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海潮城外,杀手逼命。贰.五.八.中.文網双刀双镰,欲斩红颜。

镜月宫,射月女,虽然武功精妙,奈何江湖经验不足。面对双杀手逼命攻击,一时大意,被对方看出破绽,眼见夺命。

魔教魔女黑蔷薇出招相救,却是自身露出破绽,中招染毒,危在顷刻。

一时间二女具是受伤,双刀双镰,逼命夺魂。

“莫要过来,否则我与你们拼了!”

“哈哈哈,拼拼拼,拼了才会爽。女流,来吧。”

眼见性命顷刻,射月女欲行拼命。然则双杀手武功不凡,自信满满,身形交互,欺身而上。

眼见人影交错,双刀双镰高举飞斩。射月女横剑死撑,却是难逃夺命危机。

陡然,

潮海城城门大开,一道彩光闪动,直击两名杀手。

“嗯?”双杀手一见,不及伤人,先行回招防身。轰然一响,彩光对刀镰,震得二杀手急急退步:“什么人?”

“长亭持令测天机,风云变幻渐观迷。红尘几多纷扰事,不过纷纷自扰急。”彩光飞回,落于掌中,正是一粒七彩戏珠。锦衣飞扬,目带霞光,翩翩公子长亭持令测天机,翩然迈步而出:“是我,长亭持令测天机。”

“嗯?长亭持令测天机?”二杀手闻言一惊:“天机城?为何要管这桩闲事?”

“哎呀,在下并非天机城之人,何以世人听我之名,便与那天机城联系在一起呢?”测天机不禁哀叹一声。

“哈,谁让兄台之名太过暧昧,着实容易让人误会呢?”一声笑叹,一道白衣身影迈步而出。贰伍捌中文

“步踏千里觅侠踪,一步一叶一飘萍。寻踪难觅终不悔,一琴一剑一生行。”清雅诗号,孤傲身形,白衣长剑,正是侠影飘踪方献忠。

“哎呀,明明已然出场,却还要念声诗号,方兄这是何等自恋?”测天机笑道。

“哈,那测兄方才不是也这般出场么?”方献忠笑问。

“哈哈哈,方兄说笑了。”测天机闻言一笑,顾左右而言它。

“非是说笑,而是实言。”方献忠笑道:“测兄文采卓著,风姿昂然,令献忠钦佩。不觉生出钦艳之心,竟是无意之间学习测兄举止,方才口念诗号,倒让测兄见笑了。”

“哈,方兄倒是嘴厉,测某甘拜下风。”测天机闻言一笑。

“喂,你等够了。自顾在那里调侃逗趣,却是不将我二人放在眼中么?”二杀手一见怒问。

“哈哈,测某无意间,倒是怠慢了二位。”测天机闻言一笑:“不过,二位既是杀手,本欲杀人夺命。又何须在乎我二人言语如何呢?”

“嗯?”二杀手闻言一怔:“你的意思,这两名女流性命如何,你二人不管了?”

“哈,只要你们有把握,在这位天下名剑,侠影方献忠的面前行凶。那小小测天机又如何敢有意见呢?”测天机闻言一笑。

“什么?侠影方献忠!!”二杀手闻言大惊,不禁倒退数步,各自小心提防。

“哈,测兄这是把麻烦都推到方某身上了?”方献忠闻言一笑。

“有方兄这江湖第一名剑在此,哪有小弟动手的空间?”测天机闻言一笑。

“哈,什么江湖名剑,不过虚名。至于第一,更不敢当。”方献忠闻言一笑:“天下第一剑,世人皆知,乃是那峨眉掌门,御剑仙猿太一玄真。我方献忠岂敢窃称第一?”

“哈,他人不知,我测天机却是有所耳闻。当年在问剑峰,名剑汇集,天下论剑。你与那太一玄真大战近千合,不分胜负。最后乃是各自让了一招,不较武功,而看剑诀,比较二人在那问剑峰石壁之上所留剑痕,看各自武学高下。”测天机闻言笑道:“最后那太一玄真比你多出一剑,侥幸胜出。而这天下第一剑之名,你方献忠未必便不如他太一玄真。”

“哈,”方献忠闻言一叹:“测兄当真****博知。只是,这场比试那太一玄真未用全力。而当真动手,方某自知不是其对手。这天下第一剑之名,那太一玄真得的该然。”

“方兄果然真君子。”测天机闻言一叹:“不过,今日这两名宵小在此,方兄何不一显身手,让在下一开眼界。”

“啊?”那两名杀手闻言一惊,盯紧方献忠,小心戒备,唯恐方献忠出手。

“哈,二位莫要惊。测兄也莫要激我。这两人不当死在方献忠之手。”方献忠闻言一笑,侧身说道:“二位观望已久,何不亲身动手?”

“哈,方大侠,你倒是好悠闲。”一声笑,无妄归秋迈步而出。

“嗯,非是方某悠闲。”方献忠闻言一笑:“而是并非事主,怎好僭越?”

“哦?”无妄归秋闻言一笑:“若是无妄归秋请大侠出手呢?大侠是否赏光?”

“哈,”方献忠闻言一笑:“方某自无不可。不过,却是用不到方某了。只因,虽是出场感不强,已至几乎被众人遗忘。然则,咱们这里,还有一位了不得的巾帼英雄。这位女侠虽是低调,却是强势,如今却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嗯?”无妄归秋闻言一愣:“莫非?”

“雁絮纷纷飘何处。”一声清丽,一声轻响,金铃旋空,悠然声声。

金铃飞舞吟声声,扰魂夺魄杀无名。

翠衣起舞,倩影出行。

暗伏多日,少言慎行。今日里,翠衣金铃玉玲珑,方才重现侠女风姿,一招笃定,生死输赢。

“嗯?”“啊?”双刀双镰二杀手,一见金铃来袭,急忙回手招架。奈何,那金铃旋舞,铃动声声。是扰魂魔音,是催命无形。

二人耳闻铃声激荡,登时内力受摧,混乱难平。内力受挫,二人动作登时为之一凝,虽是封住金铃来处,却终是慢了半分身形。

登时那二杀手身中飞铃,虽是护住要害,仍是口中呕血,被震退三亭。

“啊?走!”自知不敌,二人回身便欲逃离。

“嗯,莫要走了贼人,这二人留之有用。”无妄归秋一见,急忙叫道。

“走不了!”方献忠,测天机二人闻言一笑,同时出手。

测天机,陡然身形一转,掷出手中戏珠,急攻二杀手身后。

方献忠身形一晃,已然迈步飘踪,千里户庭,阻在二杀手身前。

“啊?”二杀手一见心惊,急忙飞退。便在此时,那戏珠飞至,二杀手回招再挡。登时身受重击。

“无妄归秋兄,该你出手了吧?”测天机微然一笑道。

“也好。”无妄归秋踏步而行道:“既如此,无妄归秋便一显绝学。”

几人各怀心机暗试探,究竟内幕如何?无妄归秋欲出手,又有何绝学?