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村庄很大。”显然胖子对他很熟。

原来海滩上遇见的那位居然也来这里做陪练。

然后胖子做了简单介绍,所谓陪练,说白了就是挨打,一对一,一天可得十银币,一对二,一天可得十八银币,一对三,一天可得二十七银币。据他们说,村里至今最高纪录是一对三陪练,没有人能够做到一对四或更多。至于那个长发青年,好像只肯做一对一。他不太想挣很多钱,不饿死就行,几乎每天都来半天。

胖子介绍完问道:“你想陪几个人?”

肖云鹤想了想:“先试下,一对一吧。”

回答完,却替自己捏了把汗。挨打也可以成为一项工作或生意,真是稀奇。

一个中年汉子招手让他过去,然后带着他走到路边,那里有几个少年正在互相练习,中年汉子吼了一声:嗨!少年都回过头来看着。

“儿子们都过来!我给你们找了个陪练,好好打,今天劳资要看看你们能提升多少.”

“爸爸,你没问他剑气达到几段了?“

“哦,你几段啊?”中年人这才问他。

“。。。。。。”肖云鹤不知如何回答。

”原来是个哑巴.爸爸,打哭了我们可以不用哄了啊!“一个儿子说完,其他几个都哄笑起来。

“我靠,要是我的剑气还在,看你们这群小猪不哭爹喊娘。不过先看看你们的功夫到底如何。“肖云鹤心里盘算,要是真打不过,就只有挨打的份了,靠挨打挣钱,说出去都丢人啊!郁闷,最近也太背了。不过现在落难在此,也只好先忍忍再说了。

几个少年拉开架势,打算让肖云鹤饱餐一顿。

“等等,不是一对一吗?怎么,你们要一起上?我可不干!”

肖云鹤看出形势不对,刚才说好的价钱呢,怎么到了这说变就变了?

“哈哈,这个傻瓜,上!”一伙四人将他团团围了起来。早已各自使出剑气,一起朝向肖云鹤身上暴击过来.

肖云鹤立刻感觉自己被几道力量压制住,他赶紧冷静下来,一边用尽力气抵挡,一边观察四人的强弱不同,老大和老四是白色的大蒜剑气,力量一般,老二是红色的南瓜剑气,力道最为强大,老三则是紫色的玫瑰剑气,比较薄弱,看来这一大家子都是吃素生出来的啊,凑起来都可以熬一锅玫瑰南瓜粥了,再加几片生蒜?

忽然他感觉对方猛然加强了力度,先是老大老四的大蒜剑气所发出的臭味朝向他浪一样奔涌过来,辛辣的蒜味辣的让人眼泪直流,老三的玫瑰剑气发出的浓香也十分呛人,而老二像个疯子一样甩出了一个又一个南瓜,他急忙躲闪,源源不断的南瓜垫在了脚下,堆成了一座小山,越堆越高,他被顶到高处,又被香味和辣味层层包围,眼看就要倒下,突然,所有的南瓜瞬间往下翻滚,他从上边一下子滚落下来,淬不及防,顿时鼻青眼肿。。。。。。

“靠,这就是陪练啊,这点银子挣的也太辛苦了,太窝囊了!”肖云鹤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跑出了四个少年的包围圈,站在那里喘气。

“不许跑开,继续练!”中年男人对着跑出来的肖云鹤吼道。

“我不陪了,钱我也不要了,行了吧!”

“你敢走试试?你得练完了才能走,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老三威胁道。

“呵呵!这是强盗规矩?小爷我还真不陪你了,有本事你来砍我试试!”肖云鹤也一下子火了,这几月来压在心里的火气,总要找个地方发泄出来,今天就是死磕,也要痛快一下。

他就这个脾气,忍无可忍,何须再忍!死,也要咬死一个才去见阎王爷。

老三“呼”地一声将南瓜剑气对着肖云鹤脑袋直砸过去,肖云鹤本能地往外一跳,南瓜砸在地上,立刻砸出了一个小坑,肖云鹤捡起南瓜,啃了一口,挺甜的。

“技术勉强,可惜力度差了太远,看来你的剑气段位还很低,小弟。”肖云鹤明知打不过他们,却依然轻蔑地评价道。

老三气翻了,喊道:”老大,使劲修理他!”

老大哪里还用老三提醒,早就准备好二波攻击,随着蒜味蔓延,肖云鹤只能掩着眼睛鼻子,正好让老三逮着个机会,闪电般将剑气向着肖云鹤射出,肖云鹤被打了个趔趄.

肖云鹤震怒,从旁边捡起一根木棍就冲了上去,照准老三老大脑袋舍命一击-------------

“啪!”木棍当空断了!

四个孩子的爹站在不远的地方,阴险地笑了笑。

肖云鹤知道,这爹也出手了,却不知使了什么邪门剑气。

肖云鹤又试着捡了块石头砸过去,结果还是一样,他留意看着,仍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家伙什么剑气这么诡秘?肖云鹤立刻启动鹰眼微看,想不到这个海边村落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不显山不露水,却是个藏龙卧虎的所在。

又同时摔出三块石头!

鹰眼所见,那男人的剑气竟然是从眼睛里随着呼吸杀出,这精绝的剑气象是一种光雾,能够跟随目光向对手发射,速度之快,难以想象,连鹰眼的微看也看得模糊,直到改用搜踪,才看清它的轨迹,从眼睛出来后就与目光混合,所触之处,见物毁物,见人灭人,遇坚即断,遇柔即焚,难道是光线剑气?这个从没有听说过,除了植物型和动物型剑气,也就是天象型剑气了,但在天象型剑气中,不管是金沙村还是庞贝城,没人听说过还有这样一种古怪的剑气,更古怪的是,居然可以从眼睛之中发动!从这些看来,这可是一位逆天之才啊。竟然在这里作为对头给碰上,真是倒霉!

最糟糕的是,这人的外表和气质一看就是那种有点歹的类型,要是不歹的话,至少还能换个心情和方式和他打交道,比如化敌为友,趁机拜个师傅偷学几招啥的,就很好。可是。。。。。。还是算了,这人不对脾气啊,不过眼下怎么走出去,才是最大问题。

肖云鹤一边应对这几个人,一边在脑子里飞快地胡乱算计。那些小孩见他屡攻不中,自己又有大人罩着帮忙,也就不管不顾地再次呐喊着一起向他攻击,眼看就要遭殃,一个飘逸的身影飘进平地中间,冷冷断喝道:“收手吧!”

他一边使出一指剑气,护住肖云鹤,一边朝这边过来,众人停下修炼,都朝这边看过来。那中年人见到此人,只是冷淡一笑,并不招呼。

肖云鹤侧身看过,正是去海里修炼的那个邋遢青年。

他走到肖云鹤身边站定,对这几个小孩说道:“你们四个打一个,有点不公平哦,这样,我来替他,你们只管攻我,今天不限人数,好不?”

这话听上去,不知道是请求还是哀求,因为肖云鹤从那几个人的眼神中看到,大家对他似乎无视。

“好吧,我再加个全场,今天凡是在场的,我都可以陪练,不限场次,这样--------总可以了吧。。。。。。”看到众人冷漠以对,毫无反应,他似乎急了,忘乎所以地加了这么一出话。

“哼哼,哄谁呢?凭你个叫花子,我们四个就可以玩死你,还全场陪练,尸体来陪啊,哈哈哈。。。。。。。”

平地上所有人跟着大笑了起来,连肖云鹤都觉得是个笑话,这话显然太自不量力,凭那中年男人的功力,他也断难承受!何况全场!

“动手啊!屁话少说!”邋遢男人被这些人彻底激怒了,大吼一声,声音敞亮得把大家都吓懵了一阵。

说完他立刻主动挑起了杀阵,一个大甩手,右手衣袖刷地一展,一道闪电般的剑气扑向站在他右侧的人,再一甩,一道亮光晃瞎了左边一大群人惊恐的眼睛,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他早已跳到路边,骑上了一只在路边吃草的水牛急奔而去。

全场人被他的这一举动激怒,一起呐喊着掩杀过去,平地上顿时杀气腾腾,人人杀心大起,使出平生最强攻力,整个场上剑气森森,各类剑气交叠相冲,藤蔓飞舞缠绕,枝丫快速前突,竹刺锋利,土狼嚎叫,日光暴热…………

那人却在牛背上稳稳地立了起来,望着众人毫无惧色,一手从袖口里掏出来一支竹笛,竟吹起了一曲”杀狼三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