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姚紫有些看不懂了,哥哥这究竟怎么想的,竟然还笑了,面对情敌不是该怒发冲冠吗?难道哥哥对子君只是像妹妹一样?心里还是喜欢雅婷?“这事就先放着吧,我到各个车间去问问,看有没有这么个人,兴许是新来的也说不定。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除了这个可能,姚竞还真想不到别的。

姚紫都无功而返让子君感到很是棘手,这几天上班她都感觉有些神经质了,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偷偷的打量自己。其实也真不能怪她草木皆兵,因为那个曾建仁又写信来了,信是放在传达室的,对她每天的生活轨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这无疑让子君很是困扰,姚竞为此也在背后偷偷的地毯式搜索,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没有哪个车间没他的老乡。可是找来找去,也没有叫曾建仁的,难不成是台湾空降过来的新领导?领导平常大家都只叫官职,叫全名的倒是少,因为这个猜测,姚竞这两天也有些不淡定了。就在大家都无从着手的时候,主角竟然自己出来了。

那还是在一个雨夜,突然而来的一场春雨,大雨淋漓,春雷阵阵,毫无预兆。子君他们上完晚班,却因为没有伞被隔在了车间的一楼。有些人带伞的,有些人送了伞来,人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了。子君跟姚紫正琢磨着要不要冲出去,这时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以绝对的英雄姿态举着一把伞从雨幕里过来直接就站在她面前了。子君诧异的抬头,却是前不久有过一面之缘的男生,正奇怪他为什么会站在她面前,男生忽然把伞塞到她手里,“陈子君,伞给你。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巧克力你喜欢吗?”说完头也不回的往雨里去了。

“巧克力?”姚紫尖声道,“子君,曾建仁,真贱人!”不得不说这孩子因为发现了这一真相而兴奋莫名,这个神秘了一个多星期的人终于出现了。子君其实也为这一发现而惊呆了,伞都没能抓住,直接滚到雨里去了,怎么会是他?

雨幕中的身影渐渐消失,又有一个撑着伞的身影渐渐走近,走廊里现在已经只有三个人了,如果再接走一个便只剩她俩,看来只有捡回那把伞了。

“子君,阿紫。”

“哥,你怎么来了?”姚紫也很意外。

“下楼的时候看见你们两个在这里躲雨。”难怪头上这会儿还滴着水。

“谢谢你,竞哥。”姚竞还真是个好哥哥,自己淋着雨跑回去了竟然还想着帮妹妹送伞来,连带着她都沾光。

曾建仁的那把伞还是捡了回来,顺带的也带回了最后一个站在走廊里躲雨的人。毕竟是他的一番心意,情愿自己冒着风雨却把伞留给了她。

姚紫更是好奇,子君是怎么认识他的,他又怎么会喜欢上了子君,缠着子君非得说清楚,并扬言要是不说清楚,她就不帮保守秘密。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说实话,还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就是那天曾建仁来公司面试,找不着办公室,刚巧遇着去洗手间的子君,子君很善意的告诉了他,并且微笑地对他说了句“祝你好运”。

“就这样?”姚紫不信。

“就这样,真没别的了。”子君肯定的答道。这简直太出乎姚紫的意料了,原本还以为有个浪漫的邂逅,一见钟情什么的。不对,这就是一见钟情,姚紫站在那里转来转去,想不通,太想不通了,突然,她似发现了什么似的,站定了,

“妞,来,给大爷笑一个。”姚紫轻佻的用手指挑起子君的下巴,痞气地说了句。子君噗嗤一笑,忙把她的手打开,

“抽风呢,你。”

“果然是笑颜如花,怪不得,怪不得。”姚紫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这姑娘一到宿舍拿下那黑框眼镜,可不就是一美貌小佳人么。一个又美丽又善良又温柔的女孩子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给自己指点迷津,并且祝福自己心想事成,若自己是男生,也会一见钟情的吧。

“子君,你那天带眼镜了吗?”

“哪天?”对于姚紫话题转换之快子君还没能反应过来。这跟带眼镜有关系吗?子君眼睛并不很近视,以前上学那会都赶得上飞行员的视力了。只是进了工作白天没什么时候看书,夜里老打手电筒读书,视力突然之间迅速下降,她这才不得已配了副眼镜。现在每天早上起早点,还是有时候学习一会的,早就已经不用手电筒了,视力逐渐回升了一些,除了工作的时候,子君已经基本不戴眼镜了。

“就是遇到真贱人那天啊。”

“不记得了,这有关系吗?”

“你瞧瞧,你瞧瞧——”姚紫拿过床头的一面小圆镜放到她俩眼前。平常镜子的作用也不过是起床的时候看看头发梳整齐没有,衣服理整齐没有,还真没仔细盯着镜子瞧过。只见镜子里的少女,两弯黑亮细长的眉毛下,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大而有神,秀挺的鼻子,多亏了过年在家吃得好,这会儿瓷白的面颊上泛起桃花般的红润,嫣红的小嘴因为惊诧而微张,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这是我吗?明明还是之前的五官,却又有了什么不一样,脱去了稚气,多了一丝灵动,突显出少女的妩媚。子君不自觉地掐了掐自己的脸,那红晕更快地晕染开来,整张脸更显出一丝艳丽来。她自来知道自己长得也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扮丑了,可是以前也没觉得这么美丽,她向来只看到陶芝的妩媚,姚紫的娇俏,却不曾想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长大了。

知道了是谁要再找当然容易得很,子君在二楼上班,他的办公室却是在一楼的梯间里,是新来的仓管。“曾建仁,谢谢你的礼物,我不能收。”子君将巧克力递到他的面前,又环顾了一下这间小小的办公室,简单的办公桌椅,上面摆着一台电脑,后面也有一张简单的床,是为了方便通霄加班时临时用的。楼上的人下来,他只要开着门都能看得清楚,而他办公室里的窗户又正对着食堂那边,子君他们下楼了,转到后面照样也是被他瞧得清清楚楚,难怪他能对她的情况这样了解。

“陈子君,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他固执的不肯收下。

“我们根本就不熟。”子君胀红了脸。

“这有关系吗,一点都不防碍我喜欢你。而且我相信,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是你最好的选择。”明明是追求别的话语,在他偏说得有些高高在上,好像能得到他的垂青是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对不起,我暂时还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除了这个,子君不知道说什么,记得语文老师说过,一个人哪怕再卑微,也有爱别人的权利。他喜欢她,她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苛责。怎么离开的,子君不太清楚了,只听见他说:“我总会让你也喜欢我的,爱上我的。”她其实很想问他,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又凭什么认为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是一面之缘,想到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子君还是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