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墨倾那声情义深深的低喃被月曜听到了,本来因为月璃的出现打断了眼前的美景就已经心有不快,现在因为墨倾的这声‘月璃哥哥’,嫉妒与怨恨两种情绪掺杂着,加上被他打成重伤,层层叠加之下,他恨不得让月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过理智再提醒他,这个十七弟可是他的‘帮手’,两人属于‘同一阵营’。二五八中雯 zw.cōm

那几乎要撑爆胸腔的郁闷之火强行压下,淡淡笑道:“十七弟办事效率还真是够速度的,这么快就办完回来了。”

月璃回道:“这次任务简单,只是跑跑腿而已,耗费些时日,并没有多少困难。”

“十七弟不用过谦,你的能力之强让父皇都连连称赞,皇兄可是羡慕的很。”月曜呵呵一笑,伸手在月璃的肩上拍了两下,若有所指的说:“十七弟要谨记自己的职责,不该动的心思千万不要随便乱动!我相信以十七弟的聪明,肯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说是不是?”

月璃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一下,不动声色的把肩膀从他的掌下移开,看似恭敬的躬身,微垂的墨色眸子中带着森冷的寒意:“十三皇兄提醒的极是,弟一直谨记在心呢。”

“如此最好。”月曜眸光一闪冷芒,随即将眼中的冷意掩在亲切的笑容中,“十七弟奔波多日,回来了要好好休息。”

墨倾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看似兄友弟恭的两人暗自打哑谜一样的谈话,彼此的针锋相对看的透彻。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月曜皇子对月璃哥哥忌惮,不信任,却又需要他的帮助,虽然现在看似友好,恐怕等他登基为帝,地位稳定了之后,这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月璃哥哥。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月璃死!

她要想办法在月曜想要除掉他前给他找一条生路....

只是可笑,可叹,可悲的是,在墨倾想方设法的替月璃找生路的时候,她心心念念的小哥哥却在一步步的利用她的一片痴念与真心,将她推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弟正有这个打算,只是看到十三皇兄才过来打声招呼。天色不早了,弟告退。”

月璃行云流水的行礼后飘然转身离去,在转身的那一瞬,与墨倾极为短暂的一个对视,随,大步走远。

墨倾的心跳一下加快,月璃临走时那惊鸿一瞥带着深深的爱意与眷恋,让她本就因他而柔软的心变的更加的柔软。

“倾儿!你在看什么?”月曜有些不悦,她的目光一直看着月璃离开的方面,那眼中的留恋清晰可见。

安墨倾喜欢月璃!!!

这个发现让他不禁怒火中烧,嫉妒的发狂。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为什么连安墨倾都觉得他一个低贱的宫女之子比他这个正宫皇后所生的正统皇子强?!!

月璃暗暗咬牙,心里愈发坚定,日后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

“没什么,十三皇子,走吧。”墨倾赶紧收回视线,视线低垂。

“倾儿,别这么生疏的叫我。”月曜耳畔回荡着她那绵言细语,婉转动听的一句‘月璃哥哥’。

凭什么叫他月璃哥哥,叫自己十三皇子?

“???”墨倾诧异的抬头望向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倾儿,叫我曜哥哥!”月曜向前一步贴近她,靠近她,那股幽香愈发的诱人。

他控制不住心中的冲动,伸手抱住她,用力的,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中。

墨倾一慌,她没有想到这一阵表现的很老实的月曜皇子突然发难,当下用手使劲的想要推开他。

“月曜皇子,你放开我!”

她还记得他重伤未愈,不敢再使用武功,可不用内力,她那点小力气根本挣不开。

感觉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月曜暗恨自己现在只能看不能吃,恼怒下,凑在她耳边说道:“叫我曜哥哥我就放开你。”

暧、昧的姿势,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朵上,让她白玉般的肌肤一下染上粉红,心跳越发紊乱,紧张之下脊背上直冒冷汗。

突然浓郁的桃花幽香,还有那莹莹粉红的滑嫩肌肤让他情难自禁的想要吻她。

而这时,一道凌厉的冷风在他身边刮过,一个白色的人影一晃,怀中的女人被带离开了。

“司棋哥哥,你怎么突然来了...”熟悉的白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不用看来人的样貌,墨倾已经确定他是谁。

他这样公然的挑衅月曜皇子,会不会有问题?

“正好路过的。”司棋画温和的对她一笑,松开墨倾后细心的帮她把凌乱的发丝整理好。

还好他正好路过,不然倾儿还不得让这个月曜皇子占了便宜去!

“司棋画!”月曜脸色青白,难看的很,“你居然敢冲撞本皇子!”

司棋画看到墨倾担忧的暗暗捏捏她柔嫩的小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温温和和的脸上是平淡的微笑,没有讨好,也没有任何惧意,器宇轩昂,一派优雅清贵。

他微扬眉梢,拱拱手,道:“在下并没有碰到十三皇子分毫,这算不上冲撞吧!”

月曜脸一沉,他确实没有沾到他半分,就把安墨倾从他的怀中给带走了,并没有冲撞了他。

“你不经本皇子同意就从本皇子的怀中带走倾儿,谁给你的胆子!”

对月曜的咄咄逼人,司棋画风淡云轻,漠不在意的反问:“十三皇子未经倾儿同意就强抱她,又是谁给你的权利?”

月曜冷哼,“本皇子想要抱谁还用谁给权利?这离云国境内,只要是本皇子看上的,又有谁是本公子不能抱的!”

“离云国的律法尚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说,十三皇子还不是皇上,就已经无视离云的律法了?”司棋画声调温润,面带笑容,可是笑意不达眼底,声音虽温润,却带着冷意。

“强词夺理。”月曜被他气乐了,怒道:“你倒是说说本皇子怎么无视律法了!”

司棋画倏地目光变的凌厉,缓缓地说道:“十三皇子无视了人权。”

离云律法第一百四十条:除去奴籍,平民,贵族,皇族皆享有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