵图画卷是早已准备好的,被夏若飞隐藏在了阵眼处的一处草丛中。

进入灵图空间后,夏若飞就第一时间释放出精神力查看外界情况。

果然,沈天放气绝身亡的那一刻,居然出现了一道五彩光芒。

夏若飞相信,如果他还留在外界,那五彩光芒绝对会精准地找到他,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无法磨灭的印记。

以后他回到地球修炼界,这道印记就好像黑夜里的电灯泡一样,但凡是天一门的人,就能看得出是他杀死了沈天放。

一想到这,夏若飞就不禁一阵后怕。

他当然也可以躲在桃源岛,直到自己的实力足以和天一门抗衡的时候再出来,但那不是他的风格,而且他在世俗界牵绊太多,他也无法保证天一门会不会恼羞成怒,对他世俗界的亲朋好友下手。

毕竟这次探险小队中,除了沈天放之外,天一门还来了两个人,其中就包括和他颇为投缘的陈玄。他根本不可能悄悄地回到桃源岛。

也就是说,只要被打上印记,夏若飞杀死沈天放的事情,就必然会传回去,除非他把陈玄和许雨柔也杀了灭口,夏若飞和陈玄颇为投缘,跟许雨柔也无冤无仇,哪里下得去手呢?以后他回到地球修炼界,这道印记就好像黑夜里的电灯泡一样,但凡是天一门的人,就能看得出是他杀死了沈天放。

一想到这,夏若飞就不禁一阵后怕。

他当然也可以躲在桃源岛,直到自己的实力足以和天一门抗衡的时候再出来,但那不是他的风格,而且他在世俗界牵绊太多,他也无法保证天一门会不会恼羞成怒,对他世俗界的亲朋好友下手。

毕竟这次探险小队中,除了沈天放之外,天一门还来了两个人,其中就包括和他颇为投缘得陈玄。他根本不可能悄悄地回到桃源岛。

也就是说,只要被打上印记,夏若飞杀死沈天放的事情,就必然会传回去,除非他把陈玄和许雨柔也杀了灭口,夏若飞和陈玄颇为投缘,跟许雨柔也无冤无仇,哪里下得去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