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荣梓孝所处的位置,能清晰的听到街上传来的枪声。他知道,那是他的手下在处理跟踪白露露的76号特务。所以,当枪声传来,他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看了看手表,校对了一下时间。

可是,当他听到从汇中饭店传来的零星枪声时,不由紧张起来。恐怕计划有失!暗杀小林枫本应是悄悄的进行,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白露露全身而退。他为她拿到了证件,做好了一切离开上海的准备,但是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错,就有可能全部计划都要崩盘。对荣梓孝来说,失去任何一个战友,尤其是象白露露这样勇敢、机智而又无私的优秀人材,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他毫不犹豫的向枪声来源处奔去,同时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

白露露的颈部剧痛,那是刚才被小林枫扼住喉咙的后果。她觉得嗓子眼发甜,似乎随时都要吐出一口血来。她的一侧肩膀被子弹擦过,已经受了伤。但是好在,她终于跑到了一楼消防门处。她毫无阻碍的推门而出,顺手用外面的挂锁将门再次锁紧。

她终于可以稍微喘一口气,但这时才觉得浑身酸痛,心口也微微的疼。她深呼吸,顺着长长的甬道接着奔跑。她听到身后的枪声又一次传来,也听到日本人在砸门,所以,她不可以有丝毫放松。

快到尽头的时候,对面一个人影奔来。她还没来得及去细想对方是友是敌,就已经看出了那是荣梓孝。

荣梓孝见到狼狈的白露露,只问了一句:“还能坚持吗?”

白露露咬着牙点点头。

荣梓孝示意白露露在前,他来掩护。两人向前奔逃的同时,身后杂沓的脚步声也已经越来越近!

听声音,前来追赶的似乎是四个人以上。荣梓孝心里估算了一下,没有把握在不暴露的情况下,凭借手里这件小口径手枪消灭所有追击者。何况,白露露已经受伤,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白露露的脚步开始有些踉跄。她体力消耗极大,被子弹擦伤的地方虽然已经不再流血,但仍然一阵一阵的抽痛。她也知道自己衣冠不整,妆容残破,一旦到了人多的地方,必然引起骚动。

两人均是心里焦急。荣梓孝果断做出决定,边跑边道:“这样不是办法。你依照计划,按原订路线,前面有人接应,乔装后会把你送出上海。我去引开他们!”

“不行!这样对你来说太危险!”白露露坚决反对:“我现在已经暴露了。小林枫没有喝下那杯毒酒,我也不清楚自己最后到底有没有杀死他。看情形,他应该是早就对我有所怀疑。所以,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而你更应该受到保护。”她咬咬嘴唇:“把枪给我,你马上离开!”

“我不同意!我不会眼睁睁看你送死!”

“别和我争论,没有时间了!”

“这是命令!我是你的上级,你必须服从!”荣梓孝强硬的道。

白露露突然笑了笑。她的笑容从来都很美,微眯着双猫似的眼睛,性感的嘴唇带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如果她朝你笑,你会觉得这种笑容下一切都不再重要。但荣梓孝从没见过她这样的笑过。她的眼睛在放光,让人目眩神驰,同时也让人心里发凉。

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荣梓孝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三伏天却如堕冰窖一般,周身寒冷,牙齿也要打颤!

白露露点了点头,正要从荣梓孝手里拿过武器,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等一下!”

便如一波又一波惊涛骇浪向荣梓孝袭来,他已经无力惊讶,他死命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却觉得一颗心飘飘悠悠,落不得地。

这是在他心中、脑海中萦绕了无数次的倩影,每次他提起都会体会到嘴里发甜的名字——江月容。

昨天他们还见过面,又确认了一下今天家庭聚餐的时间。他看到她羞涩的笑容,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灵动的眼睛。当时他看她唇边起了一个燎泡,还取笑她,是不是上火了。他将她送回家,说过再见启动车子后,从后视镜中看到她单薄的身影。她应该是一直站到看不见他的车子才进了家门。想到此处,他如同喝了一罐****,从嘴里到心里,均是清新润甜。

可是现在的江月容,他突然感觉有些陌生,有片刻的恍惚,这是她吗?她笔直的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原来她的睫毛并不是总那样垂着,他经常看不清她的眼睛,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可是现在,她的眼睛炯炯有神,更为可怕的是,发着光,那是刚刚荣梓孝从白露露的眼睛里看到的同样的光!

荣梓孝有过怀疑,可当怀疑成真时,他还是猝不及防!

但是,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

江月容将一个斗篷披在白露露的身上,十分清晰的说道:“你应该有制定好的逃生路线,现在就按这个路线走,不要回头!放心,这里有我们!”

白露露惊诧的回头看荣梓孝,荣梓孝毫不犹豫的点头:“就是这样,快走!”

白露露显然误会了,以为江月容是荣梓孝早已步好的一招,权衡一下,也怕自己在这里对他们有所妨碍,拖了他们的后腿,便不再多想快步向前。她知道自己只要再挨过几十米,就有机会逃出生天。

她的脚步越走越快,对于生的渴望支撑着她。还没到目的地,身后传来枪声,一开始是稀稀落落的几声,还间杂着几声惨叫和呼喊,然后枪声渐密,能听出是数人在交战。

白露露迟疑了一下,终于没有回头!

---------------------------------

似乎只是片刻之间,整个世界就安静了。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鲜血流了一地。

远处能听到警笛声正在由远而近。枪声惊动了饭店的人,已经有人报了警。而汇中饭店那边的日本兵,也将搜寻到这里。用不了多久,这里将被警察和日本宪兵包围。不过好在,他们应该是救下了白露露的命。

荣梓孝和江月容没有说话,但都很默契地从隐蔽处站了起来。

荣梓孝向日本兵走去,确认所有追兵都已经死亡,没有漏网之鱼,稍稍放心。

江月容还是站在原地。刚才枪战时,大家都在暗处,荣梓孝没有看清也没时间看清江月容的脸。此时见她笔直的立着,有一束灯光正打在她身上,显得她的脸色惨白无比,嘴唇也无半点血色。

荣梓孝心想,毕竟是个女子。这样的枪战,这些条人命,应该也是害怕的。于是他急步向她走去。他们应该尽快撤离,赶到楼上,参加家宴,这样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足以摆脱所有嫌疑。这几条人命,永远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头上。一时间,他竟然庆幸大哥将家宴选在今天,选在这个饭店。

荣梓孝扶住江月容的腰,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指那么柔软,又那么冰凉。

他低声道:“走吧。”

却见江月容缓缓摇了摇头。

然后,她晃了晃,全身的力量忽然就压在了他的身上,象一个破烂的没有生命的布娃娃般,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