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可婉碧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木茵那般轻松,反而是沉了下来。贰伍捌中文可大监却说瞿毅这次来是有要事禀报。皇帝思考了一会,便让瞿毅进来了。

闻言,瞿毅便带着木茵进来了,看着木茵气定神闲的样子,瞿毅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可是人已经立于大殿之上,已经回不了头了。

虽然木茵的表面上看起来一副安然自若的样子,可心里已是打起了鼓。看着眼前这个充满着威严的皇帝,木茵只能深吸一口气来缓解心中的紧张。

只听瞿毅说道:“父皇。”

皇帝半眯着眼睛问着他,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木茵。“听大监说你有要事来报,不知是何事?”

“禀报父皇,儿臣今日得知了一件事。此时关系重大,所以特来请示父皇。”

又是一件大事。皇上叹了口气,“说来听听。”

“父皇该是知道那苏将军之女苏念鱼的。”

皇帝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没错,朕记得。”

瞿毅见状继续说道:“那苏小姐痴傻了十几年,此番突然清醒了过来,难道父皇就没有有过疑心吗?”

疑心是绝对有的,可有瞿漠求亲,苏丰又没有任何的反常。甚至在这一年多的时间来任何人都没有动静,就算原先的疑心也成乐平常。

此番听他一说,皇帝也来了些星期。“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继续说。”

闻言,瞿毅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很快便掩了去。“父皇,儿臣今日带来了一个人。”

“哦?是谁?”

瞿毅往边上让了一步,示意木茵上前。

木茵也很识趣的上前了一步跪了下来,“民女木茵,拜见皇上。”

皇帝左看右看也没见木茵有什么过人之处,可还是让她先起来了。等着木茵抬起头来又问道:“你是何人?”

“回皇上,民女原本是苏府大小姐身边的婢女,前些日子偶然察觉了异常,便留心注意了一番。这一看,可就察觉出了在苏府的人根本就不是苏念鱼。民女慌乱之际正好遇见了三皇子,便与三皇子一同前来了。”

如瞿毅料想的那般,皇帝越听,脸色越是沉重。等他听完,猛地一拍桌子,“胡闹!这血缘之事,岂可乱来。”

瞿毅见有了成效,便添油加醋道:“父皇明察,这件事定是早就算计好的,父皇不如把这苏小姐叫来,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今日并不打算把所有人都扯进来,众口难平的道理,他自然知道。今日若是只来了婉碧一人,纵然她巧舌如簧,没有他人的帮衬,在皇帝面前也成不了气候。等她的身份一坐实,苏丰与瞿漠就算再有心,也定当无力回天。

“没错,赶紧派人把那苏念鱼叫来,我倒要好好查查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侍卫远走,瞿毅一笑。心想:瞿漠啊瞿漠,你终是要栽在我的手里。

此时的婉碧才刚起,找了一圈也不见木茵,问着其他的婢女也说不知道。正当婉碧担心之际,只见宫里的侍卫说皇上喊她去承乾殿。

婉碧微微一愣,想起了不见了木茵与前些日子她的异常,心里暗叹不好。

此次皇上只宣了她,就算苏丰想要跟着去,也没有办法。

马车一路到了宫门口,婉碧下了马车往宫中走去。没有了木茵在身边,她只随便带了一个婢女跟随。这婢女平时倒也算是老实,入了皇宫之后安分的跟着婉碧的身后,并没有左右乱看。

入了承乾殿,婉碧看到了立于一旁的瞿毅以及跪在中央的木茵。她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随即松开走上前去跪了下来,“臣女苏念鱼,拜见皇上。”

“苏念鱼?”皇帝余怒未消看着她带着些许讽刺,“你不是苏念鱼。”

若说方才婉碧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婉碧算是确定了。“臣女斗胆,敢问皇上为何这么说。”

“哼,你还要装傻不成?”皇帝斥道,转眼看着木茵,“你的婢女都在殿前指正你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婉碧心里不解,这些日木茵虽然事出反常,但是按照她的了解,木茵没有理由这么做。她依旧一口咬定,“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皇上定要明察秋毫!”

“你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给这假苏小姐听,看她还有什么话要反驳。”

木茵看了一眼婉碧,有些不自然,“回皇上,前些日子民女察觉到了这苏小姐有些异常,便与人打听了一些事,这才发现着苏念鱼竟然是假的。正当民女不知所措的时候遇上了三皇子,这才入了宫与皇上道了原委。”

瞿毅也看到了木茵的不自然,以为是木茵看到了婉碧心虚所为。他看了一眼皇帝,可是皇帝的眼中只有这件事的真相,并没有察觉。

闻言,婉碧看着木茵思索了一瞬便,斥道:“木茵,这些日子我扪心自问,待你如亲姐妹,你何苦这样污蔑于我。”

许是被她喊怕了,木茵的头更加低了几分。“小姐,这件事你可不能怪木茵啊。”

这主仆对峙,各执一词,皇上简直看的头都要大了。

瞿毅见木茵越来越招架不住,便站出来说道:“父皇,依儿臣看,这件事虽复杂,可也不是无迹可寻。”

“哦,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地方能够证明这苏小姐是假的?”

“父皇,据儿臣所知。这苏小姐痴傻了十多年,怎会一夜之间便恢复了清明,而且这苏府又为何突然会换了府中所有的下人。这种种迹象结可表明,现在的苏小姐并不是真正的苏念鱼。”

他说的有理有据让皇上不得不相信,不过这件事不是以一人之词能够定夺的。他看着婉碧问道:“那么你可有什么辩解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