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虚空幻境中,琼花得意洋洋地扭动着枝叶:“嘿嘿,你终于落在我手里了。”

“你想干嘛?”林雨看了一眼自己被捆得相当有“小众艺术感”的身体,目光冷冷地射过去。

“弄死你……太简单了,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琼花很有当恶人的自豪感。

林雨觉得有些微妙,似乎是一种角色设定被抢的感觉,这绝对不可以。

背后有熟悉的阴冷感觉传来,她低声嘀咕了一句:“翡玉?”

两颗眼珠子跑到林雨的面前,上下移动。

心脏噗噗两下后,跳动极其缓慢,她抽搐着嘴角勉强拉出一个笑容,不知道眼珠子是炖汤还是爆炒比较美味。

“这是什么东西?”琼花舞动着茎叶靠近,两颗眼珠子飘忽不定,左移右晃,连一公分都靠近不了。

琼花在反复几次茎叶落空后,顿时恼羞成怒,多根茎叶迅速从四个角落包抄围击,企图缠缚住眼珠。

趁着琼花的注意力被引走,林雨小声地说了一句:“翡玉,把我身上的东西解了。”

束缚一解除,林雨想到的就是尽快离开,不过到底还是有点咽不下气。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她靠近翡玉问道:“会喷火吗?”

翡玉点点头,周身“哗”地冒出一圈的幽蓝鬼火,“嘶嘶”地散发着阵阵彻骨的寒气。

林雨压抑着怒火默默地退开几步,我是让你喷火,不是让你吓我,鬼婴的智商难道都给母体吸收了。

幸好,她还知道分清主次,指指正跟眼珠子纠缠不休的琼花道:“去烧那东西头顶的那朵花,给它换个颜色。”

翡玉思考了一下怎么换颜色这个问题后,蓝色的火焰汇聚成细细的一条,悄无声息地靠近琼花最粗的那根花茎。

“好烫!”琼花尖叫着收回所有在空气中的挥舞的茎叶,拼命地在虚空中跳来跳去,茎叶甩得“啪啪”作响,企图甩开鬼火的附着,活像只尾巴被烧的傻猫。

鬼火顺着花茎毫无阻碍地爬向顶部,细细的火焰开始由花瓣的边沿一寸一寸地蔓延向花心。

耳旁响着琼花越来越失控的尖声利叫,林雨不由得一想,这不会是用火凌迟的现场版吧,看来翡玉不是个空有颜值的人形玩偶。

不过,这个事实好像也不怎么令人愉快,毕竟他跟着自己的理由简直可以说是极其随便和无聊,最坏一点猜测的话,会不会人妖老头的某种阴谋打算。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如果真相是那样子的话,倒是很有趣了,林雨忽然就看翡玉觉得很顺眼了,这种随时都可能背叛的角色能安置在自己身边……老头,下次就不用死老鼠折腾你了,呵呵。

琼花的枝叶在挣扎中,落了一根到林雨的脚下,林雨故意地踩了一脚,然而飞起一踹,枝叶堪堪离开一公分后,突然猛长缠住林雨的脚踝。

林雨躲闪不及,被缠了个结结实实,身体被顿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家伙明明叫着琼花这样优美的名字,模样跟性子却跟潜伏的复仇老蛇没什么区别,真有意思。

林雨难得的居然没有不生气,小手招了招已经烧变色的琼花:“喂,你要不要跟着我?”

琼花摆过一张名副其实的黑色花盘,怒气冲冲地对着林雨,茎叶拼命地敲打着尽职燃烧灼体的鬼火。

“你要是不肯的话,我就只能把你埋到土里做花肥了。”林雨嘻嘻笑了两声,一点都没有被噬人的怒气影响。

琼花抽出一条茎叶朝天比了一下中指,似乎想表达一下威武不能屈的英勇气势,可惜比了一半就瘫软了下来,压制着怒气的语气高傲地说道:“你先收回这东西!”

“你还没说你同不同意啊?”林雨无辜地看着模样越来越凄惨的琼花,目光十分地真诚。

“我……同意。”

隐在幕后的灵女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对盘,如此怒火冲天的结定契约,这难道是相爱相杀的节奏?

在呸呸两声脑中不靠谱的猜想后,灵女似乎觉得察觉到了某人的本质,不过这种感觉在心境关闭,心境之主必须陷入沉睡的状况下很快一闪而过,快得让她没办法思考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雨带着一只残留着微弱呼吸的琼花回到辩识堂,跟在身后的翡玉无声无息地隐去身影。

辩识堂内此刻的人不多,三两成群散立在边上,角落,换了行头的木生姿态慵懒地靠在椅子,与端正身形坐着的白须老头形成鲜明的对比,堂内的气氛无端地有些紧张。

木生第一个察觉到林雨的出现,挑眉轻笑:“小雨妹妹这么快能出来,真不愧是青主一力举荐。”

堂内的视线纷纷落在林雨和林雨手中的琼花身上,有吃惊,有疑惑……窃窃私语声不时响起。

白须老头一甩拂尘站起,走到林雨面前,目光落在气若游丝的琼花上:“此是你所得之物?”

林雨眨眨眼:“老头,我还没学文言文。”

噗嗤——堂内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继而更多的人开始憋笑,忍笑,老头的脸色开始发青,双目隐隐喷火。

为避免人伦惨剧的现实再现,卢叔走到两人的身边,貌似不经意地拉过林雨,语气温和地劝说道:“小雨不可淘气。智老,抱歉,小女顽劣,我会带回家好好管教。”

林雨站在背后翻了个白眼,侧出半张面孔偷偷对怒气旺盛的智老做了个鬼脸。

智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身仙风道骨的气质险些破坏殆尽:“青主若是不能教好此顽子,不妨带到老朽门上,老朽近日正好赋闲。”

“老朽是老得动不了,朽木不可雕的意思,对吧?”林雨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火上浇油。

卢叔抚额,心想着难道自己真的宠溺过度,这以后是不是要发展成无法无天的纨绔劣女。

木生哈哈放肆地狂笑数声后:“不愧是小雨妹妹,我喜欢。等你长大了,要不要做叔叔的新娘?”

林雨无视前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气势,忽闪着大眼天真地回答:“你太老了,我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