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差点被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迷惑过去的墨芮泫借着喝茶的动作稳了一下心神,一边赞叹自家王妃萌的不要不要的,一边为自己差点被引诱过去而出了一把冷汗。贰伍捌中文

不行不行,就算很可爱,但是有些事情,不能通透就是不能通融!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墨芮泫伸出手想要将盘子端走,却被许萧瑶可怜巴巴的揪住了衣角,他有些好笑的道,“你看,不是我要将这东西放在这里的,实在是你不让我拿走啊。”

“我不就多吃了点么...”许萧瑶委屈的低头,小模样看起来倒是挺招人疼的,但是看过她“就多吃了点”的结果的墨芮泫可不敢再相信她说的话了,揉揉太阳穴,他想起来那一大盘子酸梅核就脑仁疼,“我说,您可是把这酸梅当饭吃的,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是不是一日三餐都打算拿这个代替了?”

恩,确实有这个想法。心里虽然这样默默想着的许萧瑶面上自然不敢表现出来,无辜的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想法。

“不行,我不相信。”墨芮泫牵起一个微笑,坚决的将那盘酸梅端走后,又端来一小碗小米粥,命令道,“你今日若是不喝两碗这样的粥,今日就别想再吃酸的东西。”

说来也奇怪,一般的孕妇都是在前三个月的反应比较强烈, 但是许萧瑶在前三个月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就是稍稍能吃了点,三个月一过竟然开始有了孕期反应,最为明显的就是只爱吃酸的,除了酸味的东西,剩下的什么都吃不下。

倒是能硬撑着塞一点东西进口,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吐出来,真真的吃多少吐多少。

“一会还会吐的现在吃根本一点用都没有。”低声嘟嘟囔囔,许萧瑶的反应算不上多好,但是墨芮泫亲自舀起一勺送到了她唇边,她也只能嘟着嘴胡乱咽了下去。

“味道如何?”墨芮泫很奇怪的担心着味道,许萧瑶茫然的嚼呀嚼,咕嘟咽下去之后眨了眨眼睛,“呃,和平常的有些差距?”

倒也不是难吃,就是没有平日里吃起来顺口,只是普通罢了,能入口,不好不坏,这样的味道,平日里倒是能差不多吃掉,对于现在口味挑剔的状态还真是不是很好忍来着。贰.五.八.中.文網

“换厨子了?”又是一勺送了上来,她皱着眉开口,明明是粥却在嘴里嚼半响才能咽下去,真是一点罪都不能忍的状态,不过也奇怪,虽然味道一般,但是吃了几口却还没有很严重的反胃现象,反倒是一口接一口的吃掉了,不得不说很神奇。

墨芮泫坐在那里一勺一勺的喂,坐姿没有平日里那样一板一眼,一只手肘撑着下巴愉快的看着许萧瑶慢慢将一碗粥吃掉,听到她的问话有些不自在的歪了歪头,“这是我做的。”

许萧瑶哦了一声,又被塞了一勺子,嚼嚼嚼,半响后眨了眨眼,“哈?”

墨芮泫脸微微红了,再次塞了她一口粥后,故作冷淡的道,“我做的,若是不和你口味不吃也罢。”

“还真是不是很合口味。”许萧瑶趁着吞咽的空闲时间补了这么一句,见墨芮泫隐隐有爆发的冲动,抿唇一笑,“那是肯定啊,你也不是专业的厨子,做的能入口已经很了不起了,再说我又没有说不吃。”

笑着将一碗粥都吃掉了,本来还打算若是想吐的话一定要压抑住,但是没想到居然没有什么反应,墨芮泫别扭的哼道,“这是自然,那里面可是放了药材的,说是药膳也不为过。”

说来轻巧,自从知道了许萧瑶不能好好吃饭之后,他就在自己能力能及的地方到处搜寻偏方,谷神医虽然技艺高超,但是对女子怀孕还是少有研究,调动了手下几乎所有的人,竟然真的在半天之内找到了合适的方子,到手后他就亲自开始研究了。

别看那只是一碗粥,那碗粥的成本可是一点都不低来着,就算不提方子的来源有多不容易,就那些个药材也是选取的最好的用的,虽然看不出来,但是说价值千金也不很过分。

当然,最贵的主要还是方子,药材还是其次的东西。

就在两人很是放松的时候,门被轻轻敲响,凤若的声音轻轻响起,“王爷,王妃。”

墨芮泫和许萧瑶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将他放了进来,那一袭红衣妖艳非常,刚一出现就强迫般的进入他人的视线,想忽视都不能够,当然,红衣什么的,两人已经习惯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凤若的脸上都不知用什么涂了一层又一层,眼睛上还有奇怪的红色,若是晚上出去被当成嗜血的恶鬼也不为过吧。

“出去洗完脸再进来。”看见那么鲜艳的红本身就十分影响心情,再看见他脸上那些不知名的东西,许萧瑶突然觉得有些反胃,用帕子捂住嘴后赶忙将他轰了出去,这才慢慢好了些许。

被强迫着洗了脸还顺带将他的衣服都换掉的凤若虽然郁闷,却也知道自己也许做的过了头,虽然不知道什么地方过分,脱下红衣换上的是墨绿色的衣衫,也不知道谁给他找来的,这样的对比倒是有趣,好在他本来就白,连鲜红都压得住,这样偏深的颜色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了。

“所以,你刚刚那脸是怎么回事?”依旧还能想起来,刚刚那张不忍直视的脸,估计是用了女子的胭脂,但是一般的女子谁会将胭脂涂的那样鲜艳的,本来是为了美才涂抹的东西竟然也可以将人变得那样可怕,许萧瑶觉得有点胆颤。

凤若也难得有些羞涩,这倒是跟平日里没脸没皮的形象差的远了很多,连终日的红色衣衫都不在乎的男人竟然会害羞,这件事本身就是很惊悚的事情了,看到两人的脸色,凤若哪里还能不明白,撇了撇嘴,他道,“我刚刚得到消息,皇上同意了红炎和蕊蕊的婚事。”

许萧瑶将捂着嘴的帕子放了下来,很不意外的笑了,“这是好事啊,怎么了?”

虽然他们原本很不喜欢红炎,但是按照合作,他和凤蕊在一起是最好的结果,他帮他们想办法除掉那个男人,而他们帮他登上赤炎皇帝的位置,各取所需,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凤蕊是否愿意的条件下的,若是凤蕊不甘愿,他们也不会逼迫就是了。

凤若穿着墨绿色衣衫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很不习惯,红色衣衫的他显得妖艳魅惑,却没有失了男子的英气,眉眼间并不会将他错认为女子,只是精致美丽到女子也无法媲美的程度罢了,但是墨绿色衣衫就很好的将那眉眼间的妖艳压了下去,独属于男子的气概被放大了出来。

这样的他,倒是很容易吸引到闺阁小姐的爱慕,看起来比较正经,许萧瑶毫不客气的评判着,完全不考虑凤若的想法。

知道她不想好的,凤若也不去跟孕妇较劲,虽然就算许萧瑶没有怀孕他也比不过就是了,为难的抓了抓头,他纠结的开口,“我.....想要回到凤家。”

见许萧瑶愣住了,他慌忙开口解释,“并不是我想要背叛你,我知道以我的身份回去凤家对于你来说是很为难的事情,毕竟生意上的事情除了你就是我在控制着,就这样离开你也很难办,但是我保证我不会和你为敌,也不会根据自己知道的消息来破坏你的生意,我只是.....”

“真难得,我还以为你要再过两年才会下这个决定呢,这么早还真是让我下了一跳。”许萧瑶侧头对着墨芮泫笑着道,“他明明看起来很洒脱,不被人拘束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很犹豫不决的人呢。”

凤若才是真的傻了,他看看笑的毫无芥蒂的许萧瑶,呆呆的问道,“你早就知道我要走?什么时候?”

他也是近期才彻底将这件事决定下来的,许萧瑶怎么可能早就知道,这样淡定的样子一定是她装出来的!

许萧瑶捧起杯子本想喝口茶,想起泡的茶叶是清茶,虽然淡雅但是那微微的苦涩味自己现在很难接受,放下茶杯后发现身边多了一杯酸梅汤,浅浅的抿了一小口,像只猫一般舒适的眯了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她浅笑道,“知道啊,从刚开始知道你是凤家人的时候就知道了。”

见凤若一脸无法接受的样子,她只好帮他解答疑惑,“凤家人会出现在天圣,这肯定就是家里出现了什么问题,若是一般无能之辈被赶出来也就罢了,有才华的下任家主被赶出来肯定是要想尽方法的回去复仇一类的吧,现在凤蕊也嫁人了,我就想你也应该快了。”

凤若看起来还是有点难以接受,不过许萧瑶不在意这自然是最好的,虽然他保证不会与她为敌,但是被许萧瑶鄙视了。

“你当没有你我就会将我的生意荒废掉?别忘了,正经的主子可是我,在说,就算与你为敌,你当你就能比得过我?”

自信的她眼中的光彩,是凤若穷极一生会追随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