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千尸十棺大阵内——

天空淅沥的下着小雨,夜色迷雾朦胧之下,铭龙、玄道师、熏儿正四周警戒,严阵以待。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此时围绕他们周围的,是里里外外十来层,身体残缺不全,形体各异,嗜血凶暴的强健骷髅。

此时铭龙、熏儿、玄道师都是眼对眼,看着那些同样在看着自己的骷髅,从两个小时前,当千尸镇魂棺十棺的最后一棺魂气灌满,最后一棺死神镰刀骑士从棺中爬出的时候,那些不断进化,身体开始慢慢长皮长肉的血淋淋骷髅,就只是将他们三人包围在其中,不再开始攻击。

那些骷髅只是包围着他们,像是在等待那十棺骑士的命令。

铭龙手中拿着血图谱,不断轻声呼唤着那仍旧在书中修养的剑圣无极,玄道师树源已经将近耗竭,用最后的树源将藤蔓化成了一把树剑,持在手中,和那些身体强壮、面容恐怖凶残的骷髅对峙着。

在他们位置的不远处,十棺镇魂棺中的—千尸狂妖手下的十大将,正在看着他们,那十棺镰刀骑士,聚在一起,身体的魂气不断从其他骑士身体中贯穿着,按照玄道师的说法来看,他们这是在进行交流。

铭龙:玄师父,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看,他们就这样困着我们,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动静没有,该不会,他们是想就这样困死我们吧。

玄师父听着铭龙说着,将手中的树剑举过头顶,在口中一念,那树剑的剑尖上长出两个眼睛来,那两个眼睛在树剑之上移动一圈,将四周打量了个遍,从玄道师眼中来看时,那十棺镇魂棺的骑士,那身体发出的魂气益多了起来。

玄道师:主人,从树灵之眼来看,他们似乎讨论的更加激烈了,现在我们没有办法破阵,而现在他们不攻击,还算是我们幸运,我们现在还是没必要轻举妄动,最好等到无极出来,这样我们的把握就大的多了。

旁边熏儿听着这么说,心底下更多的却是在担心精灵庄的情况,担心她那些情同生死的姐妹,以及待她如母的精灵女王。

熏儿:也不知道兰儿姐姐和女王她们怎么样了,你们能不能想想办法,月蚀之夜已经临近,我真担心姐妹们会不会有事。

熏儿低着头柔声说着,因为她也知道,眼下这种情况,并不能责怪铭龙和玄道师,只是心底下担心精灵庄,所以有些忧虑。贰伍捌中文

铭龙望着熏儿,轻轻握住她的手,对熏儿说:别担心熏儿,一定会有办法的,玄师父,借你的剑一用。

铭龙对玄道师说着,让玄道师把剑给自己拿来,那玄道师不知道铭龙要做什么,以为是拿剑过去,护卫自己,没有多想,就将剑给递了过去。

铭龙此时左手持剑,右手端着血图谱,忽然做出了让其他人都想不到的举动。

他将剑一刺,那剑锋利,一下便刺穿了他自己的右臂,那右臂之上,血曲曲而流,或低落在地上,或顺着右手臂流到了那血图谱之内。

玄道师大惊,望着自己刺伤自己的铭龙,第一次对着铭龙吼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且不说现在我们被困在镇中出不去,再有,就算你这么做,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呢?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仗着自己是血图谱继承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那玄道师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双眼通红,熏儿听玄道师这么训斥着铭龙,心底莫名感觉到强烈的悲伤感,再联想到精灵庄的姐妹们,看着铭龙如此自残自己,突然失声大哭起来,那哭声如此强烈,以至于她自己掩着面时,那眼泪都顺着手流了出来。

他们两人这反常的举动,加上两人眼中同样布满的血丝,让自残的铭龙以为他们这是压力过大所导致,以至于忽视了他们两人那眼中渐渐迷离的眼神。

铭龙听着看着他们这样,忙安慰说:玄师父、熏儿,你们别担心,我是看他们都已经没有在攻击,肯定是在忌惮什么,现在我们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这是想看看,如果我受伤了,剑圣无极是不是能感应到,是不是就愿意从血图谱中出来,来救我们了。

玄道师双手握拳,那紧握的拳上,有发出骨头碰撞的声音,这是他极度愤怒的表现,玄道师:救我们?你怎么能够这么无知,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围绕在我们周围的那些骷髅,有没有想过,你刺穿自己后,那血会引来他们的欲念!你仗着自己有血图谱,就想什么做什么,为什么都不跟我们商量一下,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做血图谱继承人,怎么配拥有血图谱!

熏儿听着这么吵,那哭声更大,再到更悲伤时,更是蹲下了身子,蹲在地上,那脸埋在双手之下,越显伤悲。

铭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善意之举,尽然引得二人如此强烈的情绪反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楞在原地,任那血不断滴落,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或者说是已经看不见了周围那还在嗷嗷叫唤,血腥的骷髅群正围在了自己周围。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确切来说,铭龙刺穿自己后,那些正在长着皮肉的骷髅,确实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饥饿,出于强烈的饥饿感,有些骷髅再也把持不住,猛地往铭龙、玄道师、熏儿他们扑来,只是这些躁动、狂暴的骷髅每次还没攻击到他们三人时,就会有一道魂从那些骷髅体内串出,那些出于饥渴而狂躁的骷髅便散了架。

十棺十妖——魂牵梦绕,这些亡灵骑士总会在最及时的时候,将那些不听自己号令,擅自攻击的骷髅体内的魂气收回,等到那魂气从骷髅体内抽回到自己身体时,总总会发出十倍于死亡带来的痛苦的哀嚎和尖叫声,那是亡灵骑士对那些不服从命令的魂气的办法,让它们所受折磨和痛苦十多倍于死亡。

这种折磨和痛苦带来的尖叫声,立马让那些蠢蠢欲动,想擅自行动的骷髅停止了行动,那些骷髅闻着那迷雾中的血腥味道,就像一群群饥饿了十来天未进食,眼前摆着最美味的食物却不能吃的猎豹。

那镇魂棺第三棺骑士又是一挥手,另一个按捺不住的骷髅又散了架,等到那骷髅体内的魂气飘到他眼前时,他用手一握那道魂气,就又从那魂气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

从这后,任那些围绕着铭龙他们的骷髅如何面露凶残,如何挥舞自己刀剑,如何厉声恐吓,都只敢只围着,而不敢在进攻。

而铭龙那,玄道师还在细数着铭龙的过失,玄道师:作为血图谱继承人,如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镇定,可是你看看你,你究竟有何能耐,有何本事,就敢擅自做主……

玄道师不断责难着铭龙,像是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一样,那声音有如一把利刃,刀刀无声的刺进了铭龙的心脏,时时让铭龙心如死灰,这责难显然比树剑刺伤自己所带来的疼痛,更加强烈。

铭龙:玄师父,请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自己没本事,没能耐,今天困在这里都是我的过错,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铭龙对着玄道师已经一直在开始道歉,玄道师每说一次,铭龙心底下便多伤三分,等到玄道师已经用手指着铭龙,责难铭龙的时候,铭龙甚至有些想要跪下道歉的感觉。

旁边熏儿蹲在地上,只是一直哭着,口中有些如痴的说着: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平时嬉笑打闹,不修精灵术,要不是我胡闹,在月蚀之夜,还偷偷跑出去,惹得父母寻找,碰上变异的骷髅群,他们也不会死,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都怪我,都怪我!父母、妹妹、还有其他精灵庄的姐妹,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熏儿哭的愈加伤心,眼中迷离,已经完全迷失自己……

玄道师眼中血红布满,愈加责难铭龙,已经完全迷失自己……

铭龙口中歉意慢慢,不断道歉,眼中完全失去光色,血红色布满,已经完全迷失自己……

十棺十妖——魂牵梦绕,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显然第一棺特殊能力-痛苦、第三棺特殊能力-绝望、第八棺特殊能力-穿心,已经生效,十棺镇魂棺骑士聚在那,已经出招的第一棺、第三棺、第八棺的胸口处,一个空洞的魂气不断缭绕,他们的镇魂魅火,已经飞到了铭龙、玄道师、熏儿的头上,从那镇魂魅火处,不断有黑色的魂气灌输入他们体内,只是这一切,让已经受到特殊能力攻击的铭龙、玄道师、熏儿毫无所知。

精灵庄——精灵女王处

和铭龙他们的情况相比,这边的情况显然更加严峻,而且已经再不断出现伤亡,下午六时十分,大群大群的强化白骨骷髅开始对它们展开攻击,整片树林里,不断有灵物往这边聚集而来,其中包含有巨蟒、巨蜥、巨鳄、三头神鹿、千草蝶、树灵卫士、钻山鼠……

每年这个时候,就是千尸岗屠戮附近一带生灵的时刻,早在之前,精灵女王就用自己的通灵粉,召唤呼吁所有的灵物往精灵庄靠拢,共同抵御千尸岗的月蚀之尸。

这月色每重一分,那些残暴的白骨骷髅便强化一分,有些强化成型的,头颅、身体、脚掌已经有血肉,而躯体上面,已经形成厚厚一层的肉铠。

那白骨骷髅无穷无尽,只要不小心被围上了的灵物,便会被这些极度饥饿的骷髅,啃食的尸骨无存。此时精灵女王已经带领队伍,退往了精灵庄最易守难攻的高地之上,这也是早前精灵女王设置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这高地周围,设置有一些坚石铸成的精灵塔,说是精灵塔,可是缺少精灵石的保护,于是成为了精灵庄和那些白骨骷髅的最终战场,在那精灵塔内部的旋转狭隘的走廊上,双方正在进行决战。

千尸巷——千尸狂妖、千尸妖王处

从各地各个不同方位的镇魂魅火带来的灵魂,正不断灌输入千尸妖王体内,这些都是从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灵物身体抽取出来的魂,千尸妖王形体逐渐成型。

千尸巷上,纵贯山体上下的石块之上,那起舞的鬼魅手持妖族特有的摇铃,聚过头顶,口中念着妖语,那山脚下较大面积铺开的房间内,那些房间中的灯光,一家连着一家逐渐熄灭,而后房门打开,走出来的,是那已经进化完全,身体强壮,浑身含着一股杀意的月蚀之尸。

“差不多了”,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手持金光权杖的金佛,看着这月蚀之尸逐渐出来,开始准备动手,他立于空中,手中金光权杖一杵,一道金色光芒从他周身展开,“玉为佛,金山不倒,千城连珏,金光之法——开”

随着他口中念起,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让整个千尸巷内,千尸巷高层处,正在屋中成型的月蚀之尸,散了一大片,正又准备出手时,远处一道剑光却是往那起舞的鬼魅处飘去,那起舞的鬼魅无法行走,那剑光一剑就将她给切开了。

等到那起舞的鬼魅身体倒下后,一道魂气从这倒下的躯体下飘起,正往千尸妖王身上飘去,却又是一道剑光,精准无比击中了那魂气,那魂气一下就化为了空气。

金佛:呵,看来不用我动手了,难得一场好戏,那我就专心看戏罢了。

那金佛又是金光权杖一杵,原地消失,了无踪迹。

千尸妖王正震惊刚才那金光一击,却又不想从天边好像又来一人,一下就杀死了自己的招魂魅火,转眼望去那剑光不断冲过来的地方时,那暗夜的天空之上,出现的却是千百把剑光的剑气,往自己的地方挥来。

千尸妖王:没想到除了刚才能够金光一震的高手,尽然还有从千里迢迢天剑山赶来的高手人物,看来,今年的月蚀之夜,要比往年热闹多了,哈哈哈哈~~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杀个痛快吧,哈哈哈哈~~死死,你们都给我去死!

那千尸妖王的女子脸上,那忘我和弑杀的表情,促动那些围绕着她的血骷髅头,瞬间就发出了血红色的光。

暗夜天边踏树而来,脸上一脸稚嫩之气,其剑所化千百把利剑的少年,一声吆喝,大怒说道:妖孽,还不束手就擒,天剑山副掌门、兼天剑山五长老之一、天剑山现任掌门首徒弟子、天剑山铸铁房房主、天剑无心在此,休得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