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自那次师徒俩长谈一番后,已过了半月有余。贰伍捌中文zw.cōm”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物事,“老头,你看。”他还把东西往首阳的眼前凑了凑,生怕别人看的不仔细。

“哎呦呦,你这还真是手巧啊,这食盒倒也像模像样。”首阳把食盒拿在手里瞧了瞧,由衷的说。“不过,你小子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老头两眼一瞪瞅着无善。

“师父,无善年纪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您老人家的厨艺…无善实在是没法恭维,只好出此下策,请师父给无善带些好吃的回来解解馋。”他一本正经德说。原来是因为首阳老头厨艺太差,平日他自己一人吃着尚未觉得什么,可是杨无善因本就生在侯府,山珍海味吃惯了。这粗茶淡饭吃几天几月倒还不觉得什么,可是时间一长,却实在是难以下咽。刚开始他不敢跟首阳提意见,毕竟寄人篱下。可是跟首阳混熟后,他发现首阳对自己还是很好的,很多时候也会听听自己的意见,跟自己插诨打科。这才敢来这么一出。

果然,首阳老头听了并没有生气,而是抚须呵呵的笑着。“也是也是,说的倒在理。平日里你也没少干活,这次便依了你这小鬼头,嫌老夫的不是,以后有你好果子吃。”首阳说完哈哈笑着,拿起食盒飘身没了踪影。这手轻功看的杨无善愈发的向往。

每一天,杨无善除了做做家务杂活。还要完成首阳的吩咐。三天一次,填满屋里的那口大缸。而每到这个时候,首阳回来基本上就只会在床上看到瘫软的杨无善,只因那山泉水的源头在山上,那山杨无善不知道有多高,但以杨无善最快的速度往返也需要至少两个时辰。而他就算担负最大盛水量,也需要往返五次。他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会给自己这么“沉重”的任务,不过既然是师父说的,他自然照做。杨无善没有感觉到的是,他的肌肉和身体都慢慢强壮起来,比刚到这里时强了许多。

而杨无善在这轻松的氛围下仿佛也忘了沉重的仇恨,他的性格慢慢的变化着。这一点和他朝夕相处的首阳能清晰的感觉到,然而他也发现,虽然无善不是像过去那样愁眉苦脸,但他却从来没有笑过,最多也就是面无表情,只能在语气里听出一星半点他的情绪,这一点与同龄的孩子大不相同,这也让首阳无可奈何。

这天晚上,正是杨无善担水回来的那天。现在他的身体在锻炼下强健了许多,不至于整个人瘫软在床。师徒两人在凉亭吃着饭菜,今天首阳带回来一只烧鸡,让无善甚是欣喜,两荤两素的饭菜也足够丰盛。首阳喝着酒和无善吃的都很舒畅,看得出他们都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唉,老夫这一辈子就一直在追求这样的生活,平平静静,颐养天年。摸爬滚打那么久,到后来却也是一无所有,都想着放弃了,来到这么个小地方安度晚年,没想到还让你小子给打扰了,真是够可以的…”嘴里虽有责怪,但杨无善听得出他的满足。

“古人常说,一人为师,终身为父。以后无善定为师父养老送终。”杨无善放下吃的正香的鸡腿,严肃认真的说。

首阳听了心中欢喜,“小兔崽子嘴倒是挺甜,不过看看你现在,吃我的喝我的,连大话也是你说的,好意思吗?”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个正形,嘲笑起了杨无善。

这话一说,杨无善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也是个机灵的小鬼头。赶忙夹起另一只鸡腿放到首阳的碗里,谄媚的为师父倒酒,表现的甚是殷勤。首阳这才捋捋胡子,笑着大吃大喝起来。

杨无善也拿起那半只鸡腿,啃的不亦乐乎。一大一小两人都吃的满手油腻,哪还顾得上什么形象。“师父,我心中有些疑问,能否请师父告知?”无善吃着,突然想起了什么。

“讲。”首阳连头也没抬,含糊的从塞满鸡肉的嘴里挤出一个字。

“那个……师父是江湖散人,没什么俸禄。无善好奇,这每日有酒有肉的,钱财从何而来。”“我们…是不是吃的有些奢侈?”原来杨无善看首阳整天游手好闲,不是钓鱼就是静坐看书,不由得感到担忧,于是便问出心中疑惑,这钱财到底从何而来?

首阳一听哈哈大笑,吞咽下了口中食物,说道:“你这小子,小小年纪问题这么多。都快成了这儿的管家,也罢也罢,闲来无事,为师就让你明白明白。”说完连鸡腿也没丢下,一手吃着,一手抓起了杨无善的腰带,就那么一提。无善顿时被师父捉在手中,带着一起飘身而去。

苦无居四面环山,杨无善也不知道师父到底带着自己上了哪座山。约摸半柱香的时间,他就又被放了下来,和师父齐身立在一漆黑山洞外。

眼看着首阳要进去,杨无善赶忙阻止。“师父,里面太黑,咱们还是白天再来吧。万一摔跤磕碰……”

“怎么就你话多,跟我来。”首阳啃完了鸡腿,鸡骨扔在了洞外。带着杨无善走了进去。

杨无善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野兽峻石。可走了没几步,他的眼睛就亮了。当然,这是被里面的夜明珠映亮的,这夜明珠虽然数量不多,却异常的硕大,照的这山洞里宽广的石室甚是明亮。

入眼,杨无善才感到震撼,只见石室内银子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大堆,金叶子也乱七八糟的堆着,明珠宝石更是被凌乱的扔在一旁。这些在外面被人们追捧的东西却被首阳像堆垃圾一样堆在一起。像小山一样,比无善还要高。他拧过头一脸呆滞的望向首阳老头,一时说不出话来。

“嘿嘿,傻了吧。老夫当年也是颇有存货的,杀富济贫的事没少干,也给自己留下了这么一点点。”首阳笑的很是得意。

杨无善听他说一点点的时候咽了咽口水。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崇拜。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和师父完全有坐吃山空的资本。

首阳席地而坐,靠着银山。无善学着师父的样子,靠着金山而坐。他抓着一把金叶子感受着这奢华的手感。

“这下长见识了吧,实际上这些东西只不过黄白之物。世间平常皆有。可你知道吗,那里间的药房,才是真正超尘脱凡的圣物啊。”首阳感叹着,感慨良深。“今天咱们就不进去了,那机关不怎么好开,颇为烦琐。还有就是里面的一株圣物因你而要成熟了,咱们也别进去打扰,坏了灵气。”首阳抚须神秘的说。

杨无善一头雾水,他从未来过此地,也从未见过什么圣物。“师父说的明白点,无善不懂。”

“唉,你的身体和资质本是中等之资,不怎么适合习武,最多成为个鹤立鸡群的高手,却难登巅峰。而这株药草是我师门所传,我在初到此地时植下它,这圣物据说有脱胎换骨,洗筋伐髓的神效。可自单传百年来却只开花,从未结果。我师父说它只欠一个契机便可成熟,那契机叫做‘星尘’,门中相传若得此物便可得神果,可寻了若干年,却对此物渺无音讯。说到这,你可明白了?”

杨无善这才明白什么叫这神果因自己而生,因为他知道,那叫做“星尘”的东西自己就有。想到这他看了看自己胸前的怪牌,没错,那星尘便正是此物。

无善出生的时候,正有一天外陨石从天空坠落在侯府的附近,据说当时还因这陨石死伤了不少平民百姓。大家纷纷议论这是有凶星下凡,为祸人间的预兆。议论归议论,可县令充耳不闻,硬是生生把这说成祥瑞,呈献给了承业侯。正巧无善出生,于是这陨石就被拿来打磨成佩饰,当做了他出生的纪念,意图求个吉祥安稳。

而这就是怪牌的来历,这也是为什么小小一块牌子能挡住天镞星红羽箭的原因了。而首阳在听说了这牌子的来历后,将那天断裂的下半部分石牌研磨成粉,半信半疑的灌溉到了那圣物的土壤里,没想到百年没有动静的它结出了青果,现在只要等待,便能使圣物瓜熟蒂落,靠它改写杨无善的命运。

杨无善久久的没有说话,只感觉这世间的因果实在是奇妙,仿佛冥冥中有所注定,有所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